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再会庞士言
    苏默没有马上去见庞士言,只是安排了下人先带庞士言往偏厅奉茶。他自己则先往后面绕去,给张懋请安。

    作为一个晚辈,给家中的长辈每日请安,这叫做“晨昏定省”,是一种孝道,也是礼数。除非长辈自己取消,否则你就必须遵守。不然的话,但凡被人知晓,他人且不说,单就苏默这样的文人来说,妥妥的让你再无在仕途上进步的可能。

    古时候讲究个学而优则仕,又所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在这种思想形态下,一旦某个学子被断了仕途,那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不见唐伯虎被废了仕途之后,整个人颓废成什么样了?又是三笑点秋香的,又是桃花庵种树的。从一个大好的上进青年,完全沦落为一个酒疯子了。

    所以,这也是苏默一定要搬出去的原因&bsp;之一。不是不尊敬英国公,实在是这些个礼数太过繁琐了,以至于整个沦落为形式了。

    到了后宅,张懋早已用过了早饭,正在饮茶。见他进来请安,连忙叫起来。倒也说了以后不必如此,苏默便笑着敷衍过去。

    “你前面有客来访?那便先去忙吧,别让人挑出理儿来,对你日后不利。至于咱爷俩,来日方长,却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张懋也知道了庞士言登门求见苏默的事儿,便摆摆手让他自己去忙。

    苏默犹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把自己要搬出去的事儿说了。张懋听了倒没生气,只是问了他准备往哪里搬。又说安置下来,府里下人什么的,需要的可以从这边调拨,勿须客气。

    苏默便知道了肯定是张悦提前跟他说了,当下便也不再客气,谢过了张懋后,这才告辞出来,往前面来见庞士言。

    一进前厅大门,一眼就看见庞士言那胖胖的身影。只是这位胖兄此刻如坐针毡一般,身子时不时的左右扭动着,屁股也只坐了半边,显得很是窘迫紧张。

    苏默暗暗好笑,知道这货的德性,怕是还真从未进过这般高门大户的。现在能好好的坐在这儿,就已经很不简单了。

    看着这厮对偶尔进出的下人都要时不时的起身赔笑那熊样,苏默摇摇头,换上一副笑脸高声道:“唉哟,庞大人,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方才给长辈去问安了,劳你久等了,还请恕罪则个。”

    庞士言闻声如被针扎了一般,蹭的就跳了起来。那利落劲儿,看的苏默嘴角又是一抽抽。

    “哎哟喂,苏仙……公子哟,您老人家可终是来了。”庞士言待看清来人是苏默后,顿时就是哭嚎一声扑了过来。那架势,把苏默吓了一跳。

    还当他要扑倒自个儿怀里呢,苏默都准备好了,若是这货真敢那样,绝对要给他个难忘的教训。妈蛋,一个大男人家的,这么扑过来,不知道的看了还当两人有啥基情呢。

    结果刚到跟前儿,噗通一声,那诺大的身影就忽的不见了。苏默大惊,急忙四下打量,却发现庞大人已是五体投地,匍匐在了他的脚下。

    “唉,我说……”苏默愕然了,“这怎么话说的?咱们是好久不见了,可也不用这么激动吧。再说了,这不年不节的,你这么搞法,让我很为难好吧。话说我也是刚到京城,这手头实在也不宽裕啊。”

    地上,庞士言半边脸发青,哼哼唧唧的正往起爬呢,忽然听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这话,啪叽,又摔了下去。

    嘞了个擦的!老子是刚才半蹲马步,腿给蹲麻了好不好?苏仙童,咱做人能厚道点不?不待这么寒碜人的。老夫好歹也是个六品经历,至于着的上门来打秋风吗?还你手头也不宽裕……

    妈蛋,话说这还是堂堂英国公府啊。跑这儿打秋风,我你妹的是活腻了吗?

    庞士言这个哀怨啊。

    哼哧着好容易是爬起来了,顾不上身上疼痛,勉强挤出个大大的笑脸奉上,作揖道:“苏……公子,您还是那么会谑。下官……下官这不是好些日子没见您了,乍一见面太过激动了嘛。”

    “哈,了解,了解。”苏默打了个哈哈,伸手示意他坐下说话。

    庞士言扭头看看座位,咽了口唾沫,只得又再挨着椅子边儿坐了。

    苏默等下人上来将茶换了,轻轻啜了一口,这才放下茶盏,抬头笑道:“这一别大概半年多了吧,大人高升后这段时日,一切可还顺利否?怎的今日却这般闲,想起来看学生了?”

