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8章:出狱
    出使蒙古的使团就要回归了,也意味着苏默在大明朝的第一次陛见就要来到了。

    这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一个无上荣耀的事儿。但与苏默而言,却代表着无尽麻烦的起始。

    按照正常讲,以苏默的年龄、身份,便是再等八辈子,也不会获得这份上殿面君的殊荣。但是钦差大臣却不同,钦差回归后,那是必须要去亲自面圣交旨的,哪怕他只是个副职。

    以区区十七岁的年纪,偏偏又连个正式的官职都没有,甚至连科举都不曾正儿八经的考过,却得到了如同状元、探花的待遇,你说能不让人嫉妒吗?

    在嫉妒之火的燃烧下,可想而知,要有多少明枪暗箭即将袭来了。

    然而苏默就算明明知道,却也只能被动应对。现在的他,非常需要这份荣耀。原因正如他费尽心机的去搞什么名仕会所一样,都是为了蓄势。

    他要做的事儿太多、太大,唯有积蓄起足够的名声和势力,才能看到完成的希望。否则,等待他的,很有可能就是家破人亡的凄惨下场。

    所以,哪怕此时此刻的境遇完全跟他的初衷相悖,他也只能无奈的被动接受,勉强自己不得不继续走下去。

    名仕会所的设计大体完成了,但是苏默却没时间去看着。他必须要做些准备,来应对明天的陛见。好在现在名仕这边还未真的展开,都是一些准备工作而已。有张悦和一帮兄弟的帮衬,再加上把二张兄弟拉上了船,倒也不须苏默多费神。

    喝了杏儿妹妹的爱心浓粥,苏默便被带到了偏厅。在这里,他将接受英国公特意安排的礼仪人员,教授他一切入宫的礼节和规矩。

    繁琐的礼仪要在一天里全部掌握,可谓时间紧、任务重。苏默如同扯线木偶般被折腾到过了中午,直到日将西斜之时,才勉强将这些礼仪记了下来。至于说做到,又或者是否能做到规范,苏默只能呵呵了。

    好容易等到礼仪师父沉着脸勉强点头后,苏默狼狈的仓皇而逃。明明是初春乍寒的季节,苏默却是出了一身又一身的大汗,感觉自己都快要变成一块臭肉了。

    礼仪中不但包括许多动作,单就是那一身复杂的服饰,就已经让他痛不欲生了。

    如同撒了欢的兔子一般,从偏厅一路跑回小院,还不等进的院中,老远便急火火的喊了起来:“腊梅!腊梅!赶紧的,给爷打水来,爷要沐浴!”

    小院里房门一开,腊梅探出头来,一眼看到他狼狈的模样,不由的小嘴张的能塞下一个鸡蛋大。

    苏少爷此刻的形象实在太凄惨了,发髻也散了,头发被汗水粘的打着缕儿,帽歪衣斜的,脸上也是横七竖八的一道一道的。

    至于为啥脸上会有这状态,很简单,这就跟后世上电视节目一样,都需要简单的化化妆啥的。

    可是上电视化妆那是因为摄像的缘故,可在这大明朝,特么的不过是见个皇帝而已,至于整这些个吗?

    答案是至于!古代的礼仪苛刻的程度绝对超乎你的意料。幸好苏默张的还算清秀白皙,若是碰上那些生的困难些的,单只这妆容都能刮下来和一个面团了。

    原本的古代是不是也是这样,苏默真心不知道。但是眼下所在的这个大明,显然就是如此。苏老师表示恨不得只求速死。

    小丫鬟腊梅被苏少爷的惨像震住了,然而不等她有所反应,屋中却先抢出一人来,大叫一声便风一般的扑了过来,唬的苏默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的一脚蹬了出去。

    噗通,唉哟!

    来人以更快的速度向后飞跌而出,痛叫声和落地声同起,老半天没爬起来。

    “何方妖孽,还不速速报上名来!”苏少爷满脸警惕,一手拎着袍角,两腿摆着弓箭步,瞪着前方趴在地上努力往起爬的人形生物喝道,那叫一个威风凛凛,飒爽英姿啊。

    好吧,如果形象不是那么狼狈的话……配合着他此刻的形象,再加上仓促间那句喊话,不知道的还当哪位唱大戏的角儿呢。

    没法儿啊,这一天的蹂躏下来,满嘴的之乎者也,都快让苏少爷魔怔了。想也没想的就张口溜达出这么一句不着调的来了。

    屋内稀里哗啦又跑出一堆人来,张悦、徐鹏举、徐光祚还有胖爷几个陆续出现。一眼看到眼前的情景,同时如石化一般。

    “你们……我去,你们怎么会都在这儿?这家伙又是哪一只?”苏少爷姿势摆不下去了,慢慢放下戒备的架势,满面犹疑的看着众人。

    这人是从屋里蹦出来的,屋里又都是自己人,那就表明此人肯定不是敌人了。可苏默表示,自己的确没认出来这人是谁。嗯,太抽象了。而且,太……臭了,简直比此刻的自己还臭!虽然看上去衣服什么的都是才换洗过的,但隐隐散发的那股子味儿,仍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胖爷一手捂脸,悄悄挨摸过来,轻轻拽拽他衣角,低声道:“少爷啊,那是你的好朋友唐公子啊。你不是一直惦记着救他出来吗?这咋一见面就先给了一脚呢?唉,可怜见的。啧啧……”

