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8章 某方面画技大师
    唐伯虎第二天便走了,他似乎对京城之地有了余悸,怎么也不肯留下来。

    不过好在是经过苏默等人的开解,似乎不再那么颓丧了。至于说回去以后,会不会还如历史中那样,彻底蜕变成一个风流才子就是在不好说了。

    这让苏默有点淡淡的忧伤。

    他忧伤的不是唐伯虎的离开,也不是世上或许要少了一个风流才子,而是忧伤这个时空,能和他一起深入探讨某种文学的人,又要少了一个。

    说到某种文学,相比之与后世,这个时空简直就是*的天堂。士大夫们或许会对某些事儿耻于宣之于口,但却在私下里极是推崇。无论是文还是画,都传播不禁,大行其道。

    这且不说,便是此时闺中凡有女儿的,都会以这方面的抄本图画,作为某方面的教材。

    而唐伯虎这犊子便是以画的一手这方面的好画儿而闻名于世,其这方面的画作,一向被无数人追捧,千金难求。

    于是,伯虎兄因此遇难了。

    以苏默那种鹭鸶肚里也要刮下二两油来的性子,既然没能将他这个人留下,又哪会肯那般轻易放他离开?

    便在唐伯虎离开的头天夜里,就给苏默连威逼带利诱的挥毫泼墨,直直画了大半夜带着第二天大半个白天,才算堪堪满足了某人的贪欲。

    以至于在画完了之后,唐伯虎比之刚从诏狱中出来那会儿还要憔悴。若不是体型身在太过消瘦,就凭那俩黑眼圈,妥妥的国宝大熊猫一只了。

    面对这种没有人性的压迫和剥削,唐伯虎也抗争过、求援过,但是然并卵。

    在有机会深入观摩、探讨人类起源,和各种人体奥秘的学术问题前,一直以来,表现的翩翩风度的张悦张小公爷,带头抛弃了友情。和徐鹏举这个另一位世子爷一起,毫不犹豫的做了苏默的帮凶。

    最让唐伯虎崩溃的是,向来以冷面正直面目出现的徐光祚徐小公爷,竟然亲自抱剑守在房门处,美其名曰守护他,以免被某几个发情的畜生伤害到他……

    这个世道太黑暗鸟,伯虎兄走的时候脚步踉跄,一脸的生无可恋。这似乎更证实了京城之地不利于他的论断,以至于他离开的时候,简直如同身后有什么怪兽追赶似的,跑的那叫一个快啊,堪比中箭的兔子一般。

    苏默哥几个满脸的遗憾和不舍,只能望着远去的帆影频频挥手。

    “三成!”待到唐伯虎的坐船终于看不到了,还不等转过身来,徐鹏举小公爷便果断竖起三根手指,坚定的向几人发出了自己的诉求。

    “想都别想!”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苏默三人同时做出了回应。徐光祚甚至将手抚上剑柄,满面冷笑的斜睨着徐鹏举,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拔剑相向的意思。

    徐鹏举满脸的悲愤,脚下不由退后几步大叫道:“那要怎样?大家平均分配,咱们这有四个人,便是每人两成半。可总不能将一幅画撕成两半吧。你们讲点道理好不好。”

    张悦、徐光祚就冷笑着不语,苏默笑眯眯的上前一步搂住他,语重心长的道:“鹏举啊,你还小,这些东西现在还不适合你。放心,你那份儿老大我都给你收着,谁也不给。等你再大上几岁后,一副都少不了你的,相信我!”

    徐鹏举震惊了,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老大,你……你你,这不是真的,你不会那么无耻的对不对?我可是你最亲的小弟啊,唯一的、最最忠心的小弟啊。你不会那么对我的对吧?”

    苏默一脸的慈祥,拍拍他肩头:“鹏举,我相信你,一定能战胜自己的**,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都抛开。嗯,我看好你哦。”

    开什么玩笑呢,兄弟几个中,就属魏国公他老人家家教最是严苛。徐小公爷在京里根本待不了多少日子,这要是分给了他,等他回去后还不得都给魏国公他老人家没收了?

    所以,分给他就是浪费!兄弟几个早说好了,一张都不会分给他。嗯,当然,在京的这段时间里,共同观摩学习,以及讨论还是可以有的。

    张悦笑嘻嘻的过来,也伸手拍拍他肩膀,竖起个大拇指:“徐元帅,我看好你哟。”说罢,哈哈大笑着拉着苏默走开,嘀嘀咕咕的热烈讨论着下一步分赃的比例。

    徐鹏举愣愣的看着前面俩勾肩搭背的身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遗弃了。待要追上去声讨一番,旁边徐光祚重重的咳了一声,手中长剑猛地拉出一截,寒光闪耀。然后又再重重一推,锵的一声合上,这才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施施然跟了上去。

    徐鹏举激灵灵打个冷颤,脚下再也无法挪动半步。直在后面呆了半响,眼见着前面三人渐行渐远,才猛然反应过来,顿时跳脚大骂道:“贱人!你们都是贱人!啊啊啊…….”

