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 闹大朝(一)
    前文说了,这大朝会那是有规矩的,不是赶大集。这文臣武将,依照各自等级都是有规定站位的。譬如三公九卿、六部衙门、两道御史等等等等,绝对来不得半点错儿。

    而又如那些低级官员,还有专门等候陛见的外地官员,则是在殿外规定的地方候职待宣。

    当皇帝升座开朝之后,所有人等不得任意走动。无论行、走、跪、立,皆有定制可依,但有犯者,轻则罚奉驱逐,重者甚至可以以大不敬之罪治之。

    如王守仁这样的官员,等级虽低,站位只能在大殿最边缘,但那也是应该在大殿内,专属于六部的位置。

    大殿殿门一门之隔,内外分明。待到里面该站位的站好后,外面候职的人便会很快按一定的位置顺序排好,将所有空位补齐。

    而这些外面候职的官员,虽不能一开始进入大殿,但那并不表示其人的官阶身份就低于殿内的官员。有些甚至还是一省大员、封疆重臣,这些人都绝对是站在最前排的。

    那么一旦站好位后,即便没有特别的规矩下,又有哪个不开眼的官员,会去挤他们的位置?那不是平白无故得罪人吗?华夏之所以为华夏,便是自古以来最重礼仪。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所以,中国自古便是讲究个等级上下、场合脸面。

    是以,这种情形下,若是忽然一个人跑出来把你挤到一边,你说说,换成谁那心里会怎么想?怕是立时就会被传为笑柄。

    得罪人倒也罢了,问题是如此重大严肃的场合,负责巡视警戒的禁卫们会放任哪个胡来吗?脑袋不想要了?

    而王守仁此刻被苏默一通忽悠,早忘了身在何方,待到警醒后,一抬头这才发现,进入大殿的队伍已基本就位了。此时正时外面各级官员正在依次排序,开始补位了。但是他这个本该也进入大殿的工部观政士,此刻却还在后面发懵了,这如何不惊的他惶遽无措?

    也顾不上说别的了,什么这学那学的,统统抛诸脑后。王守仁当下就一提袍襟,撒腿就往前跑去。

    只是那脚才刚抬起来,还不等一步迈出去呢,一只魔爪便再次扯住他衣襟。是的,就是魔爪,至少王守仁现在就是这么想的。

    “叵耐奸贼,还不放手!”王守仁是真急了,再没有什么君子风范了,一张口就骂了出来。

    “你看你,急慌个什么劲儿嘛。已经已经了,你现在能跑的过去?索性不过一个芝麻官儿,皇帝哪有空看你到没到的,不如便留在这儿,趁着功夫咱们继续聊聊呗。”苏默笑嘻嘻毫不在意,那手却是坚定的不放开,抓的死死的。

    留在这儿?聊聊?聊你妹啊!

    王守仁简直要哭出来了,提着袍子抖啊抖的,却哪里又甩得脱?慌忙挣乱之际,已然是衣也斜了帽也歪了,这叫一个狼狈啊。

    再挣的片刻,刺啦一声清脆的裂帛之声响起,王守仁焦急惶遽的脸色登时一僵,目光一点一点的转过来,最后定定的望着开裂的衣襟,如同忽然被点了穴似的一动不动了。整张脸也由青转白,眼中全是一片绝望。

    苏默也有些傻眼,愣愣的看着手中仍自揪着的半片衣衫,干笑一声,连忙松开,讪讪的道:“这个……哈,真是……唉我说老王啊,你这谁家做的衣服啊,这质量太不过关了,这不是坑害消费者嘛,回头我帮你去找他理论,太不像话了…….”

    王守仁满面灰败的看向他,连半点回骂的**都提不起来了。这人是自己的魔星吧,果然是吧。要不怎么今个儿才一相见,就落得个这样的下场?自己早上那会儿究竟是中了什么魔咒,才能干出那种脑残的事儿,主动上去跟他搭话?

    疯了,自己那会儿一定是中了诅咒了,绝对是!王守仁这一刻,悔的简直恨不得一头撞死了。

    这是大朝会欸,没按规矩站位不说,这还衣衫不整的……这叫什么?这完全够的上一个藐视朝廷、不敬君上的大不敬之罪了。而且,这个罪过连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眼下这功夫这场合,根本没地儿给他去换衣服了。

    可怜自己十年寒窗,一朝得中,正全心梦想着施展抱负、建功立业,成就一代名臣的大志,却因得一时的头脑发热,终要尽数化为泡影了。

    想到自己被皇帝震怒之下,逐出宫外,割去功名后的凄惨未来,王守仁再也矜持不住,失魂落魄的站在那儿,潸然泪下。

    苏默在旁边也挠头了,这把戏玩的有点脱了啊。看看,人家一个堂堂的未来大宗师,竟被他给欺负哭了都,哎呀,这事儿要是能传回后世去,可不知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了。头条,必须是头条啊。估计成就个大v也是等闲事儿了。

    好吧,这货一贯的不着调,又歪楼了……

    这里闹腾到这个地步,早引得四下瞩目了。负责秩序的朝仪郎也终于被惊动了,满面铁青的带着一队大汉将军大步走来。

    这位朝仪郎也是有种哔了二哈的赶脚,这尼玛做了这么久的礼仪官儿,今个儿这种情形还真是头回遇上了。扰乱大朝之仪,固然这俩始作俑者肯定要倒霉,可他这个朝仪郎又岂不是也有失职之责?

