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7章 熬
    “朕记得你,今科二甲第七名,浙江举子对吧。”弘治帝终于开了口,只是却理也不理苏默,直接跟王守仁说话。

    苏默暗暗翻了个白眼,却也无奈只得低头听着。

    王守仁则大为激动,连忙起身恭敬的道:“是,臣乃绍兴府余姚人氏。此次赖陛下天恩,侥幸得列君子行列,感激涕零。”

    苏默听的撇嘴,斜眼乜着王守仁,小声嘀咕道:“马屁精。”

    他站的离王守仁极近,声儿虽小,王守仁却听的分明,当即就涨红了面孔,只是碍于正与天子问答,却是不好搭腔,甚至连眼神儿都不敢乱动,这心下叫个塞啊。

    上面弘治帝忽然重重哼了一声,苏默不抬头,仍是垂着脑袋装死,只觉得弘治帝刀子般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来回扫着。

    弘治帝这个气啊,心下却是哭笑不得。他端坐其上,居高临下,苏默的小动作自然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见他当着自己的面儿也如此惫赖,可见这小子顽劣到何种程度,怪不得竟能引得太子对他也大感兴趣。说起来,可不就是相性相和嘛。

    心中暗叹着,面上却仍如寒冰一般。冷哼一声震慑住了某人,这才又转向王守仁,温言道:“唔,此番之事,朕已知之,却也怪不得你。”

    王守仁顿时眼泪都快下来了,双手抱拳过顶深施一礼,哽咽道:“陛下圣明!”

    天可怜见的,今个儿从早上开始,王守仁就觉得如陷身泥沼,心中之凄惶憋屈,令他苦不堪言,偏偏却无法诉说。眼下皇帝这一句话,不啻于拨云见日,将头顶的阴霾尽数一扫而空,如何不让他激动莫名?

    苏默在旁又忍不住撇嘴,只是嘴巴刚张了张,便忽然感到身子一寒,知道又是皇帝在瞪着自己了,只得悻悻将那毒舌咽了回去。耳边听的君臣二人一问一答,问的温言慰勉有加,答的感怀涕零,好一副君臣相得之景,倒是他在旁枯站着,好似显得多余。

    只是听着听着,渐渐却惊奇起来。从君臣二人问答之中,这位日后的大宗师,原来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入了仕,只不过一直是在担任低级的吏员而已。

    而在这次科举前,他曾两次参加科举,但可惜都名落孙山。曾有人借此嘲笑与他,王守仁却不屑回道:汝等皆以不得第为耻,吾却以不得第动心为耻。

    这话什么意思?就是说,你们都以中不了为耻辱,但我却以中不了就心情浮动为耻。

    这话却是回应他昔日曾发的名言,说是科举非第一重要之事,天下最要紧的是读书做一个圣贤的人!

    听听,这尼玛逼格满满啊简直。要不怎么人家后来终成一代宗师,名留青史呢。这妥妥的从小立志,坚毅不拔终至大成的经典啊。

    从君臣二人的对答中,苏默发觉这王守仁竟还是军事发烧友,唔,不能称之发烧友。所谓军事发烧友,大抵是偏重各种军事器械的说法。然则王守仁却不单单是如此,他是对一切涉及排兵布阵、军事战场的事儿都深有研究的那种。

    一个外表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读书人,偏偏却满心思的对外用兵的热切。这算不算是披着羊皮的狼呢?苏默转着眼珠儿暗暗吐槽,心下却更是热切起来。文武全才啊,自己果然没看错人,这家伙一定要弄到手,决不能让他跑了。

    王守仁正全副心思的应答陛问,忽然觉得一阵寒意袭身,下意识的打个冷颤,心中不由微感迷茫。话说这殿中没风啊,怎么自己竟会感到好像被寒冬的冷风吹透了似的?

    如此一问一答的,直到两刻功夫过去,弘治帝才满意的点点头。又再闻言勉力一番,这才令其退下。

    王守仁大礼跪安,临出门时终是忍不住瞪了苏默一眼,心中却有些莫名的担忧。

    对于苏默,他的感觉颇为复杂。说是恨吧,却远远谈不上。本就是他一心好奇所致,今日种种也是各种意外,结果没让心中那好奇稍减,到得此时反倒愈加更多出了三分。

    而也正是因此,竟使得意外之喜的有了这番御前对答。他一个小小的工部观政士,竟能得到亲面天子,将自己心中抱负条陈尽情倾述,这其中的好处,与之前那点惊吓比起来,简直不屑一提。说起来,反倒是对苏默隐隐有些感激之意了。

    也不知他究竟会被如何处置,但愿这家伙不要再那么乱七八糟的胡闹,莫要因君前失仪得了罪去。

    他慨叹着,却是对此束手无策。

    眼见着王守仁走了,偏殿上便唯余苏默自己了。苏默暗暗猜测着,皇帝将会如何跟自己开头?是先申斥一番呢,还是装作没事发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过去了?

