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3章:英国公的问对
    “老大,干吗要跟那俩货弄到一块儿?那哥儿俩不是什么好鸟。”返回的途中,徐鹏举颇是埋怨的嘟囔道。

    旁边张悦也点头道:“大帅这次倒是没说错,哥哥,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徐鹏举大怒,怒视着张悦叫道:“张小骚,你特么少来惹我啊。”

    张悦一呆,疑惑道:“什么?你叫我啥?”

    徐鹏举就得意洋洋的道:“咋的,就兴你们给我起绰号,不兴我给你们也来一个?怎么样,这名儿响亮不?”

    张悦气道:“不是,我问的不是这个。那个什么小小骚是什么意思?”

    徐鹏举哈的笑出了声,目光瞟了苏默一眼,嘿然道:“这可是跟咱老大学的新词儿。老大说了,你丫就是个闷骚的,所以咱叫你张小骚错了吗?多形象啊。”

    张悦听的傻眼,转头看向苏默道:“哥哥,你”

    苏默连忙摆手,不认道:“咳咳,悦哥儿,你别听鹏举乱说,这跟我不搭噶。我的意思是说你少年老成,腹有锦绣。嗯嗯,就是这个意思。至于那什么小呃那啥的,都是鹏举自个儿演绎的。”

    苏老师毫无节操的出卖,打死也不承认。胖爷和众人便低下头偷偷的笑,连徐光祚都脸颊微抽,嘴角微微勾起。

    张悦满脸通红,气急败坏的冲徐鹏举冲过去:“徐大帅,你特么敢这么编排我,爷跟你拼了。”

    徐鹏举哈哈大笑着跑了,两人一追一逃,早忘了先前问的问题了。后面石悦看的目瞪口呆,摇头叹息道:“完了完了,咱家小公爷都开始称爷了,还学会骂人了,老爷怕是要气死了吧。”

    旁边几个英国公府侍卫也心有戚戚,深有同感的连连点头。

    前面胖爷驱马靠近苏默,低声道:“少爷,要不要我去跟着那俩货?两位世子所言,不得不防啊。”

    苏默哂然一笑,摇头道:“不用。那哥儿俩不是好人不错,但却不是那种不上道的。更何况,说到家,他们只是追求利益罢了,倒是算的真小人,可比伪君子强的太多。”

    胖爷便若有所悟的点点头。他跟随苏默最久,对苏默有着超乎寻常的崇信。既然苏默说无妨,那便肯定无妨了。

    前面徐鹏举和张悦二人打闹的身影又转了回来,两人都是帽歪衣斜,哪还有半分贵公子模样?整个队伍便都欢乐起来,一路笑声不断。

    一直到进了英国公府门前,两人才算是消停下来。徐光祚带着自己几个家丁跟苏默告辞,如今都在京里了,他们自然不会再像在武清那儿住到一起,否则就太惹眼了。

    魏国公虽然不在京中,但却也在京中置办了宅院。徐鹏举便也一起告辞,约着来日一起去迎使团和图鲁勒图。

    苏默笑着应了,两下里便在门前分了手。待到回到后院,杏儿迎着,伺候着他洗漱一番,便将将到了晚饭的时候了。

    有下人过来通报,道是英国公请苏默往前厅一起用饭。苏默说好,打发了下人走了,又嘱咐杏儿看好了家里几个兽类,莫使它们闹腾的太过。

    自从大尾巴熊和狼王来了,鼯鼠多多也不跟着杏儿了,整日介便在卫儿和小七的带领下满世界的疯玩,那叫一个闹腾啊。有时候玩的兴起,连饭点儿都要耽误了,还得人去满处找回来。

    杏儿笑着应了,苏默这才起身出了门。张懋让他去前面一起用饭的意思,苏默自然是心知肚明。这一天下来他没少惹事儿,怕是老头儿这会儿不定怎么心中惴惴呢。叫他过去问问,自也是题中之义。

    待得到了前厅,果然屋里只有张氏父子两人,其他下人一个都不见,却是为了说话方便,早被张懋打发了出去。

    苏默先是问了安,这才在张懋的笑应中落了座。只不过古人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张懋虽是武人,但家教森严,这个规矩也是打小守过来的。

    爷仨安静的用过了饭,待到苏默放下碗筷,张懋让人来收拾了桌子,又端上了茶,这才问起今天的过程。

    傍晚时,张悦回来后其实已经大体说了一遍了。可是有些事儿,便是张悦也说不清楚,张懋只得亲自听苏默说说。

    正如苏默所料那样,老头儿对今个儿一天的事儿,早得到了消息。听说苏默竟然跟张家兄弟俩凑到了一起,虽心下有些猜测,但终是心中不大拿定。

    “默哥儿是想立旗?”张懋听完苏默说完,沉默了一会儿张口问道。

    所谓立旗,大抵就是自个儿分户独立的意思。

    苏默笑道:“伯父想多了,也谈不上立旗。咱们两家虽然是世交,但小侄此刻已然不是单身一人了,这一大家子,终归不能一直占着伯父这里吧,终究不是那么码子事儿。还请伯父多多体谅。”

