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终见
    骚动的源头,是始自一架马车。

    要说这里上早朝的各家大臣们,有一个算一个,那车驾不能说全都是豪华型的吧,但至少跟着伺候的仆人家奴是绝对不少的。多者总有二三十号,少的也有七八个的样子。

    至于说为什么会这么多,大人们都是身娇体贵的人物,若是没有护卫随行,那万一被什么歹人冲撞了咋办?再有就是,这一路颠簸奔劳的,总要有人伺候着点心热水啥的吧。再不济,万一有个什么急事儿,也总要有个跑腿的不是。

    所以,就这么着,那随从人数可不就上来了?当然,这种排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有,或者说敢有的。什么官阶大体配多少随从,也是有些定数的,这是一种潜规则,没人去明确过,但却让所有人都默默的谨守着。

    但是此刻刚刚过来的这架车驾,却完全没有那份气象,甚至连苏默这土鳖都不如。苏默至少还有胖爷和小七跟着,一个保镖加一个书童,再就是负责车驾的驭者。

    总共三个下人,这算是一种最基本的标配了。倒不是说苏默忽然变得温良谦恭让了,地球人都知道,这厮其实最是闷骚,喜欢低调的奢华。

    胖爷这个护卫,便是放眼整个大明朝,那也绝对算的有数的高手了。而且还是出身道门,堂堂天机真人的师侄啊,这样的身份给他苏默当护卫仆从,谁敢说不臭屁?

    小七,曾经的一代大儒邱濬的门客之子。别把此门客当做彼门客,外人或许不知道,小七那位爹老子那是一般门客幕僚能比的?那可是深受邱濬看重的,甚至可以说倚为左右手的存在。不然也不会在两人都死了之后,邱家也不放弃追杀小七了。

    一个门客而已,能被主家如此对待,已然充分说明了问题。而就是这么个重要人物的儿子,却在苏默身边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书童,说出去的话,谁又能说苏老师没面儿?

    至于那位驭者,更是英国公府家的老人儿。看上去憨厚木讷的,但只要是稍稍了解点英国公府的人都知道,这批老人全都是跟随英国公爷上过战场的百战老兵,曾经的英国公亲卫。

    这些人中,随便拿出一个来,放到现在的军中,至少也得是个都统之类的。有些再狠点的,便是任一方总兵官都没问题。

    而放在苏默这儿,赶车的。牛逼不?人是如此,车就更不用说了,对于这位故人之子,英国公从来没半点吝啬。再加上张悦这哥们儿,又岂肯亏了自家哥哥?那车里的豪华,折算成银子下来,多了不敢说,至少能养活三口之家十年有余了。

    所以说,苏默这看似简单的配置,内里却绝不比任何一家差到哪里去。

    但是此刻缓缓驶来的这架马车,却是真真的简陋至极。整架马车灰扑扑的不见半分奢华不说,便跟着的随从也只有一个赶车的老仆,除此之外,再不见半个仆役下人。

    可就是这么一架简朴的车驾,在所有人眼中却似乎比任何华丽的马车都重要百倍。

    车子终于彻底停稳下来,车辕上的老仆慢吞吞的爬了下来,将车厢前挂着的一盏灯笼取下,往后照着亮打起车帘。灯笼微微摇晃着,昏黄的灯光透出薄纸,显示出一个黑笔描绘的“李”字。

    车中下来的是一个老人,身形颇为消瘦,半黑半白的胡须三缕垂胸,却令那张橘皮般的脸庞有种清矍飘逸之气。

    老人身着一身大红官袍,这个细节让看在眼里的苏默不由微微一怔。

    大明朝服,按照等级划分,分为紫红青绿四个等级。至于金黄二色,那却是属于皇家专用色,并不在大臣服色规制行列。

    而能引发如此骚动的人,在苏默认识里,当然是应该有资格穿戴最顶级冠服的大佬了。可这人却出乎意料的只是穿着第二等级的朱袍,倒是让苏默一时有些诧异起来。

    便在这老人下车站定后,那些个朝臣们一个个都脸现尊敬激动之色,纷纷上前大力参见,乱哄哄的好一通热闹。

    而那个老人则是淡淡的笑着,不时的微微颔首回礼,看似谦逊之中,却又带着一种自矜傲然。只是这种傲然仿似早已植入骨髓灵魂之中,又如似天生自带的属性,并不令人感到疏离和傲慢,反倒让面对之人有种受宠若惊之感。

    苏默眼睛微微眯了眯,目光在那盏描着“李”字的灯笼上一转,心中对此人的来历已暗暗有了猜测。

    似乎是感受到了目光的觊觎,仿若牵引般的,老人忽的转过头望了过来,正正迎上了苏默的目光。

    霎时间,那双原本温和昏暗的眸子,似是猛的闪起一抹精光,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但不过随即一闪而过,只是微微闪烁了一下,便随着老者的将头转了回去,再次归于平和。

    “唉,李阁老一生精忠,用心国事,竟不知这次究竟是为了哪般,被陛下如此惩戒,真真可叹…….”

    身后,王守仁感叹的语调响起,言下颇有唏嘘之意,显然对此老所受的境遇大为不平。

    苏默就斜着眼瞟过来,鼻子中哼了一声:“咋的,你这是对陛下的决断不满了?是不是觉得陛下处事不公、昏聩不明啊?”

