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被恶心到了……
    “喔喔——格根塔娜!”

    阵阵的欢呼声浪潮般响起,跳跃的火光中,十余个满身盛装的蒙古族少女欢快的舞动着,毫无保留的展示着她们婀娜的腰肢和青春的美丽。

    众少女中,一个曼妙的身影舞动如火,裙裾飞扬中,身上缀满的银饰叮当作响,大红衣袍上的镶边流光,整个人如恣意绽放的火树银花,又似美丽的精灵谪落人间。

    眸如横波,发若鸦羽,明媚的娇靥上,唇边轻翘,显示着她心中极度的欢喜;饱满的酥胸,在剧烈的舞动中颤出令人心颤的波动,划出曼妙的曲线。

    飞扬的裙摆下,大红色的马裤如火,脚上一双及踝小蛮靴,鞋尖儿微翘,踏着令人眼花缭乱的步伐,将少女的青春不羁和一丝丝狂野恣睢的宣泄而出。

    苏默看的有些愣神,他平日见惯了图鲁勒图骑马的飒爽英姿,但如眼前这般妖艳之态,却也是首次见到,让他都不由的产生了那么一霎那的恍惚。心下由是赞叹,格根塔娜之称,果然是名不虚传。

    场中气氛愈发热烈起来,不时的有更多的少女加入其中。更有大胆的,甚至直接来拉起自己中意之人,一起下场共舞。这使得许多蒙古少年兴奋不已,荷尔蒙急遽的分泌着,便是那寒夜中的冷风,在这一刻也无法吹熄他们心中的躁动。

    蒙古族大胆而热烈,敢爱敢恨,从不惮于表达自己炽烈的情感。一些个舞到了兴致的少男少女,不断欢笑着互相追逐,脱离出会场,钻进旁边的帐后或者黑暗之处。

    于是,很快的,在看不到之处,便会有一些让人面红耳热的声音隐隐响起。

    场中舞动的人数越来越多,跳累了的便会嬉笑着下场,但更多的却是欢快的加入。

    这里没有规则,没有羞涩,有的只是毫无拘碍的自由自在、恣睢任意。

    当达延可汗转回来重新坐定时,正赶上图鲁勒图抹着微润的发髻走下场来。

    “父汗你刚才去哪儿了?都没赶上看到我的舞姿,我可是准备了好久呢。”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贴着爱郎身边坐下,图鲁勒图转头看向父亲,撅着嘴巴撒娇说道。

    剧烈的活动过后,少女身上透散着浓烈的体香,毫无间距贴靠着之间,能感觉到那肌腴强烈诱人的丰腻嫩滑。

    苏默心底哀嚎一声,努力平抑着躁动的心绪,微不可查的调整着坐姿,将抬头挺胸的小兄弟遮挡住。

    这是一具太过青涩的身体,完全不按他的主观意识而动。

    “哦,我的勒图儿,真是对不起,父汗刚刚有些小事情耽误了。不过不用看也知道,我的勒图儿可是所有草原人公认的格根塔娜,你的舞姿只听那欢呼声就知道,那是让勃登凝黎都要俯首注视的。不信你问问你身边的人,可有没有将他迷住?”

    达延可汗毫不保留的赞美着,最后一句却是忽然冲着苏默点了点,脸上露出戏谑玩味的笑容。

    勃登凝黎,在蒙语中乃是天神的意思。苏默心中暗暗腹诽,这老家伙为了讨好自己闺女,真是连半点节操都不要了。天神的俯首注视,你莫不是老花了眼,把抓兔子的老鹰当成天神了吧。他不无恶趣味的想着。

    只是想想图鲁勒图却是自己的好朋友,这般将她比作兔子,实在是有些不合适,这才连忙打消了这个想法。

    可就在此时,猛不丁听到达延可汗最后一句竟然指向了自己,顿时让他大吃一惊,当场愣在了那里。

    要知道,之前这老货还恶狠狠的跟自己说,他绝不会同意闺女跟他交往,让自己离着他闺女远点呢。那这会儿怎么突然又刻意的在闺女点出自己呢?这种做派,完全不科学啊。

    有阴谋!一定有阴谋!

    苏默第一时间不是开心,而是立刻想到了阴谋。他可不是真的不谙世事的小年轻,一说到感情就被冲昏了头脑的情场小菜鸟。他从不惮于从最恶意的角度揣测他人,更不要说明显与自己不是朋友的人。

    但不信归不信,其中究竟有什么奥妙,却是一时之间怎么也想不通。唯一有些推断的就是,似乎就在刚刚达延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某种不可知的变数。显然正是这种变数,使得达延这老家伙的态度,发生了莫名的转变。

    他这里瞬息间七八个念头闪过,身旁腻着他的图鲁勒图却是完全不知情。听到父汗如此在自己面前,堂而皇之的打趣自己和情郎,不由的又是惊喜又是激动。

    仰着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儿扭头看着苏默,明媚的俏眸之中水光盈盈的,又是欢喜又是期盼的望着。自己这般努力的打扮表演,可不就是为了眼前这个让她爱煞了的人儿吗?

    他会喜欢吗?他会赞美自己吗?听说中原的汉人都喜欢一些柔柔弱弱的歌舞,他会不会也是如此呢?

