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1章:姑爷vs姑爷
    程府厅堂前,凌云汉趋步上前,话一出口,张悦、安叔两人便脸色微变。

    无他,凌云汉张口就只称“张小公爷”,却是半句未提苏默。要知道,即便如今苏默还算不上程家女婿,单就主次来说,真正的主角也该是苏默才是。

    凌云汉如此举动,已然是裸的蔑视苏默了。别人不知道内情详情,安叔岂能不知。不由的心中顿时大叫坏事,转目看去,果然见张悦原本还笑吟吟的面上,此刻已是冰冷一片。

    心中叫遭之余,再去看苏默脸色,却又不由的微微一怔。苏公子脸上波澜不兴,正饶有趣味的上下打量着凌云汉,倒似对凌云汉的无礼,压根不曾看见一般。

    这是怎么个情况?莫非是苏公子大度能容,还是说他另有算计?若是前者,那真是让人赞佩了。这份心胸肚量,可称得上“恢弘”二字了。若是老爷在这儿,定要大为满意;

    可要是后者的话,啊咧,这位大姑姥爷怕是离着倒霉不远了。安叔可是知道,貌似自家这位未来姑爷那一肚子的坏水,真个算计起人来,可是能让人的。

    宁夏一行,闹得整个宁夏城至今一地鸡毛,让杨一清到现在还顶着一脑门的官司,整日里麻烦不断;

    而大漠草原一行,又把整个蒙古王庭好一通祸祸,被他折腾的人仰马翻的。损兵折将不说,单王子就废了俩,最后还把人家公主都给拐走了。

    这且不说,便是连更远的北方罗刹国,也在这位爷手里吃了大亏,闹得灰头土脸而走。

    就这么一个人物,若是想要算计大姑姥爷,安叔想想就不寒而栗,默默的为凌云汉悲哀起来。

    而且,且不说苏姑爷这边如何,单就英国公世子那里又如何交代的过去?也是大姑姥爷一直在外,不了解情况。岂不知便是这桩姻缘,都是由英国公亲自上门来找的。如今你这般下苏默的面子,那简直就是等若打英国公的脸面,人家又岂肯善罢甘休?

    这么想着,果然,张悦那边就开了口了。

    “凌将军是吧,您这礼晚辈怕是不敢应的。在下只是个小辈,身上也并无功名,实在是当不起将军如此礼遇。至于说小公爷什么的,不过是外面人给面子,仗着家父余荫撑场子而已。至于今个儿来此,也仅是为了相陪我家哥哥,其他事儿可管不得。”

    张悦这话一出,凌云汉脸上的笑容当即就是一僵,仍保持着抱拳的姿势,却是放下也不是,不放也不是,那叫一个尴尬啊。

    这算不算热脸贴了冷屁股?可是为什么又会如此?自己哪里做错了,竟使得这英国公世子如此不留情面?陪着他家哥哥?哦,就是那个苏家的小子吗?可那小子不过只是一个乡下来的野小子而已,又哪里让英国公世子如此看重?

    那小子仗着祖辈对程家的一点关系,竟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着就此攀附上高枝儿,哪有那般容易的事儿?

    自己看在舅兄的面上,只是稍稍冷落下他而已,甚至连重话都还没说一句呢,怎么就至于如此了?

    凌云汉心中这个纠结啊,怎么也想不通。

    按说这个时候,苏默若是能出口岔开话题,将这个场面圆过去最是适宜。安叔便偷眼去觑苏默,期盼着苏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姑爷是自己猜测的第一种情况,那便一切都好说了。

    然而,可是,他看了又看,终于是彻底失望了。苏姑爷仍然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不见丝毫恼意,可也绝无半分圆场的意思。而且看起来,那神情……呃,安叔觉得或许是错觉吧。他怎么看怎么觉的,苏姑爷此刻那表情,完全就是一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模样啊?

    甚至说,安叔很怀疑,若不是这儿是程府,而是换一个地方,这位姑爷都能大叫着喊人搬个马扎儿,再上一壶好茶,弄些瓜子吃着,然后围观看热闹……

    好吧,安叔还真没猜错了。苏姑爷这会儿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只可惜地方、条件都不凑手啊,这让苏姑爷只能遗憾的砸吧砸吧嘴儿,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念头。

    这个什么半路蹦出来的大姑姥爷,苏默压根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别说他凌云汉了,就是程敏政,若不是那是月仙妹妹的爹,再加上牵扯到好基友唐伯虎的事儿,苏默都绝不会强出这个头。

    郁闷个天的,这案子尼玛经过了几百年都没弄出个四五六来,可见其中的水有多深了。自己一个小小的童生,既没有官二代的背景,有没有富二代的势力,冒冒然的就头脑一发热,为了所谓的正义去当傻小子?苏老师表示,这种二缺的事儿,是坚决不肯做的。

    可是现在既然牵扯到了自己的女人还有朋友,却是他不得不正面怼上了。可是怼归怼,那也是迫不得已,不是为了跪舔什么礼部侍郎、怀远将军的。而是为了自己的女人,自己的兄弟!