    两个混账王八蛋,便老子倒霉之前,你们也休想捞到好!朝仪郎心中恨恨的想着。

    “来啊,给本官拿下!”他停步在二人面前,一张脸黑的如要滴下水来,狠狠的瞪了还在上下打量他的苏默一眼,挥手低声怒喝道。

    王守仁脸色灰败,毫无半分反抗的任由禁卫拿住,整个人如同失了魂儿也似;

    但是到了苏默这儿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老老实实的把脖子伸出去,等着让人来砍,那还是苏老师吗?哪还能被称作“灾星”吗?

    好吧,且不说这面子不面子的,单就是如此一来,他还怎么去跟皇帝讨价还价?完全没有气势了嘛。放在双方谈判的场合下,那就等着签订城下之盟吧。

    咳咳,你没看错,就是跟皇帝讨价还价。苏老师可不是这个时代根深蒂固的忠君思想,雷霆雨露皆是君恩那套对他不管用。对于皇权的敬畏,也是压根没有。呃,也不能说是没有,但绝对也没说多么大就是了。

    苏老师信奉的是没理也要争三分,后世无数的案列早就教给他一个道理:抗拒从宽,回家过年;坦白从严,牢底坐穿…….咳咳,和谐,和谐,这个不能乱说,心里明白就行了。

    所以,在两个禁军卫士过来之际,苏老师毫不犹豫的向后闪开,扬眉睁目斥道:“大胆!知道我谁吗,竟敢拿我!不想要脑袋了吗?还有,赶紧放开老王啊,不然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唉哟我去!这尼玛可是真开了眼了,打从开天辟地以来,能在如此场合下犯了事儿,还敢理直气壮的威胁禁卫的,这位得是第一个吧?这得是傻大胆到什么程度才能干出来的事儿?特么别说是你了,就是当朝首辅、王公贵人也不敢这么跳吧。

    两禁军卫士愣住了,朝仪郎也愣了。谁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场面,这尼玛是要上天啊。

    包括王守仁也傻眼了,甚至这一刻,连之前心中的恐惧着慌都忘了。两眼直勾勾的看着苏默,心中只一个念头涌上来:特么原来竟是个疯子,竟真是个疯子。不,不是疯子,完全就是痴人嘛。不然的话,怎么这个时候还敢跟朝仪郎炸刺儿?这绝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啊。自己竟然被一个神经病祸害了,这真真是要被天下人笑破肚皮了……

    王大宗师这一刻的心情哟,简直精彩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呃,你……你究竟是何人?扰乱朝会,肆意妄为,此乱国家法度,是为欺君罔上之重罪也!某家身为朝仪郎,如何拿不得你!”

    短暂的惊怔过后,朝仪郎气的浑身发抖,戟指着苏默沉声喝道。只是他终还是心中有些发毛,一声断喝后,并没立即再次让下手拿人,却先是试探着摸起苏默的底细来,同时将罪名先扣了下来。

    苏默哈的一声,斜着眼曳他,冷笑道:“我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我就告诉你一点,今个儿此来,可是天子钦点来见的,实有涉及国家社稷的大事要说。你冒冒然拿了我,回头天子宣召不得人,耽误了国事,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嘿,言尽于此,若不信邪,大可来拿我试试!”说着,目光又扫向那两个禁卫,眼神中全是一副不怀好意之色。

    俩禁卫也作难了,互相对视一眼,都有种日了狗的感觉。这尼玛关咱们什么事儿啊,你们神仙打架,咱这可不是凡人遭殃嘛。得嘞,你们还是自个儿掰扯清楚先吧。

    两人这么想着,齐齐把目光看向朝仪郎,自己却是不肯再往前半步了。

    朝仪郎也傻眼了,面上青白不定的,心中这叫个纠结啊。拿人吧,听这货说的有模有样的,他还真不敢这么赌下去;这要不拿吧,可特么回头问起罪来,自己又如何交差啊。

    他一时间拿不定主意,竟就此僵在了原地。旁边一大票的大小官员,目光全被吸引了过来。看着这罕闻罕见的一幕,议论声如同浪潮起伏一般,波纹荡漾开去。

    大殿内,弘治帝早已高坐龙椅之上,正等着众臣工列队行礼陛见,便要开始流程了,却忽听得外面隐隐喧闹之声传来,登时就是一怔,随即面色便阴沉下来。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