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5章 逼迫
    如果把这世上的人,按照智商来粗略的划分一下,大抵可以分为两类。

    一种当然是聪明人,而另一种则是天生犯二的。而有意思的是,往往聪明人大多都比较低调,不会刻意去展示什么。至少不会在某些不适合的时候去表现什么;

    但是第二种人则完全相反,他们会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只要是他们觉得可以让自己出风头的时候,就会忽略一切的急于表现,然后各种作死,还得意洋洋。

    很显然,咱们亲爱的鲁王世子朱阳铸,就是属于这后一种。

    说张氏想要把朱家王朝替代了,这种浑话除了天生没脑子的,哦,也就通常说的智障外,大抵也就只有朱阳铸才敢张口就来了。

    张皇后的确在关乎自己家人的时候,会表现出强烈的倾向。但放在整个弘治一朝的整体评价,却不愧“贤后”之称。

    或许也是因着弘治的后宫中唯有她一人的缘故,张娘娘从未传出过任何如其他朝那样的各种后宫黑暗。而在国家大事上,也从不会去多嘴多舌,插手干政。

    她便真的如同寻常百姓家的妇人一样,每日里只是关心自己的丈夫儿女,絮叨些家常闲话。这在许多贵妇诰命们中都是一种美谈,便是朝臣们也是认可的。

    而就这么一位简单的皇后,此刻竟被人诬为有取代朱氏皇朝的野心家,而且还是出自一位即将承爵的藩王世子之口,可想而知,这要是传扬出去,将会引发多大的风波。

    可惜朱阳铸并没意识到这一点,或者就算意识到了,也并不放在心上。他现在只是感到很解气,看着自己一句话说出,所有人都顿时面色大变的样子,甚至连嚣张的二张兄弟都脸色煞白,他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宁王兄就是宁王兄,私下教给自己的说词果然够威够利,一张嘴就让所有人都收了声。看看这些满面惊恐、浑身战栗的熊样,还有那看向自己惊惧震怖的眼神,朱阳铸很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俯览世间人的赶脚啊。

    “鲁王世子,你......你安敢如此胡言乱语,就不怕陛下治罪吗!”张鹤龄脸色苍白,哆嗦着嘴唇怒道。

    他是真哆嗦了,这尼玛小王八蛋不知死活说的倒是痛快了,可一旦此言传扬开来,自家姐姐固然名声受损,可所有涉及此事的人一个都跑不了,全都得跟着吃挂落啊。

    而本来就对自己兄弟不待见的那位天子姐夫,怕是第一板子就要落到他们兄弟身上,这尼玛才叫一个坑啊。

    “嘁!”朱阳铸听张鹤龄提及天子,满是不屑的嘁了一声,翻个白眼撇嘴道:“寿宁侯,你少拿陛下吓唬人。须知陛下也是姓朱的,爷还就不信了,什么事儿还能都听你们说,就不问青红皂白的针对自家人?你要是个聪明的,就乖乖躲一边去,今个儿这儿没你们什么事儿啊。”

    他如同赶苍蝇般挥挥手,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说罢,也不理张家兄弟难看到了极点的脸色,自顾转头看向苏默,满是不屑的脸色瞬间转为怨毒之色,恨声道:“姓苏的,本世子说过,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怎么样,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在颤抖了?啊,哈哈哈,你个下贱的贱民,也敢得罪本世子,这番须叫你明白明白,这个世上,有些人是你永远得罪不起的!”

    他愤愤的叫着,两只手用力的挥着,一张白皙的脸庞上满是兴奋的潮红,似乎已经看到了对面这个该死的家伙,被下到大牢里,满面痛哭流涕的向自己忏悔祈求的场景。

    苏默一脸的呆滞,似乎真是被吓到了似的,茫然的转头四下看了看,对着身边同样一脸懵逼的张悦、徐鹏举等人叹道:“悦哥儿,你们有没有听到?好可怕啊。”

    张悦就叹口气,无奈的摇着头苦笑道:“疯了,真是疯了。”

    徐鹏举点点头,又摇摇头,问道:“老大,你说的听到什么?又怎么可怕了?”

    苏默一脸的怒其不争,抬手敲了他脑袋一下,叹道:“听到什么?你莫不是聋了?有狗在吠啊,还是一只疯狗呢。疯狗啊,多吓人啊,这还不可怕吗?废狗咬了人可是会死人的,那叫狂犬病!狂犬病懂不?绝症!绝症啊!而且还会传染。”

    徐鹏举小脸儿煞白,一把拉住苏默的衣袖,颤声道:“要不要这么吓人?老大啊,你可得罩着我啊,我可是你最最可爱的小弟啊。”

    众人一阵的恶寒,苏默嫌弃的使劲挣脱他的拉扯,挥手道:“滚滚,你大爷的,小太爷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徐鹏举就一脸的哀怨,转头向人求救。

    徐光祚酷酷的哼了一声,手扶剑柄森然道:“疯狗,杀了便是。”

    徐鹏举大喜,连连点头:“好好,冷脸儿,还是你靠谱。速去速去,赶紧去杀。”

    徐光祚给了他个老大的白眼,脑袋一歪,不搭理这货。当本世子是傻的吗?杀,杀个毛线啊。打个嘴炮爽爽就行了,真去动一个藩王试试,皇帝分分钟教你做人。

    兄弟几个你一言我一句的,演的这叫一个欢乐啊。朱阳铸看着听着,简直肺都要气炸了。两眼血灌瞳仁,渐渐露出疯狂之色。

    这帮混蛋,他们怎么敢!他们怎么敢如此侮辱自己?!他可是堂堂朱氏子孙、帝室之胄,尊贵的鲁王世子!对面这几个王八蛋,最多就是个国公罢了。国公固然清贵,可又能比皇亲国戚还高贵了去?便再如何,还不依然是咱们朱氏的臣子?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这次一定要重重的治他们的罪!剥爵、去职、全部下狱!不,下狱太便宜他们了,杀头怕是不行的,还够不上。那就发配,对,发配充军,全都打发到安南那边去,也不就送去宁古塔那边,总之,一个都别想好!

