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9章:黑手隐现
    十分之一!只这一波箭雨,便让整支蒙古军十亭去了一亭。五百人啊,就这么没了,火筛心疼的肝儿都在发颤了。

    秦弩,这里为何会出现秦弩?!那该死的图桑,他到底在对付的是什么人?

    火筛首次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他感觉到了,自己或许被那位右帐汗王利用了。也是他自己太大意了,只听说是南人便不放在心上。现在看来,先不说那个叫苏默的大明钦差,单是谷中指挥明军的将领,就绝非简单之人。

    火筛抬手阻止了几个千夫长的请战,转头对身旁的亲卫低声说了几句。

    亲卫微微一愣,随即慨然点头,抚胸行礼而去。战马泼喇喇冲到山谷口外一箭之地,听着谷中震天介的欢呼声,马上骑士脸上闪过一抹愤怒和憋屈,大声道:“谷中那位将军听真,某家大汗问你,可敢通名报姓?”

    山上山下忽然一静,随即渐渐平静下来,鸦雀无声。

    山顶上,胖爷皱着眉头,眯眼凝望山下蒙古军阵,低声向苏默问道:“少爷,这鸟可汗什么意思?”

    苏默刚才正逗弄被秦弩一轮攥射,惊的小口微张的图鲁勒图呢。闻言转过头来,哂笑一声道:“什么意思?无外乎是心有不甘,偏又拿不准咱们底细,想要试探罢了。无妨,便让蒙简直言就是,总是要做过一场的,终究是瞒不住的。”

    胖爷点点头,转身扬声冲山谷中喊道:“老蒙,咱家少爷说了,便让这些骚鞑子们死个明白就是。”

    山上山下一阵低笑声响起。山谷中,蒙简自是高声应诺,山顶上,图鲁勒图却是对胖爷怒目而视。

    胖爷转回头来,正好对上图鲁勒图的目光,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猛然省悟过来,自己刚才可是开了地图炮,连这位主儿都一并骂了进去了,不由的又是尴尬又是惶恐。忙赔上一个大大的笑脸,作揖道:“姑奶奶,小胖可没说您,您给他们自然是不一样的。嘿嘿,嘿嘿。”

    图鲁勒图哼了一声,扭过头去给了他个后脑勺。胖爷这个囧啊,求助的看向苏默。苏默却是一耸肩,摊摊手表示无奈。

    胖爷就郁闷了。这尼玛得罪了未来的少奶奶,那可是比得罪了少爷还要严重百倍啊。要怎么才能让这位小祖宗转嗔为喜呢?

    不提山上胖爷的苦闷,山下,蒙简得了苏默的默许,当即大声回道:“某,大明钦差副使苏公子麾下家臣,蒙简是也。汝可回复你家可汗,胆敢冲撞我家主上,可洗净了脖子,蒙简早晚必将去割了他的首级!滚吧!”

    说罢,抬手从旁接过大弓,张弦搭箭,已是一箭射出。那箭快似流星、疾若闪电,不待谷外那蒙古骑士反应过来,已是笃的一声,落于其马前三步外。笃的一声插入地上,箭尾处兀自嗡嗡抖颤不绝。

    蒙古骑士面色大变,踏踏踏,战马连连向后退开几步。再抬头看向山谷中,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幻着。

    想了想,终是一咬牙,又扬声大喊道:“敢问蒙将军,适才所用可是秦弩?但不知蒙将军与宁夏蒙庄主可曾相识?”

    谷内,蒙简脸上露出骄傲的笑容,昂然道:“蒙庄主与我家公子叔侄相称,简也不才,原便是蒙家庄管事。”

    外面蒙古骑士大喘了口气,总算是问明白了。先是恭恭敬敬的对谷内遥施一礼,这才心有余悸的抹了把头上的冷汗,转身打马飞奔而去。

    待到回得本阵,火筛早在后面听的明白。挥挥手让他退下,目光却闪烁不定的看着山谷口处,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蒙家庄啊,果然是他们。作为草原上的主人,最大的势力之一,火筛如何会不知道蒙家的存在?只是他真心没想到,蒙家竟然能跟苏默这个大明钦差副使扯上关系。并且还一路护送至此,俨然以苏默家臣自居。

    这却是有些棘手了。倘若就此离去,怕是传扬出去,没人会认为是他火筛给蒙家面子,只会说他怕了蒙家;

    可要是不罢休,继续打下去,实话说,火筛还真是对蒙家有那么三分忌惮。毕竟,大秦的威名可不是说出来的,而是实打实打出来的。无缘无故的,火筛可不想给自己招惹这么一个强敌。

    若是方才不去问该多好?火筛忽然很想甩自己一个嘴巴子,这尼玛嘴贱啊。倒是问明白了,可问明白了,更让自个儿为难了。

    左思右想之下,最后终是一咬牙,面上露出坚毅之色。蒙家虽为强敌,但他火筛才是真正的草原上的主人。今日若就此离去,传出去什么自己怯懦惧敌的谣言,那日后还将会有什么作为?所图所谋,怕是再想达成,势必要事倍功半了。

    所以,眼下这局面,决不能退!无论日后如何,今时今日,唯死战耳!

