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开始
    明暗不定的火光下,兀木尔的脸上满是得意和狞笑。想想这个可恶的明人,马上就要被打成一团软泥的景象,他就忍不住的兴奋。

    中午时候,苏默那一曲《男儿当自强》很是让他被夺了气势,想到当时图鲁勒图看着苏默那崇拜爱慕的目光,再联想自己当时的表现,他心中便犹如有一条毒蛇啮咬一般。

    都是这个卑鄙可恶的明人小子,若不是他,自己何以出了那么大的丑?这个小子必须付出代价!

    而这一下午,他也着实找了几个好手,准备晚上好好收拾这姓苏的一通。不敢说当场将其杀死,至少也得让他四肢俱断,生活不能自理才成。

    开始在听说苏默好像有些不妥时,他还生怕是苏默的借口,要躲过他的安排了,直到刚才接到来报,说是那苏默已经往这边来了,这才大松了口气儿,忍不住的便先迎了过来。

    “兀那蛮子,你放的什么狗臭屁,若是有种,便放马过来,先跟你家常四爷耍耍,且看四爷能不能捏出你屎来。”

    不等苏默答话,旁边常罴一步踏前,双手交错捏合着,发出阵阵咔咔之声,狞笑着说道。

    常家哥几个本就生的高大,老四常罴更是雄壮非常,比之常人足足高出一大头来。加上其生的最是粗犷,这猛不丁一站出来,好悬被把兀木尔吓一跳。

    待到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听到对面阵阵嘲笑之声,这才猛省过来,顿时一张面皮涨的通红,怒道:“明狗,我记得你了,希望待会儿你还能笑得出来。”

    他暴怒之下,口不择言,一句明狗骂了出来,身边其他几个蒙古少年顿时神色微微一变,有人便在身后轻轻扯了扯他。

    兀木尔自己骂完了也反应过来,眼中闪过一抹慌乱。大明和蒙古征战百年,相互之间互相仇视早已成了骨子里的东西。可在今日这个时候,却不好在面上露出来。

    如今兀木尔这一句骂出来,还是辱骂的大明钦差副使,首先从礼数上便失了道理。

    有人说刚才常罴先骂了人家蛮子,其实这却不算什么辱骂了。早在春秋战国时,楚王熊渠伐随,便曾有“吾蛮夷也”之说。在此时人的认识中,但凡不属中原之地的周边诸族,皆称蛮夷,这也是所有人公认的。

    所以,常罴骂兀木尔蛮子并没什么,可是兀木尔骂这边明狗,却是*裸的侮辱了。

    苏默脸上的浅笑渐渐收敛了起来,细长的眼睛微微眯起,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是他真的怒了的表现。

    旁边顾衡忽然踏前一步,冷声道:“这位小贵人,苏副使乃是我大明钦差,代表的是我大明天子,你方才的言语,等下我等自会请达延可汗给个说法。至于小贵人所言的好看,呵呵,午时之时,某等却是早已见识过了,倒也不必再来强调一遍。好了,我想我们该去赴宴了,想来这篝火大会的主题,也不该是什么口舌之争吧。真真是没有规矩!”

    说罢,一甩大袖,满面寒霜的斜了他一眼,这才转身过来,恭敬的冲苏默微微欠身,朗声道:“大人,请。”

    这一番做作,连消带打,即压了兀木尔的气焰,又隐隐将其逼到了道义的反面。待到最后一句没有规矩,看似愤然却又显得轻描淡写,便仿若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看到友人的小辈淘气无状,随口发出一声喟叹一般。这拿捏的火候,轻重缓急真真是出神入化、妙到毫巅。

    兀木尔张大了嘴巴,想要争辩反驳什么,却一时间竟找不出合适的言词,只把一张脸憋得紫涨紫涨的,眼睁睁的看着苏默一行人满脸戏谑,嘻嘻哈哈的扬长而去。

    一直待到对方的身影走的看不到了,旁边一众蒙古少年才从尴尬中回过神来,面面相觑之余,都是大为丧气。

    这番出来相迎,本是想着先找点乐子的,却不料乐子没找到,自己等人却先成了乐子,这叫个憋屈郁闷啊。

    有人戳了戳仍自死死瞪着前方的兀木尔,兀木尔猛然回过头来,两眼血红血红的,犹如暴怒的野*要择人而噬一般,吓的那人蹬蹬退后两步,好悬没一屁股坐倒地上去。

    兀木尔浑身散发着暴虐的气息,眼珠子瞬也不瞬,片刻后才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的转身大步而去。

    众蒙古少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都是一脸的沮丧,沉默不语的稀稀拉拉跟了过去。

    前方,苏默一行中,常罴上下左右的打量着顾衡,脸上满是古怪之色。

    顾衡被他铜铃般的大眼珠子看的发毛,强自镇定道:“四爷有何见教?”

