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8章 父与子
    “那小子怎么样了?”后宫中,弘治帝斜倚着软榻,手中端着一碗参茶轻轻啜着,向一旁伺候的杜甫淡然问道。

    杜甫躬了躬身子,笑道:“转悠了快俩时辰了,连陛下您的御案都趴上去研究了半天。这会儿说是喊着饿了,想要往外闯,被侍卫给拦了回去,好像很是气恼的样子。”

    他嘿嘿笑着,弘治帝听的愣了愣,忽然也笑了起来。将手中茶盏递给他端着,自己坐正身子低笑道:“连朕的御案都有兴趣?”

    这茬儿可不好接,杜甫只是躬了躬身子,却没应声。

    里间帘栊一挑,张皇后袅袅走出,脸上微微带着几分焦灼。杜甫再次躬了躬身子,往后退到门口站了。

    张皇后冲他微微颔首,随即嗔怪的白了弘治帝一眼,叹息道:“陛下,太康刚刚又发了一身的虚汗,这…….”

    弘治眉头一皱,猛地抬起头看她,沉声道:“怎么又发汗了?前两天用了张真人送回来的丹丸,不是已经好了很多吗?”

    张皇后不语,脸上满是哀伤,轻轻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弘治帝站起身来,疾步在屋中来回走了两圈儿,转头道:“可传了太医没?让太医们再看一看,或许……”

    他话说了一半,却见张皇后满脸哀戚的望着他,目中泫然欲泣,满是求肯之色,那话便不由的戛然而止,随后化为一声长叹。

    太康小公主的病情,太医们早已看过无数遍了,下的结论也都完全一致。太康公主先天不足,齿岁又太过幼小,难以用寻常药物进补,是以补难止损,如之奈何。

    倒是幸亏有那张真人炼了些丹丸,颇有些神效。每次进一点,便能让小公主气息强壮几分。然而这种丹丸炼制不易,而且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这且不说,随着进服这种丹丸的增多,丹丸的效果也是越来越弱。初时用一次,几乎能顶三五天之久,但到如今,却最多只有一天一夜左右便效用尽失。

    张真人对此也是束手无策,此次远出也是为了这事儿,说是去寻一味灵药,或许能对小公主的病情有所帮助。

    而也正是有了这一条,弘治帝才忽然对苏默那边有了点底气,正好抓住这小子的一点错处,想要好好治一治他,也免得这小子待价而沽,愈发的无法无天起来。这倒是跟苏默猜测的“熬鹰”的想法大同小异了。

    只是想不到的是,那边的*才刚刚开了个头,这边小公主的情况又不好了。太医们实在是指望不上,张真人又不在,唯一的指望,便是被禁锢在乾清门那儿的苏默了。

    只是这小子刚刚还不肯老实,这会儿宣他来给小公主治病,还不得让这小子上了天去?且不说究竟能不能治得好,单就皇帝这脸面上,弘治帝自己就觉得有些下不来啊。

    “陛下,要不……要不臣妾去求他?那样便……”张皇后终于是爱女心切,忍了几忍还是没忍住,张口试探的道。

    弘治帝烦躁的一挥手,叹道:“掩耳盗铃!你与朕乃是一体,你出面与朕出面又有何不同?罢了罢了。”

    这么叹着,转身冲门口的杜甫摆摆手,便要让杜甫去传苏默过来。猛不丁门边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乌溜溜的眼珠转转,正迎上弘治帝的目光,立即奉上一个大大的笑脸来,却不是那小太子朱厚照又是哪个。

    弘治帝双眉一竖,忍不住便要训斥。这小子惹了事儿,却早早跑了。自己原本料定他定是来了这后宫寻他母后庇护,结果过来后却发现,朱厚照来倒是来过了,只不过来了跟张皇后只说他一时好奇,去乾清门瞧看了那个能给妹妹治病的苏默时,手下人不明状况,那苏默又不通礼仪,结果闹出点小误会来。

    于是怕父皇责怪他,便请张皇后帮他在父皇面前斡旋一二,缓颊缓颊。然后……然后便没然后了,这小子竟聪明至极的提前躲出去了,竟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他。

    弘治帝既当面寻不到他,那股子气便消散大半。更何况他本来也不舍得真个责罚这宝贝疙瘩,无非就是吓唬一番就是了。之后又是看望女儿又是抚慰皇后的,便早忘了他这一茬儿。

    而此时,许是感觉时间差不多了,这顽劣小子才跑了出来觑看,却正被抓了个正着。

    此时眼见父皇脸色不好看,朱厚照心下惊慌,努力陪了个大大的笑脸后,脖子一缩便要逃跑,却听里面弘治帝幽幽的声音响起:“站住!来,跟朕说说,这又是准备去哪里藏着去?”

    朱厚照半抬起来的脚就此僵住,最终有些僵硬的把脚放下,眼珠儿骨碌碌的急转着,却是一时半会哪里想得到法子?

