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4章:有所求
    胖爷几个还在二道门那儿呷着小酒,和程府的几个下人聊得起劲儿呢,冷不丁却见府里忽然鸡飞狗跳的,正不知出了什么事儿,却见苏默和张悦两人臊眉耷眼的溜了出来。

    几人连忙扔下酒杯迎了过来,问起出了什么事儿,苏默摆手不答,只叫上车走人。

    张悦落在后面几步,悄声跟胖爷大体说了,胖爷听的目瞪口呆,随后便是忍俊不住的吭哧吭哧笑了起来。只是瞅着少爷那越来越黑的面孔,赶忙一哄而散。

    苏默恼羞成怒,恨恨的瞪着这些混蛋,嘟囔道:“一个两个都反了天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要!必须要!”

    转头又见张悦满脸憋得通红,不由又泄了气,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气道:“要笑就笑吧,憋不死你,反正哥今个儿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也不差你一个。”

    张悦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上前搂住苏默肩膀,低笑道:“哥哥何须着恼,左右不过都是一家人,不当事的。”说到一家人三个字时,却是特意加重了口气,说罢又是忍不住一通低笑。

    苏默就仰天叹气,交友不慎,遇人不淑啊。

    说笑间,胖爷几个套好了车过来,一脸假笑的请两人登车。苏默眼见这厮小脸儿涨的通红,肩膀还在一抖一抖的,不由气的一脚踹了过去,这才要往车上爬。

    刚刚迈上一只脚,却听后面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道:“姑爷,姑爷等等。”

    苏默一愣,回身看去,却见正是方才大厅门口见过的那个小婢钏儿。他倒是不知道钏儿其实是程月仙的婢女,还当是李氏身边的丫鬟,赶忙下了车,一本正经的作揖道:“姐姐唤我,可是伯母有何吩咐?”

    钏儿一呆,随即捂嘴轻笑,两只大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好叫姑爷知晓,婢子可不是夫人房里的,而是咱们小姐的人哩。喏,这个是小姐让婢子送过来的,道是姑爷现在不方便露面,在外行走还是遮掩些好。”

    说着,将手里挽着的一个小包裹递了过来。见苏默发愣不接,不由撇撇嘴,将那包裹往张悦怀里一塞,歪头看看苏默,葱段儿似的一根手指点着腮边,蹙眉道:“还道作出那般好曲儿的,定是个风流人物,却不知竟是个呆头鹅似的书呆,也不知小姐日后会不会被闷坏。”

    说罢,忽然吐吐舌头,似是也省悟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转身便要逃走。跑出两步,忽的又停住,冲苏默挥挥手道:“喂,呆姑爷,那可是咱们姑娘亲手缝的,你可莫要辜负了我家姑娘。不然,哼哼。”说着,再次挥了挥小拳头,这才转身一溜烟儿的跑了。

    呆呆姑爷?!

    苏默一脑门的黑线,眼角突突突的直抽抽。旁边胖爷几个都把身子转过去,不叫少爷看见自个儿憋不住的笑。

    张悦却是已经笑得蹲到了地上去,捂着肚子唉哟唉哟的叫着。这个叫钏儿的小丫头真是太有趣了,娇憨天真,什么话都敢说啊,真是太可爱了。

    苏默仰首向天,无语凝噎。这尼玛,今个儿一上午出的糗,顶得上一辈子了。算了,虱多不咬,债多不愁,爱咋咋的吧。

    伸手一把抢过张悦还抱在怀里的包裹,自顾往车上钻了上去。这帮没天良的混蛋,全都是损友,不理他们。

    坐在车厢中,将包裹打开,里面包着的却是一件大氅。阵脚细密,做工甚是精细,显示出制作这大氅之人不凡的女红技艺。

    我去,好活儿啊。苏默心下赞叹着,这尼玛要放在后世,妥妥的万把块朝上啊。看来自己这个未来的小媳妇儿,不单单是个女诸葛,还是一个有着贤妻良母潜质的贤妻啊。

    想着这般贤惠聪敏的女子,日后将与自己牵手一生,不由的得意不已,之前的郁闷顿时一扫而空。

    车帘掀动,车厢里光线一明一暗的交替间,张悦也闪身爬了上来。脸上仍带着压抑不住的浅笑,目光落在苏默手中的大氅后,却是微微一怔。探过头来看了看,又伸手摸摸,不由由衷的赞道:“哥哥,咱家这位未来的嫂嫂,定是个会持家的,哥哥真好福气。”

    苏默就得意的昂昂头,伸手拍开张悦抚在大氅上的手,傲然道:“那当然,也不看看哥是谁。挑媳妇儿能差了的吗?欸,起开,别乱摸,洗手了没?摸脏了咋办。”

    张悦气结,翻了个白眼缩回手去。眼珠儿转了转,忽然正色道:“哥哥,可想好了待会儿怎么做?还有,怎么忽然间的,那边就放人了?这里面可是有些古怪啊。”

    他久在京里,最是了解锦衣卫那套。像程敏政这样的案子,若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那可绝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放出来。更不要说,皇帝还亲口嘱咐不准用刑一说了。这得是多大的圣宠啊?

