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 机会
    苏默很需要这个机会,这个极可能与弘治帝进一步接触的机会。

    在这个封建王朝的古时空中,皇帝才是最大的boss。或许有时候真正的权利被这样或那样的因素制衡着,但是一个大义的名号,却是任何人都绕不开的。

    苏默现在虽然有几位国公在身后支撑着,但说到底那不是他的关系。

    英国公是祖上余荫,那是他那个从未见过的祖父打下的人情。虽然现在英国公对他父子很是亲近,并没拿他们当外人,但说到家终归是爱屋及乌,全靠着祖父余荫恩庇所致。

    而另几位国公就更不用说了,不是看在和英国公的面子上,就是因着自家晚辈的关系,才会对苏默有所照应。

    说白了就是,苏默看似强大的背景,其实没有一个是真正属于他自己交际下来的。那么这种人情能用多久,又能用到什么程度,谁也无法知道。

    倒不是说苏默不信任这些长辈们,只是这个世上,人心最是难测。谁都有趋利避害之心,也都有关系远近一本账。若是当切身的利益和苏默的利益起了冲突时,他们又将会如何选择?

    苏默不想去赌。

    至于说徐鹏举、徐光祚几个,现在没什么大事儿的情况下,家中长辈自然会照顾他们的感受。可这要是有和各自家族利益冲突的一天,他们这些做小辈的感受和想法,便都要靠后排了。

    这是事故人情,也是一个家族能延续传承的根本。所以苏默不会因而怨怼什么,但是却要未雨绸缪,尽量为自己多编织出些保护。

    皇帝的人情,便是当之无二的首选!

    或许有人要说天家无情,与其期寄皇家的人情,还不如几个转着弯结下的国公的情谊。这话不算错,但毋庸讳言,两下里各有各的考量,各有各的用处。

    国公们的情谊固然可期,但在某些关键时候,只要皇帝能但凡念着点这份人情,稍稍示意松松口,其作用便无可限量。

    更不要说因人而异,如今这位弘治天子和历代天子相比,别的方面不知道,单就重情这一条上,绝对还是有着相当可信度的。这从他后宫中,从始至终只有张皇后一人便可见一斑。

    单就这方面而言,这位弘治帝甚至比北宋着名的仁宗皇帝,还要靠谱。这也是苏默绝对下注的原因。

    至于说他猜测的,弘治帝转了这么大的圈子,最终很可能是为了太康公主,反倒并没什么奇怪。

    虽然说宫闱里的事儿,一向是最绝密的事儿,绝不会对外泄露。可是一直以来,哪朝哪代真的能做到密不透风?否则的话,那“斧声烛影”、“狸猫换太子”,还有红丸等秘闻又是如何传扬开的?

    弘治天子子嗣不旺,这本就不是什么隐秘。除了太子朱厚照外,天子膝下再无别的之女。前几年的蔚悼王,不也是很小的时候就夭折了?

    当时天子的痛苦,天下又谁个不知?单从蔚悼王这个谥号上便可见一斑。

    而据说如今这位太康公主,也是如当日的蔚悼王一般,体质极为虚弱。这才不到两岁,便磕磕绊绊的,时好时坏。为此,宫中不知多少太医为此吃了挂落。

    而今,据说全靠着那位张天师以道门奇术吊着,这才勉强坚持到了如今。这种情况下,太康公主的病情泄露出一些来,也便是题中之义了。

    而同样是这个道理,弘治皇帝转了老大个圈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苏默,也就说得通了。毕竟,那可是一位公主,无论再怎么小,金枝玉叶的本质仍摆在那儿。若是没有一定把握,岂会冒冒然让一个民间小子施治?

    别说施治了,就是见都不可能让他见的。民间女子还要讲究个闺阁礼数呢,更不要说堂堂皇家贵女了。

    所以,对此刻萧敬欲盖弥彰的请求,苏默简直要仰天大笑了。斜眼看看榻上那个用来做考验的试验品,略一感应,顿时便心中有数了。

    萧敬在此人的病情上没有任何的隐瞒,确实如他所言那般。苏默不通医术,但在强大的生命元气的感应下,任何生命体的生命强弱变化,却都如同掌上观纹一般,纤毫毕现,再无半分遗漏。

    眼前这个患病的小监正如萧敬所言的那样,生命之火已是摇摇欲坠,病魔将其元气消耗殆尽,若没有奇迹发生,怕是最多也就能坚持三两天的样子了。

    而且苏默通过默察还发现,在其体内,还有着一些明显格格不入的生命迹象,正在悄然壮大着。而壮大的养分,便是目下这具躯体。

    显然,那便是萧敬所说的时疫。以后世医学的说法,就是病毒细菌。这些个病菌虽然被太医们降至了最低点,却并没能彻底完全杀死。若是一个健康的人,元气旺盛,自然会以自身的抵抗力最终支持过去。

    但是此刻,这具身体已到了油枯灯尽的地步,恢复完全赶不上消耗的速度。生命体便缓慢而坚定的失去活力,直到最后的死亡。

    按照这个时代的医术水平,其实也是有着吊命的手法。比如以参汤或者直接用参片喂食,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补充元气。这其实在很多影视小说中都能看到这种手法。

