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0章 痞中名宿张二爷
    随着呼喝声传,但见外围的人群忽如浪分潮裂一般向两边倒去,同时伴随的还有无数的惊呼咒骂之声。

    华龙得意的心情顿时大坏,这是哪个瘪犊子啊,在这会儿败自己的兴。循声扭头去看,目光所及之处,却不由的猛然色变,脸上顿时阴晴不定起来。

    若问京中谁最狂,张家兄弟逞威豪!来的不是旁人,正是京中最神憎鬼厌的二位。纨绔界的名宿,地痞辈的祖宗,寿宁侯张鹤龄、建昌伯张延龄。

    要说这二位怎么来了,无他,利益耳。那日苏默为了城外那处宅子的事儿宴请二张,最后让二张乖乖低头,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拿出了名人会所的买卖份子,以利相诱。

    眼下这名人会所中,二张兄弟白得两成份子。两成份子啊,按照苏默的预算,那可是每年至少数万两收成的大肥肉啊。

    可眼下,居然有人敢来这里闹事,二张兄弟岂能不急?喵了个咪的,他张家兄弟往日里不去找旁人的麻烦,旁人已是烧高香了。可现在居然有人把黑手伸到自个儿兄弟头上了,这可不是自寻死路吗?

    所以,在一得到这边的传讯后,兄弟两个就炸了毛了。当即点起一干爪牙,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

    两人这般手下,俱皆是京都地面上的泼皮,依仗着俩皇亲国戚的威风,素日里便嚣张跋扈惯了。而今个儿难得的是,居然还是自个儿这边占着理儿,可想而知,此时此刻这帮人的气焰得是多么的高涨了。

    连踢带踹的将围观的人推开,二张如同众星捧月般闪亮登场。一进到圈子里便看到了正站在最前面的华龙。

    张延龄当即怪叫一声,斜着肩膀歪着脑袋,如同只螃蟹一般踱到了华龙身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嘿然道:“啧啧,咱还当是哪个吃了豹子胆的杂碎敢来咱兄弟的地头折腾,感情是小华你啊。是了,你小华如今风水看涨了,攀上高枝儿了,想必是觉得有本事可以骑到你二爷我的头上拉屎了,对不?”

    华龙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心中暗暗叫苦。怎么也想不通,这个什么会所咋就跟这俩混不吝扯上关系了。

    前阵子,不还听说这两兄弟帮着这边办事来着吗?既然如此那就是自己人啊。可为啥明知道是自己人,今个儿怎么还让自己来这儿闹腾?这尼玛不是坑人嘛。

    他如今身份看涨是不错,身后也确实靠上了硬扎的靠儿了也不错。但那也仅仅只是靠上了而已,真要比身份,他跟这二位的地位,那可绝对是天差地远了去。别说是他了,就是他身后的主子,真要跟这二位掰扯掰扯,最后的结果也是尤未可知呢。

    “咳咳,这个,二哥……”他心中暗骂着,脸上挤出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微微躬身叫道。

    “二尼玛的哥!瞎了你的狗眼!”不待他一句话说出,刚刚还一脸玩味的张延龄陡然便翻了脸,手指头都快戳到他脸上了,指着他大骂起来:

    “你特么配吗?你特么也配跟二爷称兄道弟?你算哪根葱!狗娘养的东西,打秋风居然打到爷爷的头上来了,真真是好胆!你大爷的,你特么是不是觉得你爹现在大发了,就可以谁都不放在眼里了,嗯?蛆了心的玩意儿,遭了瘟的逼货,真真是瞎了你的狗眼!来来来,咱们这便一起去面君,去陛下和娘娘面前理论理论,且看看你那当个狗屁给事中的爹老子,究竟有多大能耐?走,走啊!”说着,一把薅住华龙的脖领子,拖着就往外走。

    他本就是个泼赖性子,整日介跟一帮地痞无赖厮混,这一发了性儿,那口中什么酸的辣的,可着劲儿这通喷啊,哪还有半分皇亲国戚的范儿。

    华龙满脸通红,心中又是暴怒又是憋屈,偏偏真不敢拿他怎么样。别说动手了,就算还口都不敢。他可是太明白不过了,自家老子再怎么牛逼,也还远达不到跟这俩货掰腕子的地步。

    别说自家老爹了,不见当初三位内阁大学士,还有一大帮御史朝臣一起弹劾这哥儿俩,最终都被皇帝给支吾过去了?到最后也没能将这哥俩儿怎么着,一个轻轻巧巧的“闭门思过”,就算把事儿给平了。

    和当时那场面比起来,正如张二爷叫嚣的那样,就他爹那小小的给事中的芝麻官儿,又能把这哥俩儿如何了?

