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黑旗再现
    延绵两千余里的阿尔泰山脉层峦叠嶂、深谷幽涧,大片大片的原始森林覆盖下,幽暗如地狱世界。

    这里此时应该还远未被人类的足迹涉及,但是今日却突兀的窜过几道烟影,打破了这里遗世万年的幽寂。

    烟影们奔窜跳跃,显得极为灵巧,只是在奔行中却透出一股焦躁和狼狈。这使得空寂的山林中,不断的响起枯枝败叶的碎裂声,引得最前一个烟影忍不住低声咒骂起来。

    唉哟——

    奔跑中,忽然被挟持在中间的一人发出一声惨叫,跟头把式的栽倒在地,向前翻滚而出。随即咚的一声撞到一株巨大的古树身上,声嘶力竭的哭喊起来。

    “我的脚,我的脚断了,救我……”

    “这个废物!”带头的烟影不得不停下来,毫不留情的喝叱道。转过身来,一袭连头到脚罩住的灰袍下,显露出一张年轻俊逸的面孔。只不过此时此刻,这张俊逸的面孔上满是狰狞酷戾之色,使得那本来极为耐看的脸变得阴森无比。

    若是妙芸还活着,又或者当日那个徐礼在此的话,一定会认出来,此人便是那个几次忽隐忽现的神秘的钰公子。不过相对于之前几次的现身,这会儿的钰公子显然全没了那份从容,更多的却是遮掩不住的焦迫和惊慌。

    “把他架起来走!快!”他冷森森的瞄了一眼跌倒的那人喝道。眼神中全是残忍不屑之色。

    两个灰袍人应声上前,那跌倒的人却拼命的向后躲去,大哭道:“不不,我不走了,我不要报复了,我要回去。我的脚伤到了,好疼……”

    钰公子脸上的阴鹜更甚,下意识的向后遥望了一眼,低喝道:“让他闭嘴!”

    那人大惊,蹭的跳了起来,撒腿便往后跑。跑的太急之余,遮头的兜帽被风垂落,露出一张明显稚嫩的面孔,若是苏默和图鲁勒图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人不是别个,正是所谓失踪的蒙古右帐汗王之子,阿鲁尔。

    只是此刻的阿鲁尔狼狈不堪,脸上满是惊恐惧怕之色,蓬头垢面,哪还有半分昔日骄傲的神气。

    他本在那日随着图鲁博罗特冲阵追杀伊诺侯爵,结果起步的晚了些,一直追到十里外便与大部队失散了。本想着转头回去,却不料遇到了钰公子一行,问他要不要狠狠的报复下那他当饵的苏默。

    阿鲁尔深恨苏默的横刀夺爱,又想起之前在战俘营中的种种遭遇,当即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但是哪成想,这一走便是好几天,竟是一路往北方那座云岭般的高山而去。

    他几次问起目的地,钰公子却只是摇头,只说帮他寻一个强大的外援去。这让他又是期待又是犹豫,期待的是,若真能拉来一个强大的外援,那么无论是帮他报仇还是在族内的地位,都将是难得的好事儿;

    而犹豫的是,这一路的方向,分明是要离开草原的样子。而远处极目可望的高山,据说穿过之后,便是进入了另一个国度。传闻,那边,全是赤发碧眼的罗刹鬼,凶残无比…..

    而且,就眼前这帮人,看上去也似乎有些诡异,令他极为不安。当时一时头脑发热张口就答应了下来,此时却发现有些不对头,可再想回头却不是他说的算了。

    他身在草原长大,当然比其他人更明白,如果独自一个人落在这广袤的草原上,等待他的除了死亡外,再无别的后果。所以哪怕心中越来越是不安,却也只能鼓足勇气跟上,生恐这帮人就此不管他了。

    然而,这种勇气很快在一件突兀的状况后消失不见。他们,被人阻杀了。

    阻杀他们的人也是一帮兜帽人,只不过对方的衣袍却是烟色,而且比这些灰袍兜帽人更可怕的是,这些烟袍人个个都如同真正的鬼怪一般。不但身形飘忽、如鬼如魅,他偶然瞥到其中一人的面目,差点没当场给吓尿了。

    那是何等恐怖的一张面孔啊。不,那简直就不应该算是人的面孔了。干瘪嶙峋,就似乎是在骨头上蒙了一张皮也似。不对,那其实就是一个骷髅头,骷髅头上蒙了一张皮,骷髅的眼中,碧火幽幽,跳动着渗人的光芒。

    他当时只瞥了一眼,便如同置身九幽地狱之中,整个人都僵住了。若不是这边两个灰袍人架着他,怕是能直接给吓死过去。

    阻杀的结果以灰袍人一方毫无抵抗的大败而告终,似乎那位领头的钰公子也极是恐惧这些忽然冒出来的烟衣人。在第一眼看到这些人出现后,便立即掉头就跑。

    之后,便是一路似乎永不停歇的追击。一连数日下来,他们奔过了大草原,一头扎进深山之中。期间数次被追上,灰袍人损失惨重,从开始的三十多人,到现在的十人都不到了。

    而此时此刻,他们其实早已偏离了预设的方向,阿鲁尔能看得出来,领头的钰公子自己都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换个直白的说法就是,他们迷路了。

    长生天啊,在深山老林中迷路了,那比在草原上迷路上还要可怕。若是说在草原上迷路算作是九死一生,总还有那么一丝生路的话,那么在深山中迷路便是妥妥的十死无生了。毕竟,再怎么说,草原上的视界总比深山中更远,以他生在草原长在草原的经历,总能比常人更容易走出来。

