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跑了
    庄墨象看到顾依依抿了下嘴,意识到了什么:“哦,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前两天知道我们端了省内的据点,就迅速逃到了外省。”

    “不过,我们还是先来看看如果在福市之内,什么地方能够避开这么多人的视线呢?”

    庄墨象看向顾依依:“寺院或者道观,对吗?”

    顾依依的大眼睛里含着笑:“和我想的一样。”

    福市的寺院和道观不是一般的多,于是大家商量好等午饭之后,两辆车分开去找。

    过了一个小时,武淑好领着头回来了,一上车就说道:“要不是我劝着他们,他们半个小时前就要回来。”

    “怎么也要把整个街坊都看完了,才能回来呀!”

    “我说的对吧,依依?”

    顾依依当然赞同。

    众人先去吃午饭,考虑到他们这些人会在晚饭前离开福市,所以就没有吃大餐,只是寻着福市的特色小吃吃了好几家。

    扁肉、拌面、捞化、线面、光饼、炒肉糕、花生汤一一尝过之后,顾依依和火承启还打包了一些马耳、稃球、葱肉饼、马蹄糕,留在回程的路上给大家垫肚子。

    午饭后,两辆车的人员进行了调整,不然另一辆车上只有诸葛明昊一名青龙小队的队员,实力太不平均。

    但顾依依和庄墨象还是在一辆车上,因为只有他们二人可以运用精神力,所以他们这辆车分到了三分之二的任务量。

    第一站就是鼓山之上的涌泉寺。

    鼓山位于福市市区的东面,高度不过八百多米。

    因为在后世有“到了福市没上过鼓山,就相当于没来过福市”的说法,所以在顾依依的建议之下,两辆车同时到了鼓山。

    大家一边观景,一边搜寻线索,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鼓山的景致众多,一百六十多景让从未来过福市的人们目不暇接。

    而顾依依探出的精神力却远不及庄墨象,庄墨象的精神力已经覆盖了整个鼓山,他仔细查看了各洞、亭、阁、斋,最后才“看”向涌泉寺。

    涌泉寺拥有大小殿堂二十五座,但庄墨象迅速“扫”过这些地方,把精神力集中在“寮房”之中。

    寮房是僧侣居住的地方。

    庄墨象把其内的僧人逐一看过之后,发现个头与矮胖子副统领差不多的和尚还真有几位,但他们无一不是清瘦的身形。

    庄墨象发现顾依依看向自己,就朝她摇了摇头,示意鼓山之上没有他们要找的人。

    顾依依倒也没有失望,只是轻松下来,投入地观赏起有名的“十八景”:

    达摩面壁、南极升天、仙猿守峡、古鹤巢云、仙人巨迹、福寿全图、蟠桃满坞、玉笋成林、蚁蜓渡潮、渔灯普照、狮子戏球、金蟾出洞、伏虎驮经、神龙听法、铠甲卸岩、慈航架壑、八仙岩洞、千佛梵宫。

    大家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快,超越了一拨又一拨的游客,终于抵达了涌泉寺。

    庄墨象本想着告诉大家整座鼓山都没有矮胖子这个人,正这时一位中年的高个子僧人经过。

    火承启因为以前时常与三教九流打交道,所以他非常自然地上前行礼。

    然后,拿出一张诸葛明昊因担心除了青龙小队之外的人对矮胖子副统领的形象太过模糊,而绘制的一幅五官并不清晰的全身画像,询问在几天前可否有这样一个人来寺院借住过。

    那位僧人只看了几眼画像:“五天前倒是有这样一个身材的人来借住过,不过他的眼睛比这画上的要小,嘴巴比画上的要大,鼻翼比画上的要宽。”

    他的话一出口,其他人迅速围了上来。

    这位僧人不明所以,就要行礼离去。

    却听诸葛明昊非常激动地说道:“那个五官是我猜测着画的,但是身材没有错。”

    这位僧人看面前的这些人都没有任何恶意,就说道:“众位施主打听的这个人在前天一早已经离开了,去了哪里我们并不知道。”

    顾依依眨了下眼睛,果然和分析的一样,矮胖子得到行动暴露、据点被端的消息就逃跑了。

    火承启却有些不解:“这位师傅,我记得寺院之内轻易是不会留俗家之人过夜的,这个人是因为什么能借住在涌泉寺之中的呢?”

    这位僧人应道:“确实如此!”

    “但这画像中的人每年都会施舍一大笔香火钱,每年也都会在此借住十天半个月听经祈福。”

    “今年他倒是早来了些时日。”

    火承启又与这位僧人聊了几句,这才明了他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他是负责管理寺院丛林日常生活事项的监事。

    一出了涌泉寺,邵烈潭就向火承启道谢:“多亏了你,不然我们还要多耽误时间查看其它地方。”

    火承启连连自谦:“我也是一时多嘴才问了那么一句,不值一提。”

    舒堡磊却以拳击掌,惋惜地说道:“让他跑了……要是我们再提前两天,不就把他抓住了!”

    武淑好回头扫了他一眼:“不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假设!”

    舒堡磊咧嘴一笑,态度非常的好:“你说得对,我不假设了,呵呵。”

    跟他熟了许多的向东方凑过去,低声问道:“你让一个女人在大家面前这么说你,你真的没事儿?”

    一听这话,顾子安、蒋新勇、白峰、顾佑西和唐季军非常默契地加快了下山的速度,他们坚决要离这个二愣子远点。

    舒堡磊盯着向东方看了好一会儿,发现他确实是因为好奇才发的问,这才搭理他:“我们这些伙伴之间,谁说的对就听谁的。”

    “有时我也会这样说他们,这种话对于我们来说除了指出错误或者是直白的提醒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向东方重重地点点头,刚想与自己的那些伙伴分享我们也应该如此相处的想法,就发现他和舒堡磊旁边没有了人。

    走在他们二人前面的武淑好突然回头:“你要找的人在前面呢。”

    “还有啊,在我们伙伴之间没有性别之分,所以不存在你所说的女人的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