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蒙古公主来了大明已经好几天了,只是打从来了后便一直住在馆驿中,谁也未曾真正见过。便是为了联姻而来京城的一起子王孙世子,曾有人过去邀约相见的,也都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是以,直到今天,大伙儿算是首次眼见这位公主的真容。

    图鲁勒图一身蒙古族盛装,在鸿胪寺官员的引导下缓步迈上大殿,从一进大殿门开始,一队乌溜溜的黑眸便焦急的四下寻找。

    当日从在城门外和苏默分开后,两人便再也不曾见过面。这对热恋中的少女,简直如同一种折磨。

    只是她虽年幼,却终是大汗之女,倒也知道轻重。明白这个时候,实在不是两人相见的时机。

    不过今日终于盼到了大朝召见,在图鲁勒图的认识中,以情郎的钦差身份,自当应该也在这大朝会上才是。

    只是她一再的放慢了脚步了,直直从殿门走到最前面,那张熟悉的面孔也没找到。这让图鲁勒图明亮的眼眸,瞬间黯淡下去。但同时,一股疑惑也不由的升起。

    以苏哥哥的身份,原不该不在的啊。难道说,是他又有了别的差事不在京城了?唉,可是自己真的好想他啊,他怎么可以不在呢?即便是真要出去办差,那也当给自己传个消息来的啊。莫非……不,不会的!没有莫非,苏哥哥不会抛弃自己的!

    小姑娘一霎那间无数个念头闪过,小脸上再也不见半分笑容。她却不知道,她的苏哥哥作死无极限,刚刚闹完大殿给下去了呢,又哪里会在这皇极殿上见到。

    “蒙古察哈尔部,巴图蒙克汗王之女,孛儿只斤氏,图鲁勒图叩见大明大皇帝陛下。愿大皇帝陛下千秋万代,仁慈的光辉永远照耀四方,大明国运万载长存。长生天将与您同在。”

    图鲁勒图清凉的声音在大殿上响起,一板一眼的跪倒叩头。这番话早已由礼部官员教着练习了无数遍,如今便如背书一般背了出来,虽说少了些真诚,但在少女清凉甜美的语音下,却仍让人不觉心情愉悦。

    弘治天子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轻轻抬手示意了下,旁边杜甫便上前一步,尖声道:“皇帝恩旨,赐察哈尔部汗女,平身——”

    图鲁勒图便再三叩首,随即起身站好。一双乌溜溜的眸子,却是忍不住仰起望向上面。她毕竟只是个十六岁的孩子,少女的好奇心怎么也藏不住。

    只是待到一抬眼正正迎上弘治帝温和的眸子后,却是不由的一怔,随即便是一惊,连忙慌不迭的垂下臻首,眸光便如受惊的小鹿般躲闪了开去。

    这一副小女儿神态落在弘治天子眼中,当时就不由一阵莞尔。对这个稚真的女孩儿好感大生,脸上神色也愈发温和起来。

    接下来,自然是按照既定的一套流程开走。先是上国书,然后几句简单的问答。无外乎遥遥问候达延汗,再说说两国友谊源远流长,当永结同好、互为兄弟云云。

    图鲁勒图有板有眼的恭敬问答,待见到弘治帝待自己甚是温和之后,便也渐渐的放开了紧张。由此心下初时的疑虑,便又再次升了起来,言语对答之际,便不觉偶尔有了些失神,偏却这种状态下,由是不觉中流露出的一些娇憨女儿神态,愈发显得惹人怜爱。

    按照大礼仪的流程,这种召见大抵只是个形式,但凡真有什么两国需要讨论的外交国策,都会在之前或者之后,由专人私下沟通交涉。最终在这大朝会上,便只剩一个宣布即可。

    然则此次却是有些例外,除了弘治帝温言相向随意问答了几句后,便示意图鲁勒图可以下去了。对于之前出使蒙古签订的盟约一事,并无提及片言只语。

    如若换个旁人,此时怎么也会问及一二的,否则如何回去向达延交代?但可惜图鲁勒图却哪有那个心思,小姑娘这会儿既没了紧张,满脑子便只剩下关心她的情哥哥了。

    “皇帝陛下,我苏哥哥为何不在?他可是又被派出去办差了吗?你这样……不好。”少女微蹙着好看的眉毛,歪着小脑袋纠结道。

    大殿上猛的一静,众朝臣俱皆有些呆滞起来。且不说这小姑娘谈及的对象是刚刚惹了祸的那位的缘故,更是这种小国使臣,忽然在大殿上跟皇帝主动发问的事儿,实在是破天荒头一遭啊。

    要知道无论是大朝礼仪,又或是属国来朝,都是有着既定的规矩的。作为名义上的宗主国,在皇帝没有发问的前提下,哪个属国也没有向皇帝发问的权利。否则,那便是严重的失礼,属于重大的外交事件了。

    这种行为,轻则会被逐出大殿,重则会被问责相关国主,甚至由此引发大军压境也说不定。当然,这是在宗主国明显处于极强大的情况下说的。

    大明朝到了这个时代,虽然已经达不到刚建国那时的强大,但却毋庸讳言,仍是这个时代绝对的第一大国。而在这种情况下,图鲁勒图的这种行为,便属于极为不妥的了。

    负责外交事务的鸿胪寺官员当场就差点晕了过去,脸儿都青白了起来。心中这叫一个苦啊,哪里能想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的,到了却还是搞出这么一码子事儿来。

    你妹的哟,这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据闻这个蒙古公主与那之前大闹朝会的苏默颇有些私情,这好嘛,那位爷前面闹出了一出罕闻罕见的大戏,回头您这小姑奶奶就紧跟着来了这么一出,这算是神助攻吗?

