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名动地下世界,扬帆起航!
    ,精彩小说免费!

    “是哪个,要杀老夫的弟子?”

    头发花白,身形健硕,海军大氅背负正義,英雄军缨随风飘扬。

    盯着那一个个脸色狠厉的亡命徒,卡普咧嘴一笑,掰了掰自己铁钵般大的拳头,不怒自威。

    老人语落,刚才还在喊打喊杀的街道,突然针落可闻。

    迎上老人虎狼一般的眼神,那些亡命徒没由来的身子一紧。他们连忙收敛了眼中的神色,也不用相互商量,就不约而同的往后缩了缩。

    这是面对强者时本能的畏惧。

    “我让你们动了?”

    见到对方的举动,卡普冷笑一声,抬脚向前一踏。轻轻的一步,踏在黑街青石砖铺就的街道上,也踏在众多亡命徒的心头。

    “轰!”

    霸气骤降,如黑云压顶!

    一步,只一步!

    不少亡命徒便被震得口吐白沫,直直倒地。黑街的乌合之众的士气顿时溃散。

    英雄之威,传奇之势,霸气无匹,舍我其谁!

    “卡.....卡普师傅?”

    看着那熟悉的身形,龙一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脸上尽是不可置信。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救了他一命的人,竟是已有一年多时间没见的卡普。

    听见龙一的声音,卡普没有说话。

    看向持刀屹立在高坟之上的少年,老人周身气势一收,脸上终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小鬼,没给老夫丢人。”

    又好好的打量了龙一几秒,最后将目光落在还在向下滴血的黑刀上,卡普哈哈一笑,眼中尽是欣慰之色。

    “呼~既然有传奇海军在这里,那么今晚的事情总算是结束了。”

    尘埃落定,维罗姆长呼一口浊气,心头也不禁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这绅士伸出手来,抬了抬金丝边礼帽的帽沿,神色恢复了以往的从容沉静。

    “维罗姆先生,这人是谁啊?”

    最搞不清楚状况的,还属洛洛和夜刀神静雪了。这两人一个奴隶出身,一个不谙世事,自然不会了解老人的真实身份。

    “他是.......活着的传奇。”

    虽然系统不同,但对于这个海军之中的传奇人物,维罗姆的心头只有尊重。

    这份尊重和敬佩,不光是因为老人强大的实力,更是因为他心中的坚持。

    “活着的传奇?”

    听到绅士的回答后,洛洛和夜刀神静雪依旧不解,以他们的见识根本无法理解维罗姆在说些什么。

    迎上两人的眼神,绅士轻轻一笑,不自觉的摇了摇头,但没有再开口的打算。

    望着不远处的一老一少,维罗姆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不留痕迹的收回了扣在手里的银质短刀。

    “完了!是卡普那老家伙,我们会死的!”

    “救命啊!我还不想死!”

    ““皇帝”呢?“皇帝”怎么还不出现?!”

    相较于龙一那边的如释重负,那些亡命徒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看着那不远处健硕的身影,他们双股战战,心中更是被不可抑制的惶恐填满。

    说实话,这些在老人霸王色霸气之下依旧保持清醒的亡命徒,现在倒开始羡慕起那些已经晕倒在地的渣滓了,至少已经失去意识的那些人,不用再像他们现在这样担惊受怕。

    “哈哈哈,卡普先生,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兀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卡普闻声微微冷笑,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而那些担惊受怕的亡命徒却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纷纷露出了逃过一劫的惊喜神色。

    “克拉克.沃金。”

    盯着那已经与身下巨大座椅融为一体的肉山,卡普将双拳捏的“咔吧”作响。

    即使来人是玛丽乔亚地下世界的“皇帝”,老人的眼神中依旧没有任何波动。

    “卡普先生,误会,都是误会啊。”

    克拉克脸上满是假笑,总有种看不出的油腻。

    他驱使着身下的机械座椅缓缓向前,不住的搓着手,圆溜溜的小眼睛中满是令人作呕的谄媚。

    “误会?”

    听到克拉克的话语,卡普哈哈大笑。

    未等笑声消失,他的身形便突然消失不见。

    “轰!!!!”

    一拳爆裂,如天崩地动!