    正急的脑门冒汗之际,却忽然瞄到阴影中,老太监杜甫眼神有异。凝目看去,却见杜甫眼神先是往里面瞄了瞄,接着又往外面某个方向看了看,随即便抹搭下眼皮去,似乎方才那些动作只是无意识的举动。

    朱厚照心思之灵动岂是一般,他当然更了解这老太监是个什么样的人。别说这么明显的动作了,平日里如果没事儿的时候,简直跟个泥雕木塑一般,连半点多余的表情都不会有。

    那么,他刚才那番暗示就绝不会是无的放矢。只是那又是什么意思呢?

    他慢吞吞的转动着身子,一边飞速的思考着。只是那身子转的速度简直比慢动作还要慢上三分,拖延之意便瞎子也瞒不过。

    好在弘治帝也不催促,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由着他表演,倒想看看这个儿子会有什么急智,来应对眼下的难关。

    他半生以来,唯有这么一个儿子健康长成,也早早便立为了储君。以后不出意外的话,也必然是大明帝国的下一任皇帝。

    而作为一个皇帝,将要面对的各种难题麻烦不知凡几,其中危急困厄之情,更不知比眼下这点事儿要难上天差地远去。那么,妥善的应对固然是极重要的,但是急智反应,却也是必不可少的。

    所以,他几乎是一有机会便尝试着引导儿子,期望能让他潜移默化之中,慢慢学会一些东西,哪怕只是一些很简单的东西。便如眼前这会儿,他并不催促,只是耐心的等待着,眼底有着隐隐的期盼,不时的闪烁着。

    张皇后却哪里知道丈夫的心思,眼见这边闺女等着救命,那边儿子又要被责罚,哪一方也是心头肉啊。焦急之下,那眼泪便再也忍不住,噼里啪啦就落了下来,脚下微动,上前一步便想要为儿子开口求情。

    弘治帝急忙以目示意,袍袖下微不可查的轻轻摆摆手,又给了她个放心的眼神,张皇后这才愕然察觉有异,犹豫了一下,又将脚步缩了回来。

    那边朱厚照眼珠儿转的风车也似,却是一时抓不住头绪。他再如何聪明,毕竟才只是个十岁大的孩子,单靠着几个眼神儿让他便猜出前因后果来,也真是有些难为了。

    刚才偷眼瞥到母后那边似有所动,正满心欢喜之际,却忽见母后不知为何又缩了回去,不由的心中大失所望。正又是懊恼又是想不通之余,无意中却瞥到母后脸上的泪痕,还有那几乎要满溢出来的忧急,心下先是一疼,但猛然间却忽然福至心灵,一道灵光瞬间闪起。

    “咳咳,启禀父皇,孩儿这不是担心妹妹的病情嘛,便也想着学张真人那般到处转转,看看能不能寻到些好东西来……藏着?咳咳,怎么会,嘎嘎……”他干笑着,眼神飘忽着,俩眼珠子转的那叫一个急啊。

    弘治帝闻言,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先是对着张皇后使个眼色,换来皇后一个嗔怪的白眼。两人夫妻这么多年,默契早成,到了这会儿,张皇后哪还不明白丈夫的意思?脸上虽仍带着泪,但眼中却大有欣慰之色,只笑吟吟的看着这父子两人间的互动。

    心中不由默默祈祷:只愿那苦命的女儿能再得以康复,若是一家人就此平安喜乐的下去,便是就此折寿十载也是无憾了。

    那边弘治帝安抚住了皇后,这才似乎有些惊异的哦了声,曼声道:“原来如此,倒是难得。那么太子可曾寻到什么灵异之物,要不拿出来给朕也见识见识?”

    朱厚照脸上一苦,抬起袖子擦了擦脑门上的汗,转转眼珠做出一副丧气模样,叹口气道:“好叫父皇知晓,儿臣转了老半天,差点都要把整个皇城都寻遍了,却仍是一无所获。儿臣就寻思着吧,许是咱们皇城里的好东西,都被那张真人早早挖走了。那牛鼻子也是手毒的,竟不给儿臣留下一星半点儿,真是太过分了。”

    他一边夸张的表演着,最后还不忘拿张真人来作伐子,只听的弘治帝又是好笑又是好气,忍不住笑叱道:“还不住嘴!大胆小儿,怎敢对真人不敬!”

    朱厚照便缩缩脖子,又奉上个大大的笑脸。只是看着弘治帝嘴角微微勾起,心下不由大大松了口气儿,知道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心思转动之下,又再加把劲儿道:“是是是,儿臣对张真人是敬的。不过就是担心妹妹的身子,所以有些焦急,故而口不择言了。啊,对了,说起这事儿来,儿臣今个儿倒是刚识得一个能人,绝对是有大本事的,说不定就能治好了妹妹。要不然父皇与儿臣一道旨意,儿臣去喊了他来给妹妹看看?”

    弘治帝听他竟将中午闹腾的事儿拿来说嘴,俨然是打着趁热打铁,彻底把自己的错处摘出来不算,竟还想着讨个乖,这份机灵劲儿让他老怀大慰,终是再也绷不住了,仰天哈哈大笑起来。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