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4章 大学士,大将军,大总管……
    “……刚才那一下,嗯对,就是那一下,是个什么讲究,给我说说。”

    “那一下?哦哦,那一下啊,没啥啊,就是手刀啊,殿下没见过?不会吧,很平常的运用啊。”

    “不可能!别想蒙我哈。我精熟各种拳掌的势子,便是指的几种变式也莫不了解。但却从未见过如此……嗯,手刀,对,就是手刀,没见这种用法。”

    “你精熟各种……不是,那真是一种很普通的运用啊。呐,就这么五指并拢,然后咔,嗯,就是这么简单……好了,殿下可以放开我了吧,这样实在是……”

    苏默甩啊甩,试图挣脱开搂在肩膀上的手。他这会儿算是了解了之前王守仁的苦了,这么被个大男人搂着,确实是有些别扭啊。

    也是奇了怪了,这熊孩子才不过十岁大点儿啊,咋就这么大力气呢?好吧,他也真是不敢真的发力,毕竟这可是太子哇,金枝玉叶的,碰掉根头发丝儿,估计弘治帝和张娘娘俩公母都绝对会追杀他至死。

    朱厚照瞪眼,哪肯少松半分:“我说了,别蒙我。我都……咦?似乎你不太信我说的都精熟是吧。我跟你说,不信你去外面随便找个侍卫去问问,他们有几个是我三招之敌的?我很厉害的!他们都佩服我,极羡慕我超高的武学天赋。”

    外面的侍卫?三招……好吧,苏默觉得关于某人武学天赋这个问题,真心可以不用讨论了。

    “不是,我真的…….”

    “喂,你这是铁了心要敝帚自珍,不肯教我是吧?你信不信我回头就禀明我父皇,治你个犯上欺君之罪。”朱厚照脸色开始不好看了,斜着眼乜他,语声也冷了下来。

    哎哟我去!这还威胁上了,苏默抿了抿嘴,强硬的偏头看他道:“殿下还不是君,苏默也未入仕,何来的犯上,又何来的欺君?”

    朱厚照一呆,随即大怒:“我……我是太子!是储君!储君也是君……”许是觉得自己这话也有些底气不足,脖子一梗又瞪眼道:“总之,我说你犯上就犯上了,说你欺君就欺君了,你觉得父皇是信你还是信我?”

    嘿!苏默这被噎的。瞪着眼看他不说话,朱厚照凶狠的回瞪,寸步不让。

    苏默这个蛋疼啊,半响后,长叹一声道:“殿下,你这样真的很无耻你知道吗?”

    朱厚照完胜,得意洋洋的乜着他,就无耻了咋的,你咬我啊。

    苏默使劲晃膀子,“……你赢了,先放开我行不?……好吧好吧,那其实吧,是一种叫做自由搏击里的招数…….呃,你先松开成不,这样我也没法说不是,总要演示一下的吧。”

    哈,果然!自由搏击吗?这名字听上去就很带感啊。朱厚照登时眉花眼笑起来,手上松开了,脚下却不肯退开半步,只抓耳挠腮的喜道:“好好,快快说来,快快说来。”

    说罢,觉得这般硬逼,怕是这家伙心中怀恨,暗中藏下几手不肯真心教授,那可是自己亏大了。

    是以,眼珠儿一转又忽然凑过来低声道:“苏讷言,你好生教我,我不会亏待你的。我知道父皇找你来是做什么的,你放心,只要你真心教我,等你治好了我皇妹,父皇必有重赏。届时,我可为你向父皇恳求,便是尚了你为驸马也未尝没有可能。”

    苏默心中一动,果然是这样吗?但旋即大惊,尚驸马?!我勒个去,你妹子才不到两岁吧?我尚驸马……大爷的,咱还能有点谱吗?

    苏默也是醉了,这为了学点功夫,尼玛连妹子都给卖了。你是亲哥哥吧,不然你俩之中,肯定得有一个是充话费送的。

    “……刚才还说是大学士来着。”苏默觉得拿一个一岁的奶娃说事儿实在太凶残了,当即果断岔开话题,装作意动的犹疑道。

    “这个…….”朱厚照就噎了一下,脸上闪过一抹羞惭。

    刚才一时信口开河,大学士什么的随口就溜达了出来。但是有了王守仁那副拼命的架势后,小太子也终于明白过来,那说头实在是有些不靠谱的。自个儿要真是把这个话许了出去,怕是到时候父皇哪里会怎么样很难说,但是玩死谏、撞柱子的大臣,估计能躺满整个乾清殿了。

    此时眼见苏默拿这个来说事儿,不由的大为纠结。挣扎一会儿后,扭捏道:“大学士其实很没意思的,一个个都是些老夫子,无趣的很,嗯嗯,无趣的很。要不,咱换成大将军啥的?大将军才够威风啊对不?你想想哈,到时候你金盔金甲,身后千军万马相随,两军相遇,你只要手一挥,便是万马奔腾,成千上万的人头滚滚而落……”

