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6章 求放过
    “跋扈!跋扈!……..胆大包天!………恃宠而骄!”上书房内,弘治帝气咻咻的来回踱着,走几步骂两声。地上一只上好的瓷碗摔得粉碎,几个宫女吓的战战兢兢,大气儿不敢出一声。

    杜甫和萧敬两个都垂手侍立,暗暗对个眼色,却是都从对方眼中看出几分无奈和震惊。

    皇帝震怒到这种地步了,却只是破口大骂,但却并无半个字儿提及抓人问罪什么的,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只不过堂堂天子,竟被人这么将上一军,那份憋屈就可想而知了。若是不让他发泄出来,怕是真能憋出个好歹来。

    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且不说总归是气大伤身,单就传扬出去,这事儿也是好说不好听啊。

    杜甫悄悄的给萧敬递个眼色,那意思,事儿是你惹出来的,你倒是上去劝劝啊。

    萧敬却眼皮一搭,微不可查的摇摇头。你大爷的,当杂家是傻的吗?这会儿上去触霉头,谁知道落下的是雨露还是雷霆啊。

    欸,不对啊,你可是大伴来着,你咋不上去劝呢?皇帝要是气出个好歹的来,你这伴当可是不会好过了。

    杜甫悄悄翻个白眼,耷拉下眼皮不理他了。对皇帝的了解,谁又能比他更深?别看现在叫的凶,但要说气还真没那么大,倒是说羞恼还差不多。

    程敏政那案子大有蹊跷,内中不知多少猫腻,皇帝又不是傻子,能不知道吗?可知道又如何,出手的人算计精深,一下子先把声势造起来了。朝野内外一片声的喊杀,天子也只能下旨严查了。

    在这种声势之下,能只将程敏政削官,将唐寅罢名已是最好的结果了。为此天子不知做了多少让步和努力,那苏小子竟还不满足,以此来要挟。这真是……唉,天子这是憋屈啊。

    杜甫心中想着,偷眼再看看上面,却见弘治帝终于是骂累了,正坐在那儿捯气儿呢。只不过脸上虽然难看到了极点,但却眼神有些没有焦距,显然是不知想到了什么,正神游物外呢。

    俏没声的退后两步,到门口招手唤过来一个小监,指了指里面,让其进去收拾干净。又低声嘱咐了几句,使人重新端来一盏参汤,亲自端着放到案桌上。

    气也好恼也好,终归是伤元气的。喝点参汤补补,有力气了您再可劲儿的砸,这皇宫大内别的没有,杯子碗儿的管够,只要您能平了气儿。

    老太监这般想着,又蹑手蹑脚的退开来。

    弘治帝眼角余光瞥见,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斜眼睇了他一眼,伸手将茶盏端起,轻轻啜了一口。

    这会儿他情绪过去了,也算是冷静下来了。知道方才自己失了态,倒也不好却了这大伴的脸面。杜甫跟着他已然十多年了,主仆之间颇为相得,自是明白他上这杯参茶的意思。

    一口热乎乎的参茶下肚,果然精神好了许多。也趁着这个空档,弘治帝转过了无数个念头。

    “萧敬!”他缓缓放下茶盏,忽然出声唤道。

    萧敬一凛,忙上前两步,躬身道:“老奴在。”

    “你说说,那舞弊案可查到了些什么吗?所谓舞弊,究竟有还是没有?”

    弘治帝轻轻的说着,脸上似有些思索之色。可是这话落到萧敬耳中,却顿时如同一个炸雷般响起,骇的他霎时间面色大变。

    ……………………………………………………

    “……具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那程大人到底给没给你暗示什么?”同一时间,英国公府的后院里,也有人问出了同一个问题。

    唐伯虎此时精神好了许多,只是身形却不免的多出几分佝偻和萧瑟之意。但是此刻听到苏默如此一问,还是忍不住的愤然而起,激动的大叫道:“没有没有没有!为什么你们都不信我,为什么都不信我!”

    苏默和徐鹏举等人吓了一跳,徐鹏举一个高蹦出老远,指着唐伯虎怒道:“我去,我说老唐,你叫个逑毛啊。又不是咱们说你作弊,老大只是问问你而已,你至于嘛。大爷的,吓死小太爷了。”说着,还一边频频拍着胸脯。

    张悦和徐光祚就鄙视的看他。这边苏默也拉着唐伯虎,安抚着他重新坐下,温声道:“伯虎兄,鹏举说的对。小弟也只是想问清楚而已,不然怎么给你讨回公道?”

    唐伯虎颓然坐下,伸手揽过一只酒壶,也不用杯子,就那么仰头往口中灌去。连续几口饮的急了,那酒液顺着嘴角淌下,将胸前衣襟湿了一大片,他却是如同未觉一般。

    直到呛得咳了起来,这才被苏默夺下。他探手还要去抢,苏默却哪里肯给。几番之后,终是无奈坐下,呆呆的发怔一会儿,忽的伏在案上放声大哭起来。

    徐鹏举和张悦几个面面相觑,也不闹了,慢慢围拢过来,都把目光看向苏默。

    苏默叹口气,他倒是能明白些唐伯虎此时的心情。一个读书人十年寒窗,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其间又有多少刻苦,为的不就是个一朝登科,金榜题名吗?

