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2章 宫门外
    马车晃晃悠悠的走着,待到了宫城外已是天色微曦。苏默微微掀开帘子看去,但见各色马车、小轿的停满了前门广场外。朝臣们则三五一群的聚在一起低声交谈着,放眼看去一片衣冠禽兽。

    各家的仆役下人也在无声快捷的忙碌着,苏默看到许多人都手中提着食匣,显然这么早上朝,来不及吃饭的大有人在。每次朝会一般都要整个上午的时间。再加上从家里来的路和在宫门外等候,离得近些的还好说,路稍远点的,那便是几乎整整一天的时间了。这么长时间,若是不抓紧空挡填吧点吃食儿,怕是身体稍弱点的都要坚持不下来了。

    当然,这些肯蹲在这里进食的大都是些低级官员,真正的大员们都在一侧的班房里呆着。古代的阶级等级,在这小小一隅体现的淋漓尽致。

    看着苏默的车驾缓缓而来,不少人脸上露出疑惑之色,不知这是哪位官员家的。

    这个时候,天尚未全亮,各家车驾上都挑着灯笼。灯笼上便贴着各家的姓氏,让人一目了然。即便是临时来朝见的外地官员,也是如此。

    但唯有苏默这驾马车,却是挑着一盏光板儿。除了一圈晕黄的灯光外,干干净净的啥也没有。

    车前首,车夫利索的将车在一个角落停了,胖爷纵身跳下来,目光先是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儿,这才回身对车里低声道:“少爷,到了。不过宫门还没开,看样子总还要一会儿,少爷不如就在车里迷瞪会儿。”

    苏默探头看了看,迟疑了下又摇摇头道:“算了,来都来了,别搞那些个特殊,咱们可是有素质的人,要低调。”说着,起身往车下下来。

    胖爷就撇撇嘴,就您这还低调?真要低调您干嘛非的整个没字儿的灯笼,还号称什么百花开时你不开的?临出门时叫嚣着要有个性的那是谁?

    好吧,灯笼上特意不带字正是苏默亲口要求的。所谓“百花开时你不开”还有什么个性之类的,不过是他随口调戏的话,倒不是他真的要特立独行。实在是他此刻客居在英国公府上,这车也是英国公家的,那他挑字号要挑谁的?

    如果挑英国公的,那才叫真的嚣张跋扈呢。可要是挑他自个儿的,谁认识他这苏是哪个蛋啊。倒不如就这么素着,看着也清亮。只是没想到事与愿违,正是这么个素着,反倒成了鹤立鸡群,格外的引人注目了。

    要知道这里可是皇宫啊,一般二般的普通人那是能随便往这儿晃荡的吗?挑着字号的灯笼一来固然是一种彰显,但却也是一种通报。

    嗯,通报,给谁通报?当然是守卫宫城的禁军们了。不然的话,谁知道你是哪个阿猫阿狗的,竟不知死活的往这里凑啊。

    果然,当苏默跳下车来,正大模大样的伸个懒腰的功夫,一阵盔甲铿锵着,几个禁军侍卫已然走了过来。

    车中,小七明显紧张起来,或者说,打从一接近皇城这里,他就显得很是紧张。要知道,他家名义上的主子邱濬,可就是曾经的绝对重臣,累功至户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如今虽说其人已然故去,但邱家门生故吏无数,朝中势力仍是不可小觑。

    这里面,谁知道会不会有人了解他们家的事儿,从而出手对付他?如今他已然家破人亡,只剩下自己茕茕一人,便是被发现了也没什么怕的了。可要是因此连累了公子,那却是他绝对绝对不能接受的。

    苏默终于发现了他的异常,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拍拍他肩膀,笑着点点头。被他温润的目光注视着,小七这才渐渐平静下来。可是眼下忽然有禁军寻了过来,这样小七一颗心猛的又再提了起来。

    车外苏默倒是并不在意,只是不动声色的将车帘放了下来,挡住了外面人的视线。

    车内,小七暗暗松了口气儿,却又忽的目光一动,小心的爬起身来,移到车帘后竖起耳朵听着。他暗暗握紧着拳头,决定一旦发现是自己的原因,那便立刻站出去将一切都承担下来,决不能让公子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车外苏默哪里知道车中小七的心思,他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着来人,面色淡然从容。经历过几次生死之事后的他,又有着神石的改造之力,如今的他已然很有了几分超然的心态,再不是昔日那个刚刚穿越过来的小童生了。