    对着第九码头“皇帝”的面门,老人像一头暴怒的狮子,悍然出手!

    一拳过后,只见肉山一般的克拉克.沃金的身形倒飞而出,足足轰塌了黑街几十栋建筑才勉强停下。

    “这不是误会,老子就是看你不爽。”

    依旧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卡普咧嘴一笑。在他的心里,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

    管你是谁,先打了再说!

    “哈哈哈哈,卡普先生,你的脾气还真是没变,当然.......”

    虽然相隔很远,但克拉克的声音却还是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

    只见这肉山一般的“皇帝”大笑着翻身坐起,竟完全没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

    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微小伤痕,克拉克撇了撇嘴,继而说道。

    “......你的拳头也没变,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让我受伤了。”

    “老夫的拳头能轰倒大山,当然也能把你打得找不着北,怎么?你想试试吗?”

    黑色的武装色霸气瞬间覆盖双拳,卡普的脸上依旧保持着不屑的笑容。

    即使他明知道对面的克拉克亦是不弱于他的强者,但老人相信,若是生死相搏,最后胜利者必然是他。

    “别别别,我不敢,我不敢。”

    和卡普的锋芒毕露不同,克拉克.沃金可不愿再理会这个莽撞的老匹夫。

    得知今晚的事情出了纰漏,他本来就是来做和事佬的,现在又怎么会在自己的地盘和卡普争个高下。

    无论输赢,对他都没有任何好处。

    “哼!这小鬼是老夫的弟子,我带他走,你要试一试拦下我么?”

    冷眼看着兀自堆笑的“地下皇帝”,卡普沉声开口。

    虽然他恨不得把这处藏污纳秽的地方毁了,现在却不得不顾忌龙一等人的存在。

    强者之间战斗的余波,可是会死人的。

    “嗨~我说卡普先生你怎么这么大火气,原来是这孩子是你的弟子啊。也怪我招呼不周,竟让手下人冲撞了他,真是对不住。”

    说起不痛不痒的场面话,克拉克可谓是轻车熟路。

    盯着那边高坟之上的龙一,这第九码头的“皇帝”挤出一个恶心的笑容,似乎略带歉意的对他挥了挥手。

    龙一没有回应,却也被肉山的湿腻的目光恶心的不行。

    “算你识相。”

    听见克拉克虚伪的言语,卡普笑了笑。

    他转过身来,想也不想的对那些清醒的和昏厥过去的亡命徒轰出了几拳。

    “轰!”

    “轰!”

    “轰!”

    拳风炸裂,比炮弹的威力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霎时间,惨叫声四起。

    那些自以为逃出生天的渣滓纷纷倒地,丧失了战斗的能力。

    甚至有不少倒霉的亡命徒直接在昏厥的状态下被拳风轰了个正着,迷迷糊糊的结束了自己罪恶的一生。

    “老夫看他们也不爽。”

    冷哼一声,卡普微微扭过头,挑衅一般的迎上了克拉克.沃金的眼神。

    而他换来的,只是“地下皇帝”微微一笑,对于那些亡命徒的性命,他可是一点也不在乎。

    “走!”

    事已至此,卡普也强忍着压下了心头的火气,大手一挥,招呼着龙一四人跟上。

    龙一没有立即跟在老人的身后,深深的看了黑街最后一眼,把眼中的一切深深烙印在自己的心底。

    在克拉克.沃金似有深意的注视下,他跳下高坟,用只能让自己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

    “总有一天,我会再回来。”

    龙一跟在卡普的身后离开了,那座鬼气幻化的高坟还在。

    事后,少年的身份也被那些幸存下来的亡命徒调查清楚并深深的记在了心底。自这一天起,夜刀神龙一的名字从那些幸存下来的亡命徒口中流传到了整个地下世界。

    无论是海贼,还是军火商,或是奴隶贩都记住了这么一号人物。

    “自身实力不弱,还有着顶级世家和海军英雄撑腰......以后还是少惹为妙。”

    听了这个消息,很多在刀口上舔血的亡命徒不禁心生忌惮,默默的在心中警示着自己。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下定决心不去招惹的少年,不久后却在海上崭露头角,以一种毫不讲理的方式成为了他们一辈子的梦魇。

    船上被拐卖的孩子终是得到了救助,有了卡普的猎犬军舰在这里,自然不需要龙一去找别的船。

    待那些粗手粗脚的海军将官把那些营养不良的孩子接上军舰后,迎着初升的朝阳,军舰起航了。

    “龙一......你长高了。”

    北海一别仿佛只是昨天,看着稚气已脱的少年,卡普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

    一年的时间,已经让眼前人改变了太多太多。

    “嘿嘿,还好。卡普师傅,你怎么会来玛丽乔亚?!”

