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敬畏之心
    乾清殿中,弘治帝端坐于软榻上,面色木然,一言不发。只是一双威凌四射的眸子,冷冷的散着幽光。

    下首处,苏默沮丧的低头站着,低头耷拉耳朵的。另一旁,王守仁则在一个小锦墩儿上挂着半拉屁股,显得诚惶诚恐的,但时不时的冲对面的苏默怒目而视。

    皇帝的忽然驾到,终于将殿上的闹剧终结,也将可怜的王守仁解救了出来。

    对于苏默这个胆大到,到了乾清殿还敢打昏自己臣子的家伙,弘治帝心中自然是惊怒交迸。但同时也深感头疼,不知究竟该怎么处置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

    他已经知道了,这其中不单单是苏默这家伙的事儿,竟然还有自己那个好皇儿的手尾。这就让原本打算趁机教训苏默一通的皇帝,不免束手束脚起来。

    要治罪吧,只怕这小子未必肯服。以其胆大包天而又惫赖的性子,急了眼直接攀扯上太子出来,绝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

    那到时候自己如何自处?真个也去处置朱厚照去?且不说自己舍不舍得,怕是皇后那一关也过不去。

    弘治帝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依着自己儿子那顽劣的性子,这会儿多半早躲到皇后那边去了。自己夫妻二人子嗣艰难,唯有这么一个儿子健健康康的长大,便是明知道他有些顽劣不堪,也终是不能真个下得了手去。

    尤其是皇后那儿,最是护犊子护的厉害。昔日还只是他那两个混账兄弟,闹得满朝非议、弗反扬天的,皇后仍是不顾一切的站出来护着,不肯让二人吃了亏去,甚至都不惜自己出头露面,直接挨个找到那些个朝臣头上。

    也正是那次的事儿之后,让包括他这个皇帝在内的,从上到下的大臣们个个头疼不已,终于不得不颓然退让。由是,张鹤龄张延龄二兄弟的事儿,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话,再也没人肯去招惹。

    兄弟已然如此了,更不用说如今是自己的爱子了。弘治帝甚至都能想到,自己一旦真个露出半点惩罚的意思,怕是后宫那位贤妻绝对第一个跟他拼命。

    这么想着,弘治帝就不由的心中叹气。左思右想,也只得自己安慰自己,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便贵为天子也是一样啊。

    但是叹罢了气却又有些苦恼,难不成就这么放过这小子?自己已经对其百般放纵了,甚至可谓宠幸无边了。本想着一来自己确实对其有所求,毕竟要靠着这小子救治自己闺女呢;

    二来嘛,当初这小子出事儿时,英国公张懋几次上殿哭诉,甚至不惜撒泼耍赖的招数都使了出来,可见其确实对这小子看重至极。

    英国公一家几代人为大明朱氏征战牺牲,堪称一门忠烈。对于这个老臣子,弘治帝也着实心下歉疚,不忍他为难。那对这小子放纵些、担当些,也算是安抚其心了;

    而三来嘛,这小子虽然处事荒诞无稽,但好在于大节上无亏。漠北王庭传回来的那首少年行,便是他听闻后也是不由的击节赞叹。

    而后又在篝火大会上不坠大明国威,后更是亲自上阵,在蒙古人最得意的骑射两项上,当着万众面前大败蒙古人,终于逼的达延可汗不得不老老实实坐下来,按照大明的利益签署了合约。

    好吧,虽然那份合约,直到今个儿朝会时,包括自己在内的诸多大臣们,还是有些拿捏不准。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这么一份盟约,至少在短时间内,规避了大明与蒙古开战的危险。

    要知道此时此刻的大明,看似中兴繁华,然则他这个皇帝最是明白不过,那不过都是表面文章。

    真实的情况是,如今的大明兵甲不备、矛戈不修,除了个别几部边军还可堪一战外,其他各地卫所、厢军都腐朽不堪,别说上阵杀敌了,对战蒙古了,就算是对内剿个山匪盗贼的都力所不及。这种情况,如何敢跟蒙古开战?

    更不要说,两国开战,打的其实就是国力。大明之前几年,虽然有自己勤勉不怠,又有着一众良臣辅佐,终是遏制住了天顺、成化时不断下滑的趋势,但也终归不过是缝缝补补,勉力维持罢了。