    麻辣个鸡丝的!那老小子铁定是李东阳那老货没错了。几次事情背后,都或多或少的有这个老货的身影隐现,苏默早已把其列为敌人的行列中了。

    敌人倒霉就是自己最大的喜闻乐见,偏偏王守仁这货居然在他面前为李东阳抱不平,这叫苏默如何不恼?王八犊子的,一点眼力介儿都没有,在你未来老大我的面前,公然为敌人张目,这分明是不想好了啊。

    好吧,在苏老师的心目中,俨然将这位未来大宗师划归己方小弟的行列中了。至于人家王守仁愿不愿意,又或是怎么想的,嘁,那重要吗?

    胆敢牙口崩半个不字,苏老师分分钟教他做人。各种无耻卑鄙的手段齐下,不信拐带不走他。

    可怜王守仁哪里知道自己早被人惦记上了,听的苏默猛不丁爆出的这番话,顿时吓得三魂走了两魂,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去。

    这尼玛会不会聊天啊,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啊?咱刚才说什么了,不就是感叹了几句而已嘛,至于的这一张嘴就给扣这么大的帽子下来吗?

    尼玛,对陛下不满?!觉得陛下昏聩不明?!我擦擦的,这是要下死手的节奏啊!按照大明律的说法,这妥妥的是谤君的大罪啊。这要再牵连点,尼玛,诛九族或许还不至于,但是三族之内绝对是跑不了的。

    闹着玩下死手啊,咱们有那么大的仇吗?王守仁脸色青白不定,浑身哆嗦着瞪着苏默,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至于哆嗦,到不单单是吓的,更是气的。

    太尼玛欺负人了,打从见面这家伙就欺负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凭什么啊。先前还只是照着他一人儿下手,现在可好,连他家人族里都开始祸祸了,王守仁有种想扑上去跟丫拼了的冲动。

    “咦,老王,你这是什么眼神儿啊,咋跟得了疯狗病似的,瞧这俩眼珠子红的。唉哟,得亏口角还没吐沫儿,不然铁定可以确诊了…….”苏默这货进入了毒舌模式,说出来的那话,这叫一个噎人啊。

    王守仁眼中渐渐放出奇光,只觉得一股子血气直冲脑仁。疯狗病?!尼玛,叔可忍婶不能忍啊,这是你逼我的…….

    “我跟你…….”王大宗师胸膛急剧的起伏着,急剧的喘息了几下,猛地怒吼一声便要扑上去拼命。

    “唉,你看你,这小肚鸡肠的,开个玩笑就激动成这样了,真逊!”一句吼还不等吼完,冷不丁肩膀又被人搂住,苏默笑嘻嘻的话语在耳边响起。

    嗯,为什么要说又?没错,王大宗师再次被猥亵了。这个苏讷言尼玛到底什么毛病啊,怎么来不来的就动手动脚的?两个大男人家,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的成何体统?!太有碍观瞻了,太有伤风化了,太尼玛…….丢人了啊!放手啊魂淡!

    王大宗师也顾不上拼命了,努力的挣扎着想要脱离魔掌,扭动的如同落入蛛网的飞虫。

    然并卵,苏魔王那可是身俱异力的变态……..呃,不是,是变异。饶是王守仁练气有成,在这种超常的异力之下,也只能黯然低首了。

    “别闹!”苏魔王在他耳边轻喝一声,“你非得招来所有人的目光是不?不嫌丢人啊。老实点,咱好好说说话。”

    王守仁想哭,特么的你还知道丢人啊。那你倒是放手啊,这么搂搂抱抱的,特么你当人家都是瞎子吗?

    王大宗师两眼泪汪汪的,咬牙瞪着那只搂住自己肩膀的手,那眼神幽怨的…….好吧,幽怨这个词儿是苏默自我感觉的。实则人家王大宗师那眼神,绝对应该叫“悲愤”!

    “好吧好吧,我放手可以,但是你别再闹腾了啊,答应不?”感觉到了王大宗师的眼神含义,苏老师心里也有些不自在,试探着稍稍松开手,一边发出低声的威胁。

    王守仁脸色铁青,仰天无语。特么的到底是谁在闹腾?你亵渎了我,还连一百块都不给…….咳咳,错了,是你丫欺负了我,还把罪名按我头上,是儿最无耻者,无过于此!

    王大宗师心中悲愤,却无奈何的只能认命低头。这尼玛打也打不过,走又走不脱,骂…….好吧,貌似骂更是骂不过。不对,压根是这魔头根本不给骂的机会啊,丫一张嘴就能把人噎死,话都说不整儿还骂个屁啊。

    王大宗师这憋屈啊,宝宝好心塞。

    “刚才那老家伙是李东阳对吧,是那个老王八蛋吧。”王大宗师无奈的屈服了,耳边又再响起苏魔王的问话。

    王守仁只听的气往上冲,忍不住的就想怒叱。堂堂内阁大臣、当朝次辅,天下无人不敬的清流名士领袖李大学士,竟然被这厮当面辱骂,这简直是丧心病狂、大逆不道啊!

    “他是我的仇家,几次暗中下手害我,我骂他有错吗?你少跟我炸刺啊。”还不待王守仁怒骂的话出口,苏默下一句话就将他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好吧,让一个人去爱他的敌人,还要敬着捧着,王守仁换位思考,觉得换成自己也难以接受。相比起来,只是骂几句还真是不算什么。只不过王守仁诧异的是,人家堂堂内阁大臣,值当和你一个小屁的传奉官当敌人吗?这完全不对等好吗。

    这一刻,王守仁忽然有些好奇了。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