    他本就是枭雄之姿,此刻一旦下定决心,登时再不踟蹰。挥手下令进攻,这一次,却是不再试探,一次性便压上五个百人队,将所有能搜集来的大盾合在一起,抵挡秦弩的犀利。

    这一来,果然让情况好转许多。

    再以另五百人下马,各擎小盾短刃,自两边山坡蚁附而上,直往山顶杀来。

    山上山下,一时间忽然全都动了起来。鼓声震天、号角长鸣,双方箭如飞蝗、如雨骈集。战火,彻底点燃,开始呈现白热化。

    苏默轻叹口气,火筛真下了决心,眼看是拖不过去了。眼下之计,唯有死战了。也只有拼死一战,或许还能死中求活。实在不行,也唯有那最后一招了。但愿那一招,现在还能行得通才好。

    他这么默默的想着,转头看向始终依偎在身边的图鲁勒图。略一沉吟,这才换上满脸的笑容,温柔的道:“母兔兔,我要下去跟士兵们一起了。你且去后面等我好不好?这里太危险,你在这儿,始终要分我的心。啊,我不是看不起你,你知道的,我其实……”

    他正说着,忽然一只轻柔的小手挡在了嘴边,将他后面的话尽数挡了回去。

    “是的,我的男人,我都明白的。你放心去吧,去战斗吧。去杀、抢,把他们的牛羊都抢回来,充实我们的羊群;把他们的女人抢回来,让她们为你繁育更多的子孙;把他们的崽子也抢回来,让他们为咱们放牛牧马。去吧,我的男人。我向长生天起誓,如果你战死了,我必将为你复仇。必将用仇人的头颅祭奠你,然后再以自己的血染红嫁衣,追随你的脚步,我起誓!”

    苏默目瞪口呆的看着、听着,眼见这个小姑娘用一种近乎朝圣的神情,*的如同吟诵般的说着誓言,忽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这尼玛是几个意思?我勒个去的,先是鼓励自己男人去烧杀抢掠,然后就是表明自己的心志,对自己男人的矢志不渝。

    介个,矢志不渝是好的。可咱能不能别说的那么邪乎成吗?这也太不吉利了吧。干嘛啊我就死去了,你要为我复仇了?咱不死行不?咱让对头死多好?

    好吧,这蒙古的女人哪儿都好,就这一点不好。苏默也是醉了,别扭的陪着图鲁勒图*的完成了誓言,看着她咬破自己的食指,将血迹抹在额头上,又给他也抹上,这才果断决然的拥抱了他一下,然后大步向后走去。

    抬手抹了抹额头,拿下手看了看手上淡淡的血迹,苏默不由无奈的苦笑着摇摇头。转头看看强忍着笑,正憋得满脸通红的胖爷,不由的气道:“想笑就笑吧,憋不死你丫的。对了,你方才可审问清楚了?怎么处置的?咱爷们就算死,总也要死个明白不是。”

    胖子听他问起正事,当即面色一整,不再嬉闹。沉声道:“少爷,你果然没料错,这后面,还真有事儿。”

    苏默斜眼冲他撇撇嘴,这还用说吗?少爷啥身份,仙童转世欸,你当说假的吗。

    胖子继续道:“不单单是蒙古人,还有大明这边的影子。照那厮说的,右帐汗王许给他的不过只是些金银财货,但真正打动他的,却是右帐汗王出示的一封信函。那信上说,已经为你做好了万全之策,即便你完成此番出使,回去后也决计逃不过一死。而你死了后,右帐汗王答应他,必当为他向那人说项,请那人向大明皇帝请旨,封他为贵族。而蒙古这边,右帐汗王也会请达延可汗同样封他个王爵的头衔。少爷你明白的,那厮为了什么狗屁的贵族头衔,完全魔怔了……”

    苏默静静的听着,脸上若有所思。听到最后摆摆手,打断道:“可问出来,大明那边究竟是谁?”

    胖子摇摇头,又点点头道:“问了,不过他也不清楚。右帐汗王只是给他看了那信的一部分,并没看到落款。不过,右帐汗王言语中透露出,那人绝对是个大人物,在大明朝中身份极高,可谓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我琢磨着,怕不是那位?”说着,手比划了一下。

    苏默不置可否,眼睛微微眯起,有寒光一闪而过。胖子比划的什么他当然明白,可不知为什么,他总是觉得哪里似乎不对。可深想一下,除了那位外,自己还有哪个对头能有那般大的能量?

    若真是他的话,哼哼,他可是不会管对方的身份如何如何,但只要想他死的,他便先下手为强,先弄死对方再说!

    前面有喊杀声响起,奥利塞斯等瑟雷斯战士,已然跟来敌接上了火。便连汤圆白色的身影,也时隐时现,愤怒的低吼声不时响起。

    苏默甩甩头,将这一切俱都抛开。无论是什么人,现在都不是计较的时候,且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至于那位右帐汗王,他早有定计。那边只当他离开了,就奈何不得了,殊不知他的手段,又岂是常人所能料到的?

    只不过为了应付眼下的局面,那一招他轻易不敢动,为的就是应付眼前这事儿。只要应付过去这一关,所有该收的账,他都会一一去收回来。

    该收的收,该讨的讨。血债,便定要血来偿!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