    更别说这事儿他真心不占理,摆明了是来闹事儿的。嘞了个擦的,这要是闹到御前,且不说皇帝会如何,单就让后宫那位娘娘知道了,怕是就能活撕了他父子。

    那位娘娘对这俩胞弟的袒护宠溺,国朝内外又有哪个不知,哪个不晓?若不是如此,就凭这哥儿俩作死的德性,早不知死过八百回了。

    这次好嘛,难得的让这哥俩儿占了理儿,那要闹上去还能得了好?怕是不死也要脱层皮啊。

    这么想着,华龙腿肚子都开始转筋了。死命的挣扎着不走,一边满头大汗的告饶道:“二爷,二爷,您这误会了,真的是误会了。别,别拉,别拉……好好好,我说,我跟您说,这事儿不是我……哎哎,唉哟我说二爷,这真不是我,是…….是鲁王世子让我来的,你有本事找他去啊,欺负咱们算什么本事……唉哟……”

    好嘛,这叫个一通乱啊。张延龄那混不吝的德性,拉不动人岂肯干休,那必然是拳脚与咒骂齐飞啊。可怜华龙打不敢还手,左右又遮挡不住,身上是连连中招,惨叫哀嚎不已。

    旁观众人这个兴奋啊,这种大戏平日里哪能看到?那人是越聚越多,眼看着刚刚还趾张气昂的华公子,转眼间就发髻也散了,鼻青眼肿的那叫个狼狈的样子,不由的爆发出阵阵的哄笑之声。

    华龙简直羞愤欲死,尤其是不经意间看到名人会所一干人,这会儿哪还有半分害怕的模样,都抄着手看他热闹看的那叫一个欢乐,这羞愤就愈加重了起来。

    再有那个石悦,先前还被自己骂的嘴都还不了。可是此刻呢,特么的瞅瞅丫笑的,尼玛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子后面去了……

    妈蛋的,自己被坑了!这绝对是被坑了!华龙终于是想明白了,只觉得一股郁气直冲天灵盖了。再也忍不住之下,终是将幕后之人就那么喊了出来。

    “咳咳,老二,且住手吧。”听到华龙爆出来的幕后之人,一直没出声的张鹤龄终于轻咳两声,开口制止道。

    旁边几个伴当便假意上去拉扯,却在暗中又让华龙很是挨了几下。华龙气的要吐血,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恨恨的咬牙,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边被拉开的张延龄兀自不肯干休,跳着脚儿的指划着他大骂。只不过看样子实在是累的不轻,那骂声都断断续续的,光剩下在那儿捯气儿了。

    天可怜见的,张二爷一直养尊处优的,打架这种体力活儿一般可都是手下们干的。今个儿自己这么亲身上阵,可是把张二爷累坏了。

    另一边,华龙的几个伴当也赶忙扶住他,手忙脚乱的帮他整理着衣服发髻。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华公子发髻也散了,衣服也撕破了,连鞋都掉了一只,那个凄惨哟,哪还有先前半分华贵的样子,都跟街头的乞丐差不多了。

    张家兄弟凶焰冲天,这些伴当对付一般二般的人可以,但是对上这俩瘟神,真心是不敢往上靠啊。尼玛,这要是被这哥俩儿虐一顿,连理儿都没地儿去讲,谁特么傻啊还往上凑?也就是这会儿张二爷被拉开了,这才敢过来扶住华龙。

    “小华啊,你说你……唉,这是何苦呢?”制止了自家二弟的暴行,张鹤龄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上下打量打量华龙的惨样,一脸悲天悯人的叹息道。

    华龙咬牙望天,脸色如同死灰一般,一言不发。今个儿这脸丢的实在是大了,还有什么可说的?这张鹤龄看似温和,但谁不知道他比他那个弟弟更加阴毒?

    他弟弟张延龄也就是暴躁些,不讲究些。可这丫的却是蔫儿坏,最喜装模作样,背地后里下死手。且不说今个儿这仇结大了,就算没这档子事儿,华龙也是绝不会信他半个字的。

    “啧啧,你啊,说起来大伙儿都是有脸面的,你小华要真是缺了使唤,直接来跟哥哥言语声就是。就算不谈咱们之间的交情,单就看在令尊面上,哥哥也断不会不打发你一些。可你这么搞,实在是坏了规矩啊,这与令尊面上也须不好看吧。还有,你刚刚说什么什么世子的……咳咳,我觉得吧,这人啊,要有担当,自个儿做的事儿便自个儿抗着,迁延别个就太过了,于己于人都不太好啊。小华你也是个聪明人,想必不用哥哥我多说了吧。”

    张鹤龄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华龙的冷淡,仍是慢条斯理的说着。只是那盯在华龙脸上的眼神中,满透着莫名的深邃。

    华龙猛然省悟过来,顿时间后背就淌下汗来。是啊,今个儿这事儿自己面子是丢定了,以华家眼下的势力,想要找回场子来那是半点希望也无。

    而这事儿要是再把鲁王世子那帮人得罪了,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华家还能得了好去?自个儿被人坑了就坑了,这个锅再不想抗也得抗到底。若能扛下来,后面说不定还能得到些补偿。可要是真个彻底秃噜了,怕是先要弄死自己的,就是那帮人了。真到那时,可就是彻底的完蛋了。

    这么想着,脸上忽然血色尽去,变得煞白煞白的。惊惧之下,便连先前的羞愤都忘到了脑后。嘴唇嗫嚅着,想要说点什么挽回来,不意外面又是一阵混乱传来。

    又来人了。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