    可要是真的有这么大的圣宠,又怎么可能出了前面的事儿,由着程敏政被打入镇抚司诏狱?古怪,实在太古怪了,完全不合情理嘛。

    说起正事儿,苏默也严肃起来。不过相对张悦的不解,他心里却是多少有了些谱儿。抬眼看看张悦,嘿然道:“悦哥儿,你可听过这么句话?叫做,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事儿说古怪,却也不算什么古怪,无外乎就是有所求三字罢了。”

    张悦一惊,失声道:“什么?你是说皇呃,那边对程家有所求?怎么可能!”

    苏默哼了一声,淡然道:“谁又说是对程家有所求了?就不兴是对英国公府,又或者是对哥哥我吗?”

    张悦噎住,愣愣的瞪着苏默,半响才苦笑道:“哥哥,这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不开玩笑了啊?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滨,莫非王土。那位富有四海,这天下还有什么是需要求的?我却是想不到英国公府有什么,更不用说哥哥你一个咳咳,嗯,哥哥懂的哈。总之,绝不可能。”

    苏默就怒目而视,严肃的道:“悦哥儿,你这是几个意思?我咋滴了?我一个什么,你咋不说了,咳嗽个什么劲儿?哥是没钱没势,可是哥有才啊,知识就是财富,知识就是力量,懂?赶紧的,赶紧收回你那遭恨的嘴脸,咱们就还能做好朋友。”

    张悦张了张嘴,知道这位哥哥很无耻,但是无耻到这种地步,还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呆呆的瞪了苏默半响,眼见苏默板着脸,俨然一副你不道歉就坚决不妥协的模样,最终只得华丽丽的败退。拱拱手苦笑道:“成,小弟错了,小弟不该说实话,这行了吧。”

    苏默这才面色稍缓,但猛的反应过来,怒道:“什么叫不该说实话?这是实话吗,是实话吗?你真心说,哥有没有”

    “得得得,口误,绝对口误!哥哥大度,就莫要跟小弟计较了成不?”眼见得这位又要长篇大论了,张悦脑门上一堆的黑线搭下,连忙举手投降,赶紧给他止住了。

    苏默这才罢休,得意洋洋的收兵,低下头轻轻抚摸着那件毛皮大氅,满脸都是陶醉满足之色。

    张悦就揉揉脑门,叹气道:“哥哥欸,咱这说正事儿呢。你难道就真的不觉得这里面有古怪吗?至于你说的有所求,恕小弟愚钝,真的想不到会有什么所求,哥哥可能为小弟解惑?”

    苏默头不抬眼不睁的,随口道:“讲真,我也不知。”

    张悦好悬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我勒个去的,你也不知?你也不知你刚才说的跟真事似的,还吹胡子瞪眼的跟我这耍横?

    听他不说话了,苏默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的抖开那件大氅,自顾往身上披了,左右扭动下身子,但觉无一处不合身的,由是脸上又笑开了花。

    张悦看的气结,狠狠翻了个白眼,赌气不理会了。左右那是你老丈人,你自个儿都不着急,我这儿跟着瞎着急个屁啊。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淡吃萝卜闲操心。

    “早上顺天府经历庞士言来拜访过,你听说了吧。”他这不说话了,苏默那边终于是幽幽的开了口。

    张悦一愣,下意识的点点头。

    “庞士言跟我说,前些日子,宫里的大太监李广曾经找过他,转着弯儿的打听过我,似乎很急于见我。”苏默一手抚摸着身上的大氅,一边淡淡的说着。

    张悦听的就是一怔,若有所思起来。

    “哥哥的意思是”

    “不是我的意思,而是那边的意思!一个宫里的大太监,若没得了明确的指令,会如此堂而皇之的跑出来,找一个外朝的臣子吗?而且,还是打听我这么个小人物。”

    张悦似有所悟,手抚着下巴沉思,目光闪烁不定。

    苏默又道:“你也知道,我这次回来,其实是有些不讲规矩的。若是放在往常,可不知早被弹劾成筛子了。可是这次,你看可有谁跳出来弹劾我了?别说人家真不知道,当日那王义可就在我身边呢,这事儿不过是大伙儿面上维持着好看,实则都心知肚明,不去挑明罢了。可正如你所言,你哥哥我不过一个区区乡下来的穷小子,若无特殊情况,又何须这般对我?所以说”

    “所以说,定是那边对哥哥有所求,才会如此纵容。但是哥哥如今也只是猜测,所以说并不知道他们求的是什么,对吗?”张悦兴奋的接过话头说道,眼中亮闪闪的。

    苏默嘴角微微勾起,傲然点点头。但是随即却又眯起眼来,似自言自语,又似询问般的呢喃道:“是的,究竟是求什么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