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决裂
    “阿乌格……”

    右帐汗王的忽然出现,又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原本还镇定自如的图鲁勒图登时呆住。随即便脸色苍白起来,颤声叫道。

    单从她初时跟苏默介绍众人起,便能听出来,小姑娘对这些叔伯的感情是极深厚的。

    而如今,这个曾一向最疼爱自己的叔叔,竟然对自己说出这么一番嘲讽冰冷的言语,图鲁勒图只觉的心中又是难过又是委屈,顿时眼眶便红了起来。

    身后链奴呼吸急遽的粗重起来,眼中凶光大炽,狠狠的盯着右帐汗王,铺天盖地的杀气犹如浊浪排天一般涌了过去。若不是有图鲁勒图之前的制止,他早已过去扭断这些人的脖子了。

    感觉到了链奴的情绪,右帐汗王也不由的变了脸色,脚下不由的向后退了两步。忽然又省悟过来,连忙顿住脚步,眼神复杂的看着泫然欲泣的图鲁勒图,心中暗叹一声,冷然道:“不敢当,别吉都要不认自己是蒙古人了,这阿乌格之称还是罢了吧。”

    他原本是真心极喜爱图鲁勒图的,但其中最大的原因自是因为儿子阿鲁尔的缘故。若是阿鲁尔还在,若是一切都没有变化,眼前这个草原的明珠,早晚将会是他图桑的儿媳妇儿,他又岂有不疼爱之理?

    然而如今,自己儿子生死不知,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这个女人却移情别恋,竟然跟害死自己儿子的罪魁祸首勾勾搭搭,这让他完全无法接受。

    正所谓爱有多深便恨有多深,此时的他,简直恨不得将这一对狗男女都杀了才解恨。

    图鲁勒图终于被他这冰冷无情的言词伤到了,大颗的泪珠儿滚落下来。但却随即倔强的抬手抹去,昂起头道:“我不知阿乌格为何要这么说,我没有错,也从没有做对不起族人的事儿。至于链奴,我只是来看看他,给他送些吃食,何曾说过不准他上场的话来?方才兀木尔一来便指责我,我不过是心下不忿辩了几句而已。不过现在也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你们要怎样便怎样好了。”

    说罢,眼光瞄了眼那半空的酒坛子,心中暗暗祷告了一声。这才又低声安抚了链奴几句,然后毅然决然的转身而去。这一去,却再没有多看右帐汗王和兀木尔等人一眼。

    链奴一脸茫然的看着她的背影,疑惑的搔搔头,搞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为什么这些人惹得美丽的女神那般伤心,女神还让自己听从他们的安排,不要闹事呢?

    这个粗狂单纯的维京人简单的头脑,实在无法理解太过复杂的东西。所以他只能愤怒而又无奈的瞪着眼前这些让他厌恶的家伙,随即发泄般的低吼一声,回身抓起烤羊,大口撕咬起来,便如同在嚼这些可恨家伙的血肉一般。

    右帐汗王和兀木尔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摸不准到底图鲁勒图来此的用意。

    “兀木尔,你确定她是来捣乱的?”皱着眉头想了想,右帐汗王向兀木尔问道。

    兀木尔啊了一声,眼神微微闪躲着,嗫嚅道:“她……他一心在那明狗身上,不是来捣乱的又能来做什么?我虽然没亲耳听到,但想来是不会错的。”

    右帐汗王眉头又是一蹙,心中对这个同样觊觎准儿媳妇儿的小子大生厌恶之心。就这样的窝囊废,竟然也敢存着跟自己儿子争的心思,真真是不知死活。

    只是一想起儿子如今连死活都不知,不由的又是心下一黯,伤痛之情瞬即又被满心的愤懑取代。

    “安排好,莫要多生枝节。”他懒得再多说什么,目光在狠狠瞪着自己,大口撕扯羊肉的链奴身上一转,眼中闪过一抹惧色,转身而去。

    兀木尔微微躬身相送,待到不见了他的背影,这才转回头来,看看如同野兽般的链奴,使劲的咽了口唾沫,勉强挤出几分艰难的笑容,小心的一步一挨的试探着靠了过去……

    篝火堆前,两条雄壮的身影死死的扭打在一起,口中俱皆发出阵阵咆哮之声。近乎于最原始的近身搏斗,刺激的围观众人热血贲张,喝彩声、叫好声不绝的震天介而起。

    下一刻,轰然声响中,两人猛地齐齐飞起,又再同时落地,震的地面似乎都轻轻颤了几颤。

    这一次交手,饶是常罴等人各种无下限的大出阴招,却终还是以平手告终。图真果不愧为科尔沁第一勇士,虽然先战过了一场消耗了一些体力,又困扰于各种阴招下,但却在最后一刻,硬是靠着强横的力量,让常罴想压倒他身上的图谋失败,最终以两人同时倒地告终。