    庞士言眼珠子骨碌碌转了下,干笑道:“看您说的,这岂不是见外了不是。下官能有今日,还不都是托您的关照嘛。既然知道了您来了京里,当然要先来拜会才是。至于说下官在这京里吗,咳咳,您也知道,在这京里,就下官这样的,简直不知凡几,什么都算不上。也就凑合着吧,倒是劳您记挂了。”

    他嘴上说的淡然,但是那股子得意劲儿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只是这话里言外的,却又暗示着自己渴求进步的意思,端的是汤水不漏,进可攻退可守啊。

    苏默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这样啊,倒也是。要不说京城大,居不易呢。难得庞大人这般重情义,还记得学生的那点情分,这真是,太让学生感动了。唉,说起昔日的老朋友来,也就庞大人还来看看学生,只是让庞大人笑话了。学生至今还寄人篱下的,说起来实在是惭愧啊惭愧……”

    庞士言就瞪着眼看他,胖胖的手在袖筒里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的。

    你妹的,寄人篱下?在英国公府寄人篱下?这天下有多少人求着这种寄人篱下而不可得你知道不?他喵的你还在这儿嚎上了,你要不要再假一点?

    这一刻,庞大人真心想给这厮脸上来一拳才解气。

    “咳咳,咳咳,那个……嗯,是啊,也听不容易的,都不容易啊。”庞士言以莫大的毅力,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言不由衷的胡乱附和着。

    心里却这个堵啊,丫的老子来这儿,是给你报信的啊。你咋就不继续追问下我来的目的呢?尽跟我这儿瞎扯蛋有意思吗?话说你不问我,我还怎么跟你请功,怎么好意思从你这儿讨些便宜啊?真是太不配合了。

    庞大人觉得很郁闷。然而他不知道,郁闷的还在后头呢。下一刻,就听苏默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大腿上,没提防的庞大人给吓了一跳。

    “庞大人果然是知心的。”苏默满脸的感叹,一副你就是我的知己的模样。

    庞士言眼角一跳,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那什么,难得庞大人能这般体悟学生的难处。正好,学生琢磨着吧,大丈夫自当顶天立地,岂能一辈子寄人篱下?必当自强不息,自尊自爱才是。昨日归来后,已然使人去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寻一处房产,欲待这几日便搬出去。那个……咳咳,嗯,庞大人,你对此事,觉得如何呢?”

    庞士言就有些发愣。我对此事觉得如何?这你妹的关我什么事儿啊?还有,你说话就说话呗,干吗直冲我搓指头啊?嗳,等等,还有你那脸上啥表情,咋怎么看怎么猥琐呢?

    庞大人很迷茫,表示完全看不懂后世点钞票的动作啊。这搓啊捻啊的,莫不是苏仙童有暗疾,患有手癣不成?庞大人被他捻的,都觉得自己的手开始发痒了……

    唉,这人太不上道了,这样怎么求上进啊?苏老师看着庞大人一脸的懵逼样,不由的心里暗叹。

    必须要……啊,不是,是提点下他。在官场里混,怎么可以这么点悟性都没有呢?这样不学无术是要不得的,以后还怎么继续进步呢?

    “京城大,居不易啊。”于是,苏老师寓意深长的缓缓说道,看着庞大人的眼神是那么的深邃、智慧……

    庞大人快哭了,冷汗都下来了。两手使劲的互抱着搓了搓,这尼玛,太恶心了啊这眼神!老夫不好这口啊,苏仙童你酱紫,让老夫的压力好大啊。老夫只是想来讨个巧、卖个好而已,没想着献身啊……

    欸,等等!他一个劲儿的念叨“京城大、居不易”是几个意思?难道说……

    总算庞大人也算是久历官场,称得上是贪腐界的名宿、赃官里的强手,在初时的懵然过后,猛地想到了某种可能,顿时不由的瞪大了眼睛。

    果然,下一刻,几番暗示不得回应的某人终于恼羞成怒了。这货笨的,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还不明白哥的意思吗?这是逼着哥放大招啊。

    “京城大,居不易!居,不易啊!要银子……咳咳,不是,我的意思是,到处都要花银子,花银子的!”苏老师霍然站起身来,激动的用力挥舞着手臂吼道。

    好吧,明白了,彻底明白了。再要不明白,庞大人觉得就不是局部雷阵雨了,怕是要被唾沫星子彻底淋成落汤鸡了。

    不就是要钱吗?至于着的吗?庞大人心中哀叹。身子努力的后仰着,躲避着那铺天盖地的“雨点”,一边伸手往袖筒里摸去……

    苏默看的分明,眼中喜色浮动,脸上大是欣慰。孺子可教也,庞大人虽然愚钝了些,但现在看来还是可以再挽救下的嘛。我党的方针,一向都是本着治病救人的目的……咳咳,不对,好像串了。应当是圣人曰: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欸,你咋不继续了?还有,你那什么眼神?干吗跟个旷妇似的,这幽怨的。

    苏默正赞叹着,忽然却见庞大人往袖筒里摸得手停住了,两眼幽幽的望着自己,那眼神让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庞大人能不幽怨吗?自己这可是来找便宜的啊,咋就变成要往外掏好处的了?这画风完全不对嘛。

    “那个,苏……公子啊。”庞大人缓缓的将手一点一点退了出来,拉长着语调慢慢说道。

    苏默两眼死死的盯着那往外退的手,咬牙切齿的。

    庞大人冷汗就又下来了,他很担心自己真把手退出来,被发现是空的后,会不会被放狗咬……

    于是,就在那手即将彻底退出袖口的当儿,戛然而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