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遥遥东海
    ,精彩小说免费!

    东海,西摩志基村,一心道场。

    “耕四郎大人,泰三家主派我来传话,问您今年愿不愿意在天龙祭的时候回去看看。”

    小道场里,黑衣的夜刀神家暗子正单膝跪在束发中年人面前,一脸恭谦。

    “唉,都和你说过多少次,我是不会回去的。”

    听了那暗子的话,夜刀神耕四郎面色不变,依旧保持着原来的表情。

    他轻叹一声,扶起那个暗子。又亲手倒了一杯热茶放在暗子身前。

    “只是些许粗茶,还望你不要介意。”

    似乎感觉有些怠慢了来人,夜刀神耕四郎略带歉意的笑笑。

    “属下不敢!”

    那暗子直属夜刀神泰三,自然知道眼前之人究竟是何等尊贵。以他的身份又怎么承担的起对方亲手斟茶。

    “呵呵,你又不是我的属下,我现在是耕四郎。”

    依旧是浅浅的微笑,依旧是随和的性子。就算丢弃了所谓的贵族名头,夜刀神耕四郎也几乎和以前别无两样。

    “可是少......耕四郎大人,夜刀神家的人都在期盼着您回归本家。十三年了,您至少该回去看看啊。”

    那暗子心中一急,险些又说出了耕四郎以前在夜刀神家的称呼。

    他一脸真切的祈求着,只盼对面的人说出肯定的答复。

    “呵呵,你要记住,我现在只是个普通人,那个叫龙一的孩子才是夜刀神家的少主。”

    夜刀神耕四郎微微摇头,也不回应对面的请求。

    话题微微一转,转到了龙一的身上。

    虽然他隐居在这遥遥东海,但玛丽乔亚的事情他还是略有关注的。

    毕竟曾经身为天龙人一员,他自然会知道龙一的横空出世会给玛丽乔亚带来多大的风暴。

    “龙一少主的确不凡,但......”

    不敢在背后诋毁家主亲自选定的少主,那暗子说了一半突然有些语塞。

    其实在他们这些暗子的心中,只有眼前的人才最适合掌握夜刀神家。

    他强大,血脉纯正,几乎具备了一切继承人该有的品质。

    在原来那个时候,没有人会怀疑在他手中夜刀神家会失去原有的权势和荣耀。

    但是十三年前的一件事却让他们心目中别无二选的少主离开了玛丽乔亚,最后隐居在了这里。

    “好了,我心已决。”

    语气平淡,却有种不由人反对的坚决。夜刀神耕四郎推了推眼镜,突然话题一转。

    “对了,和我说说那个孩子吧。呵呵,十四岁就要涉足在凶险的玛丽乔亚,肯定不容易吧。”

    对于龙一的事情,夜刀神耕四郎也了解的不多,关于少年的印象,他还停留在报纸。

    “既然您想听,那我就说说。龙一少主佩夜狩的那天,当即剑指三百黑衣子弟,后来更是硬接了宗守大人一剑......”

    既然没办法让眼前人改变心意,那暗子只好默默认命。

    舍不得就此离去,他竹筒倒豆一般的说起了龙一在玛丽乔亚的所做所行。

    这些事情并不是什么隐秘,那暗子说的认真,夜刀神耕四郎也听得仔细。

    末了,夜刀神耕四郎轻轻合掌而笑,眯着眼睛不住的赞叹道。

    “的确少年英姿,换成是我,绝不会比他做的更好。不过.....也难为他了”

    对于那个虽未谋面却有着莫名联系的少年,夜刀神耕四郎心中并无疏远,反而有些心疼。

    只有从那个泥潭中脱身而出的人才会明白玛丽乔亚到底有多黑暗。

    “耕四郎大人......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说。”

    不过那暗子的心思显然不在龙一身上,心中犹豫了数秒,他还是犹犹豫豫的开了口。

    “有什么话不能说,难道我会吃了你?”

    罕见了开了个玩笑,夜刀神耕四郎轻轻一笑,伸手端起了茶杯。

    “耕四郎大人,关于古伊娜小姐的事情最近有眉目了。”

    强压着心中的情绪,暗子沉声开口,他低着头,有些不敢去看对面人的表情。

    “咔嚓”一声,整个粗陶茶杯被耕四郎一手捏碎。

    滚烫的茶水撒在手上,他却罔若未闻。眯着的眼睛第一次睁开了一条缝隙,令人心寒的寒芒一扫而过。

    “耕四郎大人!”

    暗子心中一惊,连忙站起来了身。

    “无妨,是我的失态。”

    甩甩手上的茶水,夜刀神耕四郎看着手上的烫伤,无奈的摇了摇头。

    深吸几口气,平稳下自己的呼吸,他不禁自言自语。

    “静心多年,看来功夫还是不到家啊。”

    暗子不敢说话,心有余悸的咽了一口唾沫,在刚才一闪而过的眼神中,他看到了夜刀神耕四郎曾经的影子。

    那时的夜刀神耕四郎,还是玛丽乔亚无可匹敌的天骄。

    “这些话是那人让你和我说的吧。”夜刀神耕四郎在明知故问。

    “是家主大人让我代为转告。”

    对于夜刀神耕四郎的话语,那暗子没有否定。

    “说吧,到底是谁。”

    夜刀神耕四郎微微低下了头,细心的捡起每一片茶杯碎片,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

    “据我们的情报,应该是安格劳斯和摩斯赫尔德两家联手,但是也不排除菲戈尔和杰克斯洛的嫌疑......”

    夜刀神耕四郎陷入了沉默,良久,他才幽幽的说了一句。

    “所以本家那位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报复?为了古伊娜,他要亲手培养出一个能够颠覆玛丽乔亚的恶魔么?”

    说到这里,夜刀神耕四郎突然大怒。

    “荒唐!那孩子又有什么错!他夜刀神泰三夺去的东西还不够多吗!现在又要搭上一个无辜孩子的性命?好一个夜刀神家的家主,和十三年前,真是什么都没有变过!”

    暗子不敢言语,直到眼前的耕四郎逐渐平静下来,他才又扯出了另一桩隐秘。

    “耕四郎大人,龙一少主他,天生背负恶鬼。”

    暗子语落,整个房间内针落可闻。

    惊愕之下,夜刀神耕四郎竟再次睁开了眼睛。他一边摩挲着一旁的剑鞘,一边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

    “不可能,怎么可能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妖刀只臣服于鬼神......难道鱼人岛的预言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