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2章:丈母娘你好
    大厅中,两个中年美妇并排坐着。上首那个,年约三十五六。凤目丹唇、体态丰腴,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知性之美。眉宇间轻笼着一股愁绪,不但没有令其容色稍减,反倒更增了三分惹人怜惜之意;

    下首那个年轻的也有三十出头的样子,肤色白皙,眉目如画。只是一双明媚的杏眼,似乎是刚刚哭过,微微红肿着。到得苏默进来后,还在轻轻擦拭眼角。

    苏默心下有数,估摸着上首那个定是程敏政之妻李氏了。而下首这个,则是刚才那位凌云汉将军之妻、程敏政的胞妹程孜。

    “姑爷,这便是我家夫人和姑奶奶了。”果然,旁边安叔上前低声引见道。

    随即又冲两个妇人躬身道:“夫人,姑奶奶,英国公世子张小公爷、武清苏公子前来拜访。”

    安叔这介绍却也是先介绍了张悦,后面才跟上苏默。不过这却不是失礼,反而正是正礼。毕竟,相对比而言,张悦头上顶着个英国公世子的头衔。无论是官衔还是出身,都要远高于苏默。他们自个儿在家里论,苏默为首。但放在外人来排,若是也这般的话,那便是不知尊卑了。

    两个妇人便相视一眼,齐齐站起身来敛衽为礼,由那上首的李氏轻声道:“小公爷莅临鄙府,蓬荜生辉。老身女流之辈,不便出门相迎,失礼之处,还望包涵。”

    张悦也收了那副门外时的傲然,拱手见礼道:“夫人客气了。晚辈只是陪同我家兄长而来,多有冒昧,岂敢当夫人之礼。”

    李氏便笑着点点头,伸手请两人坐了,又让一旁侍立的钏儿去奉茶。

    小丫头吐吐舌头,转身快步跑了出去。

    李氏这才转向苏默,上下打量了一番,眼中神色颇有些复杂。但终究是没表露出什么,冲着苏默点点头微笑道:“苏公子少年才俊,果然不凡。此番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刚才张悦明确表示自己只是陪客,故而李氏便也不再多去赘言,只向着苏默问话。

    苏默赶忙站起身来,恭声道:“伯母谬赞了。小侄听闻伯父遇到些麻烦事儿,想着两家世交之情;二来,此番在北地行走,多受了程家世妹的一些关照,自当前来问候一番。也看看可有什么地方需要苏默效劳,便是能跑跑腿也是好的。”

    他这么一说,旁边张悦便是暗暗苦笑摇头。自家这位哥哥,才情超人、文武兼资,甚至有些时候为人处事极为老道精细。但是偏偏在一些常理上,往往总是出人意料,似乎不通世事似的。

    要知道,这个时代虽然已经不像宋时那般礼教森严了,可毕竟一个未出阁的闺女家,只身在外乱跑这事儿,还是需要避讳一二的。你这么大模大样的说什么多受关照云云,岂不是当面打人家丈母娘的脸吗?

    子不教父之过,女不贤却是母之过了。哥哥欸,你这究竟是几个意思?这么一见面就先给丈母娘下不来台真的好吗?

    果然,听了苏默这话,李氏当即就是脸色一僵,眼底闪过一抹羞恼之色,脸色也不由的微微沉了下来。淡淡的道:“苏公子许是误会了,小女虽顽劣,但却也是读过书明礼的。怎么可能对苏公子有所关照?至于拙夫之事,苏公子有心了,老身这里代拙夫谢过。”

    这话便透出几分冷淡和疏离了。旁边程孜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眸光转动,惊讶的打量着苏默,眼中的伤感略退,代之而起的却是几分好奇之意。

    苏默有些懵逼了,一时间有些愕然。他自觉自己没说错什么,而且还特意收敛着性子,学着这个时代人的稳重而来。可听着这话儿,怎么就那么不对头呢?

    可怜这厮,说是知道些历史,却不过都是些大事大非上的,与细节上却是似是而非,根本就是个半瓶醋。

    而且便是穿越来后附身的这个身体,本也只是个书呆子、宅男,更哪里懂得什么人情世故?

    他方才那番话,放在后世自然是很得体的。但放在这个时代,当着特定的人面前,却是大大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旁边张悦轻轻拽拽苏默衣袖,低声说了几句,苏默这才恍然大悟,顿时不由的郁闷不已。

    这尼玛,都说丈母娘这种生物很可怕,如今看来果然如此啊。可怜自己前世今生,两世为人,啥经验都有,可单单就是这应对丈母娘的经验是零。这下好了,一上来就露了怯、丢了丑,郁闷个天的,说好的主角光环呢?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正悻悻着,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着想辄呢,忽然隐隐听到屏风后有人似乎轻笑的声音。略一转念,登时便反应过来。怨不得进来后没看到月仙妹妹呢,原来却是跟哥这儿玩躲猫猫,藏到屏风后面去了。

    不仗义啊不仗义,仙儿妹子,你这般看着你家老公出糗有意思吗?回头要是让老丈母娘不满意了,一怒不把你嫁给老公了,看你可有地儿哭去没?不行,回头得,必须得啊。至于到时候要用何种招式、何种姿势来,唔唔,这个必须得仔细斟酌,仔细斟酌啊……

