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奇迹
    兀木尔醒来的很快,至少他自己感觉是如此。事实上,的确也不慢,不慢到他睁开眼就看到遍地的羊尸,足足一百只羊啊,竟然都给杀干净了。

    “我还……没射……”他失神的喃喃着,试图起身,却猛的一阵剧痛传来,眼前一黑,险些又昏了过去。

    大口喘息着,好容易顶到那剧痛消退一些,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眼前一张笑眯眯的脸庞近在咫尺的看着他,没防备下,令他差点没叫出来。

    努力做出些微的后仰动作,背后又是阵阵疼痛,让他不得不停下这个动作。额头豆大的汗珠泌出,他缓缓闭上眼睛,颤声道:“你赢了,说吧,我这是怎么了。”

    他已经看出来了,那张脸是苏默的。而剧烈的疼痛也让他彻底清醒过来,强忍着心中的惊慌,向这个对手问起自己的状况。

    他能感受到,自己似乎很不妙,这让他极是恐惧,以至于恐惧到了极处,反倒难得的冷静了下来。现在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小命,自己的身体。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兀兄想先听哪一个?”苏默悄然发出指令,金甲再次化作一点金光,隐没于衣领后面,无声无息。面上却抱膝坐在兀木尔身前,笑眯眯的问道。

    兀木尔默然,过了一会儿才叹口气道:“随便吧。若你想嘲笑我,也由得你。”

    苏默面色豁然一变,如同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来指着他大怒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兀木尔静静地看着他,一点也不为他发怒而紧张,淡然道:“是,你是。你压根就不是个心胸大的,睚眦必报说的就是你这样的。不,比这还要甚上三分。你是那种对敌人恨不得落井下石,落难了再踩上一脚才甘休的性子。”

    苏默忽然不怒了,脸上又堆满笑容,蹲下身子摇头道:“没看出来,你这人这么幽默。怎么,不懂什么叫幽默?就是谑,谑,明白吗?”

    兀木尔不说话,就那么看着他。他此刻身受重伤,刚刚暗暗试了下,似乎手脚都没事儿,但就是动不了,一动就痛彻心腑,应该是脊柱出了问题。

    这个季节,伤势又再脊柱上,躺在地上越久越危险。他之所以出奇的如此冷静,正是他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家伙是想激怒自己,然后等自己沉不住气主动将他骂走,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走掉,让自己独自留在这儿自生自灭。

    兀木尔从没一刻这么清醒过,他甚至猜到了这恶毒的家伙,为什么在这儿跟自己闲扯。他报的目的无非就是拖时间,好让自己躺的更久一些,多受些折磨。

    所以他不能怒,哪怕再如何羞辱也得忍着。所以,他只是安静的看着,一点儿心思都不露出来。

    不得不说,苦难真的会让人快速的成熟起来。这种快速,有时候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

    苏默眼珠儿转转,整个人都快趴到他身上了,上上下下摆弄了一阵儿,这才重新坐下来,看着他笑道:“好吧,我这人别的长处没有,就是特心善,看不得别人受苦难过。好消息是,你的手脚四肢,各种零件都没少,除了一些擦伤外,整个都好好的,怎么样,这是个好消息吧。”

    兀木尔垂下眼帘,胸口有些控制不住的略微加快了起伏。这是个好消息吗?是,也不是。因为这说明自己刚才的猜测大抵不会错了,真的是脊柱伤到了。

    蒙古族出生就在马背上,坠马受伤什么的早已司空见惯,自然也摸索出一些常见的伤病例子。所以,此时结合着自己的状况,再听到苏默的确认,心中最后一丝侥幸,终于变成了绝望。

    脊柱受伤,在草原上就等同于死亡。因为那样的人就是废人了,完全的废人。不能坐、不能动,再也骑不得马;既不能放牛牧羊,更不用说上战场厮杀射箭了。

    不但如此,还要连累家人特意分出人手来照应着。在草原上,往往这种伤势的人会选择自我了断,与其那样窝囊的活着,拖累家人,不如痛快一死。

    “坏消息呢?是不是我的脊梁断了?”他痛苦的闭上眼睛,即便是要死,也不能在眼前这家伙面前露怯。蒙古汉子自有蒙古汉子的尊严,他不想让自己的绝望,成就了对方的快乐。

    苏默眼底闪过一抹讶然,想不到这个小子竟然还懂些骨科的常识。更没想到明明知道了自己的状况,还能如此淡定,这让他真的有点刮目相看了。他却不知道,兀木尔已萌死志,对于一个连死都想到了的人来说,还有什么可激动的?

