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9章:杀熟
    晚些时候,众小在给英国公张懋请过安后,都齐齐挤到苏默的院中说话。

    如今名人会所那边算是彻底摆平了,剩下的就只是全力开工,然后等着开业了。

    而随着外部阻力的消失,大伙儿也当重新细化一下,各自负责一片儿,争取将进度快点,再快点。

    苏默原本倒是不想再麻烦张悦等人,但架不住哥几个没有一个肯落后的。打从认识了苏默起,不过短短一年,但是所经历的事情和人,简直比之前十几年加起来还要精彩万分。就不说彼此的情分吧,单就这份精彩,哥几个也是绝不肯错过的。

    至于说这帮出头帮着搞些商贾之事会不会掉份儿,用徐光祚酷酷的话说,那就是:不服就干!谁敢哔哔,打的他娘老子都不认得。

    好吧,定国公世子阁下本就是个冷面冷性儿的,跟着这帮人混的久了,更是充满了暴力和狂躁。苏默有种淡淡的忧伤,自己一个爱好和平的人民教师,这样下去会不会被他们带坏了?

    嗯,这个问题只能偷偷的自问,绝对不能表现出来。不然,有被群殴打成狗的可能。所以,看着大伙儿如此的热情,苏默也只能默默的接受了。

    白天有宫里的太监来传了旨,弘治皇帝要苏默后天入宫应对。这事儿也要商议商议,将任何可能出错的地儿排除。张悦和徐光祚,包括最不靠谱的徐鹏举,三人怎么说也是世家出身,这方面听听他们的说法总是好的。

    如此,晚餐便都安排到了苏默这里。兄弟几个再加上胖爷,还有孙四海、石悦、楚玉山几个,也都凑了桌,边吃边谈。连大尾巴熊汤圆和狼王太阳也被放了出来,就在门口边摆了两大盆肉食。

    两个动物白天的表现,让苏默心中又是歉疚又是心疼,这算是一种补偿吧。不过如此一来,倒也有几分苏家班全体大聚会的味道了。

    至于另外两个,金甲整日都藏在苏默的领子里,极少出现在人前。也不知这个变异的甲虫靠什么为生,似乎已经完全不需要进食了。自然,也就不需要单独给它搞什么待遇了;

    而鼯鼠多多大魔王跟着卫儿和韩杏儿早已习惯了,并不需要苏默太过操心。此刻也是一如既往的跟着两人,都在后宅用餐,不会来打扰男人们这边的正事儿。

    苏默来自后世的习惯,除非是在外面为了掩人耳目,否则在家里是从来不去讲究什么尊卑上下的。所以众兄弟围在桌子上一起吃喝,很是热闹随意。

    待到酒过三巡,慢慢说起正事儿来。张悦首先开口道:“哥哥,天子此次召见,已然明定了应对的题目,倒是不虞旁人再拿别的事儿来做文章。但是就此事而言,只怕是比任何事儿都容易被人诟病攻击,哥哥可要千万仔细,凡事三思之后再开口,免得落人把柄。”

    众人便都一齐点头。

    苏默笑着摆摆手,满不在乎的道:“大家只管放心,这事儿我早有计较,不会出岔子的。其实我倒是想有人跳出来闹一闹,正好让我看看,藏在后面的都是些什么牛鬼蛇神的。”

    张悦微微皱眉,忧虑的道:“哥哥还是要当心些,那些个老狐狸,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徐光祚忽然一顿酒杯,冷冷的哼了一声:“谁敢闹,整死他!”

    张悦苦笑不得的看看他,摇头道:“光祚别闹,那都是朝廷重臣,难不成咱们还能对他们动粗?”

    徐光祚撇撇嘴,斜着眼睨了他一眼,淡然道:“他们家里总有小辈的。”

    张悦顿时目瞪口呆,半响,才无奈的指指他,苦笑着摇摇头。大伙儿以往都是被称作纨绔的不错,可那也是有身份的纨绔好吧。而之所以能让哥几个和那些街头坯子无赖区分的原因,就在于他们这些纨绔,从来不会去无缘无故的任意欺负人找茬儿。

    可如今看徐光祚这架势,显然是彻底要将纨绔进行到底了。甚至不惜从高等纨绔转变成低等纨绔,我勒个去,这反差有点太大啊。人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跟了苏老大日子久了,竟连往日最高冷矜持的冷面公子也开始堕落了,张悦有种一见苏默毁终身的感觉。

    “哈,冷脸儿要得!算我一个。”张悦这里叹气,门口那边却有人喝彩起来。

    苏默不由翻了个白眼,就着正夹菜的筷子点了点那边,刚刚兴高采烈的徐鹏举顿时又萎了下去,缩着脖子灰溜溜的躲了回去。

    今个儿一回来就被苏老大一通各种吊打,晚上吃饭都被罚不准上桌,只沦落到门口与一熊一狼为伍。究其原因,自然便是其教唆未成年儿童干坏事的罪名。

    徐鹏举东窗事发,自然不敢炸刺儿,只能臊眉耷眼的接受惩罚。这让白天被追杀了一天的张悦和徐光祚二人大为欢乐。

    刚才听到徐光祚彪悍的宣言,向来以无耻为荣的徐鹏举世子大为入耳,简直有种被搔到痒处的感觉,当下便忍不住跳出来发言力挺。甚至连白天的过节,还有自己正被惩罚的事儿都忘了。

