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9章:萧敬
    历史上出名的太监有很多,尤其是大明一朝,前有三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功绩卓著,后世历史课本上都有记载;

    还有那位鼎鼎大名的九千岁魏忠贤,那名声儿,啧啧,不但课本上有,好多影视小说都不知描绘了多少。

    而除了这两位,有位叫汪直的似乎也很有名,而且离着此时也过去才不久的样子,但是具体是那一朝的苏默却记不清了。好像是弘治帝的爷爷还是爹那一朝来着的?

    还有他儿子,明武帝正德皇帝,立皇帝刘瑾,以及他那帮小伙伴,似乎是号称“八虎”什么玩意儿的,都是死太监。

    可是这弘治朝呢?姓萧的太监,这个……好像有点尴尬啊,咋就没啥印象呢?

    苏默蹙着眉头长考,丫是玩艺术的,真心对历史不太熟啊。且不说现在冷不丁跟他提起的萧太监,就是他能记起来的那几位,也大多都是知道个大概,谈到具体的细节和生平那就要八成靠蒙了。

    他这里长考,对面的老太监和俩锦衣卫却是一脑门的汗下来了。这小太爷是个啥意思啊?咋忽然不说话了呢?去还是不去,你倒是给个痛快…….唉哟不对!这咋能不去呢?萧公公传召啊,谁敢违抗萧公公的令喻,活腻了不成?

    可是,可是眼前这位还真是不敢动粗啊。没听刚才都放话了嘛,回头那是能面见天子的。这要是在天子跟前儿歪歪嘴,你大爷的,谁知道被他喷出来的还能不能活了?

    瞅瞅眼前这位姚公公,不就是讥讽了两句嘛,尼玛,这给吓的立马就成了孙子了。跟这种狠人动粗?大伙儿还是洗洗睡吧。

    俩锦衣卫现在看苏默的眼神儿都不对了,就算老太监想下令硬来,怕也不一定敢附和他了。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再给老太监俩胆儿,老太监也不敢起那个心思。不是说被苏默吓的,而是老太监可记得清清楚楚的,来之前,萧公公可是特意的吩咐过:须好好的相请,不可无礼!否则…….

    否则什么萧公公没继续说,可也不用再继续说了,还有啥不明白的?之前他虽然有些盛气凌人,但和平时比起来,那简直不知要温柔了多少倍了。

    在姚公公自个儿心里,这已经算是极礼遇的态度了。如果换一个熟悉他的人,怕是都能因着这种态度起疑心了。这完全与往日风格不符嘛。

    可这位倒好,心黑手辣,说翻脸就翻脸,哪有半分感念自个儿示好的意思?好吧,人家压根就不觉得自己那是示好,这把脸打的,真是疼!

    有了这么出事儿摆在那儿,试问姚公公脑袋被驴踢了,才会去再挑衅苏默?

    可不来硬的,单说好话儿能成吗?瞅这位爷的架势,说不定还真能来上一句不去。那样的话,姚公公可就坐了蜡了。萧公公交代这么点小事儿都办不好,他还想不想在宫里混了?

    想到这儿,姚公公脑袋上汗又下来了,这淌的,跟瀑布似的。

    “哈,我记起来了!”姚公公正愁肠百转的想辄呢,冷不丁那小祖宗突然拍掌大叫,差点没把姚公公那颗心跳出嗓子眼来。

    使劲儿的拼命压住要骂出口的话,姚公公弯着腰,挤出个难看的笑脸小心的道:“小太爷,您想起来……”

    苏默得意的点点头,道:“姓萧的公公,是不是叫萧敬的?”

    姚公公唬了一跳,两手一阵急摆。我滴个天啊,萧公公的名讳岂是可以随意宣之于口的?而且还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不过,咋看上去这位爷,似乎对能喊出萧公公的名字这事儿很是得意呢?

    好吧,能得闻萧公公大名,对一般人而言,也确实值得嘚瑟嘚瑟。可那个……爷,您是一般人吗?要不要这样啊?姚公公一脸的懵圈儿,实在是找不准这位主儿的脉了。

    “是是,正是萧公公。”姚公公嘴唇嗫嚅了几下,还是赶紧苦着脸确认了。只不过他可不敢直呼萧敬的名讳,刻意的在萧公公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苏默也不在意,眼珠子滴溜溜转着,轻轻嗯了一声。他可是费了老大劲儿,才终于想起了似乎有过这么一号人物。好像是从哪本小说上看到过。那本书具体叫啥名不记得了,上面就写了这个叫萧敬的太监。

    而在那书上,这位萧公公可是东厂督公,手握大权,威倾天下,端的是威风的紧啊。

    这么一位人物,他忽然找自己是为了什么?还有,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如那书上所记,也是东厂督公。东厂啊,貌似自己跟东厂的关系可不怎么和谐。虽然谈不上仇吧,但也绝没什么交情。双方唯一交集的,就是来自那位卯课档头王义。

    这事儿,有些古怪啊。

    他这满心思里琢磨着,老太监这急的哟,你这嗯是几个意思?去,还是不去啊?

