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4章 苏默到了
    角儿?刘养正听的一愣,转头望去,但见那会所外,几个少年正甩鞍下马走了过去。

    离得较远听不真切说了什么,只是原本还满面怒容的王义,在见了那个领头的少年后,似乎大为忌惮,目光竟都有些躲闪。

    而同时随着少年而来的一个胖子,却是猛的身形一晃,如同一道鬼影一般冲进两边厮打的人群,顷刻间便使得纠缠在一起的两方人马纷纷倒跌出去,引得一片惊呼痛叫之声。

    “那是……”刘养正看的面色微变,失声惊呼道。

    朱宸濠脸色亦有些不好看了,微微颔首道:“不错,那个就是苏默。动手的那个胖子名不见经传,却是个极了得的高手,乃是苏默的贴身侍卫,几乎形影不离。”

    说到这儿,他脸色愈发凝重起来,看着下面胖子如同虎入狼群一般的身影,似解释又似自语般念叨:“真猛士也!果然猛士!可惜……”

    他喃喃念叨着,声音渐不可闻,眼底却有一抹精光一闪而逝。

    刘养正皱眉看着,低声道:“殿下,计将安出?”

    朱宸濠眼睛眯了眯,脸上神色忽然松缓下来,没有回他的问题,却抬手招了招。

    一个侍卫快步走了过来,到了近前躬身行礼:“王爷。”

    “去,给鲁王世子送个信儿,就说正主儿到了,他也该去露露面了。”朱宸濠淡淡的吩咐道。

    侍卫叉手应喏,转身快步去了。

    刘养正看的一愣,不解的望向朱宸濠。朱宸濠哂然一笑,自顾举杯轻啜,挑眉道:“有何不解的,既然人家主帅都出阵了,自然也要找个对等的身份答话嘛。却不知咱们这位苏副使,将要如何应对呢?会不会又要动手?本王很是期待啊。”

    刘养正目光闪烁了一下,向那边瞄了一眼,随即将眼皮搭下。

    朱宸濠的心思他瞬间秒懂。上次苏默身边的人打了朱阳铸的手下,又以言语挤兑的朱阳铸很是下不来台。两方可以说已是结下了莫大的梁子。

    而今在这种场合下,双方都有些不冷静,很容易让矛盾激发的更剧烈些。一旦这种情绪持续发酵,最后的结果怕是谁也难以预料了。

    而这次的冲突中,不再单单只是苏默和朱阳铸两人的事儿了,其间还夹杂着顺天府、东厂、后宫,以及武勋集团最重要的几个小辈。

    朱宸濠这是要把水彻底搅浑啊。

    只是明白归明白,刘养正却是对朱宸濠的隐含的态度有了几分失望。

    方才那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出了朱宸濠的不屑和矜傲。对于鲁王世子朱阳铸的利用,是那么的随意和轻佻。言语中之意,隐然有朱阳铸和苏默一个等阶的轻视。而他自己却是高高在上,俯视着一切。

    一个堂堂藩王,还是铁定将要承爵的藩王,又是隶属自己一方,在朱宸濠眼中,竟是如此被轻视和轻易便可牺牲的。这不觉间显示出了宁王隐藏的那份刻薄和淡漠,也显示出了其人的格局不大。

    这样心胸心性的人,真的能一直走下去,并最终达到极致吗?这一刻,刘养正忽然对自己的决定有了一丝犹疑。

    酒楼上,宁王和他的心腹幕僚各有心思,一时无言。而下面,随着苏默的到来,气氛却愈发热闹了起来。许多围观的虽然不敢再往前靠,却也不肯就此离去,只躲在远远的地方,对着这边指指点点,议论不休。

    还有几拨人马暗中疾走,将这里发生的事儿,讯快的向各个豪门大户中送去。这一刻,京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牢牢的吸引了过来。

    “哟,这不是王档头吗。怎么今个儿这么闲,亲自来逛街啊。”苏默笑吟吟的跟王义打着招呼,便似对周围之事浑然不见也似。那语意虚假的亲切中透着随意,便如同问候你吃了吗一般轻松。

    王义这个膈应啊,心中堵得似要吐血。这都什么话啊,我闲的,还亲自来逛街……这特么逛街还有不亲自的吗?不亲自的难不成是鬼不成?

    啊呸呸!这小王八蛋莫不是就是这个意思?这是转着弯儿咒自个儿呢。你大爷的,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损呢?

