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谮越
    “赠送亲手编就的马鞭,这是蒙古族女子宣示嫁娶的意思。”苏默不明所以,但是却有懂得这种风俗的人,作为暗谍头目的东厂王义就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此刻不知什么时候,悄然挤到苏默身后,兜帽遮掩下低声向苏默解释道。

    苏默恍然。

    图鲁勒图再怎么喊着苏默是她选定的怒忽热,也只是附近的人听到而已。可是这跟马鞭一送,那便是达延可汗再想瞒都瞒不住了。他们喜爱的别吉的马鞭,整个王庭几乎没有人不认识。

    达延可汗这里刚刚起了某种心思呢,可被自家闺女这般一搞,他那点心思刚刚兴起就要胎死腹中了,这如何不让达延可汗郁闷的吐血?

    “小心达延,他对你的白马起了心思。”不待苏默说话,王义忽然再次低声说道,说罢不再多言,一转身又消没于人群之中,便如水滴融入了大海中一般。

    作为皇家之奴,最紧要的便是眉眼通达。别人或许留意不到这些细节,但是王义却一辈子都干的就是看人脸色的事儿,对此最是精通不过。

    在达延眼中闪露出那种强烈的攫取的**时,他便敏锐的捕捉到了那种贪婪的占有欲。一个普通人起了强烈的占有欲没什么,可是一个君王若是起了如此强烈的占有欲,那绝对是要出事儿的。

    汉武大帝英明不?估计问一百个人,一百个人都会给出肯定的答案。但就是如此英明的人,不也曾为了所谓的汗血宝马,悍然发动了千里之远的战争吗?

    王义可不想把小命丢在草原上,所以一发现这种苗头,顿时惊出一身的冷汗,生怕苏默还懵懂不知,赶紧过来提醒他一下。一匹马而已,又原本就是人家送的,可不值当因而送了小命儿。至于解释图鲁勒图赠送马鞭的事儿,倒是顺手为之的了。

    “对我的白马起了心思?”苏默暗暗的扫了达延可汗一眼,这一留心,果然发现了一些端倪。只不过再一细思,不由的心中暗笑。

    白马照云烟被自己生命元气改良过了,确实比之先前要提升了一个档次。然而这种提升,更多的是体现在生命力的持续上,速度方面却只是短暂的一种表象罢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表象将渐渐消退,然后平复,最终表现出来的,只是比原来略微快上一线,再不会更多了。

    唔,达延可汗竟然为了一匹马,被迷惑到这种地步,那是不是可以利用这点,再做些文章呢?要知道这里诸般事务,都已到了收官的阶段,那些隐藏暗中的,估计也要隐忍不住了吧。也好,正好便以此马为饵,换取足够的好处,省的节外生枝。

    这般想着,遂打定主意。达延却不知自己的心思已被窥破,正烦恼着呢,但于这个场合却也只能先忍下,想着回头再想法儿图谋这匹本属于自己的天马。

    远处终于再次响起马蹄声,正是姗姗来迟的兀木尔。众蒙古武士不由尽皆露出鄙视之色,发出阵阵的低骂之声。弱者是没有尊严的,无论什么原因,败了就是败了,在这个以强者为尊的社会中,失败者的情绪什么的,是绝不会有人去在乎的。

    兀木尔驰到近前,只是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对于身周族人的表现,他早有准备,并无任何意外之色。

    达延可汗皱眉打量着他,目中闪过一抹失望之色。虽然骑射比赛环节,还有一个射字,但只是从兀木尔此刻的表情中,胜负之数便已再明白不过了。

    “废物!还不退下!”他冷冷的喝道。

    兀木尔抿了抿唇,沉默着抚胸一礼,便要转身而去。苏默却忽然扬声道:“等等。”

    兀木尔身子一顿,就马上豁然扭过头来,凶狠的看向苏默。那摸样,就似乎下一刻便要扑过来和苏默拼命也似,却谁也没察觉到,他眼底极快闪过的一道歉然和敬畏。

    达延可汗皱着眉头看向苏默,“苏副使,此次比赛你已然胜了,又要怎的?”

    苏默仰天打个哈哈,抬手一指兀木尔坐下的大青马,懒洋洋的道:“之前就说好了,比完了,无论输赢,这马儿却是归我了。哦,对了,还有他身后那张弓,也是我的了。怎么了,大汗,你们不是要赖账吧。”

    做戏做全套,这一点可不能露了馅。果然,达延可汗面上虽有怒意闪过,但仔细看去,却能发觉,他眼底那一抹深沉一闪而逝。

    兀木尔的表现很到位,影帝级达不到,却也绝对算的上演技派的。浑身颤抖着,两手握的紧紧的,指节处都因而有些发白了。

    “混账,还等什么?难道我蒙古男儿输不起吗?”达延可汗怒声喝道,扬起手中鞭子,已是一鞭子抽了过去。

    啪,兀木尔脸上顿时显出一道血痕,痛的他一激灵,却是一言也不敢发,翻身下马,又将背上的大弓解下放到地上,这才恨恨的瞪了苏默一眼,冲着达延抚胸一礼,随后转身而去。

    两边厢蒙古武士默默的分开两旁,给他让出一条道来。先前虽然对他满是不屑和嘲讽,这一刻却不由的都露出兔死狐悲之意。达延可汗那一鞭子,抽的已不是兀木尔一个人的脸,而是所有蒙古武士的脸。所有人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再看向苏默等人的眼神中,已然有着火苗跳动。