    “那个,小太爷……”他鼓了又鼓勇气,终是耐不住,搓着手小心的赔笑道。

    苏默啊了一声回过神来,歪头看看他,道:“嗯?哦,你也不用这么害怕,唤我名字便可。只要你不继续陷害我,你有啥阴谋我也不会去多事的,我这人最是心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放心吧。”

    老太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这咋又转回来了呢?杂家多咱陷害你了…….啊呸!哪里有什么阴谋了?你这么乱说是会死人的知道不?我放心,我特么放的心嘛我。

    “不不不,不是那个。小太……呃,苏…….副使,苏大人,老奴是说,咳咳,这个,时间也不早了,您看是不是,咱这就稍移贵步?萧公公繁忙的紧,怕是这会儿要等急了呢。”

    什么陷害啊阴谋的,这话是万万不能接的。姚公公总算是察言观色的老手了,果断将话头转回来。歪楼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必须改正!

    苏默闻言沉思,旁边胖爷上前一步,低声道:“少爷。”

    他的意思自然是不赞成苏默冒险,这冷不丁的,谁知道那个萧公公是个什么鸟?若是存了相害的心思,少爷一旦身入大内,便是他也难以解救了。

    姚公公这个急啊,狠狠的斜眼看向胖子,眼神中那阴冷冰寒的杀意蜂拥而出。那小祖宗杂家惹不起,难道你一个随从杂家也奈何不得不成,还真当反了天了。

    胖爷对此连眼皮儿都不带搭的,道门根基深厚,虽不入红尘俗世,但却隐隐有与当权颉颃的实力。更不要说,他打从跟了苏默以来,可算见识了太多的奇异之事,早已眼界大开。此时不过一个老太监而已,胖爷又怎么会将其放在眼中?

    苏默却是笑嘻嘻的拍拍他胳膊,摇头示意无妨。他想的很明白,既然那位萧公公确有其人,而且显然在宫里的地位权势也很是不凡,那便绝对会知道皇帝对自己的态度。

    既然如此,只要他没造反谋逆的想法,就绝不会对自己不利。否则,他又将如何对皇帝交代?别忘了,刚才的圣旨中可是说的清楚明白:择日候诏陛见。

    这是啥意思?就是说皇帝记得他苏默,要他老实等着,过两天皇帝会下旨召见他的。试问有这么道圣旨在,谁敢现在对他不利?吃傻逼了不成。

    所以苏默很淡定。他反倒很是好奇,既对萧敬找自己何事好奇,也对萧敬这个人好奇。

    以他的经验,能被小说家写进书中的人物,除了虚拟的之外,大多都是有些份量的存在。这些人或是某件事的核心者,或是推动或牵扯到某些重大历史事件中。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对这种人或事很有兴趣,这让他有种参与历史的真实感。

    所以,在思虑着没有危险之后,他终是决定去见一见这位萧敬萧公公。眼下局势纷杂,敌暗我明,他需要更多的消息来帮自己条分缕析,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事情向着有利自己的一面发展。

    看到苏默终是应承下来,老太监大松了口气儿,幸福的差点没晕了过去。忙不迭的跑前跑后的吩咐安排,并亲自给苏默将马牵了过来。至于那个死胖子,嘁,一个低贱的小随从,蝼蚁一般的存在,谁耐烦理他!

    胖爷很悲愤。说好的第一男配呢?咋就忽然沦落成路人甲这种死跑龙套的了呢?人生啊,真是何等的我艹。

    一行人催马直往城中而来,一个老太监,还是一个明显品阶不低的大太监,带着一众锦衣卫士,中间却簇拥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这种组合显得诡异无比,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好在厂卫这些年虽然收敛了许多,但是往昔那赫赫凶名仍是流传甚广,这使得百姓们虽然好奇,却没人敢真个往前靠的。最多就是离着老远,指指点点的议论几声。

    由此,几人一路放马而行,很快便穿城而入,直往皇城中而来。一路上,苏默连吓唬带哄骗的,已然把萧敬的底儿打听了个大概出来。

    萧敬,字克恭,别号梅东,延平府南平县今福建南平市人。学识渊博,尤好书法,算是太监中难得一见的文雅人物。

    而其此时,果然是掌了东厂的督公不说,更是大明朝极重要的内政机构:司礼监的秉笔太监!

    权与势,俱皆达到了巅峰的结合。这样一个存在,他要见自己究竟会是什么事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