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5章 心情不好
    对于萧敬的话,弘治帝未置可否。自顾低头沉吟一会儿,忽然抬头道:“萧敬。”

    “老奴在。”萧敬躬身应道。

    “你刚才说,从始至终,他就是站在旁边,只是以手抵身,再无其他动作对吗?”弘治帝有些迟疑的问道。

    “是。”萧敬额头微微有汗沁出。皇帝这分明是对他的回报有所怀疑了。也是,其实一开始萧敬也是不相信的,那小子就那么往那一站,手往患者脑袋上一搭就完事了。这的的确确换了谁也不敢相信不是。

    可偏偏事实就是那样的,据那个后来过去的太医说,打从那小子的手搭上去后,那个本来快要不行了的小监,生命体征急速攀升,脉搏强劲的差点让太医以为面对的是一个健健康康的人。

    谁也不知道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奥妙,可事实就那么活生生的摆在面前,也只能归为苏默所为了。

    “此事当时在场的还有吴太医,老奴事后也曾仔细问过吴太医的。陛下若是有所疑,不妨将其招来,一问便知。”萧敬小心的建议道。

    伴君如伴虎,若是让皇帝认为自己人云亦云、装神扮鬼,那脖子上的六斤半可就别想留了。

    弘治帝蹙眉不语,起初的兴奋此时已经消退大半。事关自家闺女的死活,由不得他不慎重。

    而且若单单只是那苏默装神弄鬼也没什么,毕竟他自己近来也开始求神问道了。难道他真的不知道,那个张天师所谓的道术炼丹什么的基本属于胡扯?

    他可是天子,还是一个极聪明的天子,若非如此,又怎么可能在当年那么险恶的环境下活下来,最终登上九五之位?

    可笑那些个大臣,总以为他们自己才是最聪明的人,总是无谓的担心他这个皇帝被人蒙骗。他们又怎会知道,自己那样做虽然确实是有些好奇,但却从始至终都未真个沉迷进去。

    他之所以那样,一来不过是实在没法儿了,找个由头求个心安罢了;二来嘛,却是刻意为之,以便借此看清某些人的真面目而已。

    所以,对于那些个神神道道的事儿,弘治帝其实半点也不相信。要知道,他那位父皇的前车之辙不远,从小到大,他可是都一一看在眼中,比任何人都再明白不过了,又哪里会自己再被蒙蔽?

    这也是为什么,他在知道了苏默确实救回了程敏政后,还要再次安排今个儿这么一出戏码的原因。旁人的传言再如何言之凿凿,他都不敢轻易相信。必须要自己绝对信任的人亲眼看过,亲身经历了,才能让他安心。

    可万万没想到,萧敬竟然带回来的是这么个近乎神话般的结果。这让他一时间忽然拿捏不准了,究竟是这世上真有那么玄奇莫测的事儿,还是连萧敬这个奴才也不能信了?

    不不,萧敬应该是可信的,怕只怕他也被人糊弄了。可按照萧敬所说的当时的情况,苏默又是怎么糊弄过去的?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了。

    眼下各个藩王的世子都在京中,一个不好传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消息去,怕是很有些人会心思活泛,定要生出些事儿来。自己那些个好叔伯、好兄弟们,又有几个真正肯消停的。哼,怕是隔着一个杀一个,应该是错不到哪儿去的吧。

    弘治帝一时间心思如潮,在涉及到皇权之际,他甚至都短暂的忽略了原本对女儿的关心。这倒不是他无情,而是他深刻的明白,一旦失去了这个皇位,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那便是灭顶倾覆之祸,别说自己的爱女了,连他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别想再有半分活路。

    不过好在这个念头就只是短短的一瞬,很快他便又再调整过来心态。微微想了想后,果断开口道:“杜甫。”

    老太监杜甫应声而出,垂首待命。

    “去,宣今日随同一起去的那个太医过来。朕可真是好奇了,这世上果然有这般仙家手段不成?”他淡淡的吩咐着,语意中不自觉透出几分森厉之意。

    杜甫领命去了,下面的萧敬却听得心中一动,眼珠儿一转却随即搭下眼皮,不使自己的神色露出半分。只是心中却又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大喊:皇帝不信道,皇帝不信道…….

    太医院离着大内很近,毕竟他们身负重责,要随时为皇家服务。所以没用多久,今日出诊的吴太医便上殿叩见。

    弘治帝端坐案后,凝目稍稍打量了他几眼,这才淡然道:“卿家便是今日与那苏默一同诊治的太医?”

    吴太医听问,慌忙躬身应是:“回陛下,是。”

    弘治帝唔了一声,顿了顿道:“那你说说看,对于那个苏默,你是如何看的?今日的病案,以你的看法,究竟是谁人之功,又是如何做到的?”

    吴太医听到这里,脸上明显露出激动之色。双手抱拳重重的向弘治帝一揖,大声道:“陛下,那位苏公子乃奇人也!是真真正正的奇人啊!陛下,不知苏公子此刻现在何处,臣心中实有万般不解之处,欲向其请教。对了,如果陛下恩准,还请将其派给咱们太医院,以其一身神鬼莫测之术,如果能入太医院,臣愿意以院首之位想让,只求能跟在身边学习一二,于愿足矣。”

    好嘛,这番话一出,殿上弘治帝等几人顿时目瞪口呆,面面相觑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嘛,咱们说的重点是这个吗?你这老家伙能不能靠点谱?