    眼前不过几个禁军侍卫罢了,他曾直面过蒙古大汗,也曾和当世孔圣后人相交,都是从未有过半分落于下风。更何况,他今个儿本就是奉旨上朝,又哪里会紧张几个禁军卫士。

    好在,这些个禁军也都明白,这个时候跑来皇宫门前的应该不是普通人,自然也不会出现小说中那样的狗血,搞什么耀武扬威然后被打脸之类的事儿。

    他们过来,不过是职责所在,问询一番罢了。毕竟,他们身负守卫之责,至少要知道每天出现在这儿的具体都是什么人。

    这队禁军总有七八个人,正好是一伍之数。人人都是内穿赤红战袍,外披明光战甲,腰畔则系着绣春刀。一伍人高矮胖瘦几乎一个模子出来的,苏默知道,这些人其实跟后世的仪仗队一样,玩的就是个外表光鲜,真实的战力,却要比之边军差出好几个档次去。

    一伍人走到近前,左右一分,当中一人大步向前,来到苏默面前,叉手待要见礼,目光瞄到苏默面容时却忽然猛的一怔,不由失声叫道:“怎么是你!”

    这一声叫,苏默也是不由一怔,不由的凝目仔细打量起来。胖爷不动神色的微微往前迈了半步,暗暗提起一口内息戒备。一个大内禁军,竟然会识得少爷,这绝对是出乎意料之外。这偌大京城中,能识得少爷的,除了几个特别的朋友外,余者怕不都是敌人了。这人,要提防!

    “你……你是那个……亲戚?”打量了这一阵儿,苏默也终于认出了来人,不由的迟疑着叫了出来。

    亲戚?这可不是苏默在胡乱攀交情。因为这个称谓,本来就是出自眼前这位的口中。只不过当时这位可是骄傲的很,说能不能真的成为亲戚,还要以观后事云云。

    没错,这个人就是昔日曾和那位丹公子一起去武清,登门呈上恩盟令牌的那位蒋正。

    两人当日在武清匆匆一见,之后便是一系列的事儿爆发,直到今个儿才再次相见。而在苏默一路西逃之中,那块恩盟的令牌也着实出了力,为他减去了许多麻烦,他心中很是感念。

    他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个所谓的恩盟,实际就是自己那位便宜媳妇儿的势力。那这个蒋正当日能被派去自己家中,就至少表示他不是敌人。这一点,他不是相信蒋正,而是相信那个灵慧睿智的精灵般的女子。

    他现在唯一拿不准的就是,自家那位媳妇儿,对蒋家和兴王那边的关系知不知道,或者又知道多少。而这个蒋正,又在蒋家中占了什么样的地位,又是如何和自己那个媳妇儿扯上关系的。

    心中念头转动,面上却是不露丝毫。很快的便堆起诚挚的笑容,先一步抱拳见礼道:“果然是蒋大哥,前时一别,不想竟近一年了。蒋大哥昔日所赠,对小弟大有助益,此当谢过!”说着,一揖到底。

    蒋正这会儿也回过神来,慌不迭的侧身躲开,不敢受他的礼。脸上又是尴尬又是紫涨,如同便秘一般,摆摆手想要说点什么,却张了几张,仍是不知该说什么好。直到最后,才闷闷的憋出一句“苏公子也是来上朝的”?但是这句话出口,便不由的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这特么不是废话嘛,不上朝难道来这踏青不成?苏默出使归来,还没进城就被皇帝勒令回家待命,直到前日才传谕令今日觐见,此事早已人尽皆知了,偏他又来多余一问。

    苏默倒似乎并没察觉什么,听他问起,只是随意的点点头,笑道:“是啊,好歹总算等到陛下召见了。这头回面圣,也不知礼数,是不是给蒋大哥填什么麻烦了?”

    蒋正神色复杂的看着这个少年,恍惚中,当日武清初见时的一幕似就在昨日。却又谁能想得到,自己当日趾高气昂,以绝对居高临下姿态面对,并试图劝告其逃离的人,今日竟到了这个层次,名正言顺的得到皇帝的召见。而当日那些冷刀暗箭,今日却又在哪里?

    这么想着,一时间竟不由的微微出神,连回话都忘记了。还是身边的兄弟看着不对,悄悄扯扯他衣袍提醒,这才猛的回过神来。

    “咳咳,没……没什么。哦,不是,是不麻烦……嗯,我只是过来问询一下,职责所在……咳咳…….”他略有些慌乱的说着,颇有些狼狈的意味。心下简直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又是憋屈又是羞恼,这人丢的。

    好歹解释完了来意,再也挂不住脸面了,匆忙抱抱拳转身就走。只是刚走出没有两步,身后苏默热情的声音传进了耳中,让他当即脚下一个踉跄,好悬没一头栽倒地上去。

    “蒋大哥慢走,回头小弟找你喝酒去。哦,对了,别忘了也叫上嫂夫人哈,就是那位丹公子……”

    慢走?回头喝酒?我去,咱俩有那么熟吗?等等,什么嫂夫人?丹……丹公子?!嫂夫人……丹公子!!!

    这一刻,众侍卫个个都是一脸的古怪,脸上神色那叫一个精彩哟。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