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火筛
    弗朗西斯科肥胖的身躯少说也有两百多斤,却被奥利塞斯毫不费力的单手掐着脖子举在半空,可见奥利塞斯此刻有多么的愤怒。

    “死来!”奥利塞斯低吼一声,胳膊上虬筋崩起,便要捏碎弗朗西斯科的喉咙。

    “等一下。”背后苏默清朗的声音响起。奥利塞斯神情一顿,不解的回头望向苏默。他不明白,都到了这个地步了,难道主人还要宽恕这个该死的猪猡吗?

    “先不着急,亲爱的奥利塞斯,我还有话问咱们的弗朗西斯科爵士呢。”苏默摆摆手,淡然的说道,似乎一点也不生气。

    奥利塞斯恨恨的看了已经脸色憋的发紫的弗朗西斯科,却终是将他狠狠的往地上一贯。哪怕再怎么愤怒,苏默的命令依然是他放在第一位的。

    弗朗西斯科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浑身颤抖的如同一堆软泥。

    苏默俯下身子看他,摇头道:“不不不,弗朗西斯科爵士,你并不是一个视死如归的人。那么,你现在如此激怒我,只求一死又是为了什么呢?唔,让我来猜一猜,咱们的弗朗西斯科爵爷是想隐瞒什么吗?但是却又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个英雄,受不得刑罚之苦,所以……嗯哼?”

    随着苏默的话语,弗朗西斯科眼中的恐惧越来越重,到的最后,已经俨然如同死灰一般。

    “魔鬼,你是魔鬼……”他喃喃的念叨着,先前好容易积攒起来的一点儿勇气,再也提不起半分。

    苏默嘲讽的又看了他一眼,直起身子不再理他。转头对胖爷淡淡的道:“胖啊,交给你了,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

    胖爷狞笑一声,上前一步拎起他,点头道:“少爷放心,我会让他连偷窥他娘老子洗澡的事儿都抖露干净了。”

    苏默点点头,摆摆手示意他自便。胖爷微微躬身一礼,拎着弗朗西斯科飞身往后去了。

    脚下的山岗微微开始抖颤着,那是因为山下大队的骑兵奔近的缘故。

    便在刚才山顶上一番变故的时间,无数的蒙古铁骑终于赶到了。山谷外随着一阵阵的鼓角长鸣,铺天盖地的蒙古兵狂呼飞驰,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将整个谷口围了个水泄不通、严丝合缝。

    五千人,真的有五千人!苏默站在山顶默默的计算了下,得出了与庄虎一致的判断。

    下面中军大纛挥动,然后开始慢慢前移,直到距离两箭之地停了下来。随即阵中一骑飞出,直直冲到山脚前方才勒停战马。马上一个全身皮甲的汉子四下梭视一圈儿,随即扬声大叫道:“我家那颜有请苏公子阵前答话!”

    山上山下一片寂寂,那人一连喊了三遍,见无人理会,不由冷笑一声,又再喊道:“都说明人懦弱,今番看来果然如此,竟连正面面对我家那颜的胆量都没有,还是回家抱崽子去吧。”

    哈哈哈,蒙古军阵中,传来一片哄然大笑。

    山顶上,庄虎、唐猛脸色涨的通红,回头看苏默道:“公子!”

    苏默淡然一笑,撇嘴道:“区区激将法,竟也敢在老祖宗们面前卖弄,真是不自量力。也罢,我便听听他要如何。虎子,喊话,让他主子上前,有屁就放。至于他,一条狗而已,没那资格让爷搭理他。”

    庄虎精神一振,当即原话一个字不改的喊了下去。这会儿换成大明这边军兵一阵的哄笑了。

    山下喊话那人听着庄虎的喊话和四下里的哄笑,气的浑身发抖,抬手扬鞭,便要催马冲阵。

    只是那马刚刚冲进一箭之地,便听得空中呜的一声厉啸,一支羽箭疾如闪电一般一闪而没。

    噗!血花迸现,马上骑士身子猛地后仰,就此跌落马下。火光照耀下,喉咙间一支羽箭的箭尾犹自在嗡嗡抖颤不已,竟是将人射死后,余力还能插入地面之中。

    那骑士脸上满是奇异不信之色,抬手想要去抓喉咙间的箭尾,但却举到一半,便颓然落下。至死,两只眼睛仍是瞪得大大的,全是不甘之意。

    蒙古军中一片惊呼,那杆大纛也似有所忌惮,微微晃动了下,似乎想要后退一些,但终是怕扰乱军心,只略一晃动便又静止下来。

    “好!老蒙,没看出来还有这么一手,硬是要的!”山顶上,苏默看的大是过瘾,不由的高声叫好。

    山谷中,蒙简抛下手中的大黄弩,抬头看看山顶,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扬声回道:“雕虫小技耳,不敢当公子谬赞。蛮夷边鄙,不识王法,总要教他们懂些规矩的。”

