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惊悉
    “就要回去了吗?”土刺河畔,上游阿里浑河带下来的大量冰凌碰撞的叮咚声中,女孩儿白嫩的纤手玩弄着乌黑的发梢,幽幽的问道,空灵而幽咽,一如那河水的奔淌。

    苏默轻轻没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站在女孩身旁,从这个角度看去,女孩儿挺翘的琼鼻如雕塑一般,轮廓有着草原人特有的一种线条美。

    长而弯曲的睫毛轻颤着,眨合之际,似乎里面满含着无穷的奥秘和心事。

    一句话问过后,似乎忽然没了接下去的兴趣,两人便不约而同的沉默下来。天地间一片沉静,唯有河水清亮的流淌声脆响着。

    “父汗答应了我,和你一起走……”半响,图鲁勒图幽幽的话语再起,却并没有意料中的欢喜,反而带着某种迟疑和踟蹰。

    苏默眼底闪过一抹疑惑,略一沉吟,轻声道:“是不是你父汗有什么条件?”

    图鲁勒图身子轻轻一颤,羞愧的瞟了他一眼,低下头去没说话。长长的睫毛垂下,似有雾气腾起。

    苏默心中低叹一声,伸手过去握住女孩儿的小手,展颜笑道:“看,咱们的母兔兔可是格根塔娜啊,要想把格根塔娜带走,当然必须要有足够的资本了。不然的话,怎么能配的上格根塔娜的身份呢对不对?”

    图鲁勒图猛地抬起头来,梨花带雨的望着他,欲言又止。最终又再低下头去,泣声道:“阿爸,原本不是这样的……”

    这一次,却是她头一次没用父汗来称呼自己的父亲。显然,在她的心中,自己的父亲用自己的幸福算计爱郎,让她很是失望。她宁可自己的父亲只是一个阿爸,而不是蒙古的大汗。

    阿爸只是她一个人的,父汗却是整个蒙古的。这个聪明的姑娘,是在婉转的请求爱郎的宽恕和体谅。

    苏默眼中闪过一抹疼惜,轻轻将她柔软的身子揽进怀中。低头在鸦发间细细嗅着女孩儿的清香,笑道:“傻姑娘,我懂的。”

    图鲁勒图就又是一颤,把小脑袋使劲在他胸前蹭了蹭,伸出两只藕臂,用力的环住男人的腰,似乎要把自己整个都塞进男人的身体中。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和爱郎之间的婚事,肯定不会那么平坦。她也有了准备,面对任何困难。然而,当这一天真的来临之际,她终于发现,原本坚强的心还是会痛;原本以为的淡定,还是会感到委屈。而唯一没让她失望的,却是爱郎一如既往的对她的这份宠溺。得夫如此,此生何求?

    我懂的,只是短短三个字,让她所有的委屈和为难,都似乎被揉成了碎屑,就那么风轻云淡的化作了烟尘而去。

    “可是,阿爸他要的是……”她昂起头,深情的望着眼前俊秀的面庞,欲言又止。

    苏默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鲜艳的红唇上,“我有一首小诗很好听,你要不要听?”

    图鲁勒图眼中射出炽热的光亮,使劲的点着头,脸上满是崇拜之色。别说这个男子是中原有名的才子,便不是,只要是他做的诗,那么她便都是极喜爱的。或许她听不懂,但就是喜爱,没有理由。

    “其实,这首小诗不是我做的。”苏默揽着女孩儿,轻声的说道:“这是一个女子写的,在她即将死去的前一天写下的,给她的爱人。有些伤感,但却很好听,我是极喜欢的。”

    图鲁勒图微微怔了怔,她没想到苏默说的小诗竟是这种来历。一个即将死去的女子写给爱人的吗?她忽然有些莫名的伤感起来,哪怕还没开始听。

    “……如果我还有一天寿命,那天我要做你的女友。我还有一天的命吗?没有,所以,很可惜。我今生仍然不是你的女友。如果我有翅膀,我要从天堂飞下来看你。我有翅膀吗?没有。所以,很遗憾。我从此无法再看到你。如果把整个浴缸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整个浴缸的水全部倒得出来吗?可以,所以,是的。我爱你。”

    苏默轻声吟诵着,如同呢喃一般,心中想着那个轻舞飞扬的影子。曾几何时,他不停的反复念诵着这首小诗,深切的沉浸在那种生离死别的意境中,不能自拔。

    然而今天,当他忽然心有所感,再次念起这首诗的时候,他竟有种升华的情绪翻腾着。那是一种感悟,一种经过了升华后的感悟,一种超越了生死界限的感悟。

    这种感悟已经不再仅只是浅薄的哀伤,他分明从中品悟出了一种希望,强烈的希望。

    感伤让人心痛、让人低靡;但是希望,却给人一种力量,一份期盼。

    图鲁勒图听的痴了,如同失了魂魄一般。这是怎样的一种深情啊,又是如何的一种残忍?如果还有一天的寿命也要去爱,可答案竟然是没有……

    正因为这种没有,于是那女子便将所有的爱恋,都寄托于来生。虽然她知道,她梦想中的翅膀没有,但那依然不妨碍她去梦。

    图鲁勒图对于诗中的天堂、浴缸这些词汇有些懵懂,但却又有些隐隐的明了。

    整个浴缸的水全部倒得出来吗?可以,所以,是的。我爱你。这似吟似诵的短句,如同闪电霹雳般的直击她的灵魂,让她竟有种颤栗到不可自抑的颤抖。

    她忽然明悟了,明悟了爱郎为何突然给她吟诵了这么一首小诗。爱郎是在通过这首诗告诉自己,只要他有,愿意为她奉上一切。她所认为的珍贵,所认为的为难,在爱郎心中都不算什么。

