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太子驾到
    前面皇极殿上,鸡毛鸭毛一地,后面乾清门这让却是一声又一声的唉声叹气,愁云惨淡。

    乾清门不是门,而是乾清殿的偏殿。皇极殿只有在望、朔日大朝,又或者大日子的祭天祭祖之时才会启用。而平日里的常朝都是在乾清殿举行,而当下朝后,皇帝单独接见朝臣们时,便就在这乾清殿偏殿了,俗称“乾清门议政”,乾清门由此得名。

    这便与后世影视剧中,辫子朝的剧情中,来不来的就出现的什么南书房候旨中的那个南书房类似。说白了,就是皇帝平常处理公务、休息的地方。

    苏默和王守仁就是被带到了这里,押送的禁卫也都是眉眼通透的,并没有真个为难他们,甚至隐隐的还带着几分恭敬。

    这俩货在大朝会上的闹腾,竟然没被皇帝直接下狱,单就这事儿本身就已经很难说明问题了。至于什么押送啊,等候处置啊,谁要是真信了谁才是傻缺。

    说不定待到这番接见之后,弘治朝很快便又要出现一位圣宠无边的红人儿了呢。现在不趁机打点好关系,更待何时?真等人家一朝飞上青云了,谁还正眼看他们啊。

    所以,禁卫在将两人带到乾清门后,只请两人不要出门外,便躬身退出了屋里,多余的言语动作半点也无。

    苏默溜溜达达的左右张望,对于皇帝的南书房很是好奇。这紫禁城他在后世其实也来过,不过那会儿也只是走马观花的在外边一闪而过。这各个建筑中的内部,却极少对外开放,让游人进入观看的。

    此时能得以如此近距离的欣赏一番,苏大官人有种终于把后世曾花了钱彻底找补回来的快慰。

    皇帝的南书房其实与普通人家的书房也没什么不同,甚至在苏默看来,很多地方还赶不上普通人家的。便比如,这里面居然连个书架都没有,哪有人家书房里那种书香馥郁显得逼格高?这让苏默很有些鄙视。

    真要说起来,这里根本算不得书房,最多就是个简陋的偏屋,只不过里面多了些皇家御用之物,才显得这里的与众不同。

    他溜溜达达看了一圈儿,走到御案前又探头看了看案子后面的那张软榻,倒也没真个作死的过去坐坐,试试舒不舒服。

    然而就是这种窥探,就已经让一直在旁唉声叹气的王守仁瞥到,当场差点没吓的昏过去。

    这个时代,但凡是代表皇权的物件、场合、人物之类的,哪有人会像苏默这般大模大样的靠近细看的?那在礼制上,绝对属于逾距,一个不好就会被按上一个图谋不轨的大罪的。更不用说,苏默这货看这些摆设时那眼神,简直就跟在考古一样,得亏手里没有个放大镜举着,不然妥妥的还以为丫不是在皇宫里,而是在某一座古墓里呢。

    “你当真疯了不成?”王守仁跟只中箭的兔子也似,蹭的跳了过来,一把将他扯回来,先是小心的探头看看外面,见没人注意里面,这才微微松口气,回过头来低声怒道。

    苏默一脸的茫然,小太爷干啥了啊,这没头没脑,一惊一乍的。再瞅瞅王守仁那副脸红脖子粗,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由一皱眉,疑惑道:“你咋了这是?谁把你家祖坟刨了,还是谁把你家孩子抱井里了?瞅你这苦大仇深。”

    王守仁要疯了,这人这张破嘴真是太损了!特么简直一开和,佛祖也得给蹦起来啊。老天爷咋就不开眼,整个雷给丫劈死,就此除了这世上一个祸害呢?

    “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竟敢……”他红着眼睛,一把薅住苏默的脖领子,竭力压低着声音怒吼着。一张因愤怒和恐惧扭曲的脸庞,都快贴到苏默鼻子尖上了。

    然并卵,还不等他一句话喷完,就被苏默一把推开,满脸嫌弃的用手在面前扇了扇,“我去,老王,你早上起床没刷牙吧。真臭…….”

    王守仁后半句话戛然而止,当场就给僵在了那儿。我把你从作死的路上拉回来,你却嫌弃我口臭?不对,特么的现在是说这个问题的时候吗?老子在救你,救你懂不懂?你刚刚那是大不敬,被人看到是要掉脑袋的!你特么到底明不明白啊。

    这种时候,你跟我说刷没刷牙…….王守仁感觉自己完全理解不能了。这人的脑回路跟定跟正常人不一样吧,果然是吧。

    “大惊小怪的,话说咱好容易进了回皇宫,不好好参观参观多亏啊。我跟你说啊,这要是放在旅游团里,要想这么近距离的参观,那少说也得大好几百块呢。而且单有钱还不成,你还得有路子有关系……”

    苏老师两眼放光的四下踅摸着,嘴里念念叨叨的碎碎说着,直把个王守仁听的一脑袋懵圈儿,完全不明白这厮在说什么。

    什么旅游团,什么大好几百块,什么路子、关系的……唉哟,我去!感情这位是当在赏景儿踏青呢吧?这尼玛得多大的心呢?

    王守仁搞不懂那些名词儿,但旅游这词儿的意思还是懂的。等在猛一回过神来,抓住了关键词“参观”,他又不笨,前后一联系,哪还反应不过来其中的意思?

