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离经叛道
    洛洛终究是没有死。

    在见到了那位夜刀神家家主后,他就被带去了夜刀神家的地牢。那里的环境不会很好,但和洛洛在奴隶竞技场的住处相比,似乎也差不了太远。

    “都散了吧,龙一和静雪跟我过来。”

    夜刀神家的中庭,光头老人语气淡淡。面对一众黑衣子弟,他随意的挥挥手。

    那些夜刀神家的子弟纷纷在心中松了一口气,经历了一晚上的心绪动荡,他们现在可算解脱了。

    反正被暗杀的目标又不是他们,家族之间的博弈他们也插不上手。

    对他们来说,老老实实的当一个纨绔比什么都强。

    “多谢。”

    最后和那些夜刀神家的暗子表达了谢意,龙一挥手道别。

    跟在夜刀神泰三的身后,穿过偌大的庭院,他走进了夜刀神家的书房。

    当然,与他一同进入书房的,还有不大情愿的夜刀神静雪。

    于主座坐定,光头老者看着龙一,轻轻叹了一口气。

    他沉声开口,语气中略有愧疚。

    “抱歉。”

    没有在意什么尊卑礼节,迎着夜刀神泰三的眼神,龙一自顾自的坐下,轻轻摇头。

    “没什么,从我答应入主夜刀神家的那一刻起,该来的总是会来的。我知道,我是整个玛丽乔亚的敌人,恐怕除了老爷子你之外,圣地中所有的天龙人都巴不得我快点消失吧。”

    机遇,总是伴随着危险。想要一步登天,就必须付出代价。

    “总归是因为我的缘故,你才会遇到这样的危险。”

    夜刀神泰三的脸色没有放松,龙一越是这么说,他越是过意不去。

    “得了吧,老爷子你给了我最顶级的身份地位,教了我秘而不传的夜神流剑术,还有你手里那把鬼彻你都打算传给我了,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要不是我清楚的记得自己的亲人是谁,我都要怀疑我是你亲孙子了。”

    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龙一不打算再讨论这个话题。

    说实话,他宁愿和夜刀神泰三的关系只像是一场交易,也不愿像现在这样,受老人恩惠太重。

    他怕他还不起。

    “好,那就不说了。”

    夜刀神泰三轻轻摇头,果真闭口不言。

    “我先回去了。”

    看着一老一少之间的推心置腹,夜刀神静雪实在是难以提起什么兴趣。

    究竟是谁问心无愧,她不在乎。

    她现在关心的,是光头老者承诺过的关于父母的消息。

    “不行,你是夜刀神家的“御”,一些话你还是听听为好。”

    光头老者一口拒绝了夜刀神静雪的请求,但眼神扫过少女眉宇间后,他突然话锋一转。

    “当然,一会儿我还有话要单独和你说。”

    听了夜刀神泰三的话,夜刀神静雪心中一动,不自觉的握住了腰间的白色长刀。

    “听说你把杰克那小鬼给打了。”

    总算是安抚好了夜刀神静雪,光头老者把注意力再次放到龙一的身上,眼中含笑。

    “可惜只是打。”

    龙一淡淡的回应了一句,有些提不起兴致。表面上他是出了一口气,但是实际上呢,他心中的郁气又岂会那么容易消除。

    杰克拿刀捅他,他只能用拳头回击。

    那顿打,实在解不开龙一心中的戾气。

    “你的处理,比我预想的要更好。”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夜刀神泰三丝毫不掩饰眼神中的欣赏。

    龙一的性子夜刀神泰三很了解,他绝不是一个被人打掉牙往肚子里咽的人。

    语言上的侮辱,少年尚可拔刀相示。在险些丧命的时候,老人本以为龙一会不顾一切。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超乎了夜刀神泰三的想象,那一出“夺刀”的戏码,连他都不禁赞叹。

    眼前的少年不光是屠戮浴血的稚鬼,城府也沉稳的可怕,实在不像是只有十四岁的心智。

    “那我能怎么办?直接动手?我身边既然都有老爷子你安排的暗子,我就不信安格劳斯家会对杰克的安全没有应对。差点被人要了性命,这个暗亏我不得不忍气吞声的认了。但是我不好过,他也别想好!”

    死死的握住了拳,龙一的眼中怒气难平。

    就像杰克说的那样,就算全场人都知道那刺客是杰克的手笔,但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龙一就不能把他怎么样。迈尔斯和洛洛加在一起,都抵不住安格劳斯家嫡孙的一句否认。

    于道理上,杰克立于不败之地。

    冲冠一怒,血溅五步。

    龙一虽然不吝做个只会拔刀的莽夫,但事情闹到最后,恐怕只会是两败俱伤。他不能只顾着一时的快意,然后埋下更大的祸患,主动留给别人把柄。

    要知道现在和他公开敌对的,只有安格劳斯,其余三个顶级世家,可都还在虎视眈眈。

    龙一相信,只要他敢无视贵族之间的潜规则对杰克出剑,那么他将面对的,将是四个顶级世家的围攻。

    到时候夜刀神泰三就算有心相护,也是难上加难。

    玛丽乔亚,和北海不一样。

    “不好受吧,这就是所谓的规矩。”

    说到“规矩”一词,夜刀神泰三嗤笑一声,眼神冷淡。

    为了所谓贵族之间的规矩,他已经失去了太多。

    看着龙一的表情,他拍了拍鬼彻的剑鞘,沉声开口。

    “规矩,能定,自然也能破!只要比定规矩的人更强。”

    闻言,龙一微微一愣,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老人,突然心中狂跳。

    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少年几度开口,但最后都归于沉默。

    他不相信自己的猜测,他不敢相信!

    “呵呵,好了,别乱想了。你现在不过是只小虾米,又能泛起几个浪花?有些事情记在心里就行了,以后等你接过这把鬼彻,我们有的是时间好好聊......”

    看着光头老人的眼睛,龙一突然有些发冷,但是短暂的冷冽过后,便是无尽的炽热充斥了胸膛。

    “老爷子,如果这段话不是你的试探,我......”

    话说到一半,龙一便突然语塞,再也说不下去了。深深的看了夜刀神泰三一眼,他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扶刀走出向门口。

    “哈哈,你这小鬼也有怕的时候?快去睡吧,明天的修炼可别偷懒。”

    光头老人大笑,情不自禁的笑骂。

    望着龙一的背影,他目光满含深意,用只能让自己听到的声音又说了一句。

    “现在拼命自保的小虾米,再过十年,有谁能断定他不能翻江倒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