    咆哮声响彻半空,码头旁的草丛中,惊起一片水鸟,扑棱棱振翅飞上云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留下满天鸟毛……

    诸事皆定,至少短时期内是这样,苏默于是转而开始埋首自己的发展大计。

    会所那边陆续进了大批的材料,孙四海很给力,又有着相当深厚的人脉,只不过三两天便将苏默要求的东西准备好了。

    而苏默也在这几天内,进一步将整个会所的图纸描摹出来,精细到一草一木、一亭一阁。后世精美的苏州园林,终于跨越了时空,首次亮相于这个世界。

    后房中,杏儿睁着美眸,痴迷的看着一幅幅图画,大眼睛中满是向往期盼之色。

    “苏默,咱们以后便要住在这里面吗?好漂亮啊。”她伸出葱白的玉指小心的抚摸着画面,轻声向苏默问道。

    苏默从身后搂住他,将下巴轻轻在她发髻上厮磨着,鼻息间满满的全是少女处子的幽香,惬意的道:“傻瓜,这里只是咱们的买卖,怎么会住在这里呢。咱们的家啊,可要比这更漂亮百倍。我保证,到时候你绝对会喜欢死的。”

    韩杏儿被抱住,粉白的脸颊上不由腾起羞红。两人虽然早在武清时就经常耳鬓厮磨了,但是这种亲昵的举动,仍是让她忍不住的羞怯。

    微微不安的扭动了几下,但在感觉到男人的坚定后,便也就半推半就的顺从了。

    “你又来哄我,哪里还会比这更华丽的?天呐,便是皇宫也不过如此吧。呀,这……这该不会是逾制了吧,苏默啊……”

    她娇憨的撅起樱唇,嗔了爱郎一个白眼,碎碎的念叨着。忽然猛地闪过一个念头,顿时小脸有些发白。

    这个时代,阶级制度极是森严。这种森严始终贯彻于所有的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要是有所谮越,一旦被人抓住不放,甚至抄家灭门之祸也不是不可能的。

    便如这修房盖屋,官员之家的门槛有多高,普通百姓的家门槛是多高,都是有严格定制的。便是门上的对联、字幅,甚至房檐上的装饰,都是有着明确的标准。

    像是后世影视中,常见一些人家门外竖两个大石狮子,好吧,那都是身份到了一定的等级后才可以有的。一般人家要是敢往门口摆俩狮子,官府绝对分分钟教你做人。

    又比如那门槛,普通人家最多也就是有个坎儿的样子,而像是那些个大户人家,门槛高的能接近膝盖那么高。后世常有句玩笑的话说,谁家谁家门槛太高,不敢高攀云云,说的便是这个情形了。

    所以,韩杏儿一见苏默所绘制的图画如此精美,在初时的迷醉后,首先便是想到了这个方面,唯恐这个冤家一个不小心,招来无妄之灾。

    这里可是京城呢,听说京城到处都是官儿,说不得但凡出来一个,都是比武清县尊都要大上好多。天天的,比武清县尊都要大,那得是多大啊?

    韩杏儿出身低微,想起这些便有些不踏实,心里很是局促忐忑。再想想这里可是皇帝爷爷住的地儿,就更是紧张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这是典型的社会底层小民心态,苏默对此又是好笑又是心酸。

    轻轻将怀中娇躯转过来,爱宠的给了个摸头杀,柔声道:“傻丫头,哪来那么重的心思?相信你相公,有我在,你只要负责快快乐乐就好,别的一切你夫君我都会为你做好的。嗯,告诉我,你,相信我吗?相信你的夫君吗?”

    他轻轻挑起面前少女圆润细腻如瓷的下巴,轻轻的来回抚着,柔声问道。

    韩杏儿嫩白的脸颊如同胭脂浸入了水里,迅速的洇了开来。两只明媚的杏眼中满是爱恋痴迷之色,如同两汪荡漾的湖水,波光潋滟的,似要立即便要满溢出来也似。

    是的,她相信!她甚至比相信自己还要相信他。从当初他将她从田家的魔窟中救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全身心的信了他。从那一刻起,他便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一切一切,她的整个世界。

    看着那张越来越近的面孔,男人粗重炙热的呼吸,让她心中如同揣了只兔子一般,整颗心似都要从腔子里跳了出来。

    这一刻,她只觉的浑身发软,除了眼前这张脸,整个世界再没了别的。无意识的嘤咛一声,羞涩的合拢了眼帘,却见娇靥微微仰起,准备迎接那接下来的炽烈。

    “少爷,少爷!不好了,出事了!”就在眼看着两座火山将要倾斜相撞到一起的关头,冷不丁门外一阵急促的呼喊声传来,顿时将满屋的旖旎撞得粉碎。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