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3章:震惊了,演艺界前辈的巅峰演技
    第603章:震惊了,演艺界前辈的巅峰演技第(1/2)页

    天:

    “河套…….”

    轰,这两字一出,不但达延可汗惊了,于冕、顾衡、常豹等人也惊了,整个大明使团都惊了。

    那么这个河套究竟在哪儿呢?貌似后世很多小说中,只要涉及草原,都会提及这个地方。

    但却有没有知道,所谓的河套其实是分为东套和西套的。小说里以及苏默此时口中的河套,却是特指的东套。

    贺兰山以东,狼山、阴山以南,大同、太原以西的这一片地儿,就是东套。而几乎历代异族与中原相争的,也都是指的这一块儿地儿。

    黄河九套,唯利一套。这一套,亦是东套。

    至有明一朝,河套地区经过反复争夺,或在蒙古或在汉家,至此时,最终少有大明百姓驻于此地,实在是受不了那无尽的战乱了。唯有一些牧民,才会时不时来此牧牛放马,这却是天生的优势,实际意义上,这里俨然已经被蒙古所占,但在名义上,却仍属于大明所有。

    而今,苏默借此机会,明言伸张主权,约定河套地区不得肆意攻略,倘若真个能成,绝对可谓是大功一件。回去后,便官升三级都不过分。

    老于冕已经激动的莫可名状了,紧张的盯着达延可汗的面色,心中又是期盼又是惴惴。要知道,河套固然对于大明重要,但何尝不是对蒙古同样重要。

    对大明重要的一是实际利益,有了河套地区,大明的养马场便会更增数倍大小,再也不用为牛马发愁了。二是隐形利益,大明的名声、他于冕的名声,都将随之大涨,天下闻名。

    而对于蒙古来说,则完全是战略意义。大明得不到河套,便会限制大明骑兵的发展;而具有河套地区,哪怕只是实际拥有但不能真个驻扎,也可成为两方的缓冲地带,更是蒙古侵入中原的桥头堡。

    试想,如此重要的地方,达延可汗岂能轻易放弃?然而,在此时此刻,被苏默各种诡计加乱拳的加持下,达延可汗却被顶到了墙角上,便想再躲都躲不过去了。

    那达延可汗究竟会如何做?是干脆恼羞成怒,彻底撕破脸不认,还是维护脸面,暂且应下这个大亏?这实在是不好猜度啊。

    是的,众人没有猜错,达延可汗此刻的心情真是哔了二哈了。简直懊恼的要捶胸顿足了,已经一再的告诫自己要 小心提防了,怎么最后还是中了这小贼的计了呢?

    此时此刻,这个决定真的好难下啊。他心中又恨又恼,手掌在腰畔的金刀上握了又松,松了又握,一阵阵杀机直如潮涌潮退一般。

    正左右难为之时,苏默忽然又是一笑。猛不丁看到这一笑,达延可汗下意识的就是一哆嗦,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如临大敌的瞪着他,只怕这小贼再说出什么更可怕的条件来,那可真就没有丝毫余地,只能彻底撕破脸面了。

    “大汗啊,怎么这也要纠结呢?且不说河套之地本就是我大明的疆土,便是小臣此番再次明确主权,其实也是对两家都有天大好处的。大汗莫非以为小臣只为一家所谋,自私自利而不顾朋友之谊吗?”

    嗯?这是什么意思?达延可汗猛不丁听到这话,不由的顿时一愣,难道这小贼还真有什么可说的?

    “却不知苏副使此言何意?”不能松懈,决不能放松警惕。防火防盗防苏默!达延可汗此时彻底将防备某人提升到了顶点了。

    “哈,小臣之意很简单。那就是,河套地区我将禀明我家陛下,将其开发为一处完全的互市所在,只用于两家交易之用。无论是大明也好,蒙古也罢,无论是日后两家交好也好,交战也罢,都相约绝不对此处加一刀一箭,将整个河套地区,彻底的、完全的变为一块中立之地。不知这个提议,大汗觉得如何?”

    什么?这……这这,真能这样?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怎么可能如此?如真这样的话,那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儿,自己还纠结个屁啊。达延可汗懵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说达延可汗懵了,便是众蒙古王公、所有大明使团成员也都懵了。

    达延可汗懵的是,如能促成这个协议,蒙古的得利将远远的大于攻略河套,或者占领河套所得。有了这一处互市,等若是蒙古凭空白占了一半河套,这还不是名义上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凭此,蒙古一方既得利又得名,收获却远比大明大的太多了。

    而大明使团众人懵的却是,这苏副使是吃了狮心豹子胆了?这种信口开河之言也敢随意胡说?不消别个,单只回去给他扣个里通外敌、擅立国事的罪名,那便妥妥的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大明这些年来,死死的把持住互市的口子,不肯稍稍放松哪怕一丝一毫,就是生怕这个口子一开,大量的紧缺物资再也控制不住,使得蒙古强大起来。便在三边,在双方的蜜月期,也仅只是有限度的开了几个小型的互市,这还是半遮半掩的呢。你苏默何以竟敢如此妄言,张口就是将整个河套建成一个大互市?

    疯了!简直是疯了!

    于冕气的手足颤抖,口中嗬嗬作响,如同中了鸡爪疯似的,指着苏默说不出话来。

    旁边顾衡连忙使劲的搀扶住,转头看向苏默,沉声道:“苏副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此等大事儿,岂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