    少女情怀如梦,期待种又带着忐忑,浓浓的情意和淡淡的不安,毫不遮掩的从明眸中倾泻流淌着,如媚如丝。

    “哦,天啊,这可让我怎么说呢?我忽然为自己匮乏的词汇而感到羞愧。或许我只能这样说,现在明明是黑夜,为何我的眼睛却似被正午一般的阳光灼伤;如今明明是冬季,为什么我却有种身处繁花似锦的错觉;此刻明明寒风呜咽,又为何我却嗅到了春天的气息?

    母兔兔,我不知该如何表达。假如说遇到一个人只需要一个瞬息的时间,喜欢一个人只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爱上一个人需要一天的时间,那么,我想我要忘记刚刚看到的美丽,只怕用一生的时间都难以做到啊。”

    哦啊!图鲁勒图瞬间懵了,明媚的俏眸迷离而空濛。耳边这直白到了极点的赞美,便恍如万斤巨锤重重的敲到了她心的最深处。

    蒙古族虽然直言敢爱,但何曾听过这般华丽到极致的表白?这一刻,少女的心完全沦陷了。深深的坠落、坠落、坠落,没有尽头,永不触底,仿若世界都在这一刻凝集、静止。

    他喜欢!他赞美我了!少女的快乐,如同炸开了一般。巨大的喜悦,让她觉得如身在云端,飘飘然不知所终。整个世界都没了影像,唯有这一点意念不停的回荡,如波涛翻涌,下一刻,将她整个覆没、埋葬。

    呕!

    身后的顾衡和胖爷,旁边眼睛瞪得好似要掉出来的达延,甚至包括刚刚表达完的某人自己,都有种想要吐出来的感觉。

    这尼玛,太恶寒了,太肉麻了有木有?节操呢?底限呢?还让不让人吃东西了?他妹的,这可是篝火大会好不好,好多美味美酒的说,苏老师你这么搞法,连自己都给恶心到了真的好吗?

    众人一时间俱都无言,不仅仅是被惊到了,实在是唯恐一开口,一个忍不住真的吐出来啊。

    图鲁勒图也不说话,媚眼儿如丝的凝望着眼前的男人,青涩的年纪偏偏却在这一刻,竟然有了说不出的魅惑的味道,整个人都软软的,依偎在男人的臂弯中,恨不得就此融了进去,再不分彼此。

    不远处,一双怨毒的眼眸看着这一幕,直如要冒出火来一般。猛抬手将一碗酒灌下。随后重重的将碗扔下,豁的站起身来,大步走了过来。身后几个少年相互对视一眼,连忙起身紧紧跟上。

    “汉人,我要向你挑战!”毫不掩饰恶意的一声大喝,突兀的在场中响起,顿时让附近的人俱都一惊,待到纷纷转头看明白状况,又都俱皆会心一笑,饶有趣味的看起热闹来。

    苏默几人也被这一声喝惊醒了,除了沉浸在甜蜜中的图鲁勒图外,其余人都大松了口气儿,感激的看向了来人。这尼玛,被恶意挑衅,总好过被活活恶心死好啊。

    “兀木尔,你真是太讨厌了!好好的,你发的什么疯,干吗要挑战我苏默哥哥?”

    被从甜蜜中惊醒的少女大发娇嗔,如同炸了毛的小猫般跳了起来,从未有这一刻般的愤怒和不满,淋漓尽致的倾泻而出。

    兀木尔涨红了面孔,不敢置信而又痛心的望着图鲁勒图,怎么也没想到,平日里哪怕再不高兴,最多也就是哼一声不理人的美丽别吉,竟会当众直言,对他嚷出出讨厌二字来。

    这一刻,他忽然心丧若死,满脸灰败,只觉得天地都失去了颜色。他竟被心上人讨厌了,还有比这打击更大的吗?

    宝宝好桑心。

    苏默饶有趣味的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伸手拉住图鲁勒图嫩白的小手拍了拍,柔声道:“母兔兔,女孩儿家生气发怒会对皮肤不好的。”

    “嗯~”,刚刚还如同炸了毛的小野猫似的图鲁勒图,忽然听到这一句,瞬间变身成柔顺的小白兔。柔媚百廻的一声“嗯”,简直腻的如要沁出蜜来。

    兀木尔顿时就是眼前又一黑,好悬没一口血当场喷出来。这比刚才那一句骂讨厌的打击还要大,简直就是暴击加会心一击加终极必杀啊。这样对待单身汪,你们还有点爱心没?太残虐了!

    “你要挑战我?可是为什么呢?你又想怎么个挑战法?”安抚住了抓狂的小野猫,又示意站起身来的胖爷,和聚拢过来的常家兄弟等人稍安勿躁,苏默慢悠悠的对满面惨然的兀木尔问道。

    兀木尔仍处于遭到重击后的眩晕状态下,半响没回过神来。在身后伴当们一再的拉扯提醒下,这才终于清醒过来。

    闻言先是再次痛苦的看了看眼角都不甩他的图鲁勒图一眼,这才腥红着双眼,咬牙切齿的看向苏默。

    “角力、摔跤,本就是男儿间的游戏,亦是我蒙古篝火大会的展示武勇的传统节目,哪里需要什么理由?你若不敢,便直言认输便可,绝不会有谁会强自逼迫。怎么样,是不是要认输呢,懦夫!”

    他身子微微前倾,一字一顿的说着。脸上眼中,全是狰狞怨毒之色。最后一句,却是充满着嘲讽和不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