    还有,什么叫我闲的啊,特么爷这是在出公务,出公务懂不?!他特么眼瞎啊,看不见这儿发生的事儿吗?却来跟老子这儿装疯扮傻的,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王义过去大半年来,可谓一直被苏默牵着走的。如此长的时间相处下来,对某人的危害性深有感触。警惕之余,第一时间就先心中猜疑起来,疯快的猜测着各种可能。

    “苏副使这话怕是说岔了吧。王某身负缇缉之责,这里有人报案,自当过来察看一番。却不想竟真有人胆大包天,竟连咱们东厂的人也敢动手。嘿,却不知苏副使又是为何会来此间,莫不是也跟这里的事儿有所牵连?那样的话,王某却是为难了,说不得只能上报陛下,呈请圣裁了。”

    王义心中转着念头,嘴上却不冷不热的回应着。至于某人口中的闲的啊,逛街什么的话头,却是接都不接茬。

    苏默面含微笑的听着,一点儿也不因王义的不接茬恼火。反而在听了他这番话后,嘴角那一抹笑意愈发浓了起来。

    别人听不听的出来不知道,苏默却是完全听明白了里面的含义。王义的意思就是,我是职责在身不得不为,来这儿也是有人逼迫的,并没找你麻烦的意思。

    可偏偏你的人太横,这才闹到这个地步。这事儿很可能绷不住了,怕是要闹到天子那儿了,最终什么结果你自求多福吧,我只能保证自己不参与。

    嗯,大体上就是这么几个意思。只是他说的含混,错非苏默这个跟他北上南下,一路磨合了多时的,还真闹不明白。

    苏默便点点头,跟他暗暗对个眼色,示意自己明白。旁边张悦几个这会儿也跟了过来,站在苏默身边,望向王义的眼神极是不善。

    刚才那会儿功夫,苏默这边和王义应答着,他们几个则是过去帮着收拾伤者,跟孙四海、石悦等人查问情况。这会儿问明白了前因后果,哪会看不出里面的蹊跷?自然也就不会给出什么好脸色。

    不过好在哥几个都是以苏默马首是瞻,虽然心中恼怒,但在苏默发话之前,倒也能将火气压住。

    王义本见张悦几个面色不善的过来,心中登时紧张起来。但看到苏默点头示意,这才终于松了口气儿。

    别看他刚才暗示苏默那些话,真要是继续下去闹到弘治面前,怕是首先吃挂落的就是他这个天子家奴。

    两边涉及到的人都是背景通了天的,身后的势力错综复杂,他一个天子家奴哪有资格搀和其中?这不是给天子找麻烦嘛。不论最终结果如何,他都肯定是第一个倒霉的主儿。

    不过好在这灾星虽然够灾,但也算是个极聪明的家伙,自己稍一暗示便明白过来,也能压制住那几位爷,总算是将事儿控制在可控范围之内。

    他心中暗暗松口气,刚想着再撂几句场面话,然后顺势闪人,却不料不等他开口,有人却先冲了出来。

    “闹到陛下面前又如何,咱还怕了你不成?来来来,爷爷这就陪你一起去,让陛下和娘娘评评理,倒要看看谁先倒霉!大爷的,谁缩了谁就是孙子!”

    好吧,咋就忘了现场还有这两位主儿了呢?这特么两只老大号的猪啊!寿宁侯张鹤龄和他的兄弟建昌伯张延龄。

    苏默固然一呆,王义却是不由的捂着头哀嚎起来了。

    二张兄弟在刚才一动上手后,就吓的老远躲了起来。这尼玛说着说着咋就动上真格的来了?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不是应该互相摆摆资历背景什么的,痛快的嘴炮一番,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吗?哦,当然了,约定个场子回头再战那是必须要的,倒驴不倒架儿,京城的爷们儿互怼,这是必不可少的。

    可眼下这场景完全不按剧本来啊,嘁哩喀喳这通打啊,光听着那声儿就让兄弟俩直抽抽。算了吧还是,二位张兄觉得跟一群老爷们肉搏,这事儿完全超出了他们的业务范畴,还是躲远了为妙。

    至于说面子,那什么,跟皮肉上遭罪比起来,兄弟俩觉得面子什么的真心不重要。人就该现实些,那样才会活的更快乐些。

    于是,在开片儿的第一时间,老二位就麻溜儿的躲开了。原本还想着就此直接躲回家来着,只是眼见这场中激战正酣,看的实在兴高采烈、忘乎所以了,以至于竟意外的坚持到了苏默的登场。

    结果随着苏默的登场后,便胖子一个人就横扫了全部,使得一场大战戛然而止不说,连王义都意外的缩了卵。

    兄弟俩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点头。大爷的,俩人怎么说也是混久了江湖的,岂会看不出这会儿己方大占了上风?这种情况下再不来踩上几脚,那可真白瞎了纨绔界牛耳的名号了。

    就这么的,两兄弟果断出击。自然,又是咱们张二爷勇担重任,将先锋之责抢了过来。一通流利的嘴炮过去,顿时让全场静寂。

    哎呀,这是何等一种风骚啊。张二爷对自己展现出来的效果很是满意。当然,若是嘴炮中,不那么色厉内荏的又一次抬出娘娘来的话,大抵效果会更好一些。

    “你张口娘娘闭口娘娘的,莫不是我朱家皇朝要改了姓张不成?”一个讥讽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顿时将张二爷的心情破坏殆尽。大怒转头看去,却瞬间眸子一阵猛缩。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