    朕想问的是,那个苏默究竟是真有本事还是玩了什么花活儿…….呃,等等,听这老货的意思,今天的事儿竟然是真的了?他刚刚说啥?他只要跟在那苏默身边学习一二就于愿足矣,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个吴太医可不是一般的太医,乃是太医院的太医令,正儿八经的一院之首,一把手啊!由此可知,其人的医术水平绝对是出类拔萃的。

    或许放眼天下,不敢说绝对的当世第一,但若说身列前五之数,应当绝对没有半点问题的。

    可就是这样,他竟舍得将这个位置让给那苏默不算,还要跟着当个学生。这一刻,弘治帝再也淡定不下来了。

    他没理会吴太医的请求,身子微微前倾,仔细又再问过一遍今日的情形。结果跟萧敬所言毫无差别,那苏默竟真就只是一直那么站着,却让病患陡然生命力大盛。

    这且不说,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这股突然出现的生命力的支撑下,不但让太医顺利施治了一番,甚至在之后,那股生命力还残留不少,竟而使得那个被诊治的小监,在施治之后便醒转过来。除了因为卧病多日导致的有些体虚之外,精神却是出奇的好,已然与常人并无二致了。

    从吴太医这个医家的角度说,这简直就是神迹,绝对是传说中的生死人、肉白骨的手段。至于什么神神道道的谶秽之术,没有,吴太医捶胸顿足的发誓,他没有感受到半分那些狗屁的虚妄胡言。

    他有一门祖上传下来的绝技,最擅探脉之术。当其时,他隐隐能察觉到,那个小监身体中忽然冒出来的强大的生命力,其源头便是来自苏默那双按在小监身上的手。

    他家祖上口口相传一个秘闻,说是上古之时,曾有大医身俱独门手段,能将天地间游离的精粹,通过自身某种秘术提取出来,然后注入病患体内,以此来提高病患的生命力,从而达到或治愈病症,或延长寿命的功效。

    这个传闻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是奇闻异谈,毕竟谁也不曾见过。但没想到,今日却忽然从苏默这里真正见识了。长久以来的传闻,忽然真实的再现,你让吴太医如何能不克自持?

    对于一个醉心与医术之道的人来说,别说叫他让出太医令的位置了,就算是让他付出再大的代价他也是愿意的。至于说跟着苏默学习,哈,要是苏默真的松口,肯收他为徒的话,吴太医怕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他刚才之所以那样说,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巴望着或许能让苏默屈服与皇帝的威压之下,让他混上这个便宜…….

    好吧,弘治帝全问明白之后已经彻底无语了。也不理会那老东西声嘶力竭的哀求,挥手就将这个无耻的老儿打发了出去。个老杀才,竟然把歪脑筋都动到皇帝头上了,若不是看他是个痴人,便有十七甘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这样看来,他果然是真有些手段啊。好,既如此,杜甫!”弘治帝在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打发走了吴太医后,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终于是下定决心,停步回身喝道。

    杜甫上前一步恭听。

    “拟旨,诏令出使蒙古钦差副使苏默,明日入宫觐见。”弘治帝沉声喻令,顿了顿又道:“此旨意不必走内阁,以中旨放下去。”

    所谓中旨,就是皇帝直接越过大臣发出的旨意。大抵可以理解为后世的一票否决权,属于皇帝特有的权利,无须任何人置喙。也是从另一个角度,对皇权至上的一种彰示。

    杜甫恭声应是,旁边萧敬却是忽然抬头看向弘治帝,口唇蠕动几下,似是欲言又止。

    弘治帝看的明白,不由微微蹙了蹙眉头,不悦道:“萧敬,你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萧敬身在司礼监,掌批红之权,按照正常流程,皇帝的旨意是需要过司礼监这一道手续的。他此时似是有话要说,弘治帝很容易便以为是他的权力欲作祟,心下由是恚怒。

    萧敬心中叫苦,哪里还敢迟疑,忙跪倒回道:“陛下,老奴岂敢擅言。只是那苏默今日事毕,曾有一言,道是他这一次出力已是最后一次了。至少短时间内,再没能力施展了。所以,所以老奴以为,陛下这道旨意…….”

    他说到这儿便顿住了,后面的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弘治帝一呆,随即不由大怒,怒道:“你这老货,给朕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萧敬脸上纠结,心中满是苦涩,半响才嗫嚅着道:“他说,他说这和他的心情有关……咳咳,他说他的兄弟和岳丈刚刚蒙受不白之冤,他身心俱疲、心情烦躁,所以就……就…….”

    弘治帝听的烦躁,猛地一拍案桌,怒道:“你这狗才,说话不清不楚。他的兄弟是谁,岳丈又是谁,又受了什么冤屈?”

    这话一出,萧敬脸上越发纠结起来,便是一旁静静听着的杜甫也是霍然震惊的抬头,脸上露出古怪之色。

    “他……他的兄弟,便是此次科举舞弊案的江南举子唐寅。而他的岳丈,便是……便是前礼部侍郎程敏政程大人。”萧敬吞吞吐吐的说道。

    弘治帝暴怒的面容顿时猛的一僵,忽然就此呆住了。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