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诈尸
    “我死得好冤啊,我死得好冤啊——”

    “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

    “我要跟着你,一直跟着你,跟着你……”

    苏默的“尸体”直愣愣的坐了起来,两眼紧闭,两手平伸着,身子半扭转过来,奔着符宝白嫩的脖颈而去。

    “…….没有,我没有害你……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啊,你别过来!别过来!你不要跟着我,不要啊…….”

    符宝吓的小脸儿惨白惨白的,浑身哆嗦着,就那么坐在地上往后躲去,眼中满是惊怖恐惧之色。

    只是她坐在地上这么挪着,又哪里能快的起来?眼见着那双手便要触碰到脖子上了,可把她吓的简直要魂儿都飞了。

    不过古怪的是,偏偏那苏默的“尸体”速度也不快,无论她躲得多慢,那双手也始终差那么一点点,总是保持着固定的距离。

    蒋正和一众侍卫目瞪口呆,有那不明情况的,也吓得浑身颤抖,面色发白,要不是尚还顾忌着军中军纪严苛,又有旁边这许多兄弟一起,怕是早已扭头就跑了。

    张真人鼻子都快气歪了,他本就对苏默的死百般疑惑,此刻眼见这一幕,哪还不明白,根本就是这小子在搞鬼?

    只是这小子竟能连自己都瞒过去,这份本事当真非同小可。他却不知道,之前他的猜测还真是一点错都没,这个世上,的的确确是有着他所不知道、不能理解的存在:生命元气。

    在这种已然超越了认知的更高级的生命形态面前,连先天之基都能补充,更不要说区区一个装死这等小把戏了。

    实话说,在刚才乍一看到他的“尸体”忽然直愣愣的坐了起来的那一刻,他也是不由自主的吓了一跳。

    但是等那“尸体”突然开口说起话来,他要是再反应不过来,那可真就是白活了。你他喵的还能再假点不?瞅瞅你那模样是鬼吗?僵直僵直的,还伸着两手,那分明是僵尸好不好?

    多咱听说这人刚死就变僵尸的?这特么的太不专业了不说,最可恨的是竟然在堂堂天师教掌教面前玩这种花活儿。你他大爷的!知道不知道龙虎山天师教是干啥的?专业抓鬼的!

    张真人肺都要气炸了。

    “无耻小人,装神弄鬼,给老道死来!”眼见着闺女都快要吓晕过去了,张真人当即大喝一声,已是飞身扑了过去,朝着那“尸体”就踹了过去。

    “我去,还来!”苏默怪叫一声,再也顾不得扮僵尸了。翻身爬起来,一溜烟儿的躲到符宝身后去了,那叫一个麻溜儿啊,哪还有半点僵直的模样?

    “死牛鼻子,你差不多点行了啊。再敢来,信不信我先掐死你闺女?”一手搂住符宝,苏默把脑袋从小萝莉的身后探出来,凶狠的威胁道。

    张真人脸色铁青,刚要迈出的脚步顿时一僵,身子晃了几晃好悬没一头栽倒。

    这特么的是个什么人啊,明明一身的本事,却竟然挟持一个小女孩当挡箭牌,特么的还要点碧莲不?特么的高手的风范呢?节操呢?

    “你…….无耻!”张真人浑身微微颤抖着,咬牙怒骂道。

    旁边蒋正等众侍卫这会儿也都明白过来了,一个两个的全都是满脸的古怪。这位张真人莫不是气糊涂了?那位连装鬼吓唬小女孩的事儿都干出来了,哪还有什么风范节操可言?

    无耻无下限,说的便是这位了。

    果然,苏默毫无半点掉身份的觉悟,反倒一脸的得意洋洋,撇嘴道:“无耻你妹!你特么倒是不无耻啊,堂堂一代宗师,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就偷袭。我跟你说,小太爷受伤了,很重,你要是没个说法,看小太爷跟你算完不?”

    张真人气的直哆嗦,可再如何气也不敢妄动。自家闺女眼下可是在人家手里呢,以那小贼的无耻下作,真要不顾一切的对爱女下手,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没奈何,当下使劲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将那股怒火勉力压制住。待到再次睁开眼睛,这才咬牙道:“好,你说!要老道怎样说法?”

    怎样说法?这个嘛……

    苏默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一时反倒回答不上来了。他本就是随口耍无赖,哪里想过真个要什么?不过这个问题是难不住苏老师滴,完全可以林场发挥嘛。

    “唔,那就……要不先来个几百万两银子?”苏老师试探着开了口。

    张真人差点昏过去,特么的几百万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你当老道是什么,是造银子的吗?