    或许,大抵会是申斥吧。不是都说帝王心术,欲要用人之前必先有一番敲打,使其颤惧敬畏之后,才堪大用吗?那么,接下来大抵也是这个流程吧。

    只是这种手段用在自己身上却是没什么卵用的,小太爷可是堂堂穿越人士,若是落入这种俗套的窠臼,那可就太low了。

    心中这么想着,不由便微微轻松下来。偷眼向上觑看,却见弘治帝正面无表情的端起茶盏,轻轻的啜着茶汤,神情间似乎有些怔忪,倒似有些不知想到了什么而出神了。

    这么静静的等了一会儿,直到某一刻,弘治帝终是放下了茶盏。苏默暗道来了,然而接下来皇帝的举动,却让他不由的目瞪口呆,当场傻在了原地。

    弘治帝放下茶盏,一言不发的站起身来,眼角都不带夹苏默一眼的,直接大袖一甩,转身迈入了屏风之后。

    就这么走了?我操,这是什么情况?苏默有些懵逼了。戏码儿不对啊介个,嗨嗨,这儿还有主角在呢,导演没喊咔啊……不是,我去!你特么这是几个意思?

    眼瞅着老太监也悄没声息的跟着去了,空荡荡的偏殿上只剩下自己一人儿,苏默张了张嘴,挥手待要喊停,却又终是僵在了半空。

    左右瞅瞅,尼玛,真就把自己撂这儿了?特么连个伺候的都没留下,好歹你要如何给个痛快成不?再不济的,留个宫女儿啥的聊聊天也好啊。

    “还皇帝呢,太不懂礼貌了!哪有这么对待客人的,珍实滴……”慢慢收回僵在半空的手,苏默搔搔脑门,低声嘟囔道。

    自己是被押到这里的,这里可是皇宫大内呢,没有皇帝发话让他退下,他便是想走都走不得。

    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呆,左右猜不透皇帝的心思,最后索性也不去想了,背着手随意在屋里晃荡着。这里摸摸那里瞅瞅的,唔,就当是来旅游参观的吧,后世可没咱这待遇。这么阿q的想着,便又快乐起来。

    只是这拢共就那么大点地方,哪怕就是一寸一寸的观看,也很快便没有什么看头了。

    时间就这么慢慢的流逝过去,待到腹中传来阵阵雷鸣,这才猛然警醒。这尼玛打从一大早入宫到现在,已然是大半天过去了。这期间又是站队又是厮打的,早上那点稀粥早消化的半点不剩了,眼下却是饿的有些捱不住了。

    这个时代人,平民都是日常两餐的。不过他倒是没太遭那份罪,也就是当初刚来那几日,体会了几天饥不果腹的滋味。

    到了后来他开讲评书,又搭上了庞士言,名声鹊起后便再无饥荒之虞。即便是在当日逃亡的日子里,甚至在陷身那个诡异的秘境之中时,也从没饿着过。总是能靠着后世积累的知识,找到各种可入口的东西果腹。

    然而今日,明明是在这天下最富贵之地,他竟然又再次尝到了饥饿的滋味儿,这简直是一种讽刺。

    皇帝这该不是想玩熬鹰那种把戏吧?苏默揉了揉肚子,摩挲着下巴想着。听说熬鹰就是这样,刚抓来的鹰最是桀骜,训鹰人便会刻意的饿鹰几天。当老鹰没了体力精气神儿了,再适时的扔出几块肉。

    这样来回几次,便再桀骜不逊的鹰,最终也得臣服低头,从而渐渐演变成人类忠诚的奴仆。

    唔,说不定皇帝就是打着这个心思来着。这简直太没人性了,太令人发指了!小太爷不是鹰,小太爷是人!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呃,尽管拿富贵来腐蚀我吧,小太爷才不会怕呢。

    不得不说,这世上如果说有什么比酷刑更让人崩溃的,怕得就数着孤独了。后世常常见诸传闻的各种小黑屋黑牢之类的,便是将这种孤独发挥到了极致的产物。

    而眼下,苏默被孤零零一个人扔在这偏殿中,俨然也有了那么几分意思。这不,这货也只能一个人自言自语、自己娱乐自己了。

    只是这娱乐自己也终有个限度,开始时还能开解一番。可是随着时间的不断延长,他又本不是个耐得住的性子,心中便不免终于有些焦躁起来。

    “大爷的!就算是坐牢关小黑屋也得管饭不是?没这样的!”他没头苍蝇似的来回转了几圈,终是咬牙暴躁起来。一转身,拎着袍子便往门口闯去。

    才将将走到门口,还不等一只脚踏出门槛,门外两侧便转出两个一脸木然的禁军侍卫,目光冰冷的看着他。也不说话,手却按在腰间的绣春刀上,杀意森然的……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