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终结罪恶,从天而降的墓碑(五)
    ,精彩小说免费!

    高高在上,多么美妙的词汇。

    天生高人一等,生下来拥有着寻常人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财富、权力、地位。

    可以随意的支配别人微不足道的性命,将他人变作掌心中的玩物。

    天龙在顶,至尊无上。

    这便是贵族,这便是天龙人!

    ......

    “男人杀了,女人留下。”

    没有理会狐朋狗友们的调笑,艾比.柯金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完全没有把对面几人放在眼里。

    对于这样的勾当,他可谓是轻车熟路。

    下等人的性命,在他心中不过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值得过分留心。

    他现在脑子里考虑的,是等明天药劲儿过去后,怎么调教新到手的美人儿。

    黑街闹市,纵奴行凶。

    身为贵族的艾比.柯金斯,有这个底气。

    “我明明早就知道天龙人是个什么样的东西,明明早就知道.......”

    没有在意那些神色木然的奴隶战士,龙一低头看着自己的手中的黑刀,一遍又一遍的自言自语着,神色平静。

    “我的少尉,你的样子不太对,请容我提醒你一句,这里鱼龙混杂,不要冲动。”

    和龙一不同,维罗姆对眼前的一切没有太大的抵触。

    在十多年的密谍的生涯中,他早就见过了无数比眼前之事更黑暗、更残酷的场景。

    对这位绅士来说,自己存在的最大意义就是做好本职工作,护卫龙一的安全,便是他现在的全部。

    只见他默默向前一步,警惕的护卫在龙一的身边,眼神冷静的扫过四周,无声的警戒起来。

    “少主,有什么......有什么需要洛洛去做的。”

    毕竟和龙一相处了近一年的时间,就算洛洛心思愚钝,也不可能察觉不出自家少主身上的异样。

    因为奴隶黑船的事件,瘦小少年的心中始终带着浓浓的愧疚,剧烈的自责感正不断折磨着他的内心。

    为了从内心的煎熬中解脱,他愿意付出一切,哪怕是苟活了十多年才得以保存的性命。

    悄悄的摸了摸自己半旧的海军制服,洛洛的眼中带着些许不舍。

    但最后,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一般的询问着自家少主,紧紧的握住了拳头。

    夜刀神静雪没有说话,依旧冷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只不过若是细细看去就会发现,在她蓝色的眸子中,隐藏着一丝异样的神色。

    宽泛的说,此事因她而起。

    若不是她执意跟着龙一下船,此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波折。

    但是对于眼前的事态,她没有什么表示,也没有开口的兴致。

    望着那一个个神色迷离、目露淫邪的天龙人贵族,少女眼神冰冷。

    即使她已经算是见过了血与火的冲击,但眼前人性的黑暗还是令她本能的作呕。

    和艾比.柯金斯脸上的表情相比,刚才奴隶黑船甲板上流淌的鲜血,都算可爱的多了。

    身上的伤口仍在隐隐作痛,她白皙的手却伸向了腰间的夜守。

    在跟随龙一的几次战斗中,少女从来都是以刀背对敌。

    但如果这次挥斩对象是远处那几个天龙人纨绔的话.......

    她想,她可以用一次刀刃。

    “我早就告诉过你,弱小是原罪。”

    龙一未曾说话,心中便有低语之音响起。

    在意识海深处,被鬼神契约束缚的卡赞不甘寂寞的开口,语气幽幽。

    “既然你我已是一体,又何必分清你我。看不惯的东西,统统毁灭就是。”

    见到少年没有回应他,被束缚的鬼神似乎不想放弃,依旧喋喋不休。

    “在我们的契约中,可没有让你废话。”

    心念一动,龙一冷冷的回复了卡赞一句。

    与之同时,他身形一动,缓缓迈步向前。

    “和那些被你召唤而来的鬼神投影不同,你那半吊子的鬼神契约可无法完全束缚我。你的气血之力越强,契约对我的影响就越小......等你的气血之力足以让你化身血魔时,就是你我合二为一的时候!”

    到最后,卡赞终是放弃了伪装,在龙一的意识海中不住的冷笑。

    “等我能够自由化身血魔,我亦是凌驾于百鬼之上的君主。得失由我,用得着你来啰嗦?”

