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谁在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嘴上胡乱的和杰克几人扯着闲话,龙一不留痕迹的将左手压在了右手的手腕。

    看到了眼前人身上的异常,维罗姆瞳孔一缩,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

    耳边回响着龙一近半年来一直和他强调的话,向来神色淡然的绅士悄悄的抽出了一柄小巧的银刀。

    洛洛始终一言不发,默默的跟在龙一的身后。

    周围尽是身份高贵的世家子弟令他有些不知所措,和他们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让洛洛感觉很不自在。精神恍惚之间,他甚至在心底产生了马上逃走的冲动。

    不过命途多舛的瘦小少年终究没能下定决心,只好死死的捏住海军尉官制服的一角,以缓解心中不安的情绪。

    “其实你们可以不用跟来的,这是我一个人的事情。一会儿......可能会有危险。”

    寻了个空当,龙一摆脱了杰克几人没完没了的纠缠。微微扭头看去,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眼中更是隐隐布满了血丝。

    扫了眼身后神色各异的两人,他挤出一个略显骇人的笑容,轻声开口。

    “我的少尉,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的工作。”

    一手扣住小巧的银刀,一手抬了抬下压的金丝边礼帽,维罗姆的笑容有些无奈。其实如果可以,他不想让龙一有任何以身犯险的机会。

    身为cp1密谍精英的他,完成自己的任务永远是第一位的。正如空所说的那样,在任务进行期间,龙一绝不可以死在他之前。

    “少主,洛洛是您的奴隶,您让我做什么都行。”

    眼睛中没有一丝杂质,洛洛宛如天经地义一般的说出了这句话。奴性深植骨子里的瘦小少年语气中半是不舍,半是释然。

    说实话,这大半年的时光是洛洛曾经经历过最舒心的日子。

    在夜刀神家的后院,没有人去鞭打或者辱骂他,也没有人用颈子上的特制的毒药项圈去逼迫他去竞技场里厮杀。

    有时候洛洛甚至认为,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一场幻梦。摸着自己的白衣,他生怕哪一天美梦会破碎,当他再次醒来,就会回到奴隶竞技场的牢房。

    他害怕沉迷此时的平静,从而丧失寻求解脱的勇气。

    “你曾经差点要了我的命,也尽心尽力的服侍了我大半年。虽然你还给我的不足以抵消你欠我的,但是就这样算了吧。要是我能撑过今天,我就给你自由。”

    强忍着体内翻涌的鬼气,龙一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顿了顿,迎着洛洛有些茫然的眼睛,他又肯定的说道。

    “真正的自由。”

    洛洛低下头默不作声。干瘦的拳头死死的握在了一起。

    良久,瘦小的少年才抬起头来,安静的对龙一说道。

    “谢谢您。”

    在龙一和维罗姆两人轻声细语的时候,杰克.安格劳斯几人也在低声密谋。

    “怎么办,我们的计划可不是这样的。”

    莫洛尔.摩斯赫尔的脸色有些阴沉,龙一的出人意料打乱了他们所有的布局。立即让他们从主动的位置变为了被动。

    “据杰克的描述来看,这家伙的城府不浅。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在禁地之前应该不会拒绝我们的提议才是,难道......我们的计划走漏了风声?被他看出了什么端倪?”

    赫斯.菲戈尔有些担心,他们几人所谋非小,万万容不得半点疏忽。

    “怎么可能,难道你怀疑我们几个之中有内鬼不成?!要记住,现在我们四家是绑在一起的,惹恼了拿鬼彻的那位,家里的大人就不用说了,咱们几个是绝对没有好果子吃的。”

    图拉.杰克斯洛冷笑一声后便闭口不言。他嘴上说着要相信身边的同伴,眼睛却在杰克的几人身上扫视,似乎想要发觉什么端倪。

    “别多想,也许他只是被我上次的暗杀吓到了,下意识的不想相信我们罢了。”

    面带微笑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白衣少年,杰克.安格劳斯眼中透出一丝坚决。

    “不管怎么样,今天也做掉这个碍事的家伙,不惜一切代价!”

    虽然脸上的淤青早已消失,但留在心中的伤痕却在时刻作痛。龙一所表现的越优秀,杰克想要除掉龙一的心思就越深。

    “那就告诉你安排的人,直接在街上动手......”

    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赫斯.菲戈尔面色不变的轻轻开口,盯着几人惊愕的眼神,他轻轻一笑。

    “只要看准时机,我们不会有事的。”

    “可是......”

    图拉瞳孔一缩,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不过是些建筑,又有什么大不了的。除非你在乎那些下等贵族的死活。可是你真的在乎吗?”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赫斯.菲戈尔平静盯着自己的同伴们。

    “我当然不在乎。”

    图拉.杰克斯洛摇了摇头,想起那些下等天龙人的嘴脸,他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轻蔑。

    “那就这样办吧。”

    杰克微微一笑,摸了摸口袋里的电话虫。接着莫洛尔几人遮掩视线的空当,他轻轻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邵德尔,你听我说.....”

    ......

    “遵命,杰克少爷。”

    挂断杰克小少爷的电话虫,邵德尔心中瞬间就有了分寸。

    既然自己上头的人已经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截杀任务目标,那么他也彻底卸去了心中最后一丝顾忌。

    至于在暗杀目标的过程中会造成多大的破坏,又会枉死多少不相干的人。那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恩,让我想想......”

    邵德尔没有轻举妄动,反而静静的坐下。根据记忆确认了一下龙一附近存在的建筑和场所,一个大致的计划在他脑中逐渐形成。

    “先去把剧院里的人抽调回来,总不能什么都让我一个人去做。然后再去附近的高处进行埋伏,趁着混乱四起的一瞬间,一击必杀。”

    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邵德尔似乎对自己的临时设计的计划感到很满意。

    摸了摸自己的匕首,邵德尔背着一大袋新型炸弹,快走几步融入了街道的阴影,身形瞬间消失不见。

    爆炸和火焰,狂兽和影刺。这将会是一场华丽的葬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