    这不是什么正规比赛,自然也不会像后世那般有什么专业的裁判。所谓的裁判便是四周围观的观众,谁胜谁负都是一目了然。更何况,还有达延可汗这个**oss再上面看着,便想作弊也不可得。

    眼见两人艰难的爬起身来,还要继续争斗,达延可汗第一时间发声阻止了。

    这两人都已经到了极限了,再打下去除非是以生死来论,否则很难真个分出胜负来。他不过只是想压一压明人的风头,又不是真的要得罪大明,那再打下去就完全没必要了。

    场中,图真和常罴躬身领喏。起身后,常罴哈哈大笑着上前给了图真一个热烈的拥抱,挑起大拇指赞道:“兄弟,好样的,果然不愧为第一勇士之名。没想到我手段尽出还是没能胜过你,其实说起来还是你赢了。哈哈,不过这一战真是痛快,痛快啊。”

    他本是个憨直豪爽的性子,生平最是好武。这番打斗的酣畅淋漓,甚至比之平常和自家兄弟打还过瘾,是以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敌人,还是毫不保留的送上自己的赞美。

    图真被他的热情搞的一呆,脸上原本愤怒的神色渐渐缓和下来。与常罴一样,似他这般汉子,多也是粗狂爽直之人,常罴这般不加掩饰的称赞他,又坦言自己不如他,是他赢了,这让图真顿时大起好感,不觉生出惺惺相惜之意。

    “你也很厉害……嗯,很厉害。”他面色微红,粗大的指头搔搔脑门,想了半天才憨笑着回道。但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脸上如便秘般纠结了一会儿,又再补充道:“你和我一样厉害,我愿意和你喝酒。”

    常罴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拉着他手往外走,边走边大声道:“正该如此,你我不打不相识,一见投缘,当喝个痛快,不醉不归才是!”

    图真也是大喜,咧着大嘴连连点头。俩夯货就那么勾肩搭背而去,把个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但随即却不约而同的的都大笑起来,不知不觉中,倒是使得两下里的气氛又再和谐了三分。

    男儿的友谊,总是都离不开酒和力量。有了图真和常罴的铺垫,接下来竟没人再来恶意挑战大明使团众人,倒是另有几队真正助兴的蒙古摔跤手上场,不断的引起众人的喝彩声。

    正热闹着,达延汗和苏默忽然同时咦了一声,又同时脸色阴沉下来。二人目光都望向同一个方向,那里,正刚刚抹去眼泪的图鲁勒图满面黯然的走了回来。

    苏默抢先一步站了起来,大步迎上前去,扶住小姑娘的香肩,柔声道:“怎么了,为什么哭?”

    图鲁勒图泪眼朦胧的抬头去看,待看清苏默的面庞,又看到他眼中关切温柔的眼神,顿时一阵委屈不可自抑的涌上心头。哇的一声一头扑进爱郎怀中,放声哭了起来。

    她终归还是个十六岁的孩子,被原本爱戴的亲人那般对待,心中的委屈和苦闷自不待言。如今忽然面对着爱郎,情绪便再也控制不住。只不过她终还是期盼着一丝奇迹,便不肯多说,只紧紧抱着眼前这个温暖的胸怀,让那份温暖暖和受伤的心灵。

    落后一步的达延汗悻悻的砸吧砸吧嘴儿,僵直的把伸出一半的手收了回来,看向苏默的眼光,便愈发不善了三分。

    这个该死的小混蛋,眼看着就要把自己的珍宝骗走了,偏偏自家闺女死心塌地的,让他又是愤懑又是不甘。

    “我的格根塔娜,是谁欺负了你?告诉父汗,父汗砍了他的脑袋给你出气。”

    待到两人回到席前坐下,达延汗涎着脸凑过来跟自己闺女说话,那声儿谄媚的让苏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尼玛说这话时,干吗对着自个儿又横眉冷目的?妈蛋,欺负你闺女的又不是我,你跟我瞪眼是几个意思?

    苏默毫不示弱的回瞪过去,他觉得这便宜老丈人这模样是一种病,得治!绝对不能惯着!

    于是,两人就这么隔着中间一个抽抽搭搭的小丫头,凭空互相瞪视。无形中,似有无数火花暴起,炸起电芒无数……

    可怜的小丫头正迷醉在爱郎的温暖怀抱中,哪里知道自家老子和爱郎正在无声的隔空交手?只是听到父汗问起,也不抬头,只是使劲的摇着头不肯说。

    一老一少以目光为剑,大战数个回合不见胜负,最终都不得不暂且罢手,各自收兵。妈蛋,不收兵也不行了,眼睛瞪得好疼……

    正想着转移目标,再问问究竟怎么回事儿,却忽听的场上阵阵惊呼声传来。

    两人不约而同的都扭头看去,待到看清状况,达延汗的眸子猛然一缩,但随即却又慢慢释然下来,只默默的瞥了苏默一眼,眼中大有深意。

    而苏默却是眼眸渐渐眯成了一条缝儿,内中光芒闪烁不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