    要知道,欺负不能还手,不敢还手的弱者,这绝对是魏国公世子最擅长、最喜欢的一项业务了。还没认识苏老大那会儿,在南京城里,他徐鹏举徐世子的威名,绝对是人尽皆知,顶风臭十里的存在啊。

    每当魏国公世子出门,大街上各色惹不起、势力不如他的城狐社鼠、富贵良门,那都是要避之不及,闻风而逃的。那威风、那煞气啊,简直了,如今便是想想都让徐小公爷唏嘘不已。

    好吧,其实刚才所说的那些逃避的,还要再加上各色大闺女小媳妇儿啥的。当然,这点徐小公爷是绝对不肯认的。徐小公爷风流不假,但却绝不下流,他还是处男来着……

    嗯,这话儿扯的远了。回到眼下这会儿,徐小公爷激动之余有些得意忘形了,结果果断被黑老大镇压。尤其是在当着张悦和徐光祚两个死对头面前,这让徐小公爷有些淡淡的忧伤。

    不过徐小公爷别看外边孱弱,内心却是极其强大的。这点小小不然的风浪,是绝对打不垮他的。所以,他的忧伤只是一晃而过,很快便就又竖着耳朵倾听起来。

    “……光祚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正如悦哥儿说的,倒也不必去费那手脚,没的落了咱们兄弟的身份。”桌上,苏默举杯和徐光祚碰了一杯,拍拍他肩膀说道。

    徐光祚没言语,只是那干脆利索一饮而尽的动作,已然表明了他的立场。

    苏默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顿了顿才又接着道:“我刚刚说了,大伙儿不必有什么担忧,该注意的我都再三计量过了,应当不至再有什么大的疏漏。不过倒是有件事儿,却是需要几位兄弟合计合计,帮我分担一些。”

    众人精神一振,仍是张悦打头,看着苏默道:“哥哥有何吩咐只管说,弟等敢不尽全力。”

    苏默欣慰的点点头,笑道:“好。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大伙儿可还记得我说过的大买卖吗?这事儿,便是与此有关。”

    张悦等人一愣,互相对个眼色,都有些惊疑不定了。当初听苏默说起这事儿的时候,大伙儿其实大都是不信的。最多是以为他弄出来糊弄宁王和二张的。

    可再往后,听他竟公然声称还要扯上天子和几位国公的话后,这才有些将信将疑。但更多的,却是暗暗盘算,照苏默的说法算来,那每股一万两银子该怎么筹集。

    只是待到离了名人会所后,苏默便也没再多说这事儿,兄弟几个便又以为他果然是忽悠宁王和二张的手段罢了。最多不过是胆大包天,连皇帝的名号都敢扯出来当虎皮。只是想想这位老大,又哪次干的事儿不是胆大包天的?

    你妹的,若不是胆大包天的,何至于敢毅然决然的将整个草原搅的天翻地覆的?何至于敢说对罗刹国动兵就动兵的?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那种。甚至连人家的大将高官,都一气儿宰了好几个,整个军团几乎给算计了个底儿掉。

    这尼玛,放在大明朝任何一个大臣身上也是绝对做不出来的。与这种大国间的举动,别说如这样严重的军事行动了,便是随便的话语,都是要几次三番的报回朝廷,再三研究后才能谨慎的付诸实施。

    可这位主儿,愣是就那么直接干了。

    再之后,刚祸祸完了罗刹国,一掉头又把蒙古人给玩残了。又是大将又是王子的,期间死伤之数,简直不亚于一场大型战役下来的结果。

    这还不算,最后竟还自作主张的推动着,签订了一份莫名其妙的协约,直到如今也让人难以判断,这份协约究竟对大明是利是弊,以至于朝中为此一直争执不下。

    唔,还有一件事儿,他把人家祸祸完了,走的时候还把人家闺女给拐带跑了……

    哦,别听明面上那些什么来中原游历,又什么大明皇帝陛下这边有联姻的想法云云。那些是自愿的吗?或许弘治帝这边勉强算是,可达延呢?怕是被逼的没奈何,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不得不为了面子借坡下驴的吧。

    这一桩桩,一件件,那件事儿是胆儿小的人能干出来的?所以,张悦等小伙伴们最终也就释然了。

    可万万没想到,这会儿苏老大又把这话儿拿了出来说。眼下这可都是自家兄弟,没有需要忽悠的外人在啊。苏老大这会儿重提这个话是几个意思?莫不是,他是来真的?那么……

    杀熟!

    张悦几人脸色难看起来,互相对望一眼,不约而同的在脑子里浮出了这个词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