    您二位这么**没关系,可能不能换个时间来玩啊。咱们这些小胳膊小腿儿的,真心伤不起啊。

    这位鸿胪寺的官员身子摇晃,站都站不稳了。再瞅见自家老大,鸿胪寺丞那欲要杀人的目光,终是承受不住了,嘎巴一声直接昏倒了事。

    大殿上一阵低低的嗡嗡声而起,内阁三位大佬互相对视一眼,都是微微蹙起眉头,脸上有些纠结的神色。

    他们三人都是老于世故的人精了,如何看不出这个小姑娘并不是真的有意冒犯,实在是天真烂漫,根本不通国朝礼仪所致。而他们若是因此而站出来指责的话,既有些不忍,也等若将这种无心之失刻意闹大了,反倒不美;

    可要是就此什么也不说的话,却也是不太合适。毕竟这小姑娘的身份大不一般,总是代表的是蒙古一部。倘若不闻不问的就此放过,传将出去,岂不让其他属国笑话?

    大明与蒙古这些年来,几次争斗俱皆落在下风。尤其是昔日土木堡之后,大明皇帝都被人给掳去了,这使得大明在周边属国心目中的地位一落三丈,渐渐已有了不逊之意。

    前时安南、云滇叛乱四起,虽都是小打小闹,并没达至伤筋动骨的程度,但已经可见一斑了。殆始因由,未尝不是大明国威渐衰所致。若是放在建国之初试试,太祖成祖分分钟教他们做人。尤其是成祖那一辈的,别说言语上稍有不敬,便是家门口多出块石头来,大明都要上去踢三脚。

    那时候周边众属国,包括蒙古在内,哪个不是战战兢兢,拼命的把脑袋缩起来,唯恐一个不好惹来大明震怒,就此落个族灭国破的下场?

    国朝兴衰之景,实在令人不由再三嗟叹。

    “大胆蛮女,何敢如此无礼耶!果然蛮夷也!”就在三位阁老心中又是戚戚又是纠结之际,忽然一声断喝响起,却有人抢先一步站了出来。只是那一声断喝的内容,却让心中刚刚松口气的三人,同时下意识的一皱眉头。循声看去,刘健和谢迁先是一怔,随即若有所思起来,默默睨了李东阳一眼,便都垂下眼皮不发一言。

    而李东阳却是眉头再次一蹙,眼底闪过一抹不悦厌恶之色。只是这一抹神色一闪而逝,随后也是微微阖上双目,重新化作一尊木雕泥塑。

    那么站出来这人是谁?不是别个,正是最近风头一时无俩,第一个揭出科举舞弊案的户部给事中,华旭华大人。

    华大人的根底旁人或许不知,但是同样是身为内阁大佬的刘健和谢迁二人哪会不知?这华旭面上虽然与李东阳并无往来,但是昔日李东阳之子李兆先活着的时候,这位的儿子却是李兆先最有力的鹰犬。便是他自己,也曾几次不惜自降身份,与儿子华龙一起,父子俩围着李兆先团团的转,那叫一个下贱,尤其是无耻二字言说。

    京中官场,多有对这对父子不屑者,只是事不关己,大伙儿也都懒得多说罢了。

    而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位华大人此次竟敢冒大不匙,毅然决然的发起了此次科举舞弊案的大戏。虽然最终并未查证落实,但却将一位堂堂三品大员,不日最有希望入阁的礼部侍郎程敏政拉下马来,这份破坏力和此番事件中显露出的那份狠辣疯狂,却让人不得不深思忌惮。

    也正是因此,此时忽然见又是这位主儿蹦了出来,殿上众臣们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眼观鼻、鼻观心起来,谁也不肯多发一言,甚至连呼吸都不觉放轻了起来。

    这里站着的,哪个不是心机诡谲之辈?这位华给事中的背后站着什么人,大伙儿可都是心知肚明的。而事情一旦牵扯到顶尖儿的那几位,那可不是一般二般人所能搀和的。大伙儿老老实实闭上嘴,好生看戏才是正经。

    华旭跳出来一声断喝,眼见众人都是噤若寒蝉,眼底不由的一抹得意闪过。打从科举舞弊案后,他已经越来越享受这种威势带来的胜利果实的醇香了。

    威慑、震怖!或许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给事中,或许自己确实官小职卑,但那又如何?谁敢得罪自己,就要做好被自己弹劾报复的准备。

    便如眼下这场面,这满朝衣紫着赤的,此时此刻,却又有哪个不在自己的气场下颤抖的?这种威势,实在让华旭沉醉不已。

    偷眼瞅瞅前方那个消瘦的身影,华旭嘴角不由微微勾起。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李家的狗,殊不知李东阳虽位尊身贵,却也还入不得他华某人的眼呢。

    唯有那位,那位才是自己的真主!他强大而又神秘,几乎无所不能,近乎于神。李东阳?他连给主子提鞋都不配!

    想着那位如同神一般的种种,华旭不由的呼吸急促起来,满眼满脸都是狂热的神色。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