    常罴哈的一声,摇摇头嘟囔道:“没有见教,没有见教。真真古怪,什么时候一个臭腐儒也会说人话了?硬是要的…..”

    顾衡好悬没一口老血喷了出去,这尼玛夯货,我堂堂进士之才,怎么就成了“臭腐儒”了?怎么就不会说人话了?啊呸呸!老子一直就说的人话好不好,这尼玛都什么跟什么啊。

    众人听的有趣,哄的大笑起来。只是这番笑声,却不再似之前那般满是恶意,而是大多善意居多。看向顾衡的目光中,也多是带着几分认同和亲切了。

    苏默摆摆手,瞪了常罴那夯货一眼,对顾衡笑道:“星吉兄莫要见怪,常四哥乃是个直人,从来都是有一说一,不知变通......呃,总之就是那意思,你懂的哈。”

    顾衡愈发郁闷了,狠狠翻了个白眼,心下腹诽。他有一说一、不知变通,你妹的,这算是夸我还是损我?真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帮子混蛋分明个个都不是好东西啊。

    他这里唏嘘感叹着,前方已然进了大校场,场中间一眼便看到一个巨大的篝火堆耸立着,此时正有几个赤膊的大汉拎着木桶往上浇油。

    围着这堆篝火堆四周,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圈,中间处便是主席,一身盛装的达延可汗和众蒙古王公们早已就座。看到苏默一行人过来,达延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冲着苏默招手示意。

    众人对个眼色,苏默便只带着胖爷和弗朗西斯科过去,其他几人则另有人引领着,往各自相应的坐席而去。

    顾衡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的转头看看,不知自己该往哪里去。以他的身份,在这个场合往哪方坐都有些不合适。下面大都是武人,他一个文人肯定不适合;而上首却是蒙古的王公贵族,他的身份又不够资格。

    倘若于冕在这儿还好说,作为于冕的幕僚,自然会跟着有一席之地。可于冕不在,他便有些坐蜡了。

    正为难之际,忽然前面苏默转回头来,扬声笑道:“星吉兄,看美女待会儿再说,且先过来入席啊。”

    这话一出,顾衡大松口气儿,连忙举步跟了过去,但刚迈开两步,听到后面的话,蓦地就涨红了脸庞。

    看……看什么?看美女?!我……我我#@¥%¥……@……

    顾衡忽然很想骂人。斯文,说好的斯文呢?你苏讷言好歹也是儒家门徒,学的是圣人学问,有道是非礼勿言、非礼勿视,看美女这种话你怎么也好意思说出口的?节操呢?底线呢?都还有没有了?我去,不对,他妹的老子何时看过美女了?苏讷言,你你……你还我清誉来……

    顾衡要抓狂了,脸上神色青红白赤的,这叫一个精彩,偏偏这个场合却发作不得,这憋得啊。

    苏默却毫无半分害了人的觉悟,笑眯眯的等他走过来,直接无视顾衡眼中的羞愤,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大笑道:“星吉兄,身处这大漠草原之上,自当体悟其粗犷豪迈。烈酒美色,取舍由心,但凡不曲意违德足矣。所谓是真名士自风流,星吉兄,你着相了。”

    这番话落入耳中,顾衡猛然警省。苏默看似放纵不羁的言词,分明是在点醒自己,这里乃是蒙古草原之上。若自己仍一味的拘束于中原礼法之中,那怕是只能自缚手脚,示敌以短了。

    这个少年,都以为他年纪弱小,张狂无状,便身上的官名儿也是狼藉的传奉官,一向被人轻视。可如今看来,谁若是再以年幼轻狂小觑与他,定会后悔终身的!

    不说别个,单只这份眼力、思谋,以及敏锐的反应,便不知胜却朝中多少老奸巨猾之辈。更不要说还能在这种情况下,三言两语点醒自己,却又不露分毫声色,这份功力,在他这个年纪,简直是妖孽啊。

    想及此,再联想到自家那位东翁,顾衡不由的心下再三喟叹。深深看了苏默一眼,沉声抱拳道:“苏大人,衡,受教了。”

    苏默哈哈一笑,手上略一用力不使他拜下去,也不多言,径直拉着他往达延汗下首坐席上坐了。胖爷、弗朗西斯科和顾衡三人,自有人为他们在后面填了三张小几安置。

    此刻明月高悬,已是晚上八点钟的样子,在苏默一行人到达后,终于算是宾主皆至。

    达延可汗站起身来,先是冲着苏默等人微笑着点点头,这才转过身来,举起一只金盏,大声宣讲起来。其意无非是再次欢迎大明使团,以及论及两国友好之类的。最后,再次表达了对大明使团来访的热烈欢迎,随着一声“点火”的喝声,场中间巨大的篝火上空,几道火把划着长长的焰尾,蓬的一声,众人眼前猛的光明大放。

    篝火大会,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