    冷哼一声,龙一主动切断与卡赞的联系。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了眼前

    冷眼看着奴隶战士身后艾比.柯金斯等人,他横刀身侧。

    “站住,别再继续向前了。”

    看见龙一根本没有冷静下来的意思,维罗姆眉头紧皱,不得不快走几步来到少年面前,以身阻挡。

    察觉了挡在身前的身影,龙一微微抬头,看向了这近一年来一直在照顾他生活和安全的cp1精锐密谍,沙哑着嗓子沉声开口。

    “维罗姆,让开。”

    听到龙一的话,维罗姆不为所动,依旧一动不动的挡在龙一的身前。

    “给我让开。”

    语气不自觉的加重了几分,龙一神色冷然,黑色的眸子中更是隐隐有火焰在熊熊燃烧。

    “你是夜刀神家的少主,也是海军重要的心血,没有必要为了这点事把自己搭进去......我知道你很愤怒。但以你现在的力量,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沉声说着,维罗姆伸出手来,指了指脚下的土地。

    “我的少尉,你可别忘了,这儿不是别的地方,这是圣地,这里是玛丽乔亚!这里......是黑街!”

    “让开!”

    鬼气冲天,少年黑色的眸子中变得血红一片。

    杀意化作实质从脚下四散而出,玄奥的波动刻印自头顶无声的旋转。

    猩红的气血宛如一道道锁链缠绕在龙一的身上,破坏与毁灭的凶煞爆发开来,整条街道似乎都为之一滞。

    “少主,让洛洛帮你.....”

    见到龙一动了真火,洛洛心中一凛,也不等龙一回话,说着便要冲出去。

    “不必。”

    把剑往身前一横,龙一挡住了想要替他出手的洛洛。迎上身前维罗姆的眼神,他一把扯掉了身后披着的苏锦大氅,一字一句的说道。

    “玛丽乔亚怎么了?”

    向前一步,他复又开口。

    “天龙人贵族又怎么了?”

    和维罗姆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龙一字字如刀。

    “这件事,我管定了!”

    语落,少年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只留沉静的绅士幽幽一叹。

    “死亡墓碑。”

    艾比.柯金斯迟钝的感知还未来得及反应,耳边就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

    对他来说,这声音像是一种宣告,宣告他的死亡。

    “什么?”

    心中一慌,寒意顺着脊梁直冲脑髓。

    艾比.柯金斯来不及把脸上淫邪的表情变作惊恐,他下意识的抬起头,一座座泛着紫光的诡异墓碑便映入了他的眼帘。

    “轰轰轰!!!!”

    霎时间,无数鬼气墓碑从天而降,如暴雨骤淋!

    鬼气冲天,黑街震颤!

    这肆无忌惮的天龙人甚至来不及说出一句遗言,便永远的被封在了墓碑之下,身死魂消。

    只留下一众目瞪口呆的狐朋狗友和神色木然的男女奴隶。

    “轰轰轰!!!”

    虽然艾比.柯金斯的身影早已变作肉泥,但鬼气墓碑还是未有停歇。

    不过眨眼的功夫,那些墓碑就堆积在一起,形成了一座巨大的坟墓。

    “轰!”

    等最后一道墓碑落下,整条黑街已是鸦雀无声。

    看着眼前的一切,龙一面无表情的身形一闪,稳稳的落在了坟墓之上。

    他居高临下的扫过惊骇万分的天龙人,茫然无措的奴隶,和眼前的黑街。

    宛如,炼狱之鬼。

    “你......你.......”

    足足过了几十秒,那些天龙人残党才反应过来,一个个神色惊恐的看向了坟墓之上的龙一。

    愤怒、恐惧混合在一起,这些外强中干的天龙人贵族伸出手来,颤颤巍巍的指向龙一,半天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凶煞与狠厉,已经让他们吓破了胆。

    看着这些天龙人,龙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抬起了鬼手。

    绷带之下的鬼手血光涌动,殷红的鬼气四散而出。

    “嗜血。”

    口中轻语,血气狂涌。

    以龙一自身为原点,一道肉眼可见的血光四散而出,不偏不倚的扫到了在场的众人身上。

    心念一动,龙一控制着体内的气血本源,单手向天。

    “嘭!”

    “嘭!”

    “嘭!”

    霎时间,又七八声闷响传来,只见那些被血光扫中的天龙人全身气血逆流,纷纷爆体而亡。

    黑街沉寂,唯有血腥四散。

    看着那些天龙人的尸体,龙一面上无悲无喜。

    以前每次听到有人自诩“高高在上”时,他总是会不自觉的露出轻蔑的笑,但是这次,他却笑不起来。

    “也好,至少没有辜负手里的剑。”

    自言自语了一句,龙一深吸一口气。

    “杀该杀的人,做该做的事。既然宰了几个饭桶,那么就再顺上几个人渣吧。”

    语落,他挥剑一斩。

    波动疾射,剑风呼啸。

    对这黑街的地下世界,少年宣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