    这位怀远将军却不知所谓,上来就人五人六、装大拿捏的,是脑袋被门夹了吧?果然是吧。

    如今一头撞上了石头,被张悦一通挤兑,这热闹看的那叫一个舒畅啊。还去拉仗?脑残吗?话说自己不去落井下石就很仁义了好吧。

    安叔还真是没想错他,苏姑爷从来都不是一个雅量恢弘的人。大度二字,在苏姑爷的字典里压根就查询不到。不过苏姑爷倒也不像安叔猜测的那样,想着日后算计什么的。

    如今的苏姑爷自觉眼界高了,身价也提了,再跟些不入流的人一般见识可真就丢份儿了。没见他老人家来往的都是什么人吗?

    住在国公府,身着钦差袍。会见的是可汗、君王,往来的不是公主就是王子的;顺天府的经历当小弟,大内的公公当跑腿儿……呃,好吧,后面这个是给皇帝当跑腿儿的。但跑腿儿的就是跑腿儿,这个可也没说错。

    就这身份,跟一个杂号将军去较劲?不掉份儿吗?而且话说回来,他凌云汉也是个姑爷,凭啥他就可以在这儿充大尾巴狼?这算是姑爷界的对决了吧,放马过来!

    若是凌云汉知道,被自己心中鄙视的乡下野小子,心里竟然根本就没把他当盘菜,也不知会是个什么滋味。

    这叫什么,这就是那句京城俏皮话了:你拿自个儿当根葱,可爷也得愿意拿你蘸酱不是?

    “咳咳,这个,哈,小公爷、姑爷,还有姑老爷,你们看咱是不是先进去再来说话啊?这在外面……呃,实在是有失观瞻啊。”

    没办法,眼见苏姑爷怎么也不肯说话了,不得已安叔只得自己来圆这个场了。干笑着左右陪着笑脸儿,又是作揖又是谄笑的。

    凌云汉总算是有了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台阶,哈哈干笑两声,这才顺势放下了手,点头称是不已。只是那脸上却是忽青忽红,臊的跟什么似的。再看向苏默和张悦的眼神,便带着几分羞怒之意了。

    张悦却是丝毫也不在意,闻言只是瞄了安叔一眼,淡然道:“在下已然说了,这次来只是陪着我家兄长的,一切也自当以我家兄长马首是瞻。他说进便进,他说走便走,管家莫来问我。”

    好吧,这尼玛又绕回来了。安叔心中哀叹,也真是哔了狗了。没奈何只得又去看苏默,姑爷啊,啊,不是,祖宗欸!您是祖宗好不好?你倒是说句话啊。

    苏默不说话,就那么笑模滋儿的看着凌云汉。丫蔫儿坏蔫儿坏的,虽然不说日后报复刚才的冷遇,但是眼前的就手报复却是不差的。

    安叔就尴尬了,急的直搓手。

    凌云汉却被他看的心中冒火,两眼狠狠瞪着他,两手在袖中握紧了松开,松开又握紧,直恨不得照着这厮那笑脸上狠狠擂上几拳才解恨。

    正僵持着,厅门口脚步声响,一个小脑袋探出来,鬼鬼祟祟的觑看着。眼见得外面这一幕,先是一呆,随即不由的茫然起来。

    这是在做什么呢?完全看不懂欸。一个两个的,只在那儿对眼神儿,这是不是就是话本里说的所谓“眉目传情”呢?

    小丫头呆萌呆萌的,脑子里就此展开了奇葩的联想。

    安叔一眼看到这小女娃,不由的心中大喜,可算是有了由头解套了。

    这小女娃不是别个,正是程家大小姐程月仙的贴身侍女钏儿。程家母女和程敏政的妹妹程孜,也就是凌云汉的妻子在里面等了许久,却不见出去迎接苏默和张悦的凌云汉回转,不由的奇怪,便打发了小丫头出来探看。

    却没想到,钏儿出来一眼看到的却是这么个场面。小丫头年纪小,当场就懵圈了,哪里还知道该如何做才好。夫人和小姐只让出来看,又没叫催。人家那儿正“传情”呢,自己可不好打扰。

    于是,小丫头便自发进入状态,倘若被几个当事人知晓,怕不要当场吐血才好。

    “钏儿,可是里面夫人们和小姐等急了?”安叔哪里还管小丫头怎么想,当机立断先将夫人和小姐的虎皮扯起来做大旗。

    钏儿啊了一声,迟疑着不知该如何回答。这边苏默却是知道不好再继续下去了,不舍的砸吧下嘴儿,下一刻脸上就忽然堆满了假笑,如同盛开的狗尾巴草似的。

    “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这位就是仙儿妹妹总说起的姑丈了吧。哎呀,果然大将军,这微风、这八气,让晚辈真是大开眼界,竟然都看的忘了时间了。哎呀,让伯母和仙儿妹妹久等了,真是罪过啊罪过。那什么,还等啥啊,赶紧进去啊。唉,不是我说你啊安叔,这你怎么也不提醒下?待会儿伯母和仙儿妹妹怪罪下来,你可得多担待些。”苏默碎碎念着,最后几句却是转过头来,对着安叔抱怨道。

    安叔就一脸的便秘样。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妈蛋的!老子怎么没提醒你?老子都快咳成狗了,可你丫非要装失聪,老子莫非还能给你两巴掌不成?

    程家摊上这么个奇葩的姑爷,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一刻,安叔忽然开始有些怀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