    只是待他反应过来后,简直不敢置信自己的眼睛耳朵。

    “噗嗤——”

    就在他震惊的失神呆愣之际,忽然一声压抑不住的笑声响了起来,引得两人都是一惊。循声看过去后,苏默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王守仁却猛然一惊,随即便是脸若死灰一般。

    但见靠着屋后侧的一扇屏风后,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童子,正探头探脑的从后面张望过来。一张红扑扑的小脸上上,还残留着忍俊不住的笑容,但在瞬间却又化作一片懊恼之意。

    眼见自己行踪泄露了,两只乌溜溜的眼珠儿转了转,随即轻咳一声,故作沉稳的把脸一板,索性直起身子,踱步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那屏风后似乎还有人在,在那孩子走出来的功夫,隐隐传来几声低微的惊呼声,王守仁听不清楚,却是瞒不过苏默的耳目。那声音分明是两个人想要阻止这孩子出来,却不等说完就来不及了。

    殿下!

    苏默眼中忽的放出奇光,转头细细的打量走出来的这孩子。那屏风后面的人的惊呼没喊出别的,但是这两个字却分明就是称呼他的没错。

    在这皇宫大内,能被称作殿下的会是谁?要知道这里离着皇帝的后宫已然很近了,即便那些个藩王世子,未奉传唤也是不得入内的。既如此,眼前这个半大孩子的身份,便也就呼之欲出了。

    再看看这孩子一身的打扮,苏默哪里还有半分怀疑?没错,这小子应该就是那位后世鼎鼎大名的纨绔皇帝,数年后接替弘治帝登基上位的正德天子了。

    而此时,这小子还只是太子的身份。太子,可不正是要称为殿下的吗。

    王守仁显然也是猜到了他的身份,早已深深躬身拜了下去。

    朱厚照嘴角噙着一丝吊儿郎当的笑容,故作沉稳的背着手,眼珠儿却骨碌碌的只在苏默身上打转,对王守仁的见礼理也不理。

    随着他彻底走了出来,屏风后脚步声再起,一大一小两个人也跟了出来。大的那个一身内侍打扮,白面无须,眼神猥琐,生的略有些干瘦。看年纪,大约四十来岁模样;

    小的那个,却是一身杂役装扮。看年纪不过比朱厚照略大一些,倒是颇为清秀,眼神极为灵动,透出一股子机灵劲儿。

    那个大的不会就是刘瑾了吧,却不知小的这个又是哪个。苏默眼睛微微眯起,暗暗猜度着。

    他也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场合、这个时候,忽然就和朱厚照碰上了。此时满心满脑子里,顷刻间便全是后世关于这位纨绔皇帝的信息,竟一时忘记了应该见礼。

    朱厚照开始全是一副好奇的模样,但是眼见苏默半天没有动静,只在那儿直勾勾的瞪着自己不说话,小脸上便不由的兴起一股恼色。

    “喂!你就是那个苏默对吧,你好大的胆子!见了孤王,何敢不拜!”他仰起小脑袋,下巴都快仰到天上了,装模作样的冲苏默怒喝道。

    这一声喝,正弓着腰的王守仁听的身子一颤,心中顿时暗叫一声苦也。这才忽的省起,旁边这儿还站着一个棒槌呢。怕是这神经病压根就认识太子殿下吧,就这厮那神经病性子,别说见礼了,怕是不惊了太子就算行了大运了。

    想到这儿,他连忙上前一步,抢在苏默身前再次深深弯下腰去,恭声道:“臣,工部观政王守仁,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万福金安。”

    朱厚照眼珠儿乜了他一眼,鼻子中冷冷的哼了一声,这就算是应了。

    王守仁脑门上见汗,暗暗咽了口唾沫,勉强挤出几分笑容又道:“还请太子殿下息怒,此人本是个小地方来的,不通朝廷礼仪,此番也是陛下有事咨询,这才令传召待见。其人粗鄙,还请太子殿下休要与其计较。”

    他虽百般恼怒被苏默害了,但却终不忍就此看着苏默倒霉。这番话言语中虽很是诋毁之言,却满含着开脱之意。更是在最后暗示朱厚照,这人可是你爹招来的,是有事要问询的,你可没那权利就给随意打杀了。

    苏默此时也回过神来,听着王守仁不顾危机的为自己申辩,心中不由的暗暗点头。这位日后的大宗师果然是个正人君子,仁心敦厚,品质着实令人赞佩。

    自己没看错人,此人,果然可为一世良朋,难得难得。想到这儿,看向王守仁的目光中,满是欣赏温和之意。

    王守仁却哪里知道自己的仗义执言,终于彻底赢得了苏默的看重,他此刻只是对着朱厚照一拜再拜的,只巴望着能先把眼前这一关过了才好。

    按他所想,自己那一番说词面子里子都给了个十足十,又抬出了弘治帝,怎么也差不多是能过关的。

    然而他却不知,朱厚照之所以是朱厚照,之所以能那般名传后世,又哪里是个肯从常理的主儿?

    于是,他再次悲剧了。只觉眼前一黑,下一刻,身子互感一股大力袭来,已是歪歪斜斜的跌了出去…….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