    可以!所以,是的,我爱你!这才是重点,才是爱郎要对她说的话。

    图鲁勒图泪水夺眶而出,只是这次的泪水不再是委屈,而是感动和幸福。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三个字更珍贵的?没有。

    是的,所以,我亦将再无所思、再无所求,唯有爱你、爱你、爱你,就这么爱着你便可。

    “苏默哥哥……”她轻声的呼唤着,痴痴的凝望着眼前人,整个人连同心儿、魂儿似乎都化成了水、变成了雾。

    “一切有我!”男人坚定地声音在耳边响起,“所以,美丽的格根塔娜,你现在只需要快乐的去做好准备就行了,什么都不用去想,知道了吗?”

    苏默宠溺的环着她,伸手在她挺翘的琼鼻上一刮。图鲁勒图破涕为笑,猫儿似的皱皱鼻子,随即咯咯笑着转了出去。

    是的,她不需要再去为难什么、多想什么。她只需要去快乐就好,因为她有他。有他,真好。

    如同一团跳动的火焰,少女重新焕发了活力,纵跃上马,用力的挥挥手,然后欢快的远去了。

    苏默笑着目送着,直到再也看不到那道身影了,脸上的笑容忽的隐没下去,代之而起的是满满的阴沉。

    达延可汗要什么他很清楚,然而,竟然是借着图鲁勒图这事儿提出来,却让他从中嗅到了浓重的阴谋味道。

    他竟然答应了图鲁勒图跟自己去中原,这怎么可能?虽然看似他提出了一个极度不公的条件,但是苏默却知道,和自己的女儿比起来,莫说是一匹马,便是一百匹一千匹,也不足以让达延做出这种交换来。

    那么,这其中,又是为的什么呢?他眯着眼,苦思冥想着。

    “少爷,王档头有急事寻你。”身后,传来胖爷的禀报声。

    苏默一愣,转身去看,果然见一身黑衣兜帽的王义,正由胖爷陪着,在身后五步外站着。见他回过头来,只微微颔首为礼,便亟不可待的大步迎了过来。

    “苏公子,某刚得到一个消息。”王义急声说道:“是关于那位蒙古别吉,图鲁勒图的。”

    苏默猛然一惊,下意识的左右张望了一圈儿,随即摆摆手闭上双目,站在那儿不动了。

    王义不明所以,转头皱眉看向胖爷。胖爷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明白。

    苏默这次却是将上帝视角开到最大限度,仔细的排查了一番,确定四周无人后,这才睁开双眸,沉声道:“说吧,什么消息?”

    王义没直接回答,却先搓了搓手,似在组织着言词。片刻后,才讷讷的道:“那个,苏公子,你和那位别吉……没那啥吧。”

    苏默皱眉看着他,不耐烦道:“什么那啥这啥的,你究竟要说什么?”

    王义一咬牙,猛的抬头看向他,沉声道:“某刚刚接到消息,朝中前几日曾派来使者,欲以诸王世子联姻蒙古图鲁勒图别吉。此事已得了达延可汗的认可,只是提出必须由自己的女儿亲自挑选人选,大明不可强加干涉,并且要负责保护好别吉的安全。而今,听闻陛下已经发出旨意,着令各家王爷世子进京,以备斟选事宜……”

    说到这儿,王义猛的打住话头,眼神死死的盯在苏默面上,瞬也不瞬。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苏默这一刻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瞬间秒懂了。一切的不合理,一切的匪夷所思和疑惑,在这一个消息后,全都合理起来。

    答应图鲁勒图跟自己去中原,根本不是因为两人的感情,而是顺水推舟之计。即安抚住了女儿,又借此勒索了宝马,更是让大明朝廷也说不出别的话来。

    不对不对,不单单是如此,以自己和图鲁勒图的亲密,使团中焉能没有人通传回去?那么,自己一个小小的临时使节,竟敢与两国联姻的蒙古公主有染,这简直就是大不敬之罪啊。

    这消息传回去,先不说皇帝会怎样,单就那些个王爷的世子们,就先站到了敌对面儿。若是再有那跋扈强横的,便说先斩了他苏默,怕也是谁都说不出什么来。

    与诸王世子争风,我勒个去的,还有比这个更作死的吗?至于图鲁勒图,到时候身在大明,便再也无法像在蒙古这边,仗着身份维护于他了。到时候自己死都死了,图鲁勒图一个孤零零的外族公主,又能有何作为?

    即便最终图鲁勒图抵死不从,最多也不过就是联姻之事作罢而已,大不了就是图鲁勒图再回到草原,算是白跑一趟,对蒙古又有什么损害了?至于说图鲁勒图的伤心,到那时自然也只会是对害死他苏默的人去了,或者干脆就是对整个大明去了,那样的话,正好遂了达延可汗的意。

    一石二鸟之计,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啊。不,不对,这不是一石二鸟,而是一石多鸟!

    苏默来回踱着步,大脑急速的运转着,渐渐将一个轮廓还原出来,冷不丁忽然一道灵光划过,瞬间想到一个可能,不由的面色大变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