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程妹妹的请求
    劫狱显然是不可能的,来的自然是程府一众人等。在狱卒瞠目结舌的呆滞中,大小一群妇人,连带着一帮子奴仆下人的一轰涌了进来。待看到牢房里趴卧着的程敏政时,顿时哭声一片。

    好嘛,刑部大牢打从建立以来,或许如今日这般景象,真个是开天辟地第一遭了。

    以往便是探监的,又何曾有过这般壮观的场面?能让家属进来一个两个便是额外开恩了。

    苏默也震惊了,赶忙给这帮子妇人让开地儿,退到旁边拉着施施然跟进来的胖爷低声问道:“我去,这是闹哪样?要不要这么嚣张?”

    胖爷嘴角抽了抽,苦笑着冲那边一努嘴儿,低声道:“少爷,这可怪不得我啊。喏,您那位小舅子一上来就喊着他是钦差大人的内弟,奉旨来探监来着。”

    苏默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转头去看,却见程壎那小子此刻正哭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哪还有半点嚣张模样?分明就是一个孩子嘛。

    啧啧啧,年纪这么小就如此奸猾,亏自己之前还当这小子单纯质朴呢。如今看来,显然自己是被蒙蔽了啊。

    苏默仰首向天,无语凝噎,感觉有些淡淡的忧伤。自己这老家雀儿,竟然在一个孩子手里栽了,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这一界太危险了,苏默考虑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再来一次穿越,换个安全点儿的位面才好。

    妈蛋,这才多大的小屁孩啊,就学会扯虎皮拉大旗坑姐夫了,实在太阴险了!

    “你可有法子救我爹爹?”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轻轻的声音,将苏默从遐想中回过神来。扭头一看,不由的眼神一亮。

    说话之人聘婷婀娜,虽是一袭宽袍长裙,头上也蒙着一幅面巾,但仍遮掩不住那绝世的风采,可不是月仙妹妹是谁?

    只不过此刻程妹妹原本明亮的眼眸中,满满的全是哀伤和愤然,全没了当初相见时的灵动和俏皮。便是和苏默低声说话之际,眼神也仍是望着双眼紧闭的父亲。

    本来按照规矩,有了婚约的双方在成婚前是不可以见面的,更不要说出来抛头露面了。但是此时此刻,又还有谁顾得上这些?所有人的心思,都被奄奄一息的程敏政吸引过去了。

    也正是如此,程妹妹才得以走出来,向苏默问计。别看程妹妹当初在外面威风八面、算无遗策,但终归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尤其是此时涉及到父亲的生死,关心则乱之下,让她不可避免的露出少女的柔弱。

    别人或许不知道苏默的本领,程月仙却是经过宁夏、大漠一行,对这位未来的夫君有着充分的了解。自家这个夫君,看似平常,但实则总是有着无数的神秘掩藏。如今老父这个模样,若果真有人能救得老父的话,那或许便唯有眼前这个少年了。

    苏默看着她娇弱的模样,忽然有种莫名的心疼。叹气道:“为何来问我?我可不是大夫啊。”

    程月仙一双妙眸便终于转了过来,就那么静静的凝望着他,一言不发。

    苏默被看的有些吃不住劲,正要举手投降。程月仙忽然又转过头去,低声道:“我姑丈言语无状,说话恼了你,自是他的错儿,我代他与你赔罪便是。”

    &nbs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p;苏默愕然,程月仙顿了顿又道:“你一定有办法救我爹爹,我知道的。但望你瞧在我的面上,莫要牵连了他老人家。”说罢,轻轻一褔,转身去了。

    苏默忽然感觉压力好大啊。不由的摸了摸鼻子,苦笑着摇摇头。自己女人这么相信自己,自己能说不行吗?这是赶鸭子上架,不行也得行啊。不对,不是不行,是必须行!这媳妇儿还没过门呢,要是老丈人先挂掉了,那叫个什么事儿啊?

    瞅着那边李氏和程孜几个女眷跪在程敏政身前哀哀哭嚎,苏默不由长叹口气,上前几步劝道:“伯母,凌夫人,还请暂且节哀。小侄已让人去请大夫了,相信伯父大人吉人天相,必当无事的。”

    李氏红肿着眼睛抬头看他,眼神中全是一片死气。她可不是那种无知的乡下妇人,昔日待字闺中时,便跟着其父学通百家,便是连医道也曾稍有涉猎。

    眼下虽然算不得什么医术精通,但一个人有没有救还是能看出一二来的。就目前丈夫这模样,除非华佗再世、扁鹊重生,怕是当世再无人能有力回天了。

    是以,对于苏默的安慰,她只是漠然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去,哀恸垂泪不已。

    旁边凌云汉本就看苏默不顺眼,闻言却重重哼了一声,冷声道:“你个无知小儿懂些甚么?人都这样了,还说什么天相不天相的。且退,休在这儿鸹噪,没的让人心烦。”