    但是,这种办法的效果并不好。用这种办法,大多都是为了多吊住患者的一口气,让其多出一些留下遗言的时间而已。所以此时的医生们并没有将这种手段作为一种治疗手法,倒是一旦要用这个手段的话,等若直接宣判了患者的死亡了。

    而苏默对此却是另有不同的看法,或许与常人来说,这种观点一点错也没有。但是放在他这里,看到的不过是参汤等物的等级太低,而且其中的能量,能被病体吸收的效率也太低,最终导致供给不足,只能短暂的支撑一会儿。而等到那点被吸收的能量再次耗尽了,结果自是不必多言。

    而他的生命元气则不同,生命元气完全是一种超越寻常生命等阶的物质。这不单单是质量的不同,还因为那本就是来自苏默自身躯体先一步凝练后,可谓百分百形成了完全可被人的躯体容纳接收的物质。

    那么,这种相性完全吻合的物质,又再远超体量的灌注下,原本消耗大于弥补速度的情况,便会正好反过来。如此一来,自然也就能达到真正吊命的目的了。

    不过,这种方法也只是能更明显延缓躯体侵蚀的速度。真要想彻底恢复,还是需要医生用药诊治,彻底从根源上治疗才行。

    这也是为什么在救治程敏政时,苏默敢果断下手,却仍要一再向刘太医确定其能不能进行治疗的原因。

    换言之,苏默的生命元气异能,可以给一些只是受了外伤造成元气损害的人有效。甚至可以让一些正常衰老,即将死去的人续命,令其再次焕发生机都行。但偏偏就是对普通的病症,却是束手无策,便是这个道理了。

    只不过这个秘密却是苏默保身立命的最大本钱,他可不会明白的相告任何人。

    那么,眼下这个小监他可以用对程敏政同样的方法施行,但是能不能对那位太康公主有效,却是有些拿不准。不过从所知的消息分析,太康公主是因为出生时就先天不足,才导致的病症丛生,那么或许还真的就只有自己的生命元气才是最对症的东西。

    所谓的先天不足,在苏默的理解中,不外乎就是生命根基受损或者太少,不足以支撑生命体正常成长,导致消耗过大引发的结果。而这,正是在他可以掌控的范畴。

    这么想着,他心中已然大约有了七八分把握,渐渐安定下来。只是眼前这个考验嘛,过,是必须要过的,可却不能显得太随意简单。否则不好解释不说,也显得有些不值钱了不是?

    升米恩斗米仇,这个道理最是颠簸不破,苏默可不会犯那种低级错误。

    “公子,你看……”眼见苏默只愣愣的出神,一言不发,萧敬终是有些耐不住了,迟疑着小声唤道。

    苏默猛省,啊了一声,看看榻上躺着的那小监,又再看看萧敬,脸上露出为难之色,踟蹰着欲言又止。

    萧敬心中紧张,急道:“公子可有什么为难之处?但若能救得杂家这孩儿,无论何事,杂家无有不应,还请公子明言就是。”

    他深通世故,最是擅于察言观色,揣摩人心,当下毫不犹豫的给出条件。能把这孩子救过来,想要什么都可以商量,尽管说!

    见这老太监果然上道,苏默也便不再抻着了。略一沉吟,这才道:“公公既然知道程大人那事儿,想必也知道,当时一同施治的还有刘太医。我所能做的,不过只是帮着用特殊手法增强病人的生命力,使得医者的治疗和药力可以有充裕的时间发挥效力。说到家,真正起作用的并不是我,而还是在于医者。所以呢,您看这……”

    萧敬闻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沉吟着缓缓点头。他才不信这小子说的话呢。这小子年纪不大,却心思深沉,滑不留手。什么起作用的不是他,而是在于医者,骗得过旁人岂能瞒得过他?无外乎就是藏拙惜身,不想显露本事罢了。

    不过倒也难为这小子年纪轻轻,能深通进退之道,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如此谨慎,倒也可堪一赞。也罢,只要真能有那个本事,结果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过程,谁会在乎?杂家便遂了他心思就是。

    而且,到最后还不是要由那位决断,自己大可不必节外生枝。而且若是能因此与这么一位大国手交好,对自己也是一个极大的好处。要知道,他如今也是年纪不小了呢。

    这么想着,当即不再犹豫,抱拳一礼道:“好,如此便请公子稍候,杂家这便使人请太医来……唔,此番承公子慨施援手,杂家不胜感激。若是不弃,你我不妨互相称呼字号可好,也不须显得那般生分。”

    苏默一怔,随即脸现扭捏道:“这怎么可以,不行不行。公公年纪大过小子甚多,可是长辈来着。”

    萧敬心中就膈应了下,特么的,这小子只说年纪却不提身份,可不摆明跟这儿拿捏吗?却偏要做出这般恶心模样,让杂家上赶着求他,真真可恶可憎至极!

    妖孽,还得是无耻到了某种程度的妖孽!萧敬满心憋屈,郁闷的叹息着。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