    “你不要太过分了!老道从哪去弄那么多银子给你?没有!”他恨恨的怒道。

    “没有?怎么可能!不信!”苏默瞪大眼睛道。

    “你!……..”老道气的一哆嗦,咬牙怒道:“你有什么不信的,老道一个出家人,怎么可能有恁多银两。”

    苏默嗤了一声,撇嘴道:“狗屁的出家人,你们这些道士和尚的,最善于坑蒙拐骗了。别说你往日没给人画符抓鬼驱邪什么的啊,就算没有,但算命看相看风水什么的总有的吧?玩这些你能不收钱?还是说你小名儿叫雷锋啊?别跟小太爷耍花招,赶紧的给钱万事皆休。否则,哼哼…….”他说着,紧了紧勒住小萝莉的手臂,眼睛乜斜着。

    张真人袍袖无风自动,眼见着头发都有竖起来的征兆了。特么的他堂堂一教之尊,在江湖上何等地位。便是曾有过苏默所说的那些,那也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更不要说,打从受到了皇帝的招揽,身份几已形同国师,哪还会再去搞那些江湖把戏?那不单单是失了自己的身份,便皇帝也绝不会允许的。否则岂不是连皇家的脸面,也都要跟着丢了?

    一国国师,去给人抓鬼驱邪,算命看相……这特么的得脑洞开到多大才会有的奇葩想法?

    张真人简直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旁边蒋正都看不下去了,虽然他现在其实很欢乐。能眼见这个老牛鼻子吃瘪,简直让他爽的跟三伏天喝上一大口冰镇酸梅汤似的。

    再让你鄙视老子,再让你看不起老子,该!就该让这种不要脸的对付你,看你还能为不?

    只是爽归爽,终究还是他没忘了自己的职责。皇帝可还在那边等着呢,一个时辰的时限既然给出了,那便绝无转圜的余地!

    想到这儿,他挥了挥手,示意众侍卫将四下围了,这才迈步上前,轻咳一声道:“苏默,别闹了。陛下有旨,命你速速去见,这里的事儿,且待面君之后,再做计较吧。”

    说着,他隐晦的冲苏默使了个眼色。他的意思自然是暗示苏默见好就收,到时候到了天子面前,自有他帮着一起进言,总不叫苏默吃了亏就是。

    只可惜他这却是一厢情愿了。对于苏默而言,张老道不是朋友,蒋正蒋统领同样也算不得朋友。当年两人初见时,蒋统领那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的样子,他可是记得清楚着呢。

    所以,听到蒋正的话后,对他的眼色根本全不理会,撇嘴道:“蒋统领,你这可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什么闹啊,小太爷哪里闹了?我这是受伤了好伐?陛下要见我?行啊,可我现在受了重伤动不了了,且容我缓缓再说吧。”

    这话一出,蒋正先是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但随即也是忍不住的额头青筋直蹦了。

    受伤?还很重?动不了了?你特么受伤了还能扮鬼吓人?还能活蹦乱跳的挟持人家闺女敲诈勒索?特么的你这是当自己是傻子,还是拿老子当傻子啊?

    “你够了!你特么哪里受伤了,真当大伙儿都是瞎的不成?我跟你说,赶紧老老实实跟本官走,否则便是抗旨不尊!按大明律,抗旨不尊者,斩!”

    蒋正也是顾不上再看张真人笑话了,口中怒喝之余,已是一手扶上了腰畔绣春刀。

    “斩?哟哟哟啧啧,好呀,你来斩啊,小太爷但凡皱下眉头就跟你姓!你特么怎么知道小太爷没伤着?小太爷这是心理创伤!精神受到了巨大的伤害…….算了,以你的智商,给你解释你也听不懂。乖乖的一边候着去,等小太爷解决了眼下的事儿,自会跟你走的。”

    苏默乜着他发出一串儿的怪声,那德性整个一街头无赖的架势。临到最后,很是不耐烦的挥挥手,顺手还附加了一记精神鄙视攻击,顿时给蒋统领心理造成了暴击一万点的精神伤害。

    蒋正这给噎的啊,当即跟张真人一样开始哆嗦了。俩人一左一右,就那么站在那儿抖啊抖,颤颤的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你……你究竟要怎样才肯放手?”还是张真人最先忍住气,再次开了口。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小子分明就是别有所图,什么几百万两银子,根本就是胡说八道、缠夹不清。既如此,倒不如痛快的认怂,先把闺女救出来再说。

    “就是嘛,这才对嘛。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所谓识时务者才是俊杰…….”果然,苏默闻言一挑眉毛,脸上露出赞赏之色。

    “既然你不舍得那几百万两银子,那也可以换成别的。比如,你那*的玩意儿,小太爷很是感兴趣…….唉哟,痛痛痛,我去,松口!快松口!”

    苏默得意洋洋的图穷匕见,只是还不等说完,忽的浑身一僵,放声惨叫起来。

    灯笼火把照耀之下,符宝小真人两手抱住某人的胳膊,小嘴儿凑在上面狠狠的咬啊咬,大眼睛中奇光灼灼,又是羞恼又是兴奋……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