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撞入黑街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街,并不是某一条街道的名称,而是一个泛称。

    几乎在每个人口众多的国家,暗地里都存在着这样一个地方。玛丽乔亚自然也不例外。

    玛丽乔亚的黑街入口,是一个偏僻的码头。

    懂点行情规矩的黑道人物将那地方称之为九号码头。

    那些高高在上的天龙人贵族来说,那地方就是下贱、肮脏的巢穴,若是没有特殊目的,他们绝对不会踏足的。

    但对从世界各地聚集的军火商、奴隶贩子和毒贩来说,这地方就是天堂。

    “嗝~”

    满足的打个一个酒嗝,凯拉神色迷离的点燃了一只粗烟卷,舒舒服服的吞云吐雾起来。

    这毒贩头目显得心情不错,前几天交易的一笔买卖让他赚了不少油水。

    “嘿嘿,天龙人就是有钱,别的地方还真比不上。”

    摸着鼓鼓的上衣口袋,凯拉笑嘻嘻的摸了摸鼻子,有了这笔钱,他下次的买卖就可以扩大一些规模了。

    想起那些金灿灿的小可爱将会源源不断的流入自己的腰包,望着远处的海面,这毒贩头目忍不住兴奋的大笑起来。

    “哟,凯拉先生,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凯拉闹出的动静被人看在眼里,几个衣着花哨的小混混相视一眼后,当即低笑一声,不留痕迹的凑到了凯拉的身边,情不自禁的搓了搓手。

    “哼,少来这一套。”

    凯拉也并非是第一天在这里闯荡,看见那几个小混混的摸样,哪里会猜不出他们心里的想法。

    几人无非是想借口奉承两句,再借机讨些好处罢了。但他凯拉又不是什么大善人,何苦为了那几句不疼不痒的好话,花那无谓的冤枉钱。

    听见毒贩头子的话,那几个小混混讨了个没趣。

    只见他们脸色一变,不复刚才的热情,轻蔑的往地下吐了口吐沫后,骂骂咧咧的走远了。

    “哼,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崽子想骗老子口袋里的钱,做梦!”

    狠狠的吸了一口夹在手指中的粗烟卷,凯拉将目光放到了夜色笼罩的海面。昏昏沉沉的感觉袭来,望着远处海面的越来越大的红点,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揉了揉眼睛。

    “恩?是我烟眼花了?”

    他自言自语着,再次向前看去。在他的视线中,一艘甲板上燃烧着大火的黑船正以极快的速度,直冲冲的向他的位置冲来。

    “我.....我在做梦?!”

    烟酒和违禁毒品带来的迷乱仍未消除,望着那艘燃烧的黑船,凯拉的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原地。

    .......

    “我的少尉,有些不太对!”

    扫视着周围的环境,维罗姆的眼中透露出一丝异色。正护卫在龙一的身边的他,敏锐的察觉到他们的航向似乎有些不对。

    这艘船并没有依照他们想象中的那样驶离玛丽乔亚,反而在海面上掉了个头,来到了另一处港口。

    而这处港口,维罗姆也并不陌生。

    这里明明就是黑街的入口!

    “难道操控船只行驶的不是洛洛?!”

    被维罗姆这样提醒,一直沉浸在战斗中的龙一也反应过来。

    只见他眼中的血红逐渐散去,露出了黑眸原本的颜色。远处的灯火喧嚣本能的让他感到一丝不适,像是裹在华美绸缎中的骸骨,外表虽然华美,但那股子腐臭的气息却怎么也隐藏不住。

    “糟了,我们到黑街来了!”

    维罗姆眉宇微皱,也顾不上和龙一解释什么,便粗略的确认了一下船上的结构,急匆匆的跑向了控制室的位置。

    今晚他们的行动本就是仗着隐秘的原则,又怎么能在黑街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留下把柄。

    “哼!”

    龙一的反应也不慢,在维罗姆几个闪身不见了身影后。他冷哼一声,悄悄释放出冰霜萨亚的寒气,熄灭了甲板上四处燃烧的火焰。

    事到如今,他又怎么会不明白,他们已经被人悄悄的算计了。

    “到了!终于到了!”

    悄悄观察着窗外的景象,吉安东放松的呼出了一口浊气。

    既然他已经按照杰克斯洛家大人物的指示将船只驶来了九号码头,那么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可就不管他的事了。

    “嘭!”

    就在吉安东暗自庆幸之时,耳边却突然传来了一声爆响。

    只见船只控制室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碎木片乱飞,这奴隶贩头子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

    “你一个人?”

    待洛洛进门,见到只有吉安东独身一人时,他脸上显露出一丝阴沉,不冷不淡的开口。瘦小少年右手的匕首上还在往下滴着血,身上更是似有若无的散发着煞气。

    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吐沫,见到这其貌不扬的瘦小少年后,吉安东没由来的泛起一丝紧张。

    虽然他的认知正不断催促着他制伏来人,但他的理智却疯狂的提醒着他万万不能轻举妄动。

    “洛洛,刚刚是你......算了。”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入两人耳中,还没等吉安东回答洛洛的问题,维罗姆的身影就出现了门边。

    见到控制室内的两人后,他神色略显凝重。不过话才刚刚说了一半,他便硬生生咽下了没说完的话,闪身来到了轮舵前。

    绅士清楚的了解现在的状况,刚才是谁操控的船根本不重要。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调转方向,远离第九码头。

    可是维罗姆掉头的想法却落了空,因为本该运转圆顺的轮舵已然被破坏,残破到根本不能再控制船只的方向。

    “维罗姆先生,我......”

    再次见到维罗姆,洛洛脸上羞愧难当,他支支吾吾的开口,却被维罗姆摆手打断。

    “现在什么都别说,跟我来。”

    语落,这绅士便满脸凝重的带着洛洛走出了控制室,自始至终都没再看过吉安东一眼。

    “得......得救了。”

    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奴隶贩头子在两人走后终于放松下来。

    不过就在他开口的一瞬间,一柄银制的飞刀却划破空气,直直的射入了他的心口。

    “唔......”

    嘴里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吉安东头颅一歪,瞳孔放大,再也没有了生机。

    而就在他身死魂灭的一瞬间,运押着奴隶的黑船也狠狠地撞进了九号码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