    小太子说着说着便不由自主的代入进去,那两眼亮的,简直如同俩小太阳似的。貌似嘴角边上,都有一丝晶亮在闪烁了。

    苏默就沉默了下,幽幽的道:“…….那是殿下你的梦想吧。”

    朱厚照一窒,满面的憧憬登时清醒过来。沉默了一下,不由恼道:“…….咳咳咳,咳咳,这个…….嗯,好吧好吧,你要是不喜欢做大将军,那随便你说,大都督、大总管什么的都好。”

    什么,大总管?!…….快停!苏默脸儿都要绿了,下意识的就夹了夹腿。想象着自己皂袍高帽,在阴暗的堂屋里高坐着,然后下面山呼督公…….嘶,那场景美的,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

    呸呸呸!这熊孩子竟想阉了自己,自己要不要先下手为强啊?好吧,强大如这厮般,一个念头不对路,就想着对当朝太子先下手为强的,也真是没谁了。

    朱厚照眼见他面色青白不定,眼中忽而惊恐忽而凶狠的模样,也猛地省悟过来。他倒是没想到,对面这货有那么一刹那,竟起了先打他兄弟的念头,只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许诺,貌似、大概、或许真是有那么一点不靠谱啊。

    “……..咳咳,这个吧,嘎嘎,谑一下,谑一下而已,不要放在心上……啊哈哈…….嗯,那什么…….其实吧,做本太子的妹夫还是不错的,驸马都尉啊,那可是绝对的皇亲国戚啊,就比大将军的威风少一点点而已…….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朱厚照谆谆善诱着。

    苏默就长叹口气,满眼复杂的看着他。怪不得后世提起这丫的来,就全是什么荒唐胡闹的名头。以至于他死后,要不是“嬉”这个字实在太丢面儿,大伙儿都不好看,这才勉强给了个“武”的谥号。就目前来看,果然还真是一点儿都没屈了他。

    只是特么的,你为啥心心念念的总是想把你妹子塞给我,这是几个意思?老子喜欢美女这没差,可连奶还没断的美奶娃子就敬谢不敏了吧。小太爷有那么饥渴吗?

    什么?你说十八年后……这个,咳咳,养成什么的,小太爷这么纯洁的人…….好吧好吧,主要是养成这种游戏吧,周期实在太过长了些。远程支票很容易变成空头支票啊有木有,这买卖是断断不能干的。

    正这里心中腹诽着,想着怎么找个由头榨取点别的价值出来才好。谁让这小太子傻乎乎的,非得一头自个儿撞上来找讹呢对不对?以苏老师那种有便宜不占属于王八蛋的操行,那简直是……怎么说来着那话?哦对,是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嗯,必受其咎,苏老师一点也不喜欢舅。管你是妻舅还是娘舅,都不喜欢。

    自己都说了那不过就是很寻常的一个招式,偏这小太子非得认为那是什么不传之秘,还不惜连妹子都搭上的求讹诈。好吧,看看那货一脸的“你不讹我我就不信你”的模样,这个必须要满足啊。

    只是该讹点什么好呢?苏默眼珠子急速的转着,细长的眉眼给他提供了天生的隐蔽,让人不至于一下子看穿其中的猥琐和奸诈。不过要是有如胖爷这等熟悉他的人在这儿,一眼就会从他那忍不住悄悄搓动的手指上,看的出这位少爷典型的是又碰上了羊枯,而心动不已的真相了。

    只是还不等他这儿想出如何才能利益最大化的时候,那边厢忽然一个激动的声音尖叫起来,顿时让众人吓了一跳。

    “殿下,殿下,主子爷,把他交给奴才好了。奴才一定把他*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敢有半句隐瞒。嘎嘎,主子,相信老奴,老奴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殿角处,刘公公兴奋的满脸通红,连身上的疼痛似乎都全忘记了,两眼放光的急急请愿。眼下看来,忠臣义士暂时是做不成了,但如果能将折磨摧残那姓苏的差事抢过来,那快感也绝对也是差相仿佛了。

    更不要说,且不提总管不总管的,都肯定是要割一刀的先。对于已经失去了那一丢丢的刘公公来说,能亲眼看着别人也没了那一丢丢,这简直不知是多美妙的一件事。

    所以,争,这个必须要争啊。

    坏了杂家的好事,且等你落到杂家手里,且看你又是个什么下场!刘公公想着自己可以恣意蹂躏这苏默的场景,兴奋的浑身都颤抖起来。

    嗖!

    偏殿上忽然刮过一道冷风,随着这一道冷风,还在两眼放光畅想憧憬的刘公公,忽的放出一声凄厉的惨嚎。

    便在他的身边,苏默鬼魅般的身影突兀的显现出来,两手拎着袍襟,一脚又一脚的连环踹。

    “殿下,不用那么麻烦了,把他赏给我打一顿我就教你那一招。死太监,让你惦记小太爷的老二,duang……..我让你*,duang!……我让你有一说一,duang!…….你当你是严守一啊,duang……”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