    苏默哈哈大笑,大声叫好,众明军顿时群相呼应,一时间士气大振,一扫之前颓气。

    身后铁链声响,苏默止住笑声,扭头去看,正是图鲁勒图在穆斯的护持下爬了上来。

    冲着女孩儿招招手,小姑娘如同轻盈的蝴蝶般飞了过来,使劲拥了拥苏默,却没像之前那般搂住不放,而是随即放开,乖巧的闪身站到一旁,只下面暗暗握住苏默的手,再也不肯放开。

    苏默心中温暖,对其报以一笑,这才又转头往山下看去。这会儿,许是山下之人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粗豪的声音忽然扬起:“兀那明狗,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何以如此无礼!”

    苏默冷笑,正待答话,却忽然觉得握着自己的那只小手猛的一颤。歪头看去,却见图鲁勒图此刻脸上全是惊恐之色,再也没有半分笑意。

    “是他!是狼王!”图鲁勒图身子微微颤抖着,嘴中无意识的呢喃着。

    苏默听的心中一动,低声道:“狼王是谁?他很厉害吗?不用怕,别说他是狼王,他就是狼神,有哥哥在,也休叫他伤到我的母兔兔半分。”

    图鲁勒图猛省,惶急的摇头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怕他。可是你……你要小心,一定要小心!他真的很厉害,便是我父汗都忌惮他三分,将其推崇为蒙古第一勇士。他……他是脱*之子、我四哥哥的安达、蒙郭勒津部的首领,火筛。”

    火筛?!

    苏默听到这个名字,眼眸猛然一缩,一段历史记载,从脑海深处流淌而出。

    火筛,蒙古鞑靼郭勒津旗旗主。达延汗的拥趸者 脱*之子 赤面欣伟 骁勇善战 勇武绝伦。日后继承达延可汗,真正使得漠南蒙古完成统一的不世雄才。

    没想到啊,竟然是此人来了,蒙古人还真是看的起自己。

    他心中想着,面上却不露声色,只是轻轻拍了拍图鲁勒图的小手,以示安慰。

    待得图鲁勒图面色稍安,这才提气扬声道:“我大明礼仪之邦、煌煌天朝,朋友来了有好酒。但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他的自然便是强弓与硬弩。你那条狗,不通礼数,不知尊卑,竟敢大言不惭冒犯我大明天威,辱我大明将士。岂不闻自我汉家始皇帝起,便有逐匈奴与漠北;更有汉家陈汤有云,敢犯吾强汉者,虽远必诛之言?你那狗屁使者,某斩便斩了,你奈我何?若不服,来战!”

    这话一出,顿时让众明军血脉贲张,不能自已。尤其此刻山谷中的士卒,几乎大部分全是由前秦后裔组成的蒙家军,听到苏默忽然提及始皇帝,更是忆起往日先祖的荣耀,当即不由的齐齐大叫呼应:“战!战!来战!”

    这喊战声惊天动地,虽只八百余人,却竟有天塌地陷之威、山崩海啸之势。

    一时间,云石山上,空中风起云涌,月色晦暗,直让山下众蒙古兵色变胆沮,惊惧不已。便是火筛也是不由动容,微微眯起眼眸,脸色变幻不定。

    “苏公子真真好口才,但不知可闻某火筛之名?如今强弱之势明了,苏公子就不怕某一怒之下,身化齑粉矣?”良久,火筛语声再起,却是自报家门,欲要以威胁之。

    苏默哈哈大笑,扬声道:“火筛,你就不用装大尾巴狼了。难道说哥跟你说句好话,你便会乖乖的退兵,放过咱们不成?你问我可知你火筛之名,那你可知某苏默之名?!你一怒让我等身化齑粉,却不知某一怒,当可亡尔焉支山,令你妇女无颜色。老子就问你一句,怕是不怕!”

    轰!苏默最后几句话,顿时又是令众军士齐声大叫。这句“亡尔焉支山,令你妇女无颜色”,正是出自昔日汉武帝麾下大将军霍去病大破匈奴后,匈奴人败退后而痛苦吟唱的绝句。

    原文本是“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苏默却在这儿稍加改动,正是应景应时,将火筛欲营造的威凌破除的不见半分效果不说,反倒更让众蒙古兵心旌摇动起来。

    火筛脸色阴沉,欲要再言,但想了想却终是放弃。这苏默言词犀利,怕是再说下去,自己这方的士气便先要动摇了。眼下说什么都是无用了,倒不如直接让力量来代言吧。

    想到这里,当即不再多言。抬头深深望了一眼山顶方向,大手一挥,下达了进攻的号令。自己却拨转马头,返身径直回了中军阵中。

    呜呜呜——

    牛角号长鸣,苍凉萧杀之气,瞬间笼罩在了整个山谷上空。

    大战,开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