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火筛VS蒙简
    蒙古军中大纛摇动,一支百人队当先而出。先是催马小步慢跑,然后逐渐加速,堪堪奔近一箭之地后,马速已至巅峰。马上众蒙古骑士齐齐大喊一声,弯弓搭箭而射。

    这便是蒙古的奔射了,不单单依靠人力,更是借助马力而发。一般情况下,这都是用在城下向上城上的招数。火筛不愧为绝世统帅,却将此法改良一番,以小角度微仰,于平地使用,愈发使得箭矢加了三分力度。

    别小看了这三分力,要知道蒙古一向缺铁,箭头仍是以兽骨为主料,这使得蒙古的箭矢之利总是不如中原。可是通过这么个小小的改良,却已是不遑多让了。

    山顶上,苏默看的暗赞不已。谁说古人不智慧?相比于后世的诸般精高端科技,缺材少料的古人,更是将智慧发挥的淋漓尽致。

    百人的奔射,箭雨已然颇为密集,下面大明军队早已竖起盾牌,躲在工事后面,却是并没伤到一个。这也多亏了苏默警醒的早,否则,即便是躲入山谷中,少了这些仓促修成的工事,明军要想守住也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蒙古人显然也没期望这一波箭矢就能造成明军多大的伤亡。百人队射完一轮箭后,并不向前,而是拨转马头徐徐退后。

    大阵中,又再奔出一支百人队,在百夫长的呼喝声中,再次以相同的方式开始冲击谷口。与前面退后的第一支百人队一样,也是一波箭矢后,便开始后撤。

    而等第二支百人队开始后退时,阵中再次奔出军马,这次却不是一支了,而是一下子三支百人队。

    这三支百人队与前两队又自不同。在齐齐射出一轮箭后,当先一支仍是后退,而其后两支,却纷纷将弓背上,反手拔出弯刀,大喝一声,开始了冲锋。

    而就在这个时候,首先最起始的第一支后退的百人队,已然重新冲起了马速,恰好赶上填补了第三支后退骑队的空白,使得射往明军阵地的箭矢,始终保持不断。

    山顶上观阵的苏默,和山下指挥御敌的蒙简齐齐拍掌赞了一声好。这火筛号称蒙古最优秀的统帅,不说别个,但只这攻伐之法,便绝对是名不虚传!

    “步炮协同,这尼玛压根就是古代版的步炮协同嘛。厉害,果然厉害啊。”旁人只是赞好,苏默却是更明白这种战术的名头。

    步炮协同战术,历史上最先出现的时期,应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末期,由当时的德军渗透战术演变而来。其最大的难点,便在于一个配合上。

    苏默真是没想到,火筛的军事指挥才能竟然优秀一至如此。眼看着下方蒙古军层层推进,密集的箭雨射的明军头都抬不起来,身旁奥利塞斯等人有些沉不住气了。

    “主人,请让我等上阵吧,必不负主人厚恩!”这个忠诚的瑟雷斯人单腿跪地,昂然说道。

    苏默愕然,转头看着他眼中跳动的火焰,还有脸上那毅然决然的表情,不由微微一笑,摇头道:“起来,奥利塞斯,你可是认为蒙将军应付不了了?哈,那你也太小觑他了。要知道,蒙将军指挥的这支军队,可是曾经赫赫威名的大秦军啊,又怎么可能这么弱?如我所料不错,蒙将军这是在诱敌深入之计。等着看吧,我估摸着,应该差不多了。”

    奥利塞斯愕然,满脸迷茫的站起来,转头看看下面快要被骑兵冲到眼前的明军阵地,实在想不通蒙简还能有什么作为。

    以当前时代的战术而论,若步兵正面遇上马速已经彻底冲起来的骑兵,根本就是被完爆的下场,绝对不会有第二个可能。而主人却说蒙将军还有后手,这让奥利塞斯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别说奥利塞斯不明白,便是山下蒙古大阵中遥遥观望的火筛也是微微皱着眉头,眼底有疑惑闪动。

    按照以往惯例,明军在对上蒙古骑兵时,除非是依靠坚城,由上而下凭着地利而守;而若是在平地遇上,多半便是以长枪大戟,结阵林立以据。

    而即便是那样,明军最后也多半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以全灭收场。可眼前这些明军,既不见溃退,也不见他们结阵,究竟是想做什么?莫不是那前面的只是诱饵,实则阵地后面有陷坑之类的埋伏?