    他恨发欲狂,心中瞬间不知转过了多少个狠毒的念头。猛的扭头冲着躲到一边的王义大叫道:“王义!你特么是死的吗?拿下,将他们全都拿下!我要他们死,全都去死!”

    王义打从朱阳铸露面后就小心的躲开了,这正主儿终于出头了,总算不用他来顶雷了。面对着苏默这个大灾星,王大档头实在是打从心底里发怵了。

    郁闷个天的,他也算是总结出了经验了。但凡是跟这小王八蛋扯上的事儿,就特么从来没有好下场的。就自个儿这小胳膊小腿儿的,还是有多远离多远的好。

    心中这么想着,其实他更想的是立即掉头走人才好。可惜不能,毕竟他已经出了头,还是代表着东厂出的头,那就总要个结论才是。否则的话,这打也打了,骂也骂了,结果弄出个虎头蛇尾,灰溜溜的就此去了,东厂的颜面何存?回去后,又如何向督公交代?如何向天子交代?

    要知道,东厂可不是他王某人的,而是代表着天家的脸面呢。不过好在现在正主儿登场了,他只要安心等着就是。等到两下里分出个高低来,他只来收收尾,对各方都有个交代就是了。

    说到家,眼下这个局面,他也就是扮演个最后站出来宣布下结果的角色。

    然而,但是,这美好的意愿,终还是化作了镜中花、水中月。鲁王世子朱阳铸的一声咆哮,顿时让王大档头如同兜头一盆冷水浇下来,刹那间,从里到外那叫个透心凉啊。

    拿下?还全都拿下,你要他们死?!我圈圈你个大爷的,你要他们死自个儿去啊,喊我做什么?我去拿下他们,我特么有那么大的脸吗?

    好吧,就算那苏默身份最低,有你这位藩王明言发令了,咱也壮着胆子拿了。可尼玛其他几个呢?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国公世子啊。拿他们?我特么凭什么拿啊?

    王义都不用过脑子的,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要是自己真个敢拿了张悦他们,绝对是前脚动了手,后面自个儿脑袋就得搬了家去。

    你爹了个逑毛的,真当那老几位国公是吃素的不成?那些个老家伙有一个算一个,哪个是省油的灯?别说他一个小小的东厂档头了,就算他们督公,不,他们督公也不够格,就算是天子,对这老几位都要忌惮三分呢。动他们的儿辈,这得是多作死啊。

    这个鲁王世子明显是在自个儿封地横行惯了,怕是还当这京城也是山东呢吧。只要开口提一下自个儿姓朱,那就生杀由心,百无顾忌。这瓜娃出门的时候,他家里长辈难道就没好好教教他?告诉他京城可不是他们山东,便是龙子龙孙,该趴着的时候也得趴着?

    王义这一刻简直有种哔了狗的赶脚,头顶上鸦声阵阵,心中直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殿下,这个……”他憋青了脸,嗫嚅着说不出话来,真是不知该怎么提醒这个夯货好了。

    “这个什么那个的!有本世子在,你怕个逑!孬种!就你这怂样,我朱家养你何用!”朱阳铸早已气昏了头了,哪还留意到别的。听着王义吞吞吐吐的,当即就是破口大骂起来。

    王义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他便再如何身份低下,那也是对着皇帝而言的。但是放在外面,堂堂东厂档头的身份,又有哪个敢真个当奴才待他?就算是此番设计他出头的宁王,面对他时也从不会疾言厉色,都是温勉有加的。

    可是现在,这个狗屁的鲁王世子,对待他完全是一副主子对奴才的架势。听听那话说的,还“我朱家”,你大爷的!这尼玛完全一副土财主的口吻啊,哪还有半点天家气象?今时今日,朱家又怎么能称为“家”?朱明朱明,朱即大明,乃是国也!

    可这些话,现在如何能跟和这狗屁世子说的清楚?无论是场合还是时机都不允许啊。王义这堵的啊。

    深深吸口气,强自压下这股憋屈,忍着气叉手道:“世子还请慎言!我大明自有律法,这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拿人总要有个章程。王义虽身为陛下家臣,也是要遵守大明律的。”

    他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着,在说到天子和律法的字眼上,更是着重加重了语气。

    朱阳铸倒也不算二的无可救药,总算是有些回味了。暴怒的情绪努力的克抑了些,喘息着道:“律法?当然要的,本世子又何时说不讲律法了?不是说有人举报此地窝藏贼人吗?这难道还不够?好,那本世子现在也来举报,当面举报!你王大档头总该行动了吧。”

    王义不由的叹口气,微微将眼睛闭上。这算是把他彻底逼到墙角上了,怎么也不能退了。一个藩王的举报,且不论真假,又有谁敢轻忽?

    他慢慢睁开眼睛,深深的看了朱阳铸和苏默一眼,将手慢慢抬起……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