    胖爷满脸悲悯的看着前面,终于是挣扎着支起上身的人,嘴里啧啧有声的叹息着。

    我的好朋友?唐公子?!唐……

    苏默满面疑惑,努力的回想自己哪个好朋友姓唐。下一刻,猛的反应过来,不由的瞬间瞪大了眼睛,脱口失声叫道:“唐伯虎?!”

    前方那凄惨的人形生物身子一颤,努力的昂起头望向这边,一手向前虚抓着,颤声道:“苏……兄,何以……如此……待寅啊……”

    停!

    苏默脸儿都绿了,猛不丁的大喝一声。尼玛,一个大男人家的,哭哭啼啼不说,半趴在地上摆出这么个造型来,还有那眼神儿……我去,你特么那是什么眼神儿?要不要这么幽怨?这画风,实在是太美太凄凉,让苏默汗毛都竖起来了,完全接受不能啊。

    “你……你你,你真是伯虎兄?”苏默小心翼翼的往前挪了几步,仔细的凝目去看。

    这人变化实在太大了,且不说没有了昔日半分的风流之意,甚至连面容似乎都苍老了足足十年都是少说了。

    一个不过没见才半年多的人,忽然之间变老了十年,而且还体型也变化如此之大,瘦的如同一个骷髅也似,便是神仙也难分辨出来啊。

    苏默一脸的震惊和不敢置信。再次确认道:“你……我去,你咋变成这样了?人都说女大十八变,你该不是连男女都变了吧?”

    这话说的,场中众人顿时如同天雷阵阵。

    唐伯虎面容呆滞,直勾勾的瞪着苏默,嘴唇翕合着、颤抖着,只觉的无尽的悲愤委屈涌上喉头,竟是一时无语凝噎。

    这尼玛还是那个自己的好盆友吗?假的吧,哪有这样的好盆友啊?一见面先给了一脚不说,自己都这般凄惨了,这孙子还如此嘲讽自己,拿着自己的不幸来开心。

    什么还女大十八变,什么男女都变了……你大爷的!还有没有人性啊?

    伯虎兄感觉忧郁成潮,简直对人生要彻底绝望了。想想这数月来,自己遭受的种种磨难,一时间不由的悲从中来,泪落如雨。

    苏默有些傻眼,这咋就又哭上了呢?自己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吧?

    左右瞅瞅,收获了一堆的白眼和鄙视……

    好吧,也许、大概、可能,呃,刚才的话是有些过了。可自己也不是有心的啊,这老兄确实变化太大了嘛。

    苏默有些淡淡的忧伤,不过他还是决定大度的原谅这些人了。想想唐伯虎的遭遇,也确实是够悲怆的,变成这样子也是情有可原啊。

    这么想着,脸上不觉露出怜悯哀戚之色,叹口气上前两步,扶着唐伯虎起来,却忽然又吸了吸鼻子,皱眉道:“哎呀好臭。呃,伯虎兄,咱俩这算不算臭味相投呢?”

    唐伯虎身子一颤,悲声瞬间凝住。转头死死的看着他,只觉一口气涌上,翻身便倒……

    ………………………………………………

    再次重新落座是在大半个时辰之后了。包括苏默在内,几人团团围桌而坐,看着唐伯虎两手舞成风车一般,狼吞虎咽的据案大嚼。

    此时两人都又换了一身衣服,连着两次的洗浴,唐伯虎身上的味儿终于是淡了许多。

    众人皆一脸沉重的看着埋头大吃的唐伯虎,眼中皆有哀戚之色,桌上气氛沉重。

    苏默轻咳一声,拿起筷子给唐伯虎又夹了一个鸡腿,轻叹一声转头看向张悦:“说说吧,究竟怎么回事儿?”

    张悦目光瞟了唐伯虎一眼,微不可查的一叹,低沉的道:“说是佐证不足,且先放人出来。不过,舞弊一事儿影响太大,虽无证据证明唐兄有罪,却也没法证明其清白。所以…..”

    说到这儿,张悦顿了顿,有些怜悯的看了唐伯虎一眼,却见唐伯虎完全如未听到一般,只是一劲儿的拼命往嘴里塞着食物,不由的又是一叹,继续道:“所以,死罪可免,但功名什么的却是再也不用想了。绌落士籍,发还归乡,永不叙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