    “宾果!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励。”苏默打了个响指点点头。

    兀木尔就又沉默了。这个时候他的心思又不同之前了,此时此刻,苏默拖延时间也罢,丢下他也好,都不重要了。所以,他也不须再太刻意的压制自己的情绪了。

    目光在左近巡视了一圈儿,看着满地远近的羊尸,他忽然发现了一个疑点,不由的失声道:“你怎么做到的?你没用箭?”

    他忽然发现,所有目所能及的羊尸体上都没有箭矢,死因全都是额头上一个指头大小的血洞导致的。且不说这么多羊,一只死去时,其他的羊必然会惊慌四散逃开,没有弓箭的帮助下,很难短时间杀死所有的羊。单就那致命的伤口,本身就显出一份诡异和神秘来。

    苏默一怔,转头看了看四下的羊尸体,连他都没留意到这些羊具体的死法。他只是默默的吩咐了金甲,将这一片所有的羊杀死罢了。毕竟,这次的骑射比赛,要求的不单单是赛马胜出,还要有所获才行。

    当然,所谓获,是指的弓术射击之道。不过却也没明确不可以用其他远程手段。苏默觉得自己射出虫儿杀羊,也是一种远程手段,既然无赖了就索性无赖到底,只是没想到,这虫儿玩的实在太专业,竟然留下如同神迹般的漏洞。不过也好,这样更能震慑住蒙古人,比自己预计的效果还要好。

    只是这个兀木尔的状态很奇怪啊,这个时候了,他怎么一点也不着急自身的伤势,反倒留意起了这些旁的事儿呢?

    “脊梁断了就是废了,再留意有意义吗?反倒你这些手段,让我真的很感兴趣啊,能不能告诉我里面的奥妙?嗯,算是让我临死前安慰一下也好。”听苏默问出疑问,兀木尔想了想后坦然说道。只是当说到最后,眼底有极隐秘的紧张之色一闪而过。

    苏默愣住了,但旋即却暗暗苦笑起来。他忽然发现,打从身俱异能之来,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有了潜移默化的变化而不自知了。

    若不是这次机缘巧合,让兀木尔当面说出这句话来,怕是自己真的有一日,会渐渐沉迷于异于常人的不同中,从而最终完成某种蜕变,或者说是进化。真的那样的话,谁也不知道,究竟后果是好还是坏。

    兀木尔此刻的伤势,在普通人眼中自然是完全不可治愈了。便是放在后世,想要恢复也是极其艰难而复杂的。而即便如此,成功完全恢复的几率也并不是百分百。

    但是这些,现在放在此刻的他眼中,却不过只是分分钟就可以搞定的事儿。

    “生命赋予”这个技能的强大,可以有效的激发生命根基,刺激骨骼的局部重生,多则月余,短则数日,必能使兀木尔折断的脊柱重新长好。

    不过要不要出手,苏默现在真的犹豫了。他之前是忽略了自己的心态,根本没想到兀木尔竟然因此萌生了死志,还想着就这样让他活着折磨他一通。

    但是这会儿既然知道了兀木尔想着求死了,那他的算计便全然落在了空处。一旦兀木尔因此而死,他和整个大明使团,顷刻间便会成为所有蒙古人的仇视目标。那样,可就不符合他的利益了。

    他慢慢站了起来,来回溜达了几步,忽然目光落在那匹仍在挣扎着的大青马身上。

    这匹神骏的坐骑,先是因为被放血秘术伤到了根本,随后又被金甲攻击了前腿,倒地时被巨大的惯性,将另一条腿生生折断了。如果按照正常情况下,这匹神驹就算是彻底废了,很快会被杀死,成为人们桌上的一盆肉食。

    不过,现在嘛……

    苏默慢慢走到那马儿的身前,轻轻的抚摸着它的鬃毛。大青马勉力抬起马首,轻声嘶鸣着,宝石般的大眼睛中,透出浓浓的痛苦和不舍之色。并且努力的挣扎着,欲要重新站起来,好让主人再次骑上自己,展蹄飞奔。

    它嘶鸣着,马首拼命的抬着,眼神望向远方。奔跑是它的天性,无尽的远方,是它永无止境的追求,毕生的追求……

    兀木尔眼中露出后悔和痛苦之色,忽然发怒道:“杀了它,杀了它!不要再折磨它!收起你那假惺惺的仁慈,若不是你,它何以落到如此地步!你……你这个卑……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大叫着,泪水肆意横流。然而叫着叫着,忽然猛的张大了嘴巴,满面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场景,脸上全是震骇不信之色,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里,随着苏默轻柔的抚摸着,大青马忽然挣动的越来越轻,最终完全安静下来。

    再片刻后,就在他以为大青马已然死去之时,却只听一声龙吟般的嘶鸣,那马儿猛地挣扎着站了起来,唏律律长嘶声中,鬃毛炸起如雾,四蹄结结实实的落到地上,哪还有半分之前受伤的模样?

    奇迹,乍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