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程妹妹发威
    大牢中,随着李氏的发问,程府中所有人的心都拎了起来,紧张的看着刘太医。

    刘太医面上一片沉重,轻轻叹口气,目光在众人面上一一扫过,没说话,只是缓缓的摇摇头。

    众人看到这里,顿时面色一惨。李氏更是眼前一黑,身子软倒下去。唬的旁边程氏慌忙扶住,又是一阵的手忙脚乱,哭嚎声大起。

    刘太医微微皱眉,上前试了试脉,从童儿手里取过一个阵匣。从中拈起一根银针,在李氏虎口、人中等穴位上刺了几下,李氏这才长长吐出一口气,幽幽醒转过来。

    “老爷啊……”醒过来的李氏目光中一片茫然,待得回过神来,却是发出一声嘶声裂肺的哭声,引得众人再次跟着一片声的哀哭。

    唯有程月仙转过头来,明眸哀哀的看向苏默。

    苏默心中叹气,他又不是真的神仙,实在不明白程妹妹究竟哪来的对他的信心。生命元气虽然能为人续生机,但却不是万能的,真心是治不了病啊。

    如程敏政这般的情况,生命元气续命的能力越强大,实则对其越残忍。这便如后世面对癌症一样的道理,给人体提供越多的营养,虽然能吊着人不死,但却是大多营养都供给了癌细胞,如同饮鸠止渴。

    唯有先抑制住癌细胞的增长,才是从根本上的解决之道。所以,也才有了手术啊、化疗什么的等等手段。

    眼前程敏政也是这个道理,必须要先对付了背上的大疮,从根源上截断汲取营养的通道。如此,生命元气才能最大限度的对其身体发挥作用。

    可这话没法对人解释啊,苏默真有些挠头了。咦,等等!正为难中,忽然一道灵光闪过心头,苏默猛的眼睛一亮。

    先是冲着程妹妹轻轻点点头,示意她稍安勿躁。这才转头对刘太医施礼道:“敢问刘太医,可通刀硅之术?”

    刘太医一愣,旋即眼中闪过了悟之色,苦笑道:“公子可是想说,何不施术以去腐肉,然后再来医治?”

    苏默肯定的点点头。

    刘太医面上露出不以为然之色,摇头道:“若是程大人年轻个二十岁,或者身体再康健些,或许这个法子可行。可是目前这个状况,便是扁鹊重生、华佗再世,也不敢动刀啊。程大人此刻表虚体弱,根本不固,一旦动刀,不等救命便先要丧了命去。不可,此不是救人,乃害人也。”

    众人原本听两人讨论程敏政的病情,都又心中泛起了希望,眼巴巴的看着两人。然而等到刘太医毅然决然的一口否定了,顿时让众人再次将心沉到了谷底。

    苏默却并不理会众人反应,冲着刘太医微微一笑道:“老大人此言怕不有理。不过学生敢问,倘若只叫老大人对付那个大疮,将其施术摘除,并且做好后续处理事宜,老大人可能保证成功?”

    这话一出,刘太医不由一愣,但随即佛然不悦道:“这是什么话?老夫虽不才,区区刀硅之术却也算不得什么。然而行医问药岂可顾头不顾尾?须知病理中,皆为牵连蔓延所致,当寻其根源,固本培元才是。若只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此庸医也!老夫绝不敢为,公子请勿再言。”

    老头儿怒了。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旁边凌云汉也是冷笑道:“姓苏的小子,莫以为自己读了几本书,顶了个才子的名号便真当自个儿无所不通了。须知隔行如隔山,你自胡言乱语丢人咱们管不得,可涉及程大人性命,却由不得你乱来指手画脚。”

    他在苏默跟前一再吃瘪,这下可算逮着机会了,哪肯轻易放过。若不是当着外人的面儿,又加上苏默毕竟盯着个程府女婿的名头,怕不直接要当场动手了。

    旁边张悦胖爷齐齐色变,胖爷冷笑连连,十指曲张不定,眼神中跃跃欲试。张悦却是面色阴沉,目光冷幽幽的瞄着凌云汉,眼神闪烁不定。想着是不是回头找个机会,好生收拾收拾这厮。

    英国公乃是武勋之门,本就是有着掌管军事之权。若想对付文官们或许力有不及,但若是拿下个卫所的武将,那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儿了。

    凌云汉哪知道自己一时痛快,却大大得罪了英国公世子。一番言语之后,又再扭头对李氏道:“嫂嫂,事关大哥性命,万不可听他人胡言,还当是以太医的意见为重。某些个小人不过是想着攀高附贵,卖弄聪明,何曾将兄长性命放在心上?嫂嫂可要慎重再慎重,千万别被人愚弄了。”

    这话说的,让李氏也不由的为难起来。看看凌云汉,又再转头看看闺女,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程妹妹却是眉头微蹙,闪目瞄了一眼凌云汉,淡然站起身来,清冷的道:“姑丈可是认为侄女儿是个无知之人?又或是觉得,侄女儿是禽兽之辈,存了戕父害父之心?”