    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一句看似呵斥的话语,便引导着所有人的情绪潜移默化,这种把握人心的能力,让苏默等人都是不由的眼神一缩。达延可汗一代雄主,纵横草原无敌,果然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的。只这一下,便将之前苏默好容易积攒下的一点成果化为乌有。

    “哈,这正事儿办完了,比赛也比过了,也是时候跟大汗告辞了。哦,下臣再次感谢大汗的赏赐,这两匹马我极是喜爱,多谢多谢。此番赐马之情,且待来日,必有所报。”苏默似乎看不到众蒙古族武士的仇视,笑嘻嘻的就此向达延直接告辞。

    达延可汗一惊,这就要走了?那怎么行,自己还没来得及安排呢。当下急忙拦阻道:“嗳,苏副使此言差矣。一国之使团,来当迎、去当送,岂可如此简陋?且不着急,明日本汗在王帐赐宴,待到饮宴过后再行不迟。好了,此事便如此定了,无须多言。今日也都累了,且回馆驿安置,散了吧。”说罢,再不容苏默多言,已是调转马头,扬长而去。

    众蒙古武士和王庭族众纷纷跟上,很快便只剩下大明使团众人。老于冕脸色阴沉,皱着一双霜眉看了看苏默,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又终是没说出口,只是轻叹一声,拱拱手,转身去了。

    顾衡落后半步,低声埋怨道:“苏副使,这使团行止当由于大人来定,何以越俎代庖?此谮越也,亦是大不敬。但若被人拿住手尾,一纸弹劾上去,便于大人不计较,却也不好斡旋。你这……唉,何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说罢,也拱拱手匆匆赶了上去。

    他二人一走,其余众人也纷纷告辞。只是目光中都有些闪躲,复杂难明。

    待得只剩下魏氏兄弟和常家四兄弟等一干护卫后,常罴不乐的呸了声,怒道:“默哥儿赢了比赛,给咱大明涨了好大脸面,不见加赏不说,却来说些怪话,真老匹夫也!惹恼了咱家,钵大的拳头一顿好打,看他能耐我何。”

    众人面面相觑,常豹皱眉喝道:“老幺闭嘴!又来说些浑话。那是朝廷命官,又是忠良之后,岂容你这浑人冒犯。还不退过一旁!”

    常罴梗着脖子不服,却是不敢再说。四兄弟中,他倒是不怕老大,但对这个二哥却是颇为忌惮。

    这边喝退了常罴,众人也转头往回走去。常豹扭头看看后面,微微皱下眉,靠近苏默低声道:“默哥儿,你究竟怎么个打算?那番子又说了些什么?”

    刚才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比赛胜利上,没人留心到王义这个细节,常豹却是个精细的,早已暗暗瞧在眼中。再回头看苏默这番作态,心中暗有猜测,直到此时方才问出。

    苏默心中暗暗赞叹,嘴上却笑道:“常二哥以为是什么?”

    常豹微微沉吟,左右看看,目光往那两匹马身上一转,随后看向苏默,却并不说话。

    苏默哈的一声,抬手拍拍他手臂,点头笑道:“既然常二哥看出来了,敢问计将安出?”

    常豹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撇嘴道:“讷言好无赖,明明已有定计,何必又来考校某?只明白下章程来,大伙儿也好有个准备才是。”

    苏默笑道:“有什么定计,不过见招拆招罢了。他们还能明抢不成?须丢不起那个脸面吧。”

    常豹凝目看着他,对这话半个字都不信。半响却不见异样,只得叹道:“明抢自然不会,然而草原广袤,王庭距离关中尚有数百里远,一旦远离了王庭,或匪或盗,怕是说不清楚。别说你没想到这些,不过既然你不愿说,我也不逼你,只你心中有数便成。须知这里终是蒙古人的地盘,便你我不怕,但其他人呢?这可不比之前时候了,回去时,整个使团可是要一起走的。一旦损伤过重,回去怕是不好交代。”

    这话已然说的透彻,言中之意更是点明常家决心和苏默共进退,绝不会独自弃苏默而去。苏默心中温暖,不再嬉笑,正色道:“诸位兄长关爱之情,小弟谨记在心。不必担忧,我自有打算。二哥该不会以为小弟是那贪财无知之辈吧。呵呵,两匹马而已,再贵也比不过这里任何一个兄弟的性命重要。不过现在却不是用出的最好时机罢了,二哥信得过默,便安心拭目以待。”

    常豹闻言,眉头舒展开来,眼中露出极是欣慰之色。不再多说,只是用力拍拍他肩头,抬手指了指前方某处后转身去了。

    苏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一团火样的红色入目,在风中茕茕而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