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一成
    苏默满嘴跑火车,把包括朱宸濠在内的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张悦满是忧虑的瞄了众人一眼,又看看苏默,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有些话,不足以为外人道也。如今这厅上,可不单单是自家兄弟,可还有着宁王和二张呢。

    昔年成祖与初代宁王的密约一事儿,虽然是禁忌,但却并不是隐秘,又有几个不知道的?只不过大家都不说罢了。

    或许这位大哥只是无意所为,那要是自己刻意点出来,反倒是节外生枝了。

    这般想着,心下却仍是有些惴惴,暗暗决定,回头定要好好嘱咐下这个老大,日后说话一定要有个把门的才好。不然的话,在这京城之地,一个不好就要招致大祸啊。

    而在此时,徐光祚也想到了这点。只不过徐光祚的反应却与他截然不同。

    手不自觉的就摸上了剑柄,两眼微微眯起,目光冰冷的在二张和朱宸濠主仆的脖子上不停的瞄着,厅中似乎温度都下降了好几度。

    宁王心中有鬼,正满脑子不知想到哪里去了,反倒是没察觉到异样。可作为他臣属的刘养正,还有寿宁侯张鹤龄和建昌伯张延龄三人,却是唬的脸儿都白了。

    郁闷个天的,你那是什么眼神啊?京里都说这徐光祚除了冷面冷性之外,据说还有个徐疯子的外号,瞅着这架势,莫不是又疯病发作了,欲要对咱们不利?

    我滴个娘欸,这里可是一位王爷啊,另两位也是一位侯爷一位伯爷,还都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勋贵,当今天子唯一一位娘娘的亲兄弟啊。难道他真的敢?

    三人惊恐的看着他,心中暗自嘀咕。本是绝不可能的事儿,可咋看那货那副模样,这心中咋就那么不托底呢?

    “徐……徐光祚,你……你你,你想干啥?我跟你说…….我跟你说啊,娘娘……娘娘可是最着紧咱们兄弟的啊,你可别……别乱来!”张延龄脸赤白青的吃吃说道,脚下却一个劲儿的往后退到张鹤龄身后,将自己哥哥顶到了前面。

    张鹤龄鼻子差点没气歪了,你特么的这是几个意思,莫不是你怕这疯子发疯,老子就不怕了?特么的有你这么当兄弟的吗?

    又惊又怒之余,哪肯当这冤大头?狠狠的拨开张延龄的手,怒骂道:“该死的,放手!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口中骂着,脚下却不慢,顺势就往张延龄身后躲去。

    张延龄也惊了,反手一把就扯住他袖子,毫不犹豫的回骂道:“我怎的就不成体统了,你在人家地儿不好好坐着,跑来跑去的就成体统了?嗳,你要作甚……”

    这俩货都是混不吝的性子,哪有半分什么兄友弟恭之情?一边相互对骂着,一边就原地撕扯扭打起来。桌歪椅斜之际,你扯着我我拉着你的,竟是一路从厅中打出了门外去了。直到看不到了,老远还能听见两人不时传来的痛叫声和咒骂声…….

    众人瞅着这俩活宝的闹腾,看的眼角直抽抽,都是哭笑不得。苏默混不在意,只笑嘻嘻的看着,一直目送着两人不见了身影,这才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顺势对徐光祚轻轻摇摇头。

    徐光祚气势一敛,目光垂下,又化作一尊雕像不言不语了。便仿似刚才什么事儿也没发生似的。

    刘养正这才微微松口气,却又心里七上八下的,越想越觉得此地不可久留。暗暗偷眼觑了自家王爷一眼,有心暗示下王爷早早离开,却见朱宸濠一脸的恍惚,竟不知在走什么神去了,心下登时又是一凛。

    朱宸濠以为自己的谋划没来得及跟他说他就不知道,却不知以刘养正的智慧,又哪里会看不透那点东西?只不过君臣二人都还处在磨合期,许多事都是心照不宣罢了。如今看他这模样,又哪里会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只是这个节骨眼上,又怎能露出这么显眼的破绽来?那岂不是主动给人送把柄吗?

    “咳咳。”他强忍着收摄了下心神,轻轻咳了两声,脚下却暗暗踢了朱宸濠一下。

    朱宸濠如梦方醒,下意识的转头看他。刘养正心中暗叹,端起茶盏,借机以袖遮面,却暗暗对他使个眼色,又冲苏默那边挑了挑眉。

    朱宸濠猛省,顺势看向苏默,却正正迎上苏默一双满含深意的眸子看过来,不由的心中咯噔一下。

    “咳咳……”朱宸濠掩饰的假咳了两声遮掩,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才淡然道:“苏公子,本王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只是事关皇家,最好还是谨言慎行些才好。”

    苏默哈的发出一声轻笑,旋即小鸡啄米般的点头:“是极是极,还是王爷知晓轻重。不过王爷也是多虑了,这些个事儿,似您这般身份嘛,自是不好多言。但是如在下这样的草民,偶尔当个闲话瞎聊两句,倒也没什么大碍。毕竟,我们这些个草民也只能放些嘴炮儿,又有哪个还真能反了天去,有那心也没那本事不是?您说是吧。”