    这话一出,凌云汉顿时面色大变。霍然抬头道:“恩娘,你……你这是什么话!”

    程月仙淡淡的道:“没什么,只不过苏公子过问,却是应了侄女儿所请。所以说若是苏公子有谋害家父之意,那便都是侄女儿的罪过了。”

    “你……你这……”凌云汉被这话堵得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一张脸瞬间涨的通红起来。

    苏默在旁看的爽快,心中暗赞这媳妇儿贴心。这个什么狗屁的姑丈,一再的找他麻烦,若不是瞧在程妹妹的面儿上,他早两个大耳刮子上去了。

    这下好了,惹得程妹妹亲自出来打脸,爷就想问问你,脸疼不?

    他心中暗爽,一旁程氏却是不乐意了。微微蹙眉道:“恩娘,你姑丈也是一片好心,哪有你说的那般?大家都是骨肉至亲,这样说话却是过了。”

    旁边李氏也是埋怨的瞄了女儿一眼,便要将程妹妹拉回来。程妹妹却忽的转头看向刘太医,敛衽一礼道:“老太医,小女子心忧家父,若言语有不当之处,还请您老人家多多包涵。”

    刘太医慌忙摆手道:“无妨,无妨。小娘子有话,直说便是。”

    程月仙便再次施了一礼谢过,这才淡淡的道:“如今家父性命垂危,生死间不容发。小女子斗胆冒犯,敢问太医,单以太医之能,可能让家父得脱危厄?”

    刘太医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略一沉吟,苦笑着摇摇头,叹道:“老朽惭愧,实在是无能为力。”

    嘴上说着,心中这叫一个委屈啊。其实对于程敏政的情况,他早就看过一回了。今日来此,实在是圣命难违,不得不装作不知情而已。可现在被一个小女娃这般将军,还是让他有些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难堪,偏又无法言说,心中这个憋屈就甭提了。

    程月仙则点了点头,却并不再针对他。又再返身走到母亲身边,轻轻扶着李氏,哀声道:“娘,爹爹如今模样,不救是……救也是……,既然苏公子有些想法,总好过什么都不做对不对?或许,真有什么奇迹呢?但若今日咱们什么都不做,那岂不是咱们自己误了爹爹?所以,以女儿之意,事到如今,无论什么法子,哪怕再匪夷所思,只要有一线希望,咱们也要努力尝试一下。如若真个不行,便万般罪责,皆有女儿一力担之,万死不悔!”

    她清冷的声音在牢房中回荡着,说的虽淡然,却满透着一股坚决果断之意。

    李氏面色大变,伸手一把握住女儿的纤手,只是拼命的摇头流泪,嘴唇颤颤的翕张着,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刘太医等人面上皆露出赞叹之色,这个小女孩儿,身为女儿身,却是大有男儿豪气。果断决绝,大有担当,不知要羞煞多少男儿辈。

    凌云汉面色死灰,看着满面坚毅的侄女儿,不由的长叹一声,默然低下头去。

    毕竟程妹妹才是程敏政真正的至亲,连女儿都这般说了,他这个做姑丈的还能说什么?再多说下去,怕是要被人当成心怀叵测了。

    都怪那个乡下小子,小竖子巧言令色,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让侄女儿如此神魂颠倒,真真是可恶、可恨、可杀!他心中暗暗咒骂着,对苏默的厌恶,已然是达到了极点。

    眼见得到了这份儿,火候也差不多了,苏默知道该自己说话了。先是对着程妹妹投过一道安慰的眼神儿,这才对刘太医正色道:“老大人,小子若说有把握在您老施术之时,护住程大人的性命。那么,老大人可能保证顺利的将恶疮摘除,并做好一切后续事宜吗?”

    刘太医啊了一声,正想点头,猛的却反应过来,顿时睁大了眼睛,失声惊道:“什么?你说你能……这,这怎么可能?”

    苏默断然摆手打断,正色道:“事关程大人性命,小子岂敢妄言?老大人便请明言,若小子能做到这一点,老大人是否能保证施术,这样做又是否能救得程大人性命?”

    刘太医仍处于震惊之中,闻言下意识的回道:“当然!当然能……呃,你……你要怎么做?”

    苏默再不啰嗦,摆手道:“既如此,救人如救火,其他的事儿,等救治完了再来分说。只是此地实在不适宜施术,否则被细菌感染了,怕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是回天乏术了。悦哥儿,你去跟白大人招呼一声,就说咱们先抬了程大人回去了。”

    说罢,也不理会众人反应,转身自顾吩咐胖爷去寻张门板,以便抬着程敏政。

    众人均面面相觑,这次便连程妹妹都有些无语了。这里可是刑部大牢啊哥,程敏政身为重犯,岂是你说抬走就抬走的?

    英国公世子的面儿确实够大,但还没大到连皇命都无视的地步吧。你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跟白大人打个招呼……我去,你当自个儿是玉皇大帝吗?

    然而就在众人哭笑不得之际,却忽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人影一闪,周师爷手捧着一道黄绫大步走了进来。目光在众人面上巡梭一圈儿,微微一颔首,举了举手中黄绫,朗声道:“有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