    张懋唔了一声,点点头却没多说。苏默的说法他当然明白,苏张本是两家人,若只苏默自己倒也罢了,暂寄他府上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可如今杏儿等人也在这儿,还有楚玉山和数百蒙家老卒,那便确实不太合适了。这个不合适不单单是对他英国公府而言,也是对苏默自身不好。

    这个时代,讲究的个好男儿当顶起门户来。苏默今年已经十七了,虽尚未及冠,但既然有了妾有了仆,那便等若是成人了。如果再寄人篱下,那是要被人笑话的。

    “你就那么看好后宫?其实陛下对你也是甚为期许的。”沉吟了一会儿,张懋又缓缓开声说道。

    苏默今个儿主动邀请二张的举动,表面上是在拉拢二张,实则却是在对张娘娘示好。这其中隐含的意义,张悦或许年轻看不透,却如何能瞒过张懋去?

    只是张懋却有些想不通,眼下弘治帝既然表现出了那么强烈的招揽暗示,苏默又何必非要舍近取远,去讨好后宫?有了皇帝这个最大的靠山,他还有什么可顾虑的?而且一个操作不好,反倒容易落下把柄,被人攻讦勾连后族,图谋不轨。

    苏默心中暗暗苦笑,他倒是想只靠着皇帝呢,可是谁又能知道,这位弘治帝是个不长命的呢?最多再有个三五年,或者是七八年吧,这位以仁善中兴而闻名的皇帝便会一命呜呼了。

    而且,这还是原本历史的记载。可谁又能知晓,有了他这只蝴蝶的乱入,历史会不会改变?如果往好了变还好说,可要是变的更坏了呢?到时候他又能靠谁去?

    别说那位正德天子,嘞了个擦的,那位爷可是有名的不着调、不靠谱。要是指望他,怕是到时候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按照历史的记载,正德天子是落水之后,寒邪入体不治而亡的。可尼玛那是一位帝王啊,堂堂一国之君,竟然能不慎落水,这事儿要说没有猫腻,傻子才会信呢。

    而且就算是真的不慎落水,可尼玛区区一个因落水受凉就直接给病死了,那岂不是在瞪着眼胡说八道?骗鬼呢吧。

    如果苏默不了解内情,或许在刚穿越过来时,还会被蒙蔽一二。可是在见识了刘长风这位太医的医疗水准后,对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已是有了清晰的判断。

    或许后世一些真正的疑难杂症确实治不了,但绝不会连一个普通的感冒发烧都治不好。更不要说,治疗的对象是一国之君了。

    所以,正德帝之死,绝不像历史记载那样简单。甚至,便连弘治帝的死,都大有蹊跷。

    而这两代君王的接连离奇死亡中,唯一坚持下来的,纵观朝野内外,唯有那位娘娘得以保全。其他无论是内阁大臣还是厂卫勋贵,二十年间死的死、走的走,最后只剩下小猫三两只,整个中兴之臣凋敝殆尽。

    这种情况下,苏默不先占个先,跟那位娘娘提前打好关系岂不是傻了?更何况,他也确实是看透了二张的本质,觉得那俩货确实还有抢救的希望,这才动念拉这两人一把。

    只不过这番心思,他又如何跟英国公明言?此刻听张懋问起这话,踟蹰一会儿,才含混的道:“人无近忧必有远虑,能多准备些总是好的,您说对吧。”

    张懋捋着胡须的手猛的一顿,脸色就有些变了。他老而成精,一生不知经历了多少波谲云诡,哪会听不出苏默话中隐含的意思?

    旁人或许不晓得,可他却是看的清楚,当今圣上的状况,远不如表象那般好看。以他武人的修为,心中早有所疑虑,皇帝眼下的身体,就如同在不停的压榨似的,那是一种极其伤害根本的透支。这样发展下去,很难说哪一天就会有不忍言之事发生。

    然而这些事儿实在太过诛心,便是他往日也不敢多想多思。这个少年小小年纪,身又不在朝中,根本连皇帝的面儿都未见过,又是如何看透的?

    想到这儿,张懋的脸色终于变得凝重起来。待要张口再问,忽然心中一动,目光在儿子张悦满脸迷茫的脸上扫过,生生又将到口边的话咽了回去。

    “出使蒙古的使团,后天一早便会回来了。”沉默了半响,张懋再开口,却没有继续之前的话题,而是冷不丁的说出了这么个消息来。

    苏默一鄂,但旋即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笑着点点头。

    张懋眼底便闪过欣然之色,慢吞吞的站起身来,背着手往后而去。临到门口时,忽然又脚下一顿,头也不回的道:“默哥儿既然看的长远,那便放手去做。唔,带着你兄弟一起,万事,自有老夫给你撑腰。”

    说罢,再不停留,不多时便已转到后面去了。

    堂上,张悦脸上迷茫之色更重,完全搞不清究竟怎么回事。苏默却是微微眯起双眼,仔细的咂摸着老头儿的话,渐渐的露出了然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