    挠着头回复了一句,龙一笑容灿烂。

    等军舰待脱离了第九码头的范围后,他忽的话锋一转,终于问出了压在心里的疑问。

    “当然是为了带你走,听说了你在这里的处境后,老夫又怎么能让你继续在这里待下去。”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卡普语气幽幽。不过他似乎又突然想到了什么,情绪中有不自觉的带上了一丝火气。

    “话说回来,也是那个老秃头没用!呵呵,什么夜刀神家家主,掌控无上权力的五老星,连个孩子都护不住,老不死的也不嫌丢人!”

    说起夜刀神泰三来,卡普是一点好脸色也没有。

    龙一有心替那位辩解几句,却被卡普吹胡子瞪眼睛的表情吓得不敢说话。

    他可不敢去招惹怒火中烧的卡普,想起那对铁拳,他头上就有些隐隐作痛的感觉......

    到最后,龙一只好选择了中立,费力的挤出一个无奈的干笑。

    “这.....这就是海军军舰?”

    龙一在那边赔笑,洛洛却在好奇的打量着军舰上的一切。

    不知为何,他对这里有一股难以言明的亲切感。后来他明白了,这里的海军将官身上的制服和他相似,都一样是雪白雪白的颜色。

    默默的看着忙碌的海军将官们,夜刀神静雪轻轻的眨了眨眼睛。扭头看向被朝阳染成一片金色的海面,她嘴角不留痕迹的向上一勾。

    外面的世界,比小院里更黑暗......却也比小院里更精彩。

    ......

    “老爷子,你多保重。”

    距离黑街血战,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

    龙一没能按照夜刀神泰三原定的计划坐上他安排的船,而是在夜刀神家好好的休息一天才决定动身出航。

    当然,他要乘的,是卡普的军舰。

    “你也是。”

    离别之际,夜刀神泰三没有表现出异样的情绪,圆框眼镜下的眼睛里却有淡淡的伤感。

    他前半生精于权谋算计,在各家族争斗中,逼得唯一的子嗣隐居东海。

    膝下唯一的孙女也不幸早夭,算起来,龙一可谓是他最亲近的后辈了,甚至比他教导了十多年夜刀神静雪还要亲近。

    “喂,小鬼,走了!”

    在军舰的甲板上,卡普不耐烦的呼喝着,对于那个阴沉沉的老秃头,他可没有什么好脸色。

    若不是昨天龙一死拉着他,他都恨不得把夜刀神家给拆了。

    “老爷子,我走了。”

    听见卡普的呼喊,龙一无奈的笑了笑。

    迎上光头老人的眼神,他身子一挺,恭恭敬敬的给他行了一个海军的军礼。

    但细细思索一番,他又忽的一笑,默默的改变了行礼的姿势,把军礼改为了贵族之间的礼节。

    看见那标准到不能再标准的贵族礼节,夜刀神泰三也笑了。不过他没有对龙一做出任何评价,而是伸出手来戳了戳少年光洁的额头。

    “去吧,在外面别丢了老夫和夜刀神家的脸面......算了,还是你的安全最重要,千万别死了。”

    夜刀神泰三摇了摇头,和龙一一样,他也改变了原本想要说出的话。

    “恩。”

    龙一沉沉的点头,握紧了腰间夜狩的刀柄。深深的看了一眼照顾了他一年多的老爷子后,便头也不抬的登上了卡普的猎犬军舰。

    “扬帆,起航!”

    风帆大开,海军旗帜迎风飘扬。

    龙一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玛丽乔亚的囚笼,重新回到了广袤的大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