    朱宸濠心中登时又是一震,仔细看看他,却见苏默满脸轻松,浑似全不在意,倒像真是随口而言的闲话,不由的心下一阵的惊疑不定。

    “苏公子,有话还是直说吧,本王实在没那猜谜的闲情逸致!”他心中不落底,有些抓狂,不由的怫然。

    苏默脸现愕然,似乎是对他的突然发作有些不解,微微一愣后才迟疑道:“咦,您这是……好吧好吧,其实在下的意思是说,方才那些话真不是什么谑,而是真心实意的啊。”说着,喟叹不已。

    朱宸濠瞪着眼看他,半天不见他继续,不由脱口道:“就这些?”

    苏默也瞪着眼看他,“啊,就这些。”

    朱宸濠死死的盯着他,一张白皙的脸猛的涨红起来,藏在袖中的双手使劲的攥着拳。

    你特么的!绕来绕去,你特么的就为了说这么一句屁话?就是告诉我你不是在开玩笑?!我去你大爷的!我我……¥@%¥……@

    朱宸濠这一刻,简直有种难以克制的冲动,恨不得上前照着这货那张脸狠狠的踩上几百脚才解气。

    这特么都什么人啊,有这么说话的吗?这云里雾里的,看似句句平淡,却又让人不得不胡思乱想,简直就是尼玛故意的引人入彀。你特么的到底会不会聊天啊?

    他今个儿一再的被苏默设下言语埋伏,这憋屈的真是快要爆缸了。饶是他再三的告诫自己克制,到了这一刻也是有些耐不住了。

    旁边刘养正看的分明,心中暗叫不好,再也顾不得顾忌,当即抢先站起身来,冲着苏默一抱拳,笑道:“苏公子,今日天色已然不早,我家王爷也有许多杂务在身。以正之见,咱们还是言归正传的好,这些个旁枝末节,就不要多费口舌了,免得浪费双方时间。”

    说罢,也不理会苏默如何回复,又再转身挡住苏默视线,直接面对宁王躬身一礼,略略提高声音道:“王爷,请恕臣下谮越之罪。只是今日实在耽误太多时间了,府里可是还有诸位殿下相候呢。王爷当以大事为重啊!”

    说着,深深一礼到底不动,就那么弓腰等着。

    朱宸濠先是一怔,渐渐的眼中清明恢复。暗叫一声惭愧,连忙起身,亲手将刘养正扶起,叹道:“养正真忠直之士也!是本王的不是,一切便依养正就是。”

    刘养正顺势起身,和朱宸濠暗暗对个眼神,心下终是松了口气儿。这才再次谢过,然后回过身来对着苏默抱拳道:“正性子粗疏急躁,有不当之处,还请公子见谅勿怪。”

    朱宸濠在旁冷眼看向苏默,虽不言语,身上气势却是陡然勃发,再无先前淡然之色。却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对自己臣属的支持。

    苏默哈的一笑,摆手道:“刘先生又告的哪门子罪,不过闲聊几句的事儿,没有不当没有不当。坐,坐,还请坐下说话。”

    刘养正和朱宸濠对视一眼,这才重新落座。

    待得再次坐好,朱宸濠却是不肯再让苏默掌握言词主动了,直接开口道:“苏公子之前有言,道是有一宗买卖要谈,本王此来便是欲闻其详,便请苏公子具体说说吧。”

    朱宸濠这会儿算是彻底省悟了,跟这个小王八蛋就不能用常规那套法子。什么文人间的客套谦让,到了这小王八蛋跟前儿,那绝逼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这小王八蛋外表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好似一副读书人君子的模样,实则骨子里根本就是个奸狡诡诈的小狐狸。与其和他虚与委蛇,倒不如快刀斩乱麻,有什么说什么,直截了当来的更好。

    更重要的是,绝不要给他发挥的空间,否则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牵着鼻子走了,平白让自己陷入被动。

    反应的很快啊,苏默不由的摸了摸鼻子想道。心中暗暗叹口气,这把戏看来只能到这儿了,这宁王既然有了防备,再想套点什么有用的信息是不可能了,只能期待下次了。

    这么想着,当下也不再耍宝,脸色一正道:“好,王爷与刘先生说的是,默也是最恨说话不痛快的了。云山雾罩的,浪费时间最可耻了。”

    朱宸濠和刘养正面面相觑,相顾无言。这尼玛义正言辞的,说的好像一直胡搅蛮缠的不是你似的,你特么还能再不要脸点不?最无节操、最无下限的,也真是没谁了。

    “嗯,不废话了,咱们说正事儿。那宗买卖吧,是这样的,我拟将其分为十股,总价暂定十万两。王爷嘛,可独占一成。怎么样?王爷可满意否?”

    苏默一本正经的说着,宁王和刘养正听的目瞪口呆,半响没回过神来。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