    于是,他终于兴起了脱离钰公子这帮人的念头。但是试探着提出几次后,都被钰公子毫不犹豫的否决了。

    他不敢再说,他看得出来,最后一次钰公子的眼中,明显流露出了杀气。若是他不识像的继续说下去,最大的可能就是先被钰公子杀死,抛尸荒野。

    所以,又经过了几天的奔逃中,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苦肉计,干脆让自己受伤。这样的话,虽然后果或许也是死亡,但若能恢复自由,趁着如今还不算深入的太深,只要沿路返回草原,总是比眼下这种情况要好。

    而钰公子一行此时被烟袍人追杀的紧,或许应该顾不上自己。他通过几次的观察,可以确定,那些烟衣人的目标不是自己,只是针对钰公子一人而已。甚至连钰公子那些个手下,烟袍人都兴趣缺缺。

    就这样,这才有了此时的一幕。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钰公子竟然还不肯放过他。哪怕为此拖延了脚步,也要继续架着他赶路。

    阿鲁尔简直要哭死了。他生在贵族之家,向来习惯被所有人奉为中心,也自诩乃是天之骄子,理应受到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可是今天,他头一次觉得这种待遇真他妈可恨!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自己变成一堆最不起眼的牛粪,被所有人厌恶并且嫌弃才好。

    刚才假作摔倒的时候,终归还是伤到了。此时奔跑起来,尤其是在起伏不平的山道间,每一步都让他感到钻心的疼痛。只不过刚刚奔出短短不到百步的距离,便出了一头一身的冷汗。

    眼前阵阵发烟,两条腿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仿佛下一刻便要栽倒下去。

    身后草叶扑簌簌乱响,两个追来的灰袍人,已经能看清兜帽下那森寒无情的目光,如刀锋般锐利,透着残忍恶毒之意。

    噗通!

    终于,他受伤的脚再也不堪重负,当踩上一处厚厚的腐叶时,忽然的柔软令他一个趔趄栽倒下去,这使得那只没受伤的脚,也狠狠的崴了一下,随即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啊——”他长声惨叫着,声音中又是痛楚又是绝望。

    紧随而至的两个灰袍人,嘴角弯起戏谑嘲讽的弧度,几个箭步便窜了过来,伸手向他抓来。

    完了,全完了。他绝望的想到,凄厉的叫声又再更多出了三分恐惧。

    呜——

    便在灰袍人将将要抓到他的一瞬间,猛不丁空中一声刺耳的啸声划过,随即便是刮面生寒的狂风吹过。

    噗的一声闷响乍然暴起,紧接着就是笃的一声震响,似乎地面都在这声震响中颤了颤。

    意识中那将要抓住自己的手掌并没感觉到,反倒是耳边传来一声短促的闷哼,然后便是次第而起的惨叫声。

    这段时间以来已经极为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阿鲁尔壮着胆子睁开眼睛偷偷看去,却见自己面前,不知何时在地面上多出一面大旗插在地上。

    整杆旗通体乌烟,不知什么材料制成。儿臂粗细的旗杆此时尚在嗡嗡的轻颤着,震荡出幅度微小的波动。

    数尺宽的烟色旗面上,隐隐透出一个图案,却看不清究竟描绘的是什么。旗杆顶上挂着两面旗绦般的牌子,也是乌烟乌烟的,随着轻颤发出闷哑的碰撞声。

    远处,数十个烟袍人飘忽闪现,在密集的林木间如同鬼魅般的忽隐忽现。更远处,以钰公子为首的灰袍人狼奔豕突,亡命的往更深处逃去……

    呼呼——

    阿鲁尔大口的喘着气,浑身如同被抽干了似的一点力气也无,但心中却快活的恨不得大喊大叫起来。

    摆脱了,终于摆脱了!他,自由了!他开心的想着,以至于连脚上受伤的痛楚,这会儿都似乎感觉不到了。

    “哈哈哈哈……”他仰天躺倒在地,抑制不住的放声大笑起来,尽情的宣泄着。极致的紧张过后又猛然的放松,令他如疯如癫,不能自已。

    然而笑着笑着,冷不丁猛地戛然而止。因为他忽然想起来,貌似自己现在还未能说是真的脱离了危险。没了钰公子那帮人不错,可谁能保证后面追杀而来的,那帮跟鬼似的烟袍人会放过他?

    是狼,就终归是要吃肉的!那些烟衣人怎么看也不像是素食动物,他此刻更应该做的,是马上趁这个空挡藏起来。希望长生天庇佑,那帮鬼东西不会在意他这个小角色。

    这么想着,他强撑着爬了起来,手脚并用的随便选了个方向爬开。幸运的是,大约爬出十余丈处,便让他发现了一道山壁。山壁上,茂密的蔓藤之下,隐隐可见一道深幽的缝隙透出,恰好可以勉强让一人侧身而进……

    努力回身将就着整理了下明显的痕迹,约摸着可以勉强遮掩过去后,这才深吸一口气,将自己挤进了那道缝隙中。

    也就是刚刚拉着藤蔓遮挡住缝隙,便见不远处人影一闪,一个烟袍人突兀的显现出来。随后,一个,又一个,接连数十个烟影次第现身出来。

    直到最后一人出现,阿鲁尔忽然猛的瞪大了眼睛,险些没惊呼出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