    想到这儿,火筛不由猛的一惊。若真那样,倒也确实是一招妙招。只是按照时间算来,对方又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挖出足够的陷坑来呢?即便是有,怕也不会不多,多半是想着投机,以此来威吓自己的吧。

    是了是了,定是如此。以他们此刻的兵力和状况,战而胜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儿。而如果他们能拖延时间,拖到广武镇那边大明使团的救援过来,就等于是胜利了。毕竟,自己再如何狂妄,也绝不会大模大样的攻击打着大明钦差旗号的队伍,那可就跟大汗的基本国策不符了。

    自己只是受了图桑一些好处,答应在允许的范围内帮他一把 ,可没说真要去跟大明为敌啊。

    嘿,那个苏默果然狡猾,定也是想透了这点,所以才想要玩这般花样吧。哼,若如此,那你可就打错算盘了。

    想到这儿,火筛再不迟疑,举起马鞭在头上画了几个圈圈,然后猛的向前一指。

    旁边传令兵早就时刻准备着了,眼见头人下达了指令,当即抬起牛角,鼓起腮帮子拼命吹了起来。

    呜——呜呜——

    凄凉的号角声再次响起,大军之中轰然而动,一下子同时奔出五支百人队,与之前的五支队伍同时向前涌去。

    那山谷口处最是逼仄,最多也只能容纳千人左右。这一下子派出整整一个千人队,顿时就将山口处彻底挤满了。

    而此时最前面,山谷口那儿果然如火筛所料,当第一队百人队冲到近前后,明军只是稍作抵挡,便竖起长枪大戟,渐次渐退的往后让开。

    随着渐渐的后退,噗通惨嚎之声随之而起,可不正是早挖有陷坑嘛。

    如果火筛没有提前料到,说不定这一下子定然会唬了一跳,说不得就要赶紧鸣金收兵,待重新整队后,再想法逐步推进。如此一来,那时间便肯定会延长,真要攻进谷去,可就说不准是什么时候了。

    然而眼下,既然被火筛看破了这一计,那一切便就都不一样了。后面紧随而至的其他九支百人队一拥而上,完全不顾前面队友的惨叫和哀嚎,便是想要后撤也不可能了。

    而果然,随着开始的几声惨叫后,便再没有了惊呼声,显然那陷马坑正如火筛所料,根本就来不及挖多少。

    火筛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眼底闪过一抹不屑之意。

    但是那笑意不过刚刚展开,便瞬间凝固,被接下来的场面震的豁然动容。

    梆梆梆——

    就在整整一支千人队完全挤入谷口后,忽然一阵急促的梆子声,从山谷中的后方响起。

    而随着这阵梆子声,两边厢的崖壁半腰,忽然冒出大批的人影来。嘣嘣嘣连声震响中,密集的弩箭如同狂风骤雨般倾泻而下。

    而在正面,刚刚看似不断退后,不堪一击的明军也忽然左右一分,露出早已排在那儿等候多时的獠牙——弩!秦弩!

    秦弩,乃是昔日乃至而今仍凶名赫赫的无上利器。昔日草原民族善骑射,中原之人要想在射术一道上与其颉颃根本就是不现实的。每每对阵,不等靠前便要遭遇重大的伤亡。尤其是一些军中大将,更是屡屡被匈奴的射雕手暗算损落。

    盖因射术非比其他,培养一个射雕手,既需要天赋,更需要时间。这种天生的优势,作为农耕为主的中原地区之民,又哪里比的上一出生就在马背上的民族?

    但是正所谓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这种颓势直到秦弩和大黄弩的出现,终于彻底改变了。

    弩的出现,完全弥补了射术需要时间和天赋的短处。一个差不多的军卒,只要稍加训练,就能熟练的张弓搭弦,成为一个合格的射手。除了在射速上不如弓箭外,无论是射程和准度上,都完爆弓箭。而这其中,尤以秦弩和后来的大黄弩为最!

    秦弩最厉害的地方就是射程和力度,超强的穿透力,草原民族身上简陋的皮甲,在其面前简直如同纸糊的一般。往往一弩下去,甚至能连续穿透两人后还有余力。

    大秦之时,这种弩简直就是匈奴人的噩梦。好在后来因秦弩制作不易,又太过沉重,在秦朝灭亡后,制作方法终不可考,最终为汉朝研制出的大黄弩代替。但是秦弩的凶芒,却是至今草原上仍在流传的噩梦。

    而此刻,忽然在这小小的山谷中,那凶威呵呵的秦弩再次出现在世间,这简直让火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会?这里怎么会出现秦弩?

    然而,他的震惊和不信完全没什么卵用。这个时候,也根本没人会在乎他的质疑。

    震天的弦声如雷震响,刹那间飞蝗如雨。与之前蒙古百人队分批排射明军不同,那会儿明军即躲在工事后面不说,更是分的极散,便是有些被射中的,也大多都是些倒霉蛋儿。与明军的总体实力,根本伤害不大。

    可是眼下,整整一个千人队都挤在了山谷谷口的甬道上,后面推着前面,前面堵着后面的,连转头都困难,更不要说往哪里去躲避了。

    明军就是闭着眼发射,都能随意就射到几个。结果便是这一通射啊,直直让这一千蒙古骑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怎一个凄惨说的。尤其是秦弩的上阵,那穿透力,甚至时不时的能看到有箭矢从谷口中窜出,带着一溜儿的血花窜出插到地上,箭羽兀自嗡嗡抖颤作响着。

    这情形说来话长,然而实际上不过也就片刻功夫而已。整个山谷甬道上,层层叠叠的倒满了蒙古人的马尸人尸,血流成河,血腥冲天。

    阵后,火筛痛苦的闭上眼睛。良久,猛地睁开眼睛,仰天发出一声如狼嚎般的厉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