    可是今次一事,所有一切努力尽皆付诸东流,全化为一场泡影。什么光宗耀祖,什么施展抱负,再也不用提了。这对于一个读书人来说,可谓是最残酷的惩罚了。更不要说如唐伯虎这样的绝世天才,其间的打击更要比之常人还要沉重百倍。

    历史上,唐伯虎至少还被发配边地给了个小官儿呢,他都愤而辞官,发誓终生不仕。可如今倒好,皇帝竟连个安慰奖都给免了,直接一撸到底算逑。

    也不用你自个儿发誓了终生不仕了,直接一个终生不予录用,让唐大才子连个发泄的余地都给堵上了,你让唐大才子如何能痛不欲生。

    “伯虎兄,唐寅!……我去,你大爷的能先忙着哭吗?你倒是听没听到我说的话啊。我说给你讨个公道,公道啊!”苏默凑到他耳边,大声的喊道。

    眼瞅着这货简直是生无可恋的模样,苏默很担心他一个想不开,回头寻了短见去。必须要给他个借口,嗯,或者说是念想才行。讨回公道,还有什么比这更能吸引一个含冤者的吗?

    果然,唐伯虎终于暂歇了哭声,抬起头来,泪眼迷离的看看他,眼中先是发出明亮的光彩,但随即却又化作一片灰暗。

    “公道?呵呵,呵呵,什么公道?这世间可有公道?你又能给我找回什么样的公道?”他冷冽的笑着,挂满了泪水的面庞上一片灰暗,喃喃自语着。

    苏默皱了皱眉头,再劝慰道:“当然是把事情说清楚了,至少不能让你一直背负着个作弊者的名头。这点你放心,我必要为你办到的。”

    旁边徐鹏举和张悦等人也一齐点头,纷纷劝慰。

    唐伯虎惨然一笑,摇头道:“有什么用?能让天子收回成命吗?终生不予录用,终生不予录用啊……罢了罢了,诸位兄弟高谊,寅心领了,就莫要去费那劲儿了。大不了我这余生,尽付与山水之间就是,也强过去卑躬屈膝,迎奉那些腌臜之辈痛快。”

    他咬牙切齿的说着,言语中满是悲愤弃世之意,隐然已是与历史上他那首着名的《桃花庵歌》的意境有些相符了。

    苏默抚着下巴想着,莫不是那桃花庵歌就快要现世了?若是能亲眼见证一番,倒也算是一大盛事啊。这么想着,不由的左右踅摸起来。

    徐鹏举注意到了他的神色,悄悄靠过来,疑惑的道:“老大,你在找什么?”

    “桃花啊。”苏默随口答道。

    徐鹏举茫然,“桃花?干吗要找桃花?”

    “当然是……呃,没啥,我就是突然想看桃花了,咋的,不行?”苏默猛地回过神来,一时找不到说词,便即眼睛一立,耍无赖了。

    徐鹏举这噎的,他敢说不行吗?得,万事架不住您喜欢不是。桃花就桃花吧,要不要这么凶啊。徐小弟悻悻的,溜溜达达往一边闪去,自家这位老大时不时的发神经,他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

    身后一阵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一枝粉色的花簇便出现在几人眼前。俏丫鬟腊梅双手捧着一个花瓶,献宝似的递到苏默跟前,小声道:“公子眼神真好,婢子才刚剪回来的就被你看到了。公子也喜欢桃花吗?我却是最喜的。我愿还想着让小姐给我把名儿也改成桃花的,可小姐说梅花也很好的……”

    小丫头叽叽咯咯的说着,对于公子与自己的爱好相同很是开心,恨不得将心得尽数与公子分享才好。

    苏默扶了扶额头,这傻丫头明显属于那种缺根筋的,这就是所谓的萌娘吧,果然是吧。你就没发现这儿的气氛不对吗?人家唐兄正难过着呢,你却跑来说什么桃花的,还说的这般兴高采烈的,合适吗?

    好吧,他果断把他自己先提起桃花的事儿忽略了。

    倒是腊梅总算是后知后觉,终于发现几人围在中间的唐伯虎了。疑惑的看了看他,渐渐脸上露出犹豫之色。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后,终是化作一片坚定,转头对苏默结巴着道:“公……公子,他他……唐解元是好人,你们……你们随便打两下就……就饶过他吧。你看,他都……都哭了呢。要不……要不我把这桃花给你,你……你们就放过他吧好不好?”

    好单纯的妹子,好哀怨的语气,苏默等人竟一时无言以对,包括还在流泪的唐大才子在内,当场全体石化。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