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夜宴(一)
    ,精彩小说免费!

    从床上起身,已是月上枝头。

    点星微亮,天色渐晚。

    夜刀神源治在侍从的提醒下不情不愿的换好了衣服,又随手抓起刀架上的太刀。

    没有像往常一样立刻将刀插在腰间,看着这把随身兵刃,夜刀神源治不禁有些出神。

    这把刀曾经是他的骄傲,现在也成为了他的耻辱。

    他败了,败的那么彻底。

    他夜刀神源治输给了自己最看不起的人。

    “源治少爷,您的时间......”

    不敢去打扰夜刀神源治暗暗出神,几个随身侍从欲言又止。

    “哦,没什么,我该走了。”

    听见侍从的提醒,夜刀神源治忽的回过神来,将刀佩于腰间。

    在出门前,他在落地镜前逗留了一会儿。

    镜中之人,身形俊挺。

    夜刀神源治的确有着极为不错的外表,足以让一众同龄异性着迷。

    但是这样的他,却不是今晚的主角。

    作为一个陪衬,一片绿叶。夜刀神源治心情实在说不上好。

    理了理身上的不妥之处,他轻叹一声,在侍从恭送的眼光中缓缓走出房门。

    今晚,他要陪那个外来人一同赴宴。

    不光是他,他们夜刀神家足足有二十多个黑衣子弟需要跟在那人的身后,参见杰克.安格劳斯的宴会。

    这是夜刀神家家主,夜刀神泰三亲自下的命令,所有人不得违抗。

    穿过道场,走到夜刀神家的大门口。早有十多个黑衣子弟在那里等候。

    夜刀神源治见了熟人,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轻声开口,和那些人打起了招呼。

    “喂~信彦,俊雄。”

    他挥挥手,穿过人群,快步走到那两个相熟的同胞身边。

    “源治,你也来了。”

    那两个黑衣子弟挑了挑眉毛,算是回应了夜刀神源治的话。

    不过从他们眉宇间的惨淡来看,似乎心情也如夜刀神源治一样不是很好。

    “该死,真是倒霉,为什么会选中我啊。”

    夜刀神信彦懊恼的抓着头发,似乎在感慨自己的运气不佳。

    而夜刀神俊雄闻言,则是深有同感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感同身受。

    所有人都知道,今晚必是宴无好宴。

    跟在那个外来人的后面,他们只会平白无故的承敌意,但是没有办法,他们毕竟顶着夜刀神家的名号。

    家族利益大于一切。

    “你们已经算不错的了,我才是最惨的好不好。”

    夜刀神源治苦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夜刀神信彦和夜刀神俊雄微微一愣,不再懊恼。到最后,两人竟齐齐的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倒是......”

    “你们啊~”

    夜刀神源治无语的看着自己的朋友,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周围的气氛突然一滞。他心中一凛,连忙扭头。

    目光穿过人群,果然发现了那一袭白衣。

    夜刀神龙一,夜刀神家的少主,下一代鬼彻的继承人。

    “少主。”

    待那白衣少年在最前方站定,所有黑衣子弟皆是忍着心中的不甘,弯下了腰身,轻声行礼。

    龙一泰然自若。

    这份尊敬,是他用一把刀和一条命换来的。

    “好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今天杰克.安格劳斯请我喝酒,我夜刀神龙一没有怕的道理。”

    手扶腰间的夜狩刀柄,龙一顿了顿。扫了一眼神色各异的黑衣子弟,他继续说道。

    “我知道就算我把你们打趴下,你们心里也是不服我。没关系,我不在意。但先说好了,今晚咱们代表的是夜刀神家,为了这所谓的脸面,还请你们好好配合。你们知道的,这也是老爷子的意思。”

    一众黑衣子弟皆是不语。

    “既然不说话,那我就当你们默认了。难听的话说在前面,今晚我丢人,你们也别想好受。”

    龙一语落,便不再赘言。看了眼天色,他心中暗自疑惑。

    难道那人,不来了?

    ......

    “静雪,听话。”

    幽深小院,光头老者正一脸无奈的面对冷若冰霜的少女。

    夜刀神静雪没有回话,只是一味的用手中的白绸擦拭刀刃。

    她从没听过话,这次当然也不会。

    所谓的夜刀神家的脸面......她为什么要在乎?

    夜刀神泰三苦笑,似乎料定了这样的情况。只见他深吸一口气,语气突然一变。

    “如果你去参见了今天的晚宴,那我就告诉你一些关于你父母的消息。”

    手上的动作不自觉的停顿,少女的蓝色的眼睛中第一次出现了感情波动。

    不过很快,她的眼神又黯淡下去,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他们......还在不在.......”

    良久,夜刀神静雪缓缓开口,声音中尽是难以掩饰的颤抖。

    光头老者叹了一口气,轻轻摇头。

    夜刀神静雪暗自神伤,眼角流下两行清泪。

    对于这个结果,其实她心中并无意外。

    固有此一问,也不过心存最后一丝侥幸。也是,如果那两人还在人世,又怎么会把她一抛就是十五年之久。

    “我有没有仇人?”

    既然没有了念想,那就创造出一个念想。夜刀神静雪再次开口,语气中再无波动。

    “算有。”

    光头老者点点头。

    “那好,我去。”

    夜刀神静雪收剑入鞘,从草席上起身,穿上鞋子走出小院。

    少女走出小院,夜刀神泰三依旧没有起身。直到夜刀神宗守踏入小院,这位执掌了夜刀神家几十年的老人才悠悠一叹。

    “你说我是不是太急了,现在把真相告诉那孩子,以她的性子,可能会死的。”

    望着夜刀神静雪远去的方向,夜刀神宗守轻声纠正。

    “不是可能,是一定。你我都很了解她,她会不顾一切的去报仇。”

    光头老者微微一笑,也从草席上站起身来,指着自己的鼻子笑着说道。

    “说回来,我才是那孩子最大的仇人,毕竟当年是我下的命令......”

    夜刀神宗守没有反驳,反而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的确害了不少人,也害死了不少人。你有愧于很多人,但无愧夜刀神家。”

    说到一半,他话锋一转。

    “除了那小鬼。”

    光头老者闻言一愣,然后便是大笑不止,前仰后合。

    凤箫动,壶光转,鱼龙舞。

    夜宴,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