    这话一出,胖爷几个顿时脸色大变,俱皆怒目而视。便是李氏也缓了哀声,抬头看他一眼,微微蹙了蹙眉头。

    程月仙更是不满的斜了这个姑丈一眼,随即俏眸望向苏默,眼中满是歉疚和祈求之色。

    程氏眼见得嫂嫂和侄女儿都是不悦,也是在心里暗暗叹气,悄悄的扯扯丈夫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凌云汉便悻悻的哼了一声,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倒是程壎擦着眼泪转过头来,抽噎着对凌云汉道:“姑丈,我姐夫是大英雄,你不可这么对他。”

    说着,又看向苏默道:“姐夫,你是不是真的能救我爹?咱们可是一家人,你若有法子可不能不管。不然的话,若我爹有个……有个那啥的,你可就当不成我姐夫了。”

    我去!这话说的,苏默好悬没张过去。熊孩子,这是什么话?难不成我还能看着你爹有事不管?还有,这跟我当不当的成姐夫有关系吗?说的我好像狭隘小人似的,只是为了娶你姐姐才肯出手似的。

    饶是此刻场合不对,程壎的话还是让程月仙面颊微红,狠狠的瞪了自家小弟一眼,转过头去扶着母亲低声说了几句。

    李氏听的眼中猛然一亮,猛的扭头看向苏默,眼中又是期待又是惊疑,却是顾不上自己儿子说的什么了。

    苏默被看得无奈,只得轻轻点点头,低声道:“伯母望安,小侄自然会尽全力,以保程伯父无恙。”

    李氏闻言,身子猛地一震,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眼眸瞬也不瞬,生怕是自己听错了。

    苏默就只得再次微微点了点头。李氏眼泪就又流了出来,嘴上虽然没说什么,看向苏默的眼神却柔和了起来。冲着他轻轻点点头,接过程妹妹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泪水,这才低声嘶哑着声音轻轻的道:“你是个好孩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子,劳烦你了。”

    苏默就摇摇头,目光转动看了程妹妹一眼,却见程妹妹一双明眸清澈如幽泉一般,和他稍一对视,便即垂了下去。只是那长而微翘的睫毛轻颤,上面犹自挂着一颗泪珠,便俨如梨花带雨一般,愈发添的三分娇艳,饶是苏默那颗后世历经红尘的心,也在这一刻不可自抑的惊悸了一下。

    “来了来了……咦,怎么这么多人?快闪开,别挡道儿。”正看得痴然之际,忽听得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个人的高呼声。扭头看去,正是张悦带着两个人急匆匆而来。

    张悦方才临去之时,程府众人还没到。这不过转眼功夫,猛不丁见了这么多人挤在这儿也是吓了一跳。直到看清里面的众人时才反应过来,只不过这会儿也顾不上惊叹这场面了,连忙帮着在前分开众人,引着跟来的两人进来。

    这两人却是一老一少。老的年约六十上下,一袭青袍,足踏轻履。须发皆白之间,脸色却如初生婴儿一般,给人一种强烈的视差冲击。

    身后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童子,梳着双丫髻,稍显瘦弱。但是一双点漆双眸灵动非常,骨溜溜转动着偷偷打量众人。待到忽然迎上苏默似笑非笑的目光,猛的一惊,这才慌忙低下头去,手足无措的扶了扶背着的一个药箱。随后,又再忍不住的偷眼来觑苏默。

    苏默看的有趣,忍不住恶趣味忽发,就在那童儿再看过来时,忽然脸一板,随即猛的一呲牙,做了个怪相。

    那童儿先是一呆,随即被吓了一跳,好悬没当场跳了起来。老者察觉到童儿的不妥,不由微微蹙眉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露出不悦。

    那童儿便低下头去,脸颊连同发后的小耳朵都红了起来。

    “这位是太医院的刘太医,医术乃是整个太医院首屈一指的。”张悦微微气喘着向苏默和李氏介绍起来,倒是免了那童儿的尴尬。

    苏默便收敛起来,有模有样的冲刘太医躬身见礼。一边李氏也敛衽为礼,感激的道:“有劳老大人了。”

    说罢,又向张悦躬身道:“有劳世子奔走,老身代拙夫谢过。”

    刘太医便和张悦一起还礼,连道不敢。

    既然见过了礼,刘太医便也不再多话,上前蹲到程敏政身前,伸出两指细细把起脉来。

    众人尽皆屏气凝息,紧张的看着他。良久,刘太医才收了手,微微张开双眸,脸上一片沉重。也未多言,又将程敏政身子翻过来,察看了那大疮一番。

    李氏等人眼看着丈夫背上的恶疮,免不得又再掉下泪来。只是怕惊扰了刘太医的诊断,只得拼命忍着,不使自己哭出声来。

    旁边程氏和程月仙二人扶着她,也是一脸的哀戚。小正太程壎眼睛红红的,盯着刘太医的脸色,满是紧张之色。

    另一边凌云汉负手而立,脸色凝重非常,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牢房中,满满一屋子人,却是静的落针可闻。

    半响,刘太医终于检视完了,微微吐出口气来,伸手从童儿手里接过一方绢帕擦着手,缓缓站了起来。

    “怎……怎么样?可……可能救……”李氏颤声问道,话到一半却不敢再问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