    君臣上下,整个如同一个修补匠。所谓中兴,竭尽所能也不过就是表面光鲜,内中却是左右支咄,拆了东墙补西墙而已。

    一旦大战爆发,大明根本无力做出完备的物资支持。若是玩个短平快还有那么一二分战胜的可能,但要是稍稍迁延的时间长点,那便根本没有半分胜算。

    所以,别看大臣们上跳下窜,人人咬牙切齿的叫嚣着不惧蒙古,许多人都对苏默此番签订的结盟誓约大骂不绝,但是实则真正明白人都知道,苏默此行,功不可没。

    正是介于上述几点,这才有了之前一系列对苏默的包容放纵。甚至在朝野上下,因此传出不知多少流言蜚语。其中大骂自己昏聩不明,任人唯亲的话,怕是绝不会少了。

    要说即便如此,只要苏默这小子能体念其中的难处,大差不差的能过得去,弘治帝也便忍了。甚至连这小子前些天当众殴打皇室子弟的事儿,弘治帝都一言未发,悄然无声的将一场风波,在还未兴起时就压了下去。

    这且不说,单就前些天,自己下旨申斥各藩王世子那道圣旨,不也是在暗助这小子吗?可这小子怎么就不肯消停点?先是胆大包天的大闹大朝会,等到了这乾清殿还不安分,竟然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弘治帝想想自己刚刚回来看到的那一幕,就不由的怒气勃发。自己好好一个偏殿一地狼藉,地上躺着个昏死的王守仁不说,凳子也翻了,椅子也歪了,最过分的是,靠近墙角的地面上,还有一摊骚呼呼的不明水迹,疑似…….

    好吧,不能想了,不要想了,都过去了。弘治帝深深吸口气,微微阖上双眼,将心中翻腾的怒火再次强压下去。

    屋中静寂无声,皇帝不说话,谁也不敢开声。屏风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侍立一旁的杜甫快步走了过去,很快接过一个托盘,转身走到御案前放了下来。

    苏默贼眉鼠眼的悄悄抬头瞄去,目光在那茶盏上一扫而过,最终将目光停在杜甫身上。

    这个老太监貌似很不简单的样子啊,这行走之间,脚下片尘不扬,落地无声的。寻常人见了,最多只是奇怪一下罢了,但是以如今苏默的境界,却顿时看出了其中的大奥妙处。

    似乎是对苏默的目光有所感应,放好茶盏的杜甫忽的微一侧首,正对上苏默满是惊奇的目光。橘皮般的老脸一阵扭动,似是做出了一个笑容。但这个笑容落在苏默眼里,却是不由的心下一突,仿若殿中忽然刮过一阵鬼气,竟尔有些阴森森的错觉。

    稍稍恍惚之余,待要再次仔细分辨时,却见杜甫早已又垂下头去。屋中仍是寂寂,时值四月的午后,阳光透过窗棱留下道道光纹,似有微粒漂浮舞动,却哪有半分什么鬼气。

    苏默眼神不由微微眯起,到了他此时的感识,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出现什么幻觉。可偏偏方才那一瞬的感觉,虽然短暂却实实在在。苏默确信,那一瞬间自己绝对是真的产生了幻觉。虽然在强大的神识加成下,只是极短的一瞬就清醒过来,但出现就是出现了。

    这个老太监…….苏默细长的眸子中幽光闪烁,心中警铃大振。之前还尚存的几分轻松之意,至此再也不存丝毫丁点儿痕迹。

    皇宫大内向来诡秘难测,后世不知多少影视小说都有过繁多的描述和猜测,其时苏默看过后,未尝不嗤笑不屑,以为都是牵强附会罢了。

    然则今天,就在刚才那一瞬之后,他终于升起一丝明悟。古代封建王朝,皇帝乃是天下之主,最最尊贵崇高无上的存在,其所驻跸之所,岂会简单了的?后世那些臆测虽亦有些附会想象,但只怕不是过了,而是少了!

    大内之地,诡谲阴森或许谈不上,但是藏龙卧虎却是绝对称得上。自己之前,真的是有些膨胀了,这个苗头,很危险!

    这一刻,苏默终于真正体会到了这个古老时空的可怕之处。也是在这一刻,他从所未有的,第一次心中有了对皇权的戒惧之心。

    老太监杜甫仍如飘荡的鬼魂一般,无声的站到了往常的位置。只是那微微低下的脸上,谁也未曾发现,他的嘴角有那么一瞬间的微翘。似乎是笑了一下,又似乎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扯动。

    这个苏小子果然是个大有灵性的,不枉了自己一番苦心。一个人,不管你再有多大才华,多大依仗,但是任何时候,都绝不可失了敬畏之心。

    这种敬畏之心或许可以不对皇权,不对权贵,但也必须有着基本的存在。或者对天、对地,又或者对鬼神、对神明。唯有长存这种敬畏之心,才能让一个人时刻警醒,既能保持着进取之心,又使自己不会妄自尊大,引来祸端。

    这个小子,很好。老太监两眼微搭,半阖半睁,打眼看去似是睡着了一般,又似苍老的会随时死去。

    他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站着,数十年如一日,仿若永远只是皇帝身后的一副不为人注目的背景幕布,又或是那遍布这华丽宫阙中随处可见的明黄围珑帐幔。生,不知其身;消,不知其亡。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