    好吧,这货有些时候,却是很有些无厘头。这都啥时候了,他竟还能歪楼歪到这份儿上,也真是没谁了。

    眼见着在自己的言词下,苏默先是愕然僵住,在那英国公世子的提点下又显出了囧色,李氏心中的羞恼终是消退了。代之而起的,却是有些惭愧和怜意。

    她本是已故大学士李贤次女,最是知书达礼。往日里也是宽和仁厚,从不会跟人多去争究什么。只是这次正遇上家中大难,又加上涉及到了自己的心头肉闺女,这才一时没忍住,不软不硬的呛了苏默几句。

    但是待到眼见下面两小的互动,再瞅瞅苏默的表情,哪还不明白苏默其实是无心的?

    想想苏默母亲早丧,跟着父亲一直在武清那小地方艰苦求存,怕是根本就没人好好教导过他。如此说来,他这无心之失,便也是题中之义了。

    自己因着心中烦躁,这般为难与他,实在是有些迁延了。更何况,这孩子终归是有心的,能第一时间跑来想着帮忙,单单这份心就难能可贵,说起来倒也是个好孩子呢。

    这么想着,心下哪还有气,早便软了下来。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中,便不觉的带出了几分怜惜慈爱之色。这却是因着两家婚约的因由,不论认不认,这份先入为主的亲近却先是起了作用。

    女婿半个儿,丈母娘跟丈人不同,只要不是太挑剔,或者早有成见,一般来说,总是更善于接纳的。

    然而,但是,就在李氏刚刚心中母爱大发,雌性天生的光环延展开来时,猛的却见那刚才还一脸囧像的家伙,忽然不囧了。不但不囧了不说,那眼神儿怎么也开始飘了?br/>-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炕褂校橇成系纳袂椤恚卫仙砟敲聪肷先ゲ燃附拍兀空媸翘税∮心居校?br />

    李氏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这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啊。

    大厅上,李氏是所有人里身份最高的,张悦摆明了身份是陪客,另一个主角某姑爷正在。这李氏忽然不说话了,便再无人好先开口了,一时间,整个大堂上便忽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其他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瞅瞅你,都是一脸的古怪加茫然,气氛那叫一个诡异啊。

    屏风后,正躲在那儿偷听的人不明所以。正听的有趣儿时,这前面忽然都沉默了是怎么个情况?心急之下,忍不住就轻轻的咳了两声。

    好吧,这两声的本意原是想着提醒母亲,莫要冷落了客人,玩沉默是金,这会儿可不是适宜的时机啊。

    结果,李氏警醒过来,同时也让某个正在的家伙警醒过来。于是,接下来的发展就完全背离了原本的剧本了……

    “哈,伯母真是……呵呵,真是太见外了。都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伯父有难,小侄出些力也是应当应分的,哪还要谢什么的。对了,仙儿妹妹呢?怎么不见她在?可是身子不妥?这天儿正冷暖交替之际,忽冷忽热的,还当仔细些才是。”

    唔,不好提闺女往外跑的茬儿咱就不提,咱问候下总行了吧?尤其是这般装作不知道某人躲在后面的前提下,还不得把妞儿感动坏了?这妥妥的可是后世的泡妞必杀大招啊。

    苏姑爷得意洋洋的想着,嘴上说的那叫一个真诚实意啊。只可惜他又忘了,这所谓的必杀大招是“后世”的,后世的,后世的!重要的事儿说三遍。

    可这会儿是后世吗?显然不是!所以,某姑爷注定又要悲剧了。

    大堂上一片寂寂,这次便连凌云汉都一脸的震惊了,难以置信的瞪着苏默看。

    张悦心中一声,两手捂着脸低下头去。这活儿没法干了,猪队友啊这是。我滴个哥欸,您往日那聪明劲儿呢?怎么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这真羞死个人咯。

    人家闺女还没嫁给你呢,所以才不方便在这儿见你,而是躲到屏风后面去了啊。你这大模大样的问出来是几个意思?可不叫人把你划到不知礼数的登徒子一类人去了?这坑爹坑哥的听多了,可坑自个儿的还真是头回见识啊。

    强大,真是太强大了!兄弟给你跪了成不?张悦这会儿恨不得地上有道缝儿才好。

    李氏神色木然,只是那放在膝上的手,却下意识的紧紧攥起。用力之大,连骨节都有些发白了。

    屏风后幽幽响起一声轻叹,如泣如诉的,只是怎么听怎么满带着一股愤懑憋怒之意……

    “娘,娘!姑丈、姑姑,好消息!大好的消息啊!爹有救了,有救了!”

    正尴尬着,忽然就听外面一阵大呼小叫之声传来。脚步声急响,一个人已是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脸上又是汗又是泪的,尤带着几分兴奋之色。

    苏默闪目看去,却见这人乃是个少年,大约有十四五岁的样子,唇上已生微彘,虎头虎脑的带着一股憨气。只是目光转动间,猛然看见堂上还有苏默几个外人在,不由嘎的一声,就此愣在了当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