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化魔(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好!”

    心中一惊,维罗姆连连暗道不妙。

    丢下莫洛尔三人,他脚下连点。几个闪身来到了龙一身前,慌忙去查看龙一身上的伤势。

    两根毒针深入心口,侵染了周围的脉络。

    在龙一**的上半身上,已遍布深绿色的脉纹,看上去异常可怖。

    “该死,是郇冬岛蝎毒!”

    在见识到龙一身体所反应出来的中毒特征后,维罗姆不禁神色一凝。

    身为cp1的密谍精锐之一,对于这种毒素他并不陌生。甚至有很多次他也是靠着这种威力奇大的毒素完成了一些困难的暗杀任务。

    “撑着点,我先给你做应急处理。”

    维罗姆眉头紧皱,也顾不上邵德尔会不会再次出手偷袭。他只知道要是不快点给龙一解毒的话,眼前人就会有性命之危!

    掏出上衣口袋的怀表,维罗姆轻转表盘。只听“嗒”的一声轻响,那只造型典雅的怀表竟微微开启,露出了暗藏的玄机。

    仔细的看了一眼怀表内部藏着的几颗小药片后,维罗姆倒出其中一颗,想也不想的就要给龙一喂下。

    “别!”

    维持着最后的清醒意识,龙一猩红的眼睛在剧烈的痛苦下呈现一丝清明。

    他散去手中的血剑,一把抓住了维罗姆的手腕,制止了对方的动作。

    “你在干什么,如果继续让毒素扩散,你必死无疑!”

    维罗姆不解,在他的印象之中,龙一并非是不懂事理之人。此值危机存亡之际,每拖延一刻,少年的危险就会更多一分。

    还没等龙一回答,邵德尔便再次跳出阴影,出手袭向维罗姆背后。既然一击得手,他又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这位绅士给龙一解毒。

    “滚开!”

    饶是维罗姆的脾性温和,也不禁被邵德尔扰的心生暗火。他低声喝骂一句,袖口大开,七八柄银质飞刀凌空疾射。

    “呵呵,你就老老实实的看着他死去吧......”

    对那些疾飞的银刀视而不见,邵德尔冷笑一声。留下一句怨毒的话语,他再次跳入了地面上的阴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狡猾的家伙,真是棘手的能力。”

    维罗姆面色沉重,进退维谷。眼前的龙一拒绝他的救治,暗中潜伏的邵德尔又不断干扰他的治疗。一时间,这位向来稳重的绅士有些难以决断。

    “就这样吧......我还能撑得住......”

    维罗姆和邵德尔的短暂交锋看在龙一的眼里,他轻轻开口,一把推开了维罗姆,面上闪过一丝狠厉。

    拖着沉重的躯体,他用手背抹去了嘴角的黑色毒血。望着那边蹑手蹑脚想要逃跑的莫洛尔三人,他狞笑一声,抬起了邪异的鬼手。

    “噬魂......”

    语出,肉眼可见的血色波动从龙一的鬼手之上散出。正打算悄悄逃跑的莫洛尔三人只觉体内的血气被一股特殊的力量所吸引,脚下的动作不由一滞。

    “不好!是那个怪物!那个怪物发现我们了!”

    惊骇之下,莫洛尔也顾不得轻声细语。他一边大喊,一边不断挣扎着抗拒体内血气的吸引,神色惊恐。

    “住.....住手!”

    不光莫洛尔失了分寸,本以为侥幸逃出生天的图拉也是满目骇然。没有什么比希望破灭的那一瞬间更让人绝望的了。

    “撑住!我们家里的长辈很快就要到了!”

    赫斯死死的咬着牙,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和莫洛尔和图拉不同。在逃命的时候,他也没忘记在心中默算着时间。

    在他的默算中,五分钟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赫斯可以肯定,只要他们撑住那怪物的这一波攻击,他们三个人就一定能活下来!

    “咳咳......”

    剧毒的力量在不断侵蚀着龙一的生机,毒气上涌,化身为魔的少年忍不住干咳几声。在毒素的影响下,他眼中的红光都开始有些黯淡下来。

    不过骨子里的执念令他没有放弃对血气的操控,龙一五指紧扣,感受着他人体内的血气之力,他猛然大喝一声,握紧了左手的长刀。

    他在忍耐,他在等待。

    “结束了!”

    见到龙一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邵德尔又怎么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

    少年身上的微弱气息瞒不过他的感知,他狞笑一声,从龙一身后的阴影中飞身而出,指缝中毒针探出,直刺龙一后脑,似乎要将一切于此刻了结。

    “终于肯出来了么!”

    感受着背后袭来的寒意,龙一心中一凛,瞬间放弃了对莫洛尔三人体内血气的操控。

    “休想!”

    事到如今,维罗姆也不禁红了眼睛。在龙一出手对付莫洛尔三人时,他早在暗自警戒,现在看到邵德尔主动跳出,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甩出了手里的飞刀。

    “愚蠢!”

    邵德尔冷笑,身形一阵模糊,再度消失不见。正如将毒针刺入龙一身体时一样,出现在龙一背后的,不过是他用果实能力制造出来的残影。

    “死!”

    于龙一面前出现,邵德尔狠狠将手中的毒针刺向了少年的眉心。脸上带着得意的兴奋,他甚至已经想象到了龙一脸上的痛苦和惊愕。

    “封魔斩!”

    而迎接邵德尔的,是龙一手中泛着血光的黑刀。

    血光一闪,地破天惊!

    血魔一怒,千军难挡!

    狂战士本就是一种游走在刀尖上的职业,生命力越低,他们的力量就越强。而此刻在生命濒危的情况下,这一式“噬魂封魔斩”的威力甚至超出了龙一本人的想象。

    脸上得意的笑容还来不及消退,邵德尔就被这一式斩击一分为二。他破烂的尸身随着街面上碎裂的石砖倒飞而出。直到最后他也没能明白,为什么那看着宛如风中残烛的少年还能够斩出这样的惊天一剑。

    他不会再明白了。

    “咳咳咳咳......”

    斩出这一剑后,龙一本人也并不好受,他不住的咳着黑色的毒血,气息薄如金纸。

    “解.....解药。”

    虚弱的说了一句,龙一甚至没有了抬头的力气。维罗姆闻言,连忙将那颗药片塞进了少年的嘴里,勉强的制止住了毒素的进一步侵害。

    “现在......该你们了。”

    一剑斩杀邵德尔后,龙一右手之上血剑再凝。

    架起双刀,他红着眼睛看向了那边双股战战的莫洛尔三人。

    既以为敌,不死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