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生无所望
    ,精彩小说免费!

    夜刀神家的地牢,深幽晦暗。

    潮湿的环境令青石地板上长满了青苔,似有若无的血腥气在空气中悄然弥漫。

    呈大字躺在冰冷的地上,洛洛双目无神的望着头顶。

    石质的天花板是他这几天来唯一能够看到的景色

    其实洛洛觉得这几天过得还不错,他并没有遭受想象中的严刑拷打。那些人把他关押在这里之后,就好像把他这个人彻底忘记了一样,一关就是三四天。

    但是洛洛知道那些人并没有忘记他,因为他的一日三餐总是会按时的通过铁栏缝隙送来。

    一点点清水,一块硬面包。

    这些简单的东西足以支撑洛洛生存很长时间。

    说实话,洛洛并没有在夜刀神家的地牢感到什么不适。恰恰相反,和他曾经所在的奴隶竞技场相比,他现在活的甚至还要更滋润一些。

    毕竟那里一天只能吃一顿饭。

    ......

    当夜刀神家最尊贵的人走进幽深的地牢,瘦弱的少年依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以减少能量消耗,这是他多年的奴隶生活中所学习的经验。

    “家主大人。”

    见了来人后,那些当值的夜刀神家看守不敢怠慢,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深深的低下头,献上他们最恭敬的礼节。

    “恩,不用在意我。你们几个出去待一会儿吧,我和他单独有话要说。”

    随意的对那几个看守摆了摆手,夜刀神泰三一脸淡然。

    “是。”

    不敢质疑家主的命令,看守们再次一礼,有条不紊的退出了地牢。

    “起来,我和你说几句话。”

    随意的扯了一张椅子过来,光头老人坐在了铁栏外面。盯着平躺在地的洛洛,他沉声开口。

    “哦,好。”

    本能的应了一声,洛洛的眼中终于有了焦点。翻身坐起,看着面前相貌平平却满是威严的老人,他眨了眨眼睛,表情有些木然。

    “你叫洛洛?”

    没有追究洛洛轻慢的态度,夜刀神泰三推了推眼镜。毫不掩饰自己的眼神,在少年身上扫了又扫,仔仔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瘦小少年。

    “是的,大人。”

    洛洛点点头,没有一丝隐瞒,回答的倒也干脆。

    “好吧洛洛,那你知道我是谁么。”

    很满意洛洛的态度,夜刀神泰三再度提问。

    “知道,您是夜刀神家的家主大人。”

    洛洛不是傻子,相反,他比一些人要聪明的多。从那些看守只言片语中透出的信息,足够让他确定眼前人的身份。

    “很好,那你知道你曾经刺杀的人是谁么。”

    摩挲着鬼彻的刀鞘,光头老人语气情不自禁的加重几分,不知不觉中,淡淡的霸气威压悄然降临。

    “那人是夜刀神家的少主,夜刀神龙一。”

    思索了一秒,洛洛决定还是如实回答。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夜刀神泰三这样的大人物面前,他最好收起所有的小心思。

    “你都知道,那你的胆子确实不小。”

    光头老人微微一笑,鬼彻刀鞘轻杵地面。

    霎时间,地牢里的空气剧烈震动起来,一股强大到无以复加的霸气威压死死的罩在了洛洛的身上。

    霸气威压降下,犹如万丈高山压身。

    洛洛本能的痛呼一声,然后便死死的咬住了牙,不再发出任何动静。他无力的趴在地上,默默的忍受着每一根骨头被碾碎的感觉。

    “为什么不求饶。”

    淡淡的开口,夜刀神泰三眼中满是冰冷。老人身上的白色衣衫无风自动,杀气并非作伪。

    洛洛忍痛不语,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呵呵,你以为自己有保持沉默的权力?谁给你的胆子!”

    夜刀神泰三轻笑,看着默默不语的少年,霸气威压骤然一变。

    可怜的洛洛还没有从山岳压身的错觉中逃出,就瞬间感觉被千万根钢针刺了个通透。

    痛彻灵魂!痛彻骨髓!但......仍是让人窒息的沉默。

    瘦小少年骨子里的执拗超出了夜刀神泰三的想象。

    “啧。”

    身上的霸气骤然消散,光头老者脸上的表情有些明灭不定。以他多年的经验和眼光来看,哪里会不知道眼前的年轻刺客在一心求死。

    少年心怀死志。

    “知道么,那个迈尔斯死了。”

    既然强压无效,夜刀神泰三决定改变策略,突然话锋一转。

    “咳咳咳......那可真是太好了......”

    口中不断的干咳着,听了光头老人的消息,洛洛的脸上第一次有了神动的表情。

    那是发自内心的喜悦。

    “本来你也要和他一样,但有人在我耳边说了话,要我留你一命。”

    推了推眼镜,光头老人语气幽幽。

    “大人,洛洛不想继续活下去......求您给我一个解脱。”

    解脱,是洛洛始终在追求的东西,也是他心中最大的愿望。

    “呵呵,我可没有限制你的自由,想要解脱,你随意都可以自己动手。”

    夜刀神泰三脸上表情并无变化,正如他所说,除了这间监牢,洛洛身上没有任何限制行动的刑具,如果想要自杀,他随时都可以。

    老人可以确定,周围的墙壁是肯定比少年的脑袋要结实的。

    “大人,洛洛很想解脱,但是舍不得自己动手。”

    洛洛的话语中充满着矛盾,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这其中深意。

    自小开始,洛洛就一直在拼命苟活。

    从海难,从海贼手里,从海军手里,从奴隶竞技场......

    他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是付出了无数的代价换回来的,付出的越多,他越是舍不得自己这条命。

    但是他实在太累了,他的生活从来没有出现过阳光。

    他渴望解脱,但绝非是从自己的手中得到。

    他想让人杀了他,因为他舍不得自杀。

    这便是洛洛。

    “这些话别和我说,去和那个被你刺杀的人说吧,是他认定了你还有些用,所以才不让我杀你的......呵呵,话说回来,他才是你的仇人,我不是。”

    顿了顿,夜刀神泰三突然抽刀,深紫色的鬼气悄然弥漫。

    “这样吧,我给你一个机会。”

    洛洛嘴角上扬,以为自己期待的解脱终于要降临了,却没想到对面的老人只是用刀刃轻轻在他的手臂上划了一道。

    “你已经被鬼气侵染,只要没有人替你抽离这丝鬼气,你必死无疑。”

    顿了顿,夜刀神泰三带上一丝笑意,复又说道。

    “去和那人亲自说吧,你的生死掌握在他的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