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贯通(一)
    ,精彩小说免费!

    如果今天在道场中被暴打的是龙一,那么会有人替他出头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夜刀神泰三对龙一的爱护之心虽然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处处都护着他亲自选定的下一任鬼彻之主。

    那个睿智的光头老人知道。

    名刀的铸成,需要千锤百炼。

    ......

    “嗒......嗒.......”

    长发飘飘的夜刀神宗守走的不快,每一步却极为平稳。

    和那些夜刀神家的子弟一样,他亦是一袭得体的黑色和服。这肃穆的颜色,把他脸上的表情衬托的越发阴沉。

    被盯上的少年只觉呼吸一滞,身子更是出现了不可抑制的微微颤抖。

    这是来自骨子里的本能恐惧,就像人畜无害的的兔子,遇见了嘴角带血的豺狼。

    龙一不认为自己是兔子,但缓缓而近的老人却比豺狼更可怕。

    “给我竹剑。”

    夜刀神宗守走上道场,微微伸手,轻轻的对一旁目瞪口呆的夜刀神子弟说了一句。

    “是.....遵命!宗守大人!”

    那些回过神来的夜刀神家子弟结结巴巴的应了一句,连忙找来了一把竹剑,恭恭敬敬的送到了上一任御主大人的手中。

    当竹剑握于老人之手,所有黑衣子弟皆是面带喜色。

    他们坚信,在夜刀神宗守面前,龙一翻不起半点水花。

    “竹剑?还是别了。”

    扫了一眼夜刀神宗守空无一物的腰间,龙一定下神来,轻轻一笑。

    “来,用这个。”

    主动将手中的紫丸抛出,少年抽出夜狩,反手紧握。

    夜刀神宗守迟疑了一秒,最后还是不情愿的接住了少年抛出的随身兵刃。

    紫丸在手,夜刀神宗守轻弹刀身,眉宇间隐隐有些愠怒。

    “小鬼,你在瞧不起我?”

    丢下竹剑,长发老人双手握剑,语气冷冰。

    “没没没!我可不敢......”

    听了夜刀神宗守的话语,龙一连连摆手不迭。

    只是说到一半,他话锋一转。

    “我可不敢看不起老爷子你,只是我知道,我以后绝不会遇到用竹剑的敌人罢了。”

    夜刀神宗守微微一愣,想明白了对方话中之意后,他脸上的阴沉表情竟不自觉的松动了几分。

    末了,他低声一笑,没有言语。只是在心中颇为惋惜的暗想。

    “可惜,你不是夜刀神家嫡子。”

    一老一少,各自摆开架势,持剑相峙。

    无言的肃杀悄然弥漫,那些夜刀神家子弟不在战场中央却情不自禁的汗毛耸立,冷意顺着脊梁直冲脑髓。

    龙一从没有任人宰割的习惯,强行制止住身体的颤抖,他身形一闪,率先出剑。

    ““剃”的确是不错的移动方式,但在老夫面前,还是不够看。”

    见到龙一的身影在眼前消失,夜刀神宗守冷笑一声,当即翻手向后一刺。

    剑锋微微沾血,一道身影颇为狼狈的滚出。

    少年的强攻失败。

    “刚才被你偷学了夜神流剑术的三分精髓,我成全你一次,看剑!”

    夜刀神宗守低喝一声,剑势微收,探步向前,再猛然刺出。

    如猛虎下山,一往无前。

    “夜神流.虎穿。”

    躲不过,逃不掉。

    龙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紫丸的刀锋离自己的身前越来越近。

    “来!”

    口中猛喝一声,龙一眼中微红。

    既然躲不过,那便不躲!既然逃不掉,那就不逃!

    对方是一剑刺来,他便一剑刺出。

    “连突刺!”

    紫丸与夜狩,锋芒相对。

    夜刀神宗守有心不收剑势,却终究顾忌着高台上的光头老者,他内心轻声一叹,闪身后撤。

    龙一一剑刺空,踉跄着扑倒在地。

    周遭俱是沉默,竟无一个夜刀神子弟开口嘲笑。

    少年的癫狂令人胆寒,并非人人都有以命换命的勇气。

    “你这小鬼,就不怕死?”

    夜刀神宗守面色古怪,从刚才龙一的那一剑中,他没有感受到丝毫迟疑。

    “怕,怎么不怕?你看我这汗流的。”

    从地上爬起,龙一拍了拍身上沾染的尘土,指着额头上豆大的汗滴,他嘴角一勾。

    料定对方不敢杀他,所以才会无所顾忌。

    “龙一,用全力。”

    高台之上,夜刀神泰三沉声开口。

    龙一听了,深深的看了光头老者一眼,再无保留。

    “波动刻印,开!鬼神之力,临!”

    身上衣衫无风自动,背后鬼气弥漫。

    龙一的双眼化作混白一片,玄奥的波动刻印自头顶缓缓旋转。

    卡赞虚影缓缓睁眼,提刀带斧,他无声的狞笑着,贪婪的眼神不住的扫视着四周。

    鬼气,波动。

    这是龙一现在最强的两种力量,也是他身上全部的实力。

    “鬼.....鬼啊!”

    “怪物,那家伙是怪物!”

    龙一现在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可怖,波动与鬼气缠绕在一起,令他看起来狰狞无比。

    周围的夜刀神子弟连连后退,不堪者更是瘫软在地,难以起身。

    “背负恶鬼之人!”

    波动之力夜刀神宗守认不出,但是那浓浓的鬼气却逃不过他的感知。

    在狞笑的卡赞虚影出现后,这位夜刀神家长者终于不再淡定,神色骇然。

    “老老实实待着,别找麻烦。”

    淡淡的和背后的卡赞说了一句,龙一再度举剑。

    “老爷子,我们继续吧。”

    夜刀神宗守面露迟疑,不自觉的扫了高台上的光头老者一眼。

    在发现后者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神色时,他苦笑一声,有些明白了家主大人的深意。

    少年不是只会叫嚣的乌鸦,而是行走在人间的鬼神。

    “继续。”

    压下心中所有的波澜,夜刀神宗守看着气势上涨了三四倍的龙一,突然有些兴致阑珊。

    杀?他是不敢杀的。夜刀神宗守很肯定,只要他微微动了杀心,高台上的家主会有一万种方法将他拦下。

    威胁教训就更不用提了,和家族里的那些小鬼不一样,对方不受任何威胁,敢和他以命搏命。

    夜刀神宗守有些骑虎难下,身上的气势也不自觉的开始松懈。

    “老爷子,你不动手我就先出手了!”

    龙一的心中可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他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夜刀神宗守,但是对方也肯定不敢杀他。

    这样实力强劲的沙袋可是不好找,这个时候不珍惜,以后就不一定会有机会了。

    “连突刺!”

    手中夜狩猛刺,龙一眼中精芒